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她姐姐?”姚洪一愣說道。

“恩,她姐姐叫林墨,知道是你搶走她妹妹的名額了,已經明確告訴衆人,要在狩獵大賽給你好看了。”林悠兒解釋道,說完一臉幸災樂禍的望着姚洪。

“哪個是?”姚洪看着林家的衆人,不由問道。

“別看了,林墨堂姐爲了狩獵大賽,今天沒在,不過別小看她,她可是林家最出名的修煉狂人,厲害非凡。”林悠兒說道。

“比你還厲害?”姚洪有點好奇,能讓林悠兒這麼誇獎的他還想見識見識,畢竟林悠兒已經是青年俊傑榜第一位呢。

見姚洪的疑惑,林悠兒說道:“差不多吧,林墨堂姐不愛名利,一直是努力修煉,也算是我林家的祕密武器。我已經幾年沒跟她交過手了,以前就不是她的對手,現在算下來,應該已經是人級十層或者突破地級了。”

經過林悠兒的解說,姚洪終於明白那個所謂的青年俊傑榜,實際是有點名不其實,一般大家族都有點祕密武器,而榜上有名並非是最厲害的。

姚洪很好奇,想問問其他家族到底有什麼厲害人物,突然見林悠兒微皺眉頭,看向了另外一邊。


“看那邊,李家人來了。”林悠兒低聲說道。

微微轉頭,姚洪也是擡頭看起,見一羣人向着決鬥場走來。

爲首的一人,正是李家家主李東海,而在身後,跟隨着的也是熟人,正是他今天的對手李生龍。

李東海一進入決鬥場,徑直走向林家一羣人。

所到之處,人們紛紛閃避,畢竟一些小家族的還是惹不起這些大家族。

林天陽也看到了他們,微微皺了皺眉,然後轉過身來,笑着迎接過去。

站在林天陽面前,李東海大笑的說道:“林叔,好久不見了,身體還是很健壯啊,這麼大的年紀不容易啊。”

李東海這話,擺明是詛咒林天陽活的時間上了,不由引起林家人不滿了,甚至有的人已經準備要給李東海一個教訓了。

林天陽揮揮手,這才讓身後的家人安靜了下來,然後笑着說道:“呵呵,還算可以,比你短命的老爹活的長,比什麼都好。”

李東海嘴角一抽,說道:不知道林叔將靈藥閣的地契準備好了嗎?今天過後,可是要歸我李家了。

“我們也準備好放昊天劍的地方了。”林天陽反諷說道。

哼了一聲,李東海嘿嘿冷笑。

兩人一見面,就語言激烈,雖然還沒有動手的地步,但這話已經快抵得上明刀明槍。

在李東海他爹活着之前,就和林家不和,一直到李東海當上家主,也是繼承了他父親的遺願,和林家對着幹。

在李家過來之前,姚洪也跟隨着,和林悠兒他們站在了最後面。

在李東海旁邊的李生龍,一過來就尋找姚洪的蹤影。終於在後面尋找到了,正巧姚洪也看了過來,他目光微冷,冷笑着用手在脖子處劃了一下。

姚洪則微笑的比劃了一箇中指,李生龍臉色頓時變得難看,用殺人的眼光瞪着姚洪。

在決鬥之前,李家爲了怕事後林家輸掉反悔,特意之前就通知了靈水城的名門望族的老頭們。

這些老頭大多都一腳踏入了棺材裏了,不過他們雖然沒有什麼權利,但在上流當中威望很高。

李東海和林天陽兩人,同時將李家的昊天劍,和林家靈藥閣的地契,一塊交給了這些老者保管。

這些老者會在決鬥之後,將昊天劍與地契一起交給勝利方。


林天陽倒不怕李東海搗鬼,這裏面幾人當中,他也認識幾位,和林家的關係極好。

李東海望着林天陽拿出來的靈藥閣地契,眼神變得火熱無比,這可是個香餑餑啊,他一定要拿到的。

“放心吧。爹,我不光要爲弟弟報仇,手刃仇人,而且我也讓林家損失慘重,讓他們知道,他們看錯人了。”李生龍眼神變得極爲猙獰,說道。

“恩,記得一有機會,就把那小子給了殺了。”李東海陰冷的說道。

李生龍也是這個意思,旋即重重的點頭。

而就在這時,擂臺之上,突然跳上來一個約三十來歲的男子,擁有地級實力的武者,而這正是今天找來的裁判。

衆人一見,立刻精神一震,明白決鬥要開始了。 那名地級武者的裁判,見林家和李家都沒有意見之後,便示意讓決鬥的雙方過來擂臺之上。

李生龍一躍而起,穩穩的落在擂臺之上。

他轉過身來,然後不屑的望着不遠處的姚洪,衝着舉起一隻手來,夠了勾手指頭。

挑釁的意味十足。

見大庭廣衆之下,對自己這麼挑釁,姚洪摸了摸鼻子,眼底閃過一絲精光。

在他身旁,林悠兒低聲說道:“小心點,我聽有消息傳出,李生龍昨天弄不好已經突破第九層,是十層武者了。”

說完之後,林悠兒還以爲姚洪會出現驚訝的表情,沒想到姚洪表情淡淡的,彷彿已經知道似得。

姚洪也是剛知道,不過就算突破人級十層又如何,他也同樣突破十層了。要知道在同級當中,姚洪可是無敵不敗的,有什麼可怕的。

“我很想知道,如果今天是你和李生龍對戰,你們誰會贏?”姚洪淡淡的笑道。

“我!”林悠兒肯定的說道。

姚洪微微一挑眉,看了一眼自信滿滿的林悠兒,點了點頭,轉身不緊不慢的走到擂臺之上,李生龍的對立面。

怪不得能排在青年俊傑榜第一位,原來林悠兒已經踏入了第十層了。

望着姚洪站在自己面前,李生龍陰冷的一笑,說道:“嘿嘿,在這擂臺之上,想來今天應該不會再有人阻止我們對戰了。”

“沒錯。”姚洪點了點頭說道。


“那好,一會我讓你死的很難看。”李生龍臉色猙獰的說道。

姚洪聳了聳肩,誰死的難看還不知道呢。

“決鬥現在,開始!”詢問了雙方意見,裁判見雙方沒有意見,喊道。

當裁判宣佈開始,決鬥場上觀看的觀衆一陣喧譁,完全沸騰起來了,等了半天的功夫,終於可以來一場好戲了。

李生龍邪邪一笑,運轉功法,突然全身的氣勢不斷攀升,氣勢沖天。

人級十層!

沒錯,李生龍的實力真的突破十層。

彭的一聲,林非城手中不知道握着什麼東西,因爲大力而變得粉碎,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先前只是傳言,沒想到真的是第十層的實力。

而另外一邊一直觀察林家反應的李東海,見到林非城難看的臉龐,不由嘴角一翹,充滿了得意。

要知道,爲了這李生龍能贏,他可是煞費苦心啊,動用了家族所有的資源,讓李生龍來進行突破。李生龍也不負衆望,終於踏入了人級頂峯。

然而,李東海高興的沒多久,臉上的笑容變得凝固。而林家那邊則是變得興奮起來。

因爲姚洪的下一句話:“別以爲就你是人級十層的實力。”

轟的一聲,姚洪也爆發出完全不輸給李生龍的氣勢,那是結結實實的十層實力。

觀衆完全沸騰了,雙目都變得火熱,對這場決鬥完全吸引過去了,很想知道結果誰能贏。

見姚洪同樣的氣勢,李生龍錯愕了一下,要知道昨天見到姚洪也不過是人級八層的實力,怎麼今天竟然突破到了十層的實力?


“難道是強行突破的?沒錯,肯定是。”李生龍斷定姚洪肯定藉助了林家的資源,來進行強行突破的。

因爲,誰也不可能一天之內,能夠突破兩層的實力。

而他突破,則是在九層實力停留了一年時間,這次加上家族的龐大資源,突破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想到這,李生龍不由露出得意的笑容,這強行突破可不他自然突破的厲害,所以完全沒必要害怕。

“嘿嘿,就算同樣是十層,也是有高低之分的。”李生龍得意的笑道。

然後下一秒鐘,李生龍就如炮彈一樣向着姚洪彈去。

無與倫比的氣勢,姚洪都能感覺到彷彿有一股強勁的風在吹向自己,吹得自己臉上獵獵作響。

不過姚洪也做好了準備,腳步一扭,如影步第四層突然打動,詭異無比的步法,和李生龍一樣的速度。

雙方一接觸,手腳就開始大戰了起來,一時間雙方彷彿消失了一樣,只能聽到咚咚咚的肉體互博的聲音,證明兩人還在戰鬥。

那是普通人自然看不到,但是武者卻看得一清二楚,雙方每個動作都在他們眼前。

“爹,你說他們誰會贏?”林非城問道。剛纔姚洪給了他巨大的驚喜,自然十分期待姚洪能夠勝利。

“雙方的實力旗鼓相當,雙方都沒有露出一點敗績,如果這樣下去,只能比他們的誰的真元誰更強一點,誰就贏得這場決鬥了。”林天陽搖了搖頭說道。

砰地一聲。

雙方瞬間錯開。

李生龍臉色陰沉,剛纔的戰鬥當中,姚洪打在他的胸膛之處好幾拳,讓他胸膛有點微微發疼。

不過姚洪也中了他好幾腳,但遠不如他的傷勢。

姚洪的衣衫上面有了好幾個腳印,那正是李生龍踢的。

普通的觀衆還以爲姚洪要差上一籌呢,因爲大部分人賭注買的都是李生龍贏,所以不由得十分高興。

然而只有厲害的武者,纔會看出雙方第一次交手,李生龍吃了點小虧。

“哼。狂虎拳!”李生龍惱怒的一拳擊出,他拳頭擊出的真元,彷彿化成了一頭巨大的老虎,兇猛了撲了上去。

狂虎拳,李家人級武者比較厲害一種的武技,赫赫有名。很明顯,李生龍在突破人級十層之後,竟然將狂虎拳發揮了百分之百的實力。

林家人見了不由心中一沉,不由擔心起姚洪的情況。

對方拿出最厲害的狂虎拳,自己一方該怎麼抵抗。

姚洪挑了挑眉,他也感覺出了,李生龍這一拳的威力很強勁。

身影一閃,姚洪不退反進,竟然向着大老虎直接衝了過去。

衆人不由驚呼。


然而就在大老虎要吞下姚洪的時候,姚洪氣沉丹田,大喝一聲,雙掌瞬間擊出。

化掌六十四掌!

在姚洪突破人級十層後,化掌的實力也增加了一半,從之前的三十二掌直接增加了六十四掌。

掌數越多,實力就越強。

一瞬間掌影重重,人們所看到都是他的掌影,堪稱銅牆鐵壁一般,全部擊在大老虎之上。

砰地一聲。

當姚洪打完六十四掌之後,那頭巨大的老虎,竟然在姚洪的掌影下,完全崩潰,消失在天地間。

林家人一愣,見姚洪真的阻止了李家的狂暴拳,不由一陣驚呼。

“安靜。”林天陽瞪了一眼身後的小輩們,族長之威,自然讓這些收斂,瞬間安靜了下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