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她手裏握着一個切開的饅頭,饅頭裏夾着兩片肥肉,我接過來,捏開看看,裏面還抹了醬。我幾口就吃了下去,媛媛遞過來一個竹筒,我接過來喝了水。然後看着媛媛笑了。

她也笑了,我突然發現,她笑得是那麼的美,這種美,是毫無掩飾的美,是世界上最漂亮的笑容,是包含着愛在其中的。

“老爺爺,你等着,我幫你找個地方住。”

“等等!”我喊了句。

她突然笑了,跑回來看着我說:“老爺爺,你,你開口說話了啊!”

我對她招招手,然後摸摸她的頭髮說:“你,多大了?”

“不知道,孃親不說。”她撅着嘴。

我算了下,也就是五六歲的吧!

我說:“你學道法了嗎?”

她搖搖頭說:“孃親說,我不能學。說我學道法會遭到天罰的。”

“你想學嗎?”

媛媛猛地點頭,然後用一根手指豎在嘴上說:“不能讓娘聽到,會打死我的。我不敢學。但是如果老爺爺非要教我,我還是可以偷偷學一點的,不過千萬不能讓孃親知道。我學了道法後,他們就不敢欺負我娘了。”

我嗯了一聲說:“好,我教你!教你正道太極。”

媛媛高興地跳了起來,她歡呼雀躍道:“我可以學道法了耶!”

看着這個看起來十六七的大姑娘這麼天真,我忍不住又哭了。媛媛問我爲什麼哭,我說沒什麼。

“走吧老爺爺,我帶你去住的地方。”

她拉着我,我就在後面被她拉的踉踉蹌蹌,當我到了一座道觀的時候,愣了一下,擡頭一看,上書:道君觀!

進去後,卻破敗不堪了。我心說,看來是不靈啊!被荒廢了。

“祖爺爺修了新觀後,這老觀就沒人來了。不過我娘經常說,這裏纔是傳說中道君居住的地方。我們陸家都是出自這個地方,是道君和夫人在這裏開枝散葉的。”

進了大殿,正中是一座雕像,是石雕,還是很高級的,一個嬉皮笑臉的傢伙站着,手裏一把窄刃長刀,倒是和我的破天刀有點類似啊!

我這時候拿出來被陳金剛掰斷了的破天刀比較,媽的,竟然是一模一樣的。這到底是什麼節奏啊!難道這把刀裏有玄機嗎?這不就是一把地級大師刀嗎?到了天界,可以說是垃圾中的垃圾了啊!

要不是在東翼大神的手裏的話,這把刀是誰都砍不死的啊!

對啊,東翼家族是用劍的,他爲什麼會有刀呢?難道這把刀,真的是陸壓道君的貼身武器?

我反覆觀摩,還是沒有結果。

這媛媛抱出來一副鋪蓋,上去就在陸壓道君的雕像前鋪好了。她說:“上面不潮溼,以後老爺爺就睡這裏吧。不過你要躲着點人,萬一來人了,你就藏到這雕像後面。不過你放心啦,這裏不會來人的。”

接着,媛媛這丫頭從臺上下來,拍拍手說:“怎麼樣?我收拾的還算是乾淨吧!以後你要自己打掃,知道麼?”

我抓住這丫頭的手,閉眼探查,之後猛地睜開眼說:“媛媛,你是主神,你想不修煉都不行。”

沒錯,我探查到了,在她的體內有一團混沌之氣。 星際之全能進化 這團氣裏面有星星點點的能量團在涌動。只要是開始修煉,立馬就會有星球誕生。

“什麼叫主神?老爺爺,你們人類真厲害,楊落就是大英雄,有很大的本事,我最喜歡你們人類了,也最佩服你們人類。是人類帶給了新一屆繁華和榮耀!”媛媛開心地說,說着眼睛都溼潤了。

我說:“媛媛,你也可以的。我這就傳授你修煉法門,你記好了!”

其實李逍遙教我的那些都沒什麼用的,最主要的就是能感受到真氣的存在和導引它在經脈運行,這一關通了,其餘的對於主神體質的媛媛來說就是自然而然了。

我一伸手摸住了她的手,去試探她的屬性,此時,暗屬性爲主,其餘的屬性慧根還不明朗,但是我隱約感覺到了有火屬性,這是傳承於欲乘風的。我把火屬性打進了她的體內,之後強行引導火屬性去衝擊她的經脈。

經脈一點點被打通了,媛媛出了一身的汗,但是經脈通了的一瞬間,她嚶嚀了一聲:“好舒服!”

接着,我放開手,她的經脈自己就運轉了起來。接着,她開始升級,在我面前,身體嗡嗡不停,最後,升級到了大魂師五品才停下。

我一伸手拿出土豪金來了,遞過去說:“拿得動嗎?”

這把劍我重新打造過了,重量減輕了很多,但還是很重的。但是,這媛媛接過去後,揮了兩下後說:“剛好趁手,老爺爺,這是你的兵器嗎?”

“是你的兵器!”我笑了。因爲我想起了益達!

媛媛哼了一聲說:“老爺爺,我修煉的好麼?我現在是什麼級別?”

我說:“你是五品大魂師了。今後很快就會成仙。”

媛媛哼了一聲說:“這下我看誰還敢欺負我娘!”

我解除了我和土豪金的聯繫,媛媛滴了血後,我教她把土豪金收進了體內。她覺得很驚奇。之後,我拿出了神翼,解除了禁制,也讓媛媛收進了體內。她看着我說:“老爺爺,你,你怎麼有這麼厲害的寶貝?爲什麼對我這麼好?”

“保密,知道嗎?”我笑了。我,虧欠這孩子太多了。我想補償她。

天琴這時候在內世界嘆了口氣說:“楊落啊,也許這個孩子是唯一能拯救你的人了。你連朱羽和自己的孩子都扔在風雅城不管了,卻對這個孩子這麼上心。”

我這才說:“我欠這孩子的,這是納蘭英雄的孩子。”

天琴嘆口氣,再也沒說話。

媛媛此時笑着說:“這下,我看在開宗門大會的時候,誰還敢小看我,我已經是五品大魂師了。”

我看着她,欣慰地笑了,我看到了當初的自己。五品大魂師,是啊,多麼高的一個等級啊!這可是普通人修煉半輩子才能達到的等級,這個幾歲的孩子就這樣達到了,一定會破紀錄了吧!

我說:“翅膀不要輕易展示,危機的時候可以用護甲的形式出現,懂麼?”

“爲什麼?老爺爺,這是爲什麼呢?”

我笑着說:“我不想被人找到。”

“仇家?”

我嗯了一聲說:“冤家!”

她似懂非懂地點點頭,說:“我回家了,回去晚了孃親會惦記。”

我說:“我幫你隱去修爲,不然你孃親會責罰你的,記住,這是我倆的祕密!” 我有了一種傳授人知識的慾望,恨不得將自己知道的都告訴這個姑娘。我甚至覺得對媛媛的感情要好過自己的子女。是啊,我就是這樣的感覺。這完全是出自愧疚,要不是我,這孩子本該在風雅城過着很好的生活,而不是在這小小的陸家莊寄人籬下。還被迫姓了陸。

到了天黑的時候,媛媛來了,給我帶來了兩塊紅薯和一碗麪條。我吃了一口,很鹹,鹽放的太多了。但是還是笑着吃進去了。她這才問我:“好吃麼?”

緋色豪門:錯惹律師總裁 我點點頭說:“好吃。”

“真的麼?”她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說。

我點點頭說:“真的。”

“太好了,這是我親手做的耶!要是你覺得不好吃,我就說是別人做的。”

我不得不豎起大拇指說:“媛媛,你太機智了耶!”

我心說,連油都沒有,就放了鹽,蔥花都沒一個,好吃才奇怪了。小爺沒變蝙蝠就是萬幸。媛媛笑着說:“紅薯你吃了啊,那是孃親給我的,我說睡覺前吃,結果趁着沒人注意,跑出來給你拿來了。你一定餓壞了吧!”

我看着熱騰騰的紅薯,然後抓起一個給她說:“我倆一起吃吧!”

就這樣,我倆互相看着,吃了起來。吃完後肚子裏舒服的很,我就倒在這雕像下閉着眼,媛媛也就走了。早上的時候,媛媛又來了,給我拿來了一個饅頭,我還是吃了一半,給了她一半。心說這孤兒寡母的寄居在孃家,真的是太不容易,這孩子還經常偷糧食出來。

我他媽的這是造了什麼孽啊!

饅頭太乾,噎得慌。媛媛一邊吃一邊伸脖子。吃完後,她拍着胸脯說:“老爺爺,你教我一套劍法吧!”

我拿出破天刀來,對她說:“你看好了,我要開始了。氣出丹田,運行全身,心隨意動,劍隨心動。……”

我練了一套太極劍給她。

媛媛自然是看的出神。我舞動完了後,對媛媛說:“你來!”

她一伸手,土豪金就出來了,金光閃閃,非常漂亮的一把劍。這可是傳奇級別的裝備,能拿在這麼一個小姑娘的手裏,也算是奇蹟了。

她有模有樣地練了起來,我發現,她的記憶裏和理解能力出奇的棒,比我有過之而無不及,主神的力量,這就是主神的力量。她有着一般孩子沒有的智力。智力,最終決定實力的能力,更多的還是取自智力!

練得是有模有樣,但是有形無神。但也算是很不錯了。我說:“多練習幾遍,之後我爲你拆解!”

小爺練劍的時候可沒有人幫我拆解,但是,我很願意幫媛媛拆解,恨不得她能迅速地成爲神纔好。但是我知道,道路還很漫長呢。就算她是主神,就算是我能指引她少走彎路,但是至少成神,也要幾年時間的吧!

她練了三遍,對形越來越熟悉,基本標準後,我開始爲她拆解每一個變招的用意何在,爲何這麼舞動,這麼舞動的效果會怎麼樣。一點點拆解開來,一直到了傍晚纔算是拆解完了。再看媛媛舞動了一遍,這纔算是神形兼備,遊刃有餘了。

她明白了每一招的目的和意義後,就找到了發力點,舞動起來,有快有慢,有輕有重,似乎有一個隱形的敵人在陪她練一樣的。

太陽就要落山的時候,她急着就走了。還說過幾天也許就不能給我送吃的了,要給我弄一些乾糧儲備。

第二天一早的時候,真的給我弄來了一大包玉米餅,我一看就是她自己弄的,不好看也不好吃,但是我就是喜歡吃。 名門貴媳 接連吃了三個。然後把剩下的包了起來。我讓媛媛扎馬步,因爲這纔是正途,其他的都太虛了。

我說:“太極發力在大地,沒有大地的力量,就不是真正的太極,太極講的就是根基紮實,你從今天開始,上午扎馬步,下午練劍!”

“老爺爺,扎馬步很單調的。”

我一腳踏出去,頓時太極雙魚圖就漫了過去,直接出來一雙手就抱住了媛媛的大腿。她怎麼可能動得了呢?我意念一動,地下伸出的手臂頓時就縮了回去,媛媛站在巨大的雙魚圖內,看着雙魚圖緩緩旋轉,驚呼道:“老爺爺,你,你是真人大能嗎?”

我一笑沒說話,說:“你練吧,扎馬步,要是五天練不出太極圖,就不配叫我師父,要是練出了,我就正式收你爲徒兒。”

看到效果了,這媛媛才總算是沉下心了,這纔是個五六歲的孩子啊!要是別人家的孩子,恐怕還玩泥巴呢。

上午就在屋子裏蹲馬步,我躺在上面睡覺,到了下午的時候,我開始指點她每一招每一式。我發現,戰神家族的破天九式和破天九劍都是無法用語言傳授的戰法,那是溶進血液的東西。只有血液才能傳播出去。

但是這太極不同,這太極纔是大道,纔是可以恩惠天下的大技能。破天九式和破天九劍,是無法用來開山立派的。我這纔有點明白了,爲什麼戰神家族這麼牛逼,也只是一個家族罷了的原因所在。

接下來的幾天,媛媛每天都是早上來,下午回去。我問她孃親會不會找的問題的時候,她說不會找,孃親忙着給人做工呢。我心說是啊,不賺錢,怎麼養孩子啊,哪裏還有心思管孩子呢?

我忍不住有些激動,這母親真的是太偉大了。

眼看就到了第五天了,這媛媛還是沒找到竅門。但是她的馬步扎的確實是不錯,開始的時候腿疼,我給她療傷後就好多了,之後再也沒有喊過疼。但是當快到了第五天的時候,她急得快哭了。

但是這不是着急就能感受到的,我說:“靜下心,安心的扎馬步,你會找到感覺的。”

到了第五天的下午,她沒有練劍,而是一直閉着眼在我的身前扎馬步。就快要落日的時候,突然她的身體嗡地一聲,晉級了。我知道,她體內是有星球誕生了啊!

緊接着,腳下的大地律動呼地一下就蕩了出去,足足半徑有十幾米那麼大。我呼出一口氣說:“看來,第一個誕生的星球,是土屬性的,是土星!”

媛媛猛地睜開眼喊道:“老爺爺,我感覺到了,地下好多的能量,好多好多,是黃色的能量,一絲一絲的。”

我嗯了一聲,跳下來,伸手抓着她的手腕,閉着眼查探,發現,她體內確實生成了一顆行星,土屬性的行星誕生了。此時,她已經是六品大魂師。我說:“很好,你已經晉級了。接下來,你再練劍,就要加持這大地律動,你的太極劍也就有了根基了,你也就有了發力點了,明白麼?”

“師父,你,你還沒說收我爲徒呢,我,我做到了呀!”

我哈哈大笑了起來,很牛逼地摸摸大鬍子說:“好啊,我正式收你爲徒了。”

“那,怎麼稱呼師父呢?”

我笑着說:“你就稱呼我師父就行了啊!”

媛媛立即跪倒在地,行了拜師禮。我也很開心,這是我收的第一個弟子,也許是最後一個了。

陸家在這一代也算是名門望族了,又奉陸壓道君爲先祖,自然是修行的魔道。全村住的也都是魔,只不過,修爲太一般了。

兩天後,媛媛跑來了,說族內開始選拔人送去城裏,然後城裏選拔人送去傳承閣。我這纔想起來,還有個傳承閣的存在。不過現在傳承閣是誰在領導呢?

我問了句:“傳承閣的宗主又是誰呢?”

“是納蘭英雄啊,那可是大英雄,是八品大神的存在啊!你難道不知道嗎?”

我心說還真的不知道。這納蘭英雄重組傳承閣,凝聚了魔族的能量,也算是不錯的事情。我問:“媛媛,那麼,史詩樓現在誰在經營你知道嗎?”

“史詩樓是一個女孩子吧,好像是叫秀兒。不過修爲可就比我們魔族的納蘭英雄宗主差多了,她纔是一品神。她是天狼妖女。”媛媛說。

其實現在我最擔心的就是我這個小師妹了,她這是何必呢!但是隨後想想,她也許別無選擇,她要是也放手了,史詩樓就徹底沒有了。我現在有點後悔了,當初該給她一些錢的。

但是理性又告訴我,給她,又有什麼用?現在缺少的不是錢,而是一個驚天的人物。這是在天界,沒有納蘭英雄那樣的能力,想要成爲一個擡起頭的宗主,談何容易!

估計現在,有大青山太極門和傳承閣的打壓,這史詩樓,擡頭就更難了啊!看來,有機會還是要幫一下師妹,三足鼎立才能讓風雅大陸穩如大青山啊!

我看着媛媛說:“選拔的事情我們就不參加了,隨便吧!”

富豪男友與小資女友 “但是,我好想去看看熱鬧,師父,你就準我去吧,今天我不想練劍了。”

我心說孩子就是孩子,選拔人才有什麼好看的啊!但我還是一笑說:“你去吧!”

“師父整日在屋子裏悶着,你也陪着媛媛一起去好不好!?”

她不容我分說,拉起我就走。我笑着說:“好好,我們走。”

出了屋子,剛要走,天琴說:“換身衣服吧,淨一下身!”

我一打量自己,也是啊,這髒的都沒辦法看了,要不是冬天,肯定都抽了。我讓媛媛等我,進了屋子,脫了衣服,真氣一震,身體便乾淨了,然後換了一身黑袍子,出來後媛媛笑着說:“師父,我怎麼覺得你年輕了不少!”

我摸着鬍子說:“師父本來也不老啊!走!”

陸家有個祠堂,祠堂裏供奉的是密密麻麻的排位,祠堂門開着,全村的人都跪在祠堂前跪拜。紛紛祈禱陸家祖先要保佑這次能揚眉吐氣。

接着,大家圍成了一個圈子,族長開始訓話。

“小輩們,不論男女,你們拿出本事的時候到了,我們陸家有三個名額,到了赤煉城後,都會參加赤煉城的考試,贏了的,可以送去風雅大陸的中心,緊挨着皇城的傳承閣去受教。那裏有我們的宗主納蘭大人,有聖女恩恩,有主神暗黑之子凝夜大神,那都是我們至高無上的神,會親自教導你們,陸家莊,指望你們揚眉吐氣了。”

媛媛撇撇嘴說:“要是我能去該多好啊!”

我心說傻丫頭啊!你師父可比你們組長說的那些渣渣厲害多了啊!你咋就這麼不知道自己是多麼的幸福呢?

接着,組長說開始了。剛喊話完畢,天空突然落下三隻黑鷹,從黑鷹上下來一個牛逼哄哄的白臉大漢,他笑着說:“陸榮鳳,陸大仙,有禮了!”

“端木大仙,你就別奚落我了,我只是五品小仙,可比不上你這七品大仙。你是來做什麼的呢?”族長說。

這位端木大仙確實是七品仙,他哈哈大笑道:“我是想請你幫個忙,我有兩個子弟都不錯,但是名額滿了,我想,讓我的兩個子弟來你們這裏比一下,用你們兩個名額,你覺得怎麼樣?”

陸榮鳳族長頓時就怒了,一拍桌子喊道:“豈有此理,我陸家莊雖然是名門望族,但是名額也只有三個,你這麼做,簡直就是欺人太甚!這絕對不行!”

這位端木大仙哈哈笑着說:“你不答應,又能怎麼樣呢?我端木景春今天這兩個名額要定了。你能拿我如何?”

陸族長剛要發火,我一眼看到旁邊的那婦人,心裏一驚,這婦人可是七品真的存在,她會不會出手嗎?她隱藏實力寄居在這裏,是不是隻是爲了躲避我呢?

當我是我,威脅她不要教這孩子道法的。她一定是嚇壞了,帶着孩子逃到了孃家,也許,這個孃家她也有幾千年沒回來過了吧!

她沒有動,而是一眼看了過來。看到我們後就跑了過來,罵了句:“媛媛,你怎麼又帶老人家亂跑啊!我以爲老人家早就離開了呢。”

媛媛說:“沒有啦,老人家住在舊道觀啦!”

“就你機靈,是不是孃的糧食都被你偷走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