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她怎麼就長得像男生了,不過就是剪了一個男生一樣的短髮嘛。而且,她爲什麼要剪掉還不就是因爲上次去玩的時候,那個小璐拿火燒她的頭髮嘛。好在當時大人發現的及時,要不然,她的小命都沒有。可是她現在居然還表現的跟個沒事人似的。真是讓她氣死了。 游年歇了一會兒準備去洗澡,時漾留下收拾碗筷,游年不舍的時漾一雙那麼好看的手洗碗,堅持等自己洗完澡他來洗碗,不許時漾動手,時漾莞爾,也不和游年爭,把碗筷收拾到水池裡,就上床躺著去了,她可有的是辦法讓游年出來后忘掉洗碗這茬兒,明天她早起洗碗。

游年洗完澡,清清爽爽的出來,就看見他的小乖低垂著眉眼,看著一本醫書,時漾聽不見水聲了,抬起頭看著出了浴室門的游年,軟軟的叫:「游年。」

游年邊擦頭髮,邊走到床前,「我在。」

時漾拍拍床沿,示意游年坐下,游年也很配合的坐下,時漾語氣鄭重,眼睛緊緊的盯著游年道:「我先去拜訪一下我男朋友的爸爸媽媽。」

游年擦頭髮的手一頓,見他爸媽?

時漾怎麼看不出來游年不想過多和父母接觸,可是那怎麼行,游年和父母的戰爭不能永遠這麼下去,真正到了「子欲養而親不待」的地步,一切可就晚了。

游年嘆了口氣,「怎麼想起來要看我的父母了?」

時漾雙手托住游年的雙腮,讓游年正視她的眼睛,「那是你的爸爸媽媽,我未來的公公婆婆,為什麼不見?」

可是游年聽到的重點可不是什麼游先生和辛女士是他的父母,而是他們是時漾的公公婆婆,心中大喜:「這麼說,小乖你是答應和我結婚了?」

時漾一愣,牙齒差點咬到了自己的舌頭,戳了戳游年的胸口無語道:「能不能正正經經的談事情。」

游年委屈道:「我哪裡不正經?」

時漾暗暗壓下自己紅透的耳根,繼續再接再厲:「那讓不讓我看看公公婆婆啊。」

游年現在都被時漾間接答應嫁給他的消息沖昏了頭腦,暈乎乎的就點了頭。

時漾心裡是又開心又欣慰,這可是游年和他父母緩和關係的好機會啊,一定要好好把握好。

游年擦乾頭髮,隨意吹了吹,手法一點也不輕柔,給自己生生吹出了一個草窩頭,就興沖沖的爬上來床,長臂一伸,就把嬌軟的人兒撈進懷裡,溫香軟玉在懷,游年滿足的嘆了口氣。

想到唐月見,游年聲音沉了沉,和時漾說道:「對了,關於我和唐月見的這則緋聞,秦瑤不打算在短期內澄清了。」

時漾折騰了這麼久早就困了,打了個秀氣的呵欠,抬了抬眼皮,順著游年的話問道:「為什麼?」

「因為要把唐月見帶到公眾的視線嘛,我也不想,可是秦瑤她說這樣才是最快的方法。」然後自己暗暗補充道,唐月見成長的越快,他就能早一天宣布退出,帶給秦瑤一個有潛力的新人,那樣也算補償秦瑤帶他那麼久了。

可是時漾哪裡想那麼多,現在她在游年懷裡那就夠了,不是嗎?

游年看著懷裡困得睜不開眼的時漾,還是沒忍住,吻了又吻時漾光潔的額頭,把光亮都調到最暗,自己側身也閉上了眼睛。

……

經過一晚上的發酵,時漾,柳慕青還有高律的三角戀,和游年在宣傳的時候頻頻帶唐月見的帖子都火的一塌糊塗。

微博底下的評論大家見解和認知都不同:

「我去,天哪,我站了那麼久的十年(時年)cp,怎麼變成這個樣子,好傷心誒。」

「哈哈,樓上站錯隊了吧,我就說嘛,這倆人一定沒有關係,只是在綜藝裡面才那麼甜的,而且那個時漾一看就知道私生活混亂。」

此話一出,立刻就有人反駁:

「這樓可厲害了,思想怎麼這麼齷齪啊,人家時漾不就是三角戀嘛,如果三角戀就算私生活混亂,那你和對象分手之後再找一個對象,是不是也能說你性生活混亂不堪啊。」

「說私生活亂的,建議你去看看《戀愛季》,你會知道我女神時漾的生活到底有多規律!」

「弱弱的說一句,人家當事人全部沒有回應呢,怎麼就一定是三角戀啊。」

「這還看不懂,都這個站位了,很顯然人家時漾和柳慕青是一對兒嘛,那個高什麼的,完全是想插入他們感情的啊。」

而游年那邊的粉絲比時漾這邊討論的更加激烈。

「我去,上次來了和時漾,這次又出現了唐月見,我就不明白了,最近我年怎麼緋聞越來越多了呢。」

「呵,還不是那些不入流的明星,想接著我年的流量,想上位!我年也真是,太縱容了,這事兒怎麼還不澄清呢?」

「我看啊,這唐月見還不如時漾呢,至少時漾我還看著順眼,比這個唐月見不知道好多少倍。」

「emmmm,表示只要是靠近我年的女人我都看不順眼,當然瑤姐除外啦,莫非是我眼睛壞了?」

這條評論點贊還挺高,底下一溜兒回答的都是:「眼睛壞了+1」,「真巧誒,我眼睛壞掉的原因和你一樣。」

有拆cp的就一定有組cp的,比如:

「我的天哪,你們是不知道我年和唐月見在宣傳的時候有多甜!表示在《戰火》現場,看完《戰火》預告,我哭了,真的般配到炸,黏糖cp啊,好期待,順便一提,真的強烈安利一周后首映的《戰火》。」

「那帖子沒有說謊,在《戰火》宣傳現場的人,表示游年真的三句離不開他的師妹,也就是唐月見,兩人整個宣傳中的眼神交流真的默契到爆炸。」

而這時時漾縮在游年懷裡,翻著手裡的平板,這些評論游年和時漾都看在眼裡。

時漾揉了揉鼻子,偏頭看游年,淡淡道:「哦?三句離不開師妹?還眼神交流?還默契爆炸?」

游年被時漾柔和的不可思議的眸子,看到心裡反而發慌起來,眼睛亂瞟,然後清咳了兩聲,「我保證不是三句話離不開師妹!」

時漾一笑,想逗逗游年,繼續道:「那就四句?」

游年真的不知道時漾竟然這樣難纏,不好哄,心裡真是……開心到爆!

一直以來他的時漾都太乖太乖,現在這樣,他真的好開心,終於不是時漾服哄他,而是他哄時漾了。 不過正如王羽傑所說的,司空純在二班就沒怎麼和女孩子一起玩。?他說,只有男人才配和他在一起玩,他最煩的是女孩子那種動不動就哭的性格了。

兩兄弟,代表兩種不同的性格,各有所長,卻又彼此依賴。司空純因爲好動,所以受傷就成了家常便飯,而司空翼也隨身帶着創可貼,隨時準備給他貼上。而且你會發現,在他的櫃子裏,有一個急救箱,退燒的,去痛的,感冒的,他的箱子裏都有藥。

面對王羽傑的冷嘲冷諷,司空翼根本不知道該如何迴應她。明明在上次的活動時,她還問自己喜歡不喜歡她,而且一副他逃不出她的手掌心的感覺,怎麼才過了一個多月,她的自信就消失了“我只是在幫助同學,沒有別的。”

有的時候,解釋了太多,反而會讓人家覺的你非常的討厭,所以只是隨便解釋一下就好了。至於她愛怎麼想,那是她的事情。

“你和她們在幹嘛,我一點也不想知道,愛幹嘛,幹嘛去。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我們還是小學生,別在班裏做出成年人的舉動。免得被別班的到處去傳,雖然我們這兒的老師大多是西方人,對於這些可能不是管理很嚴,可是,並不代表你們就可以這樣,我只是以班長的身份在提醒你。”王羽傑一副高傲的樣子,這一會她那班長的官架子就擺了十足的出來。

小璐輕輕一笑,這種笑不屬於小孩,而屬於成年人,似乎是小三看原配時的笑容,輕蔑的說道:“我說王羽傑,你這飛醋吃的也太寬了一點吧。你以爲別人不知道你喜歡小翼呀你不就想獨佔他嘛不過,我也不會給你機會的,像他這樣的好男人,打着燈籠都找不到。我來學校前,我媽就千叮嚀萬囑咐的和我說,讓我一定把小翼給帶回去。我可是依命行事的。”

就像這件事真的是萬分的無耐,真的只是因爲受命於母親,母命難爲啊。

而王羽傑聽了這番話,臉上是紅一陣白一陣的,因爲她被人家說中了心事,所以她自然是會不好意思了。可是單相思的她並不能要求什麼吧。人家有女人緣是他的本事,這也是沒有辦法的,好男人總是有很多人喜歡的。司空翼只是聽着,什麼話也沒有說。不過,有一個決定,已經在他的內心裏形成了。

“哼。我纔不和你這樣的女人鬥嘴了,鬥了啊,反而有失了我的身份。”王羽傑可不想和她繼續吵下去,眼看着上課時間馬上要到了,她哪有時間在這兒吵架啊,她還有課前準備沒做呢。她纔不像她,是一個不會學習的草包啊。

“哼,就你這樣的女人也會有身份,別笑死人了。你家也就你爸前些年做生意賺一點錢,可是我爸說了,你爸那個人啊,就是隻能賺一點小錢,賺大錢根本就不可能的。你要和我比,你下輩子吧。”小璐那心高氣傲的樣子雖然讓王羽傑非常的不爽,可是她媽媽說過,讓她不要在學校惹事生非。何況,她爸爸的確是不會賺大錢的人,總是當心這個,當心那個。不過這樣也好,至少爸爸不違法,這樣就夠了。本來她就不想來這樣的學校上學,原來的聯誼會上她所表現出的強勢,不過也是一個讓自己增加自信的辦法,她那個時候根本沒有打算真的來這個學校讀書。

可是沒有想到老爸還是給她報名了。在這樣的學校,一個月,光是生活費都要三四千的。

當然了,白筱是不知道孩子在學校還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她只是單純的以爲孩子在學校過着很單純的生活,怎耐現在孩子早熟的很,再加上現在演的那些電視劇,不是這個宮鬥,就是那個官斗的,看得小孩子個個都在那兒模仿,一個比一個更有心機。反正他們現在信奉的一句話就是,人不爲己,天誅地滅。千萬不要拿過去的老一套放在現在的孩子身上,因爲行不通。現在的孩子寵養慣了,什麼事情老一輩的都是寵着,慣着,根本是捨不得打捨不得罵。做了一點錯事,還得說沒錯,就是應該這樣。特別有一些家長還教孩子要一報還一報,人家不打你,你就算了,人家要是打你,你就打人家。

這一點白筱就見過,她當時就在心裏想,孩子太小,很多事情都是沒輕沒得的,萬一造成了什麼無法挽回的損失的時候,到底又該如何呢更何況現在這個社會,什麼人都有。有的人因爲孩子和別人吵架,還不惜動用社會上的力量去對人家打擊報復。這報復得不好,就是全家坐牢的下場。難道這樣就爽了就快心了就證明你很牛了嗎其實人與人都是一樣的,沒有必要因爲一些小問題而吵吵。當然了,有的人素質太低的,你還真別理會,越理會,你的素質就直接讓對方給拉低了。

又是一天快過去了,白筱還是不知道要如何去面對李子旭,現在不說別的,她連電話都沒有敢開機,只是偶爾打一個電話給司空冷語,告訴他自己在北京還挺好的,一切都好,孩子也好,讓他不用當心。別的事情她連提都沒有提。眼看着這一個月就快過去了,當初她就是預計來北京一個月的。可是現在看來,一個月肯定不行,事情肯定辦不完。怎麼辦司空冷語會不會說她說話不算話啊可是她沒有得到李子旭的親口答覆,她就是感覺事情還沒有完啊。還有可能在以後繼續糾纏啊。

而另一邊,果果卻被這個李子旭給打敗了。至從那次以後,隔三差五的這個男人就到她住的地方來,見面就問白筱回來沒有,怎麼沒有給他打電話。天知道白筱爲什麼不給他打電話啊,連她打都關機呢,還有什麼好說的。

這天,李子旭還是來報道了。

“你怎麼又來了啊。你真的就這麼閒嘛,閒到三五不時的就能上我這兒來報個道”果果真心是敗給這個男人了,好在他每一次都沒有別的舉動,都很老實的只是問一下白筱的消息就走,要不然,她早就報警了。

不過今天他來的夠早的啊,這她纔剛下班到家呢,他就已經站在那兒等了。不過,看上去,臉上好像並不是很好,“喂,你是不是發燒了啊怎麼臉色那麼的難看啊”果果當心的問道。

李子旭只是搖了搖頭,可是他的頭上正冒着豆大的汗珠,而且還可以看出他此時真的虛弱,嘴脣看上去也有一些的泛白。“我沒事,告訴我,白筱有沒有消息。”

“沒有,如果有的話我一見到你就會地和你說了,免得你天天跑來這兒看望我。我可不習慣被一個陌生的男人看望。不過,話說你真的沒事嗎可是你看上去好像非常的虛弱呀。會不會是你身上的傷還沒有好,然後你又感冒發燒的原因啊”果果問道,還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額頭,不由驚叫道:“天吶,你燒的好厲害啊。唉呀,別說了別說,你先進來休息一下吧。”

果果將李子旭扶進了門,半扶到了這個家裏唯一的房間裏。給他吃藥,又給他喝水。還給他按摩。做着些事情的時候,她一句話也沒有說中,在她的眼裏,幫助別人是最應該做的事情,

“謝謝你。”感覺到頭上一陣的冰涼,李子旭發自內心的感謝道。

“不用客氣。舉手之勞而以。何況,我知道你是真的很在乎白筱姐姐,所以纔會天天跑過來找她。可是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她就像是從人間蒸發掉了一樣,到處都找不到人。我真怕她萬一堅持不住,倒在路邊讓汽車幹什麼的給碾了,那才叫讓人傷心呢。”果果說道。

“相信她不會這麼不小心的,她現在肚子裏還有未出生的孩子,爲了孩子,她一定能堅強的挺下去的。”李子旭輕輕的說道。

“嗯。你說的對,是我太多心了。”果果說道。

細心體貼的照顧這個眼前人,果果的心思很單純的,因爲他是白筱姐姐的朋友,所以她纔有這個義務照顧好他,萬一哪天白筱姐姐看到了他那個半死不活的樣子,肯定會嚇到哭起來的。“李先生,你就這麼喜歡白筱姐姐嗎可是她是要和別的男人結婚的呀,就算是這樣,你也一樣會喜歡她嗎我覺得現在這個世界上,癡情的人雖然不少,可是能理性癡情的,已經不多了。你絕對是屬於那種保護動物型的。”果果說道。

“呵,你真是太誇張了。其實是因白筱人太好了,她很少發脾氣的,而且做事情還認真。更不像別的女人一樣,追求着物資上的,精神上的奢侈品。她從來不主動要去舞廳什麼的地方玩。她從來不主動要求買很貴的衣服。她從來都是以節約節約再節約的信念,過着平淡而無奇的生活。”李子旭的眼中,滿是幸福的笑容。 時漾和游年倆人的緋聞在網路上持續發酵可是當事人卻都沒什麼反應,反而日子過得還挺開心。

游年宣傳完《戰火》手頭上的通告也算告一段落了,空下來的時間就開始鑽研廚藝,現在時漾每次回家都能看見游年帶著她的可愛圍裙在廚房裡忙忙碌碌,每天都變著法子給時漾做好吃的,前天是紅燒肉,昨天是螞蟻上樹,今天變成了魚香肉絲,時漾看著賣相不怎麼好的菜,再看看游年忙出來的一腦門兒汗,很給面子的嘗了嘗,竟然發現還不錯,色香味裡面雖然色不行,不過香和味還是不錯的呢,好像還有挺有潛力。

所以啊,時漾這幾天下來,成功胖了幾斤。

可是直到幾天後時漾才在廚房裡面發現了游年的秘密,她原本以為游年是有天賦的,最後是廚房滿滿的稱量工具幫了游年。

心裡又是甜又是酸,游年啊游年,你讓我怎麼不喜歡你啊。

……

「我們去哪兒?」時漾戴著口罩坐在副駕駛位置上,偏頭看著游年問道。

「去……吃好吃的吧。」游年打著方向盤,一派輕鬆愉悅。

他終於能帶著時漾出去玩兒了,雖然還不能光明正大的去,但是相信不就得以後一定可以大大方方的摟著時漾的腰告訴所有人時漾是他游年的女人!

一想到這裡,游年就哼起了小調。

時漾看著這麼愉悅的游年也不忍心打斷游年,就靜靜的看著游年,眸光溫柔似水。

等游年把車停到停車場,自己先下車,然後紳士的幫時漾打開車門,一手護著時漾的頭,一手扶著時漾下車。

時漾看著游年挽起的手臂,眯了下眼睛,好吧,這次就縱容游年一次吧。

時漾挎著游年的手臂,去了附近有名的小吃街,兩人穿的是情侶裝,在人群中尤其顯眼,可是已經天黑了,再加上小吃街非常熱鬧,人們也沒注意到一個粉絲過億的人就從他們身邊經過。

游年修長的雙手裡,左手握著糖葫蘆,右手握著棉花糖,時漾挎著游年的手沒有拿東西之外,另一隻手上也拎了很多吃的。

「想吃糖葫蘆了。」時漾看著游年又吃了一口糖葫蘆,抿了下嘴唇道。

游年彷彿沒聽見一樣,自顧自的又咬了一口糖葫蘆,時漾嘴巴微微嘟起來。

游年拿餘光觀察了一下時漾,笑了笑,把那個糖葫蘆咽下,又咬了一顆,但是沒有咽下,只是咬著一半,然後湊近時漾,意思不就是讓時漾吃另一半唄。

時漾皺皺眉,還是把那一半糖葫蘆用嘴接過,然後咽下,才說:「作為一個醫生,我可說了,口水可不衛生了,以後不要這樣了。」

游年委屈的癟了癟嘴,「是不是嫌棄我了……」

時漾被游年的表情逗笑了,用挽著游年手臂的手,捏了捏游年的臉頰,「才沒有,不許亂想知道嗎?」

游年還想說什麼,肩膀被後面的人拍了一下,游年和時漾齊齊扭頭。

那手上還抓著單反的人,看清游年的臉之後,差點沒嚇得坐到地上,震驚的問:「你是游年?」

然後又不可思議的揉了揉眼睛,想再次確定。

游年看著他手機上的單反,沉了臉色:「這位先生,你想說什麼?」

那人經過游年這麼一提起才終於想到自己要幹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道:「本來我拍了一張你……和時漾小姐的照片,覺得很唯美,就想問問能不能用,結果……你真是游年?還有,你們是不是在拍《戀愛季》?我怎麼沒看見攝像機呢?」

游年無奈的都想要扶額了,可是才發現自己手上都是吃的,只好作罷,然後點了點頭:「算是吧,你說的照片能給我看看嗎?」

聽了游年的話,那人一想也對,現在網上都說游年和時漾都有了各自的男女朋友,怎麼可能還在一起逛街?節目組一定是在哪兒藏了攝像頭吧。索性也不想了,直接獻寶似的把單反舉到游年眼前,小心得看著游年看到照片的反應。

游年看到那舉到自己眼前的單反的屏幕是他和時漾的剪影。

他們身後是熱鬧非凡的小吃街,暖色的各家店鋪的燈光做了虛化效果,更顯得異常溫馨,最重要的是多了一絲煙火氣息。

兩人因為一個糖葫蘆貼在一起,女子正好到男子的肩膀,微微抬頭,男子略略低頭,怎麼看怎麼般配……

游年看完之後,看著拍照片的人。

那攝影師被游年看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但還是膽大的問道:「我真的是看到你們互動的情景太美了,才忍不住拍下來的,你們要是不同意把這照片留下,我也可以刪掉。」

游年把棉花糖放到時漾手裡,然後拿起自己的手機,語氣是輕鬆至極的,「我們加個好友行嗎?」

那攝影師都以為自己耳朵壞了,他聽到什麼?游年要加他好友?有沒有搞錯,他一個小攝影師,竟然認識了游年?

游年見他遲遲不動作,疑惑道:「是不願意嗎?」

攝影師才反應過來,連忙搖頭,「不是不是,這就加,這就加。」

拿手機的手都在抖,加完好友,游年又問了他在哪兒工作,結果那攝影師又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我算是自由攝影師吧,平時拍拍照,然後看哪家雜誌啊,能看上我的作品。」

按那人的話,就相當於無業人士啊,游年卻暗自點點頭,「有興趣來我的工作室工作嗎?」

這個消息比能認識游年還讓他激動,他剛剛都聽到了什麼,游年讓他去他的工作室工作!? 重生六零美好生活 這是真的嗎?是真的嗎?

顫抖的手都快要拿不住單反了,連忙回道:「有興趣,有興趣。」

游年拍了拍還處在興奮中人的肩膀,笑了笑:「那一會兒我讓工作室的人聯繫你,我先走了。」

攝影師目送游年和時漾走遠了過了一會兒尚修林手機里就收到了一條微信,「記得把那張照片發給我。」

尚修林發了一個OK的表情過去,準備回家把照片修一下,就給游年發過去。 果果看着李子旭,不由的對白筱生產羨慕的感覺來。

白筱雖然說這一生也遇到了很多的事情,有誤會,有痛苦,有傷害。可是也許就是爲了補償她,所以老天爺讓這麼兩個優秀的男人來愛她。並且給她選擇,看她想和誰在一起。

雖然說她對這個李子旭並不是很瞭解,可是從他這幾天跑過來關心白筱的情況來看,他這個人也還不錯。也是一個非常通情達理的男人。而且有一個非常有責任感的男人。而司空總裁就不用說了,多少女人眼中的鑽石王老五啊。可是他卻喜歡白筱。

白筱姐姐真是太幸福了,在這個世界上,居然有這麼多人喜歡她。如果自己是她又該有多好。那她一定會感覺到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最幸福的人了。

“果果小姐,果果小姐。”李子旭叫道。

“啊。”果果看了看李子旭,不明所以的看着他道:“怎麼了你剛剛是在叫我嗎”

“難道這個家裏還有第二個果果小姐嗎”李子旭問。

“哦。不好意思。”果果把頭髮往耳後掛好,“我剛剛在想事情呢,想得出神了,所以沒有注意你在叫我。有什麼事嗎”

“事是沒有什麼事,只是你壓着我的手臂了,這讓我感覺到很不舒服。”李子旭指了指果果的手臂,真的正好壓在他的傷口上。真虧得他有這樣的脾氣,居然還能以這樣的有禮貌的方式告訴對方。其實如果是以前的他,肯定是做不到這一點的,這都歸功於白筱。是白筱改變了他那個原來火爆的脾氣的。是白筱讓他開始尊重女人的,是白筱讓他重拾了工作上的熱情。如果不是白筱,現在的他可能就是廢人一可,那將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他現在一點也不敢去想像。奇怪了,當初爲什麼自己就不會想這些問題呢只想着今天要玩誰,要玩幾個這樣的問題。從來沒有考慮過,這樣下去,未來要怎麼辦。

可是白筱的出現讓他開始去思考,他想要給這個女人一個幸福的未來,那麼他就必須好好的工作,努力的賺錢,讓她以後過着衣食無憂的日子。他本來以爲他們可以幸福的走下去。可是沒有想到半路會殺出一個司空冷語。而且他還對她有那麼大的影響力。直接就把她從他的身邊給帶走了。不過想想,司空冷語的確也有資格得到這樣好的女人,像他那樣多金,又帥的男人在這個世界上本來就不多。可是白筱離開了那麼久,他卻沒有和別的女人發生有關係,他還是很佩服他的。

可不像他。在白筱離開的了一個星期後,他就受不住一個女人的誘惑,居然還在這兒,直接和那個女人發生了關係。當然了。他是不敢帶女人回家的,萬一讓家裏人看到,非拔了他的皮不可。所以當初他決定在這兒做,還是頭腦非常的清醒的。只不過後來,他不確定到底有沒有把衛生給打掃乾淨。萬一讓白筱看到了什麼蛛絲馬跡的,那他可就死的快了。

可是沒有想到,這個當心的事情沒有發生,不當心的事情卻發生了。這次回來直接就給他來了一個分手。唉,難道這就是老天爺對他這個偷食吃的男人,下的報應嗎這個報應來得也太快了吧,讓他一點心裏準備也沒有。

現在白筱要打算投入別的男人的懷抱了,可是他卻在內心感覺到非常的不甘心。那自己是要放她走,還是要把她強行的留在自己的身邊呢

對,不要讓她回去,就把她留在自己的身邊就好了。不就是懷了他的孩子嘛,沒關係,她不是捨不得拿掉嘛,那他就幫他養孩子,沒有關係。反正他們以後也是要生的。視如自出不就行了。當然了,如果那天那件事情發生的時候,她直接孩子流掉就好了。這樣她就沒有任何的理由回到司空冷語的身邊去了,可能兩個人還會因爲孩子丟掉而大吵一架,引發最後的分手結果也不一定呢。

老天爺怎麼就那麼不幫忙呢真是的。

要不然,再製造一起意外事件讓白筱的孩子流產掉李子旭在內心盤算着。似乎這個計劃非常的可行。

他似乎記得,原來有收到過一封電子郵件,雖然不知道發件的人是誰,可緊地方好心的提醒過他,讓他注意不要讓白筱變心。當時他以爲是誰在惡作劇,所以沒有放在心裏。可是現在想起來,會不會是她早就知道白筱會回到司空冷語的身邊,所以特意發這個電子郵件過來給他。想想,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啊。對方就濁一個大好人,就是希望看到他們兩個人在一起,就是不想他們分開啊。

對啊。自己還是回去家裏的電腦上看看,也許郵件還沒有刪除掉,他正好借這個機會,好好看看對方是什麼。

“果果,謝謝你的幫忙,我突然想到我還有一些事情沒有做,我就先回去了。再次感謝你對我所做出的幫助。希望下次我還需要你的幫助的時候,你能不要推脫。”李子旭說道。

“李先生真是愛說笑啊。我纔剛來北京沒多久,對於北京的一切事務我都還不是很瞭解。你怎麼可能有事情會找我幫忙呢”果果說道。

“哈哈哈。果果小姐太客氣了。你放心吧。你會有幫上我的那一天的。”李子旭拿掉了頭上的退熱貼,向外面走了出去。雖然他此時的步伐還不是很穩,可是勉強可以走着前進了。要知道他已經躺在那兒躺得煩了,能多走走就多走走,萬一哪天再病了,那就麻煩了。“果果小姐,有空可以到我家裏喝杯茶,也許我以前在北京的名聲不是很好聽,可是至從認識了白筱以後,我知道我一個人都變了。不會再像原來那樣了。雖然以前的朋友現在還是有在聯繫,可是除了是出來喝杯酒啊,去什麼ktv的我都是不去的。因爲白筱不喜歡去那裏,所以我也不想去。”

“呵。看來白筱姐姐對你的影響真的非常的大呢。不過呢,白筱姐姐這個人是真的很好就是了,她也是看我可憐,所以才把我帶到北京來發展的,她說有的時候,換一個環境生活,有的時候也不是一件壞事。所以我聽從了她的安排,來到了這裏,可是沒有想到居然還會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我只要一想到白筱姐姐可能因爲中午一個人在醫院裏不方便,提出來要主動去照顧她。相信她也不會讓我照顧她的。她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啊,不喜歡麻煩別人,怕麻煩到別人。什麼事情都是自己做。”果果說道。

“是啊。她就是這樣,有的時候,我真希望她依耐我多一點,更多一點,可是她從來都不,每一次都是適可而止的。看得我都非常的生氣。可是沒有辦法啊,她就是這種的性格,你怎麼改也改不掉的。”李子旭道,“唉,一會又和你聊了這麼久,我這回是真要回家去了。對了,如果看到白筱,就和她說,我現在已經出院了。眼睛的傷我會定期回去找主治醫生檢查的。所以,基本沒有太大的問題。”

“哦。好的。我記住了。可是你這個樣子回去,我不會放心吶,萬一在路上出了什麼事呢要不然,還是我陪你回去吧。這樣你就不會有事了。”果果高興的說道。

“可是我家離這兒挺遠的,打車也很貴的啊。”李子旭道。

“貴怕什麼、反正我請你,這總可以了吧。”果果拍了拍胸脯,顯得她有很男人的一面。

“不要吧。這真的不便宜的。沒事的,我自己坐電鐵回去吧。”李子旭道。

“你和我客氣什麼啊,我們都認識了這麼久了,你還能把我吃了不成好啦好啦,快走吧,要不然你又要在這兒和我聊上三天三夜,你都不會想回去了。”果果拿好自己的包,並把門給鎖上,扶着李子旭下了樓,打了車,回到了李子旭的家。這一回下來,的確是不便宜啊。居然花了她二百塊錢。不過人能平安的送到家裏就好了啊。

“子旭。你怎麼纔回來啊,真是急死我和你爸了。”李母激動的說道。

“我沒事的媽。我就是出去散個步,剛好遇上了這個同學,所以就隱然聊了兩句。她也剛來北京工作呢。”李子旭說道。

“伯母好,伯父好。”果果很有禮貌的叫道,“我是第一次來北京,可是我覺得北京這個地方真的是太好了。如果可以,我都想嫁到北京來給人家當兒媳婦呢。”果果說這話是真心的,她覺得北京人挺好的,最主要是說話的聲音很ok,什麼兒化音啦,什麼平翹舌啦。這些其實是在平時的生活中所學不到的。除非你是刻意去學的。

對於李子旭帶回來的姑娘,二老不由的又商量了起來。李子旭看到,不是滋味的說道,“爸媽,你們能不能不要一見我帶女孩子回來,你們就沒命的研究好吧。” 尚修林坐在電腦前修著游年的圖,越想越不對勁,這兩人的姿勢未免也太親昵了點,互分一顆糖葫蘆啊,為了一檔綜藝,至於這樣嗎?莫非他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