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她拋開煩惱,其實心裡深處有點不安,挺擔心濟公,還有習俊梟,濟公跟他們無冤無仇,不至於害一隻狗,或許還有其他目的。腦子裡一閃而過一個畫面,那人的眼神好像哪裡見過,浮現一個不懷好意的黑影,她搖搖腦子,想不起來,或許那人現在不成功,依舊會繼續下手,希望只是她的猜測而已。

雛雯雯摸著濟公的頭,濟公從頭到尾都盯著雛雯雯,看著她表情的變化,濟公機智勇敢,根本不怕什麼人傷害自己,他遇到雛雯雯那一刻,就知道她就是他的使命。雛雯雯順著他的脖子拂去,他特別享受,貓狗的舒服都是脖子,特別喜歡別人撫摸,閉著眼睛享受著。

習俊漫很快開回了家,喊道:「嫂子,到咯~我去讓人準備晚飯了。」

雛雯雯喊住,她想起習母龔娜也在家,讓她知道自己和習俊梟鬧彆扭肯定不開心,她不會住很久,就算習俊梟認識不到自己的錯誤,她就會去告訴他,畢竟總有一個人出聲,才能解決問題。

想了想,小聲提醒習俊漫,「別!我親自下廚給你們吃。俊漫,千萬別讓媽知道,我和習俊梟冷戰,不想她擔心。」

習俊漫拍拍胸口保證,「安啦安啦,包我身上。」

習俊漫大大咧咧下車,帶著濟公,「來,濟公,我們打頭陣。」濟公很聽使喚,熟悉的環境,他也在這兒享受過帝王的待遇呢,尾巴搖得起勁,找尋習母的身影。習俊漫人未到,聲音便先到,「媽~你看誰來了~」

龔娜聽到這興緻勃勃的聲音,走出大門,濟公就朝她跑去,龔娜卡卡大笑,「哇~濟公寶貝~」濟公伸出舌頭舔舔龔娜,逗得龔娜心裡美滋滋的,像個小孩子似的。龔娜看到雛雯雯也來了,眉開眼笑,露出白凈的牙齒,雖然50多歲了,卻依舊保養得美美的,看不到斑紋,慈祥地說道,「雯雯,你來了,等你們來一趟真是不容易呀…」

龔娜開著玩笑,孩子自有孩子的私人空間,她也只是說說而已,雛雯雯以為龔娜埋怨,連忙解釋,「媽~不是的,我這就來陪您幾天。」

龔娜挑眉,調侃地說,「可以嗎?俊梟會不會怪我搶他的美人,別今晚把我這兒的門拍爛了,連人帶被打包回去耶~」

龔娜開起玩笑來,根本分不出年齡輩分,和孩子們毫無代溝,開明的好婆婆好母親。習俊漫點點頭,「哈哈哈哈~媽,你想象力好豐富啊,估計大哥肯定會這樣!」

雛雯雯羞羞臉,想象自己被他連人帶被打包走,心裡一陣寒顫,突然噗嗤一笑,「媽,你好逗。」

雛雯雯反客為主,立馬尋找廚房,跟她們說了聲,「媽,我做些好飯菜給你們吃。」

龔娜急了,雛家的女兒也是貴族出生,應該十指不沾陽春水的才對,怎麼會做飯?害怕她被油濺到,跟進去,「雯雯,別別,我讓張姨做,你陪我聊聊天。」

雛雯雯一臉茫然,她做飯可是一流的耶,找到圍裙,給自己套上,在後背打個蝴蝶結,「媽,今天讓我露一手給你看,包你吃了一直惦記著~」習俊漫拉開母親,「媽,你讓嫂子做,我想試試嫂子的手藝,大哥說老好吃了~」

龔娜想了想,走出去,「好失敗,人家雯雯都會,你看看你,還有我,都不會。」

她才不想做飯呢,她只負責吃就好了,做個懶惰的吃貨,「媽,你不知道嗎?生物學里,這是遺傳,語文里,這是效仿,數學里,這是等量代換,英語里,這叫做same。」

龔娜拍了拍她的頭,習俊漫就是這樣牙尖嘴利,整天跟她咬文嚼字,欺負她老媽文化程度有限,嚴肅地說,「油嘴滑舌。」習俊漫傲慢地翻翻白眼,「媽,你又錯了,我這是伶牙俐齒!」

濟公融入她們的談話,圍在她們之間團團轉,快樂莫名地被感染,雛雯雯在廚房聽到她們的談話,嫣然一笑,這樣真好,她也想念自己父母親了,好久好久沒有寫日記了,不知道李婉兒幫她拿到筆記本沒有,也不知道習俊梟吃了沒?才分開不到一個鍾,思念就爬上來,卻跟自己的心在狡辯,還是決定過多兩天再說。

女人的心像天氣,隨時可以晴空萬里,隨時也可以烏雲密布,甚至可以狂風驟雨。她繼續滾動手裡的傢伙,用心烹飪出美妙的飯菜,做飯菜,最重要的就是用心用愛,就可以讓人回味無窮。 第八百七十七章賭鬥

「龍雲閣下,你的意思是答應給我們增加份額,」玄天很激動,有些不敢相信,

拓跋野點頭道:「只要你們不跟天丹城為難,當然有你們的好處,要不然,這些好處就是其他宗派的,」

「龍雲閣下,我們馬上重新簽訂協議,」玄天迫不及待道,

陸偉道:「我們歡喜派也願意馬上跟天丹城簽訂協議,價格還是以前的價格,」

拓跋野平淡道:「不著急,我還希望歡喜派和玄魔宗做出一個承諾,」

「龍雲閣下,你還有什麼要求,」陸偉問道,

「我們天丹城和天器城斷絕了聖宗的仙丹和仙器供應,他們肯定不會善罷甘休,我希望以後玄魔宗和歡喜派不要跟這次一樣袖手旁觀,而是站出來給天丹城和天器城撐腰,這樣不光是維護天丹城和天器城,也是維護你們自身的利益,」

拓跋野頓了頓,繼續說道:「要不然,我們頂不住聖宗的壓力,繼續向他們出手仙丹和仙器,那麼你們多獲得的份額又沒有了,」

玄天和陸偉又猶豫了,讓玄魔宗和歡喜派站出來跟聖宗對抗,這麼大的事情,他們無法做主,

拓跋野微笑道:「四位放心,以後跟天丹城和天器城合作的宗派,我都會加上這一點,到時候就不光是你們跟聖宗對抗了,」

玄天猶豫片刻,總算做出了決定:「好,這個協議我們簽,」

「玄魔宗都不怕,我們歡喜派也不怕,我們也簽訂協議,」凌玲說道,

「好,很高興能夠跟玄魔宗和歡喜派合作,」拓跋野高興道,

他們重新簽訂了協議,並進行了盟誓,事情總算是結束了,

「四位,我們重新達成合作,希望你們能夠留下來,我們一起慶祝一下,如何,」拓跋野說道,

「龍雲閣下,我們就不參加慶祝了,還是早點回去,把好消息帶回去,」玄天說道,

陸偉道:「不錯,我們也急著回去,」

「好吧,那四位一路走好,」拓跋野沒有強留,

「告辭,告辭,」

臨離別之際,玄天小說道:「龍雲閣下,要提防身邊的小人,」

「多謝提醒,」

拓跋野自然知道是誰,他沒有多問,問也問不出結果來,


玄天四人離開,拓跋野就看到外面等著大批長老,為首的正是段虎,

很明顯,段虎是等著看好戲的,想要把龍雲推下台,

「諸位長老,你們都等在這裡,有什麼事情嗎,」拓跋野大聲道,

「龍雲師弟,玄魔宗和歡喜派的代表離開了,我們想看看你跟他們簽訂的協議,」段虎說道,

拓跋野冷聲道:「你們想知道協議的內容,這個我理解,可你們沒有必要這麼大陣仗吧,反正,協議的內容,我會通報的,都各自散去吧,」

「龍雲師弟,大家都很想知道新簽訂的協議,你還是直接讓我們看看吧,」段虎說道,

有段虎帶頭,那些長老也沒有離開的意思,

天丹城剛剛損失了大量強者,還有三位副城主背叛離去,使得天丹城實力下降了一半還多,

這種情況下,他們無法想象玄魔宗和歡喜派會提出什麼無理的要求來,

很多長老是被段虎煽動,想要為難龍雲的,

雖然龍云為天丹城做出了很多貢獻,可還是有些人心懷叵測,為了自己的利益,想要把龍雲趕下台,

拓跋野看了看眾人,說道:「諸位長老,按照規矩,協議簽訂之後,三日之內會通報協議的內容,你們何必如此著急,」

「龍雲師弟,你不敢把協議給我們看,難道是做出了讓步,損失了天丹城的利益,」段虎問道,

「龍雲公子,協議已經簽訂,你想躲過去,是躲不過去的,還是讓我們看看,要是損失了天丹城的利益,我們希望你能夠引咎辭職,」一名長老說道,

拓跋野冷笑道:「我倒想問問在場的諸位,以天丹城如今的情況,你們來掌控局勢,會跟玄魔宗和歡喜派簽訂什麼樣的協議,」

在場那些強者頓時啞口無言,說不出話來了,他們非常清楚,玄魔宗和歡喜派這個時候來要求重新簽訂協議,肯定是想趁火打劫,面對玄魔宗和歡喜派兩大宗派的逼迫,恐怕在場的人沒有誰能夠頂住壓力,

就連段虎也變了臉色,他自問不敢跟玄魔宗和歡喜派的代表叫板,


只是,他們是來找龍雲麻煩的,當然不能就這樣算了,

段虎大聲道:「要是我管理天丹城,那我肯定寸步不讓,守護好天丹城,」

「二師兄,你真是厲害,我很佩服你,要不然這樣,玄魔宗和歡喜派的代表還沒有離開,你去跟他們談,我看你能夠談出什麼樣的協議,有一點,我必須提醒你,千萬別私下許給他們任何好處,到時候諸位長老都是監督之人,你想私下給他們好處,除非你自己掏腰包,」拓跋野冷聲道,

段虎猶豫了:「我現在又不是天丹城的掌權者,我憑什麼跟他們談判,」

「二師兄,這很簡單,我授權給你,你去跟他們談,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厲害的手段,能夠讓玄魔宗和歡喜派服服帖帖的,跟我們天丹城簽訂協議,你要是能夠簽訂回來有利於天丹城的協議,那麼我可以拱手讓出管理者的位置,」拓跋野平淡道,

他就不相信,這段虎敢去找玄魔宗和歡喜派的代表談判,就算他去了,拓跋野還可以跟玄天他們提前打聲招呼,

反正,他立於不敗之地,沒有什麼好怕的,

何況,他敢肯定,段虎沒有那樣的膽量去跟玄魔宗和歡喜派談判,也不可能談出更好的協議,

果然,段虎並沒有答應去談判,他說道:「龍雲師弟,你不是跟玄魔宗和歡喜派都簽訂協議了嗎,我去也沒辦法談,你還是把協議給我們過目,之前我們都說好了,要是你損失了天丹城的利益,還請你離開天丹城,」

「哈哈……」拓跋野大笑出來:「二師兄,可要是我簽訂的協議比不但沒有損失天丹城的利益,對天丹城還有更多好處,那又該當如何,」

「這怎麼可能,」段虎脫口而出,

「二師兄,你也知道不可能,為什麼還處處為難我,」拓跋野冷聲道:「我知道你想掌管天丹城,所以我給你一個機會,你也去跟玄魔宗和歡喜派的代表簽訂一份協議,看看誰的協議對天丹城有利,」

他頓了頓,改口道:「這還是算了,畢竟玄魔宗和歡喜派已經跟我簽訂了協議,我看這樣,五大宗派還有三大宗派,他們早晚會派代表過來,到時候還請二師兄去跟他們談判並簽訂協議,到時候我們比一下,誰的協議對天丹城更為有利,誰就有資格掌管天丹城,諸位長老,你們同意我的提議嗎,」

「同意,」在場的長老,並不全部是段虎的人,

「這個提議好,正好可以比試一下,我看我們召集所有長老商議一下,然後把事情頂下來,」另外一名長老說道,

「慢,諸位長老,我還有一點要求,要是誰的協議不好,就必須脫離天丹城,以後再也不能以天丹城的弟子自居,」拓跋野說道,

段虎見龍雲如此決絕,頓時有些猶豫起來,

他沒有十足的把握,底氣明顯不足,

可這種情況下,他有些騎虎難下了,


要是不跟龍雲比試,他也沒有臉面跟龍雲爭奪管理者的位置了,

「龍雲公子,後面一點就不要了吧,你跟段虎公子都為天丹城做出了很大貢獻,是天丹城的核心人物,你們任何人離開,都是天丹城的損失,」一名長老說道,

拓跋野嘆道:「我也不想離開天丹城,只是有些人不願意我留在天丹城,我才有這樣的提議,你們也看到了,二師兄已經是第二次逼宮了,既然如此,我們不如立下賭鬥,誰也不吃虧,對大家很公平,」

他頓了頓,看著段虎說道:「二師兄,要是你連賭鬥都不敢的話,以後再也不要提讓我交出管理權的事情了,」

段虎把心一橫,說道:「好,我答應你的賭鬥,」

「好,我們馬上召集所有長老,一起為我們見證,」拓跋野當即說道,

沒有多久,天丹城所有長老都聚集在了一起,包括杜海陵手下的長老,

然後拓跋野和段虎立下誓言,賭鬥正式成立,

當然,有了賭鬥,拓跋野也不用馬上把協議拿出來大家過目了,要等到段虎簽訂了協議,然後一起讓長老過目,

事情敲定,段虎也不能為難龍雲了,至少暫時不可能去找龍雲麻煩,

如今,輪到他有麻煩了,一旦五大宗派剩下三大宗派的代表到了天丹城,他親自去談判,

他真不知道如何談判,才能對天丹城有利,

私下許諾好處是不允許的,已經立下了誓言,要是違背,會受到天譴的,

本來,他是打算私下許諾好處,然後成為城主之後,也能夠誓言諾言的,

立下誓言之後,段虎頓時沒有主意了,

他馬上把跟他同一陣營的長老都召集在一起,商議對策,

他們不知道龍雲簽訂的協議內容,只能盡量做到最好,才能打敗龍雲,

而拓跋野離開之後,馬上聯繫了玄天和陸偉,讓他們暫時保守秘密,千萬不要泄露協議的內容,

玄天和陸偉都答應了下來,如此一來段虎想知道協議內容是不可能的,其他三大宗派自然也無法知道內容,

這樣做,才是最公平的,

拓跋野就不相信,段虎能夠談下更好的協議,

就連他,要不是因為他身份特殊,能夠給天器城做主,也不可能跟玄魔宗和歡喜派達成這樣的協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