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她斜瞄他,暗想:不要!你只會欺負我!

「幹嘛?」向日思麟像是看透了她,「我告訴你,別想打逃離我的主意,我會生氣,我說過的。你要是真的敢躲我,你最好祈禱這輩子不會被我抓到!」

她白了他一眼。

霸道的傢伙!他從未認真想過她說這些話的原因。

「哼!你跟我作對了三年,繼續和你作對我怕我會被你氣死!」她沒好氣地應道。

「不會不會,」他笑呵呵地伸手拍拍她的頭——像主人拍貓咪一樣,「你這麼好玩,我怎麼捨得玩死你?我還想多玩你幾年!」

「你這混蛋!」

「我承認我是惡魔!放心,聯考結束我會去找你的。」

「你……」東方傲雪氣得說不出話來。

「雪兒。」

「幹嗎?」

「你的唇粉粉嫩嫩好象很好吃,我想吃!」

她瞪了他一眼,「色鬼!」

依稀記得兩年前他也曾說過類似的話,如今,他的弔兒郎當不改,而她的心境卻是早就不同了。當初真的是把他當朋友的啊,誰會想到今天她會喜歡上他!事情怎麼會變成這

樣?

「我不是色鬼!」他抗議。

「動不動就說些曖mei不明的話,不是色鬼是什麼?」

什麼「想咬你的嘴唇」、「你的腰好細,讓我抱一下」、「我離不開你」等等這些讓人誤解的話他十一年級開始就常常掛在嘴邊對她說了,她也早已有了「防毒」功能,不管

他說什麼都不會當真,即使是發現自己喜歡他以後也是如此。他本性如此,愛開玩笑,她又怎麼能當真呢?那隻會讓自己更難過。

「好嘛,我不說了。」他像是受了萬般委屈似的,扁著嘴。


她給他一拳——玩笑性質的。

「好了,真是個大怨男!要親熱找你女朋友去!」她故作輕鬆,跟他開玩笑。

「呵呵,我告訴你哦,嵐她上次……」他如往常一樣,一旦被提及工藤雲嵐,就開始對她述說工藤雲嵐的種種。

東方傲雪並沒有聽進去多少,多聽一個字就多一分心痛。她只是微笑著看著他,用微笑掩飾她心中的淚,掩飾那錐心的痛!

她的微笑,在他的眼裡是最美麗的。他卻不知道,那微笑的背後有多少酸楚。

聯考結束后第二天,向日思麟果然很守約地來找東方傲雪。

「小雪兒~~~」

東方傲雪盯著不懷好意的向日思麟:「你到底想幹嘛?」

「不要這樣嘛,好像我是惡徒一樣。我來找你玩啊,這可是我們約定好的耶。」

向日思麟笑得很奸詐,在東方傲雪看來他就是一個惡徒,而且是臉上寫著「玩兒死你」這幾個字的惡徒!

不過,她並不知道向日思麟在看見她、發現她沒開溜時有多高興。即使只是朋友,他仍不喜歡雪兒與他人太過親近。思麒的出現

及思麒對雪兒的疼愛讓他決定了一些事,而完成這些事的前提是東方傲雪不能溜!他不允許她開溜,他是認真的,她則是不可或缺的

女主角。


「玩?用不著找我吧?你女朋友呢?不趁放假回去多陪陪她?」雖然極不情願提到那個女人,但只要能趕走這隻惹人嫌的狐狸

,要她幹什麼她都願意。

「提她幹嘛?喂,丫頭,你打算讀哪個學校?」

第一次,他沒有對工藤雲嵐的事多說什麼。

他在她身邊坐下,把玩起她長長的頭髮。柔柔滑滑的,並有著和她其中一方面性格相符合的陰涼。很舒服的觸感。坐在她後面的

座位時他就經常玩她的頭髮,惹得她總是橫眉怒目噘著嘴瞪他——在向日思麟眼裡是很可愛的表情!

東方傲雪頗無奈地說:「我爸爸要我考MIT。」

雖然要弔兒郎當念書的她考MIT似乎有點困難(幸好還有英文、世界歷史、公民、世界地理這四門課頂著她的總分),昨天剛結

束的考試她幾乎是用盡了全力,但是,她從來沒有一刻像現在這樣期盼自己的分數不要太高——她不想進MIT,因為她知道向日思麟

已經決定考MIT了,而且以他的能力絕對沒有問題。父命不可違,她只能選擇MIT,但如果她的分數不夠就不會被錄取,那就不用再見

他了。

嗚~~~不要再見到他了!

「耶!太好了,我們又有機會當同學了,這樣你就逃不掉了。呵呵呵呵~~~」

她瞪他,「笑笑笑,最好笑得你下巴脫臼。」

可惡,早知道就不告訴他了。

「小雪兒,我……」向日思麟靠近東方傲雪。

「嗯?」她沒注意到他已經貼近她的耳邊了,只是雙眼盯著電視機虛應他。

他不說話,突地在她的唇上奪下一記香吻,快得像蜻蜓點水一般。

東方傲雪雙手反射性地捂著嘴,清靈的雙眸無措地看著他——眼中充滿了驚訝。她被嚇到了。

「你、你、你什麼意思?」他……


「就是這個意思。」他轉過頭去,臉上有不易察覺的微紅。

「到底是什麼意思?」她又問。

胸口小鹿亂撞,她小心翼翼,不敢隨意猜測,怕是自己自作多情。以前,他逾矩的動作並非沒有,他曾無緣無故地突然從她背後

抱起她,事後他只是不當一回事地笑著說她有點輕,該增肥;他也曾和她在肢體上有過分親昵的接觸,那是他為了懲罰她而撓她痒痒

。但,這次他未免也太……

「就是那個意思。你真的不懂嗎?」他的口氣聽起來雖然很兇,但越來越紅的臉卻泄露了他的羞澀。

「我……」她低下頭,不敢看他。

「別告訴我你不喜歡我。」她應該是喜歡他的吧,相處那麼久了總會有點好感吧?

東方傲雪的臉瞬間炸紅了。原來他知道……

「可是,工藤雲嵐呢?」她皺眉,就是因為顧及到他有女朋友,所以她才一再逃避。

「我是因為希望和她分手才到美國來的。雪兒,當我的女朋友,好嗎?」

他伸手緩緩抬起她的頭,看著她的眼,等待她的答案。

「嗯!」

輕不可聞的回答包含了東方傲雪所有的喜悅。雖然她還有些不敢相信。

「耶!太好了!」向日思麟開心地笑了。

她低頭偷笑。

好意外,原以為不可能的事變成了現實,除了吃驚,當然還有喜悅。

「還有,」他俯在她耳邊輕聲說,「秋靈是男的。」

他居然還記得那件事!

……

相戀的日子永遠是快樂的。

他們經常出去作亂,這是他們共同的本性。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在鬱悶了那麼久以後,兩個人終於有機會大玩特玩了。

無意中,向日思麟得知東方傲雪是「VI」的副閣主妖狼,當有人告訴他這個消息時他足足愣了三分鐘——是的,即使叛逆不羈久

經沙場的他也被嚇到了。妖狼的名號他可是如雷貫耳呢!

他的小雪兒似乎還保留了很多事情沒讓他發現呢!沒關係,他有的是時間來發掘她的一切。

而接下來發生的事也向向日思麟證明了傳言並非虛假,東方傲雪就是聞名黑街的妖狼沒錯。


下課了,東方傲雪拎上書包匆匆離開了教室,甚至沒有和向日思麟打招呼。

據下屬回報,前段時間暗殺泉葉清未果的傑克會在西羅街出現,她要去堵人為葉清報仇。

原本就坐在東方傲雪後面的向日思麟見東方傲雪神色嚴肅地匆忙離開,便猜到了她要去干架,他沒有阻止她,而是悄悄跟在她身

后。

哎!怎麼也沒想到她會是「VI」的副閣主,還居然是以控制犬類和殘暴無情聞名黑街的妖狼。老天!要是他是個普通人,他還真

不敢招惹她。不過,可惜他不是,他才不會害怕她背後的身份,所以他惹定她了。

到了西羅街,東方傲雪在一家PUB門口找到了她要找的人。上次械鬥, 新妻不受寵:總裁,我要離婚

們姐妹、惹惱了「VI」。幫葉清報仇,是她這個好友、副閣主應該做的。


「嘿,兄弟,借一步說話。」

東方傲雪站在傑克面前,擋住了傑克的去路。

傑克看著眼前的小女生,原本不以為意,卻在片刻后被她渾身散發出來的陰冷殺氣所震懾,一股無形的壓力迎面而來,使他幾乎

動彈不得。

一個十八九歲的女孩子竟會有這種壓迫力,而且明顯是沖著他來的,是凶兆!

未等傑克反應過來,東方傲雪已不耐煩地開拳扁人。

由於出生於豪門大家,再加上東方傲雪她近年來在「VI」的歷練,她的拳腳功夫絕不會弱,至少以她現在暴怒的樣子,把傑克打

死也是有可能的。每打一拳,東方傲雪的下一拳就打得更狠!

那一槍是瞄準葉清的心臟打的,如果不是有人替葉清擋了那一槍,葉清必死無疑。不知不覺,東方傲雪下手的力道又加重了幾分

,打的傑克連哀號的力氣都沒有了。傑克犯了個大錯,他錯在企圖傷害泉葉,而惹到了「VI」上上下下所有人,尤其是她西門大小姐



看著東方傲雪雙眼中透出來的兇殘目光,連向日思麟都驚呆了。那完全不像他以往所認識的雪兒。這就是「妖狼」?!兇殘、噬

人,沒有理性,除了憤怒,她的雙眸中再沒有任何情緒。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實在難以想象那是他的小雪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