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她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

*

碾壓了情敵之後的戰神大人,心情大好。

順手就給那些大家族之間的紛爭扔了一把火,既然喜歡互相傾軋,那就斗個夠吧。

正好,他也看看熱鬧。

至於你問師燃如果真的出人頭地了,該怎麼辦?

出人頭地又如何?

真正的強者,永遠不會擔心別人變強。

因為他會至始至終,走在最前頭!

搜神號甚至都有點憐愛師燃了。

多造孽啊!

你說你跟誰搶媳婦兒不行?

幹嘛非得跟個老光棍搶媳婦兒?

那特么只是個女人而已嗎?那分明就是老光棍的命啊!

此時此刻的戰神大人也沒有預料到,區區一個師燃……

竟然會偏執到那般地步!

而且硬生生,憑藉著一股子偏執,成功讓虛空之境多了一尊神!

*

大家族之間的纏鬥,曠日持久,沒個幾年十幾年,消停不下來。

而就在他們互相攻擊的日子裡,蘭斯以聯邦皇太子的身份,兼任星際聯邦護衛隊的一名底層軍官。

而且對外公布的理由,還十分冠冕堂皇:

聯邦皇室不應當高高在上,而應當為他們的子民,衝鋒陷陣。捍衛聯邦子民的安全,與蟲族作戰,是往後聯邦皇室應承擔的責任。

這一舉動,讓皇室在星際聯邦的聲望空前壯大!

繁星本來就是星際聯邦的一名將軍,畢竟露西婭家族的機甲天才不是一個虛名,也不是用來擺看的。人們之所以那麼崇拜強者,就是因為強者悍勇殺敵!

她的頭銜,比起蘭斯來,不知道要高出多少。

師燃本來以為,蘭斯進入聯邦護衛隊。而且還只擔任一名底層軍官,是沖著他來的,想要壓制住人微言輕的他。

後來才發現,是他想多了。

蘭斯之所以只擔任底層軍官,是因為他從一開始就打算,一步一步爬到元帥的位置,掌控整個聯邦護衛隊!

從底層開始做起,更有利於聚攏人心。

整整三年的時間,師燃已經覺得,自己進步神速。

可蘭斯的速度,比他要快的多!

蘭斯就像一個大山,始終壓在他頭頂,讓他永遠都無法逾越!

他一直以來都覺得蘭斯是個廢物,是個吃軟飯的小白臉。

結果,三年後……

他卻以元帥的身份,跟身為將軍之一的繁星並肩而立。

兩個人看上去是那麼的登對。

星際聯邦和蟲族之間的戰鬥,堪稱永恆戰鬥。蟲族永遠都是生生不息,所以每年聯邦都會跟蟲族爆發幾次戰鬥。

在新的一次戰鬥即將開始前。

師燃親眼看見,蘭斯撫了撫繁星的腦袋。

正在專心想事情的繁星,有些好奇地轉過頭去看他……

蘭斯便趁機親了親她的臉頰。

本來冷漠孤獨的小姑娘,雖然也沒有表現出愉悅的情緒。

可是他卻從中讀出了無奈和寵溺。

她在縱容蘭斯,在寵著那個男人。

師燃不服氣,也不甘心!

明明他在努力朝她靠近。

因為喜歡,所以拼盡全力。

為什麼就是不能多看他一眼呢?

就因為他出現的時機不對嗎?

因為他比蘭斯晚出現,晚了一步,就失去了所有的機會?

他不甘心!

絕不甘心!

*


蘭斯掌控了星際聯邦護衛隊后,原本星際聯邦四個最大的家族,已經因為相互鬥爭而損耗嚴重。

蘭斯毫不猶豫,將大家族的實力削弱到谷底。

等塵埃落定,所有人才發現,這個以前以溫吞著稱的小白臉,是真的陰險!

可是已經遲了。

就算他們都知道他陰險,也沒辦法挽回任何事情。

四個大家族,也就露西婭家族日子好過一點。

這還是看在繁星的面子上,所以沒削得太狠。

往後的兩百年光陰。

繁星一直都平穩度過,沒有發生任何意外。

而整個星際聯邦也欣欣向榮,愈發繁榮昌盛。

就連小崽子自己都有些不可置信……

這一朵小花花,她好像養活了。


繁星甚至有種不真實感,是因為這個世界,她沒有正大光明養小花花,所以小花花就活下來了嗎? 畢業后兩人在那邊結婚並且賺了一筆錢回國,很快建成了這家愛心孤兒院,經營到現在已經第十一個年頭了。

這些年,孩子們有來的有走的,有知道感恩的,當然也有一去不回頭的。

李深夫婦對此並不計較,他們並不圖回報,不過是不想讓自己幼時的悲慘遭遇變得少一點。

能回來他們歡迎,不回來他們祝福。


李深夫婦倆沒有要孩子,他的妻子幼時生活貧苦,食不果腹,再加上連年的操勞,身體並不支持懷孕,李深也不覺得夫妻倆必須要有個孩子,他們身邊始終都圍繞著孩子們,即便沒有血緣關係,那也是共同生活並且看著他們一天天長大的。

院里的孩子們,都是兩人的骨肉。

蘇音音再次看到姜瑜,還是跟隨丈夫參加極光科技的五周年慶典。

她現在還在娛樂圈裡活躍,也算得上是頗具知名度的女演員了,和丈夫的感情也不錯,雖說沒有多麼的轟轟烈烈,可至少夫妻倆已經掌控了家族產業,膝下還有一兒一女,丈夫對她一直都很溫柔體貼,她到底也三十歲的年紀,再無年輕時的那種鋒芒。

看到姜瑜領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小男孩,語笑盈盈的站在宴策身邊,一家三口美的好似一幅畫。

不過現在她也是一對兒女的母親,丈夫雖說比不上宴策,可也是住別墅,購物不會考慮價格,這樣的生活,已經很知足了。

這期間,她父親倒是打過主意,可是都被蘇音音給拿捏住趕走了,連贍養義務都沒有。


「姜瑜,多年不見,你還是那麼漂亮。」端著一杯香檳來到姜瑜面前,蘇音音沖她舉起了酒杯。

姜瑜靜靜的看著對方,發現蘇音音的眼神里沒有了曾經的瘋狂和執著,反而變得平和起來。

「看來你的生活過得不錯。」既然她都主動過來示好了,姜瑜自然也不會下她的面子。

對方雖說做過錯事,可也並非就要記在心裡一輩子,事實上她都有好多年沒想起過蘇音音這個人來了。

人都記不起來,更別說仇恨,本身就不算深仇大恨,至少這輩子不算。

原著里的故事,那也只是故事。

沒有發生的事情,你就不能給人家定死刑。

可若是深交,姜瑜表示拒絕,無非就是依舊陌路。

蘇音音點點頭,輕抿一口香檳,「是過得很幸福,他對我很好,各自的事業也是風生水起,兒女乖巧懂事,這輩子我知足了。」

「這樣不是很好嘛。」姜瑜點點頭,懂得知足就好,至少蘇音音站著女主的光環,即便本性是個白蓮花,可也絕對不會無緣無故害人。

「嗯!」她發現自己和姜瑜認識十幾年,可是坐在一起卻並沒有什麼話題可以聊的,「以前的事……」

說起這個,蘇音音臉上布滿尷尬,「以前的事,我對你表示抱歉,那時候我的心態可能有問題,年輕不懂事,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姜瑜沒有說原諒,也沒說不原諒。

見人群里抱著兒子的宴策看過來,她抬手和丈夫兒子擺擺手笑了笑。

「若是人有上輩子的記憶,而上輩子一個人對你做盡了惡毒的事情,你這輩子會原諒她嗎?」

蘇音音愣了一下,沉默許久才搖頭道:「我不知道!」


心裡卻在揣測姜瑜家裡的意思,卻並沒有想太多,畢竟那麼玄之又玄的事情,她怎麼可能設計得到。

再說現在可沒有什麼網路小說網站,更沒有那些重生小說。

即便是後期重生小說盛行時期,網上那些國外出現不斷輪迴的人的新聞,很多人看過也只是當做一個故事,有多少是真去相信的。

「不過也要看情況的,上輩子的事情畢竟是上輩子的,這輩子只要還沒做過壞事,我應該會不去在意。」

兩人簡單聊了幾句就散了,姜瑜可是今天的主人,怎麼能一直在旁邊躲清閑。

至於穿書非要把女主給按在地上摩擦這種事情,姜瑜不是小孩子,沒有那麼衝動易怒。

如今各自都過得很好,這還有什麼可針鋒相對的。

本身就沒有什麼天大的矛盾,到不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她不是原本的姜瑜,無非就是借屍還魂。

若是她沒有成為姜瑜,現在還是瀟洒卻忙碌的總裁特助陸顏,忙時跟著總裁全球到處跑,閑時或約上三兩好友逛街購物,或蜷縮在家裡擼貓追劇追小說。

若是原本的姜瑜重生,能比她做得更好?

不見得吧,智商這種東西,可不是輕易能補足的。

她並不欠這個姜瑜什麼。

沒有她過來,姜瑜不過是一抔黃土。

她和蘇音音的矛盾,主要是她穿成了女配角姜瑜。

如今對方願意主動求和,她自然不會打臉對方,沒意思,也沒意義。

「累嗎?」回到家裡,宴子曦已經困的睡著了,他現在才剛滿一歲,路都走的不太穩當。

可就算走的不穩當,這小傢伙從睜開眼就閑不住,恨不得邁開腿直接跑,這可就累壞了照顧他的人,得跟著屁股後面,眼神不錯的盯著。

「我不累,你去洗個澡早些休息,我還有點工作需要處理。」宴策在她額頭親了一下,去了書房。

抱著睡得香甜的兒子來到浴室,放好水準備給他洗個澡。

剛放到他專屬的小澡盆里,這孩子就醒了。

「媽媽!」

「乖,媽媽給你洗澡。」如今宴子曦會喊爸爸媽媽了,雖說不太清楚,卻也能聽得懂,其他的倒是還不會。

別的話就更別提了,完全連貫不起來,大概再過一年半載的才能互相交流。

宴子曦現在胖嘟嘟的,卻不肥,瞧著特別可愛。

姜瑜晚上就喜歡抱著兒子睡覺,身上的奶香味有利於入眠。

乖乖的坐在澡盆里,讓媽媽給他洗完澡,然後被裹在浴巾裡帶出去。

姜瑜把人放到大床上,給他擦乾淨身上的水漬,掀開被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