• 未分類
  • 0

她可不想再試一次那種空乏無力的感覺。

「讓我想一下。」

shè命丸文的頭轉來轉去,附近沒有發現有妖怪或者人類的氣息,看樣子這個幻術是靠安置有特殊道具的機關發出來的。

只不過,到底是什麼樣的機關呢?

她把目光轉向了場地中,認真的看了許久,終於讓她察覺到是哪裡不對頭了。

「靈夢,你們快看。」

shè命丸文指著一處地方喊道。在那裡,正插著一桿不夠半尺高的黃sè旗子。不過因為它太小了,加上天黑,不仔細看的話還真沒辦法發現得了。

「這邊也有一桿。」

大家陸續發現了其他的旗子,細數了一下,總共有八桿,各自分佈在距離相同的八個方位上。

「這就是讓大家產生幻覺的東西了嗎?」

「應該是了。」

雖然是找出了產生幻覺的機關,但是它們卻處在幻術發動範圍之內,根本沒辦法靠近得了。

「有什麼能從遠處將它們破壞掉的方法嗎?」

靈夢問道,如果沒有的話,就只能用彈幕將這些東西打飛掉了,不過那樣子的話一不小心可能卻會傷到裡面的人。

「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吧!」



shè命丸文笑嘻嘻的將外形像楓葉一樣的團扇拿了出來,對著魔理沙她們用力一扇。

「旋符【紅葉扇風】。」

呼呼的風聲大作,一道巨大的龍捲風憑空出現,將被困的一群人旋轉著吹飛到了高空中去。

連同那些旗子一起。

「哇啊……」

魔理沙揮舞著四肢從空中墜落下來,重重的跌倒在了地上,接著是其他人。

看著她們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靈夢幾個都不禁轉頭望向了shè命丸文。

「抱歉,降落的力度我是沒辦法控制得了的。」

shè命丸文不好意思的敲了敲腦袋,這一招本來是對付敵人用的,怎麼可能會考慮會不會傷害到對方呢?

「可惡,文文你這傢伙,是不是想要殺死我啊?」

魔理沙地上爬起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朝shè命丸文發飆,那種活蹦亂跳的樣子,讓大家都不禁暗暗感嘆,這傢伙不但臉皮厚,其他地方的皮也都厚得不得了,連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都可以毫髮無損。

「行啦,救你出來就感激不盡了,還這麼多怨言。」

shè命丸文沒好氣的回道,要不是這傢伙的錯,她們也不會同樣中招了。


「你這是什麼態度……」

靈夢和東風谷早苗跑去把聖白蓮她們扶了起來,和某個jīng力充沛的魔法使不同,命蓮寺一眾僧侶的神sè都有些憔悴。想來也是,她們只是進去一會兒就覺得受不了了,更何況這群被困了好半天的人。

「阿彌陀佛,非常謝謝幾位救了我們一命。」

聖白蓮振作了下jīng神,向靈夢她們合十鞠了一躬。

「沒什麼。對了,你們怎麼會在這裡的?」

靈夢感到很是好奇,到底是哪個傢伙,竟然讓聖白蓮這麼多人都對付不了?

「真的是一言難盡啊……」

白天聖白蓮她們久等雲居一輪和多多良小傘她們不回,有些擔心,就和寅丸星幾個親自到後山去尋找,結果卻在那片舊墳地發現她們正跟一位陌生的少女在那裡搏鬥。

對方的實力並非特彆強大,不過她卻不懼怕任何的攻擊,即使受到了傷害,也可以通過大量吞噬那些靈體得到恢復。在她不知疲憊的攻擊下,雲居一輪她們就算是三人聯手,也已經被逼的步步後退,快要支撐不下去了。

聖白蓮一見頓時大驚,立刻叫上其他人前去幫忙,誰知道那位少女在見到她們之後,竟然轉身就逃走了。命蓮寺的僧侶們當然不打算放過她了,趕緊追了上去。

料想不到的是,最終卻被那傢伙引到陷阱裡面去了。

「實在是慚愧啊!」

聖白蓮不停地搖頭感嘆,那個少女的用意其實很明顯的,只是當時她卻被一種莫名的煩躁感所影響,連寅丸星的提醒都沒有在意,結果卻令所有人都陷入了危險之中。

自己這個住持做得真的太不合格了。

「聖。」

看到聖白蓮一臉的自責,寅丸星就抓住了她的手。

「我沒事。」

聖白蓮強笑了一下,現在可不是多愁善感的時候。

「嗯,你們怎麼會在這裡的?」

她掃了一眼其他人,向靈夢問道。

「我們是來解決這次神靈sāo動的事件的,碰巧發現你們遇到危險,就出手幫了一把。」

「哦,那真的是太感謝你們了。」

聖白蓮幾個再一次向她們道謝,多虧了她們,要不然自己這幫人都不知道要被困到什麼時候才能夠逃脫得了。

「白蓮,你知道這次事件是誰引起的嗎?」

「南無三,我也不知道呢!」


「是嗎?」

靈夢頓覺有點失望,看來異變的主犯還是必須由她們揪出來啊!

「聖,我肚子餓了。」

封獸鵺忽然趴在了聖白蓮的身上,有氣無力的呻吟道。折騰了半天,她早就感到又餓又累了。

「好,我們現在就回去。」

雖然對那個來歷不明的女孩還有那個可以把自己困住的幻術陣存在著許多的疑問,不過看著大家狼狽的樣子,聖白蓮覺得還是先回去命蓮寺歇息一下比較好。

這一次完全是因為她們沒有做好準備,才會吃上那麼大的虧的,不過下次就沒有這麼容易了。

那種東西實在太危險了,放任不管的話,遲早會釀成大害的。

「那你們先回去吧,我們留下來再調查一下這個地方。」

「那就拜託你們幾位了。」

聖白蓮招呼了一下其他人,準備離開了。

「什麼人?」

shè命丸文猛地跳起來大叫了一聲,就在聖白蓮轉身的瞬間,她突然感受到有股殺氣落在了對方的身上,然後立刻消失了。

「大家小心。」

見到她全神戒備的摸樣,靈夢趕緊把御幣拔了出來。作為經常被人追殺的記者,shè命丸文對於危險最為敏感了。

「在哪裡?在哪裡?」

魔理沙還有些搞不清情況,在那裡東張西望的。

「嗚哇!」

頭頂上的樹叢一陣晃動,一道黑sè人影忽然從裡面飛出,朝著她撲了下來…… 「該死。」


面對突如其來的襲擊,魔理沙來不及細想,一個懶驢打滾,從原來站的地方躲了開去。

攻擊落空了。

不過敵人似乎並不打算就這樣放過她,腳猛一蹬地,又朝她撲了過來。[..]

這下子魔理沙真的是躲無可躲了。

「笨蛋,不是叫你小心了嗎?」

靈夢罵罵咧咧的衝過來,擋在了這傢伙的面前。看見襲擊者伸出那雙指甲長長的手抓了過來,她慌忙舉起御幣擋住了對手的攻擊。

「嘶……」

一股巨大的壓力通過雙手傳了過來,靈夢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往後面傾去,她忙抽出一隻腳伸到後面aste

spa

k】(極限火花)。」

直徑超過兩米粗的巨型魔炮洶湧噴出,那些密佈於她身前的彈幕一下子全都被摧毀了。宮古芳香只來得及舉起雙手擋在眼前,就被耀眼的光流吞沒了。

光芒過了許久才消失掉,在魔理沙前面,卻多出了一條長長的凹槽。凹槽又寬又深,還在不停的冒著煙。

「怎麼樣?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魔理沙用拇指颳了下鼻子,竟然逼得她用出絕招來,這個對手還是有兩下子的。

「喂,我把事情解決了哦!」

她朝著靈夢幾個揮了揮手,雖然這幫討厭的傢伙在自己有難的時候沒有伸出援手,但是大度的魔理沙大人是不會在意這種小事的。

「笨蛋,你把她幹掉了,那我們找誰問出這次異變的主犯啊?」

靈夢恨不得一腳把她踢飛了。這傢伙還真的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啊,完全忘記了。」

魔理沙也頓時懊惱不已,都怪自己剛才太衝動了。

「那怎麼辦?」

「我哪知道。」

「啪!」

光滑堅硬的凹槽中,有處地方突然鼓起,一隻白得發青的手臂從裂開的泥土裡面伸了出來。

「不是吧……」

所有人感覺頭部好像被人敲了一棍,都不禁懵了。 看著宮古芳香動作僵硬的從地底下爬了上來,所有人都感覺背後涼涼的。

這傢伙,難道是不死之身嗎?[..]

哦不對,她本來就已經是死了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