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她每每想起祁逸宸剛剛的行爲,心臟就像小鹿亂撞似的跳個不停,怎麼也平靜不下來。

“變~態。”許清涵咒罵道。

……

“柒柒?”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許清涵猛地停住腳步回頭看去。

“成成?你怎麼來了?”那人正是許清涵從小一起長大的男閨蜜,楊修成。

“昨天你走得急,都沒好好說上話,今天想來看看你,還好嗎?怎麼跑的滿頭大汗?”楊修成走過來,一臉憐愛的看着許清涵,拿出一張紙巾幫她擦着額頭上的汗水。動作輕柔仔細,讓人忍不住沉迷其中。

“我,沒事啊,跑跑步,減減肥,鍛鍊鍛鍊身體。”許清涵像個做了壞事的孩子一樣,心虛的別過頭。

“你又不胖,減什麼肥?陪我在校園裏走走吧。”楊修成說罷,一隻手就搭在了許清涵的肩膀上,“走!”

許清涵沒有推辭,深吸一口氣,整理了一下心情,就與楊修成並肩漫步在校園之中。

校園裏三三兩兩的學生從兩人身邊經過,有快,有慢,有安靜,有吵鬧。一切看起來都如此的和諧。許清涵的心也漸漸平靜了下來,這是重生後難得的一次,像小時候一樣,跟楊修成一起安靜的漫步。

“成成,好久沒這麼愜意的一起散步了。”許清涵淺笑。

楊修成側頭看着她,目光柔和,“確實,自從我上大學走了以後,我們就很少有機會這麼悠閒的一起散步了。”

許清涵剛要回答,就聽到一旁的小樹林裏傳來一個奇怪的聲音。

“廢物,這點事都做不好。”那人狠辣的吼道。

“下次一定不會失手。”另一個人趕忙答道,語氣裏帶着些許畏懼。

許清涵皺眉,這兩個聲音,似乎都有些耳熟,在哪裏聽過來着?爲什麼聽到後面那個男人的聲音,自己會覺得有點怕怕的?許清涵撓了撓頭,本能的想走過去看看。

“非禮勿視。”楊修成低聲說罷,就一把攔住了許清涵。

許清涵回過神,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就被粗魯的拉走了。

“你幹什麼這麼急?”許清涵皺眉,眼神中閃過一絲不滿。

“沒事,好奇心害死貓,聽過嗎?我怕你像電視劇裏那樣,聽到了什麼不該聽的,然後被人滅口。”楊修成瞪了許清涵一眼,打趣的回答。

許清涵噗嗤笑了出來,“你呀,警匪片看多了吧?”

說罷,兩個人又繼續在校園裏溜達。

不過許清涵卻總是有些神遊,沒事就走神。她的腦中總是閃過剛纔的聲音,對話,還有畫面,熟悉,確實是熟悉。

突然,她腦中靈光閃過,同時衝進兩個場景。原來如此,許清涵終於想明白了。

上一世,自己就在小樹林撞見了這樣一幕。那天白悠墨生病了一個人呆在寢室,自己有些不放心就翹課回寢室去看她,那天大概也是這個時間,因爲着急自己就抄了近路回宿舍。

路過小樹林時,隱約的好像聽到了裏面有什麼人在講話,不過因爲擔心墨墨的身體,她只是放慢腳步張望了一下就匆匆離開了,什麼也沒聽到,更沒看到。

至於聲音,就是管校長死的那天,在解剖樓裏碰到的那兩個男人的。

想到這,許清涵的心沉了下去,緊皺雙眉,臉色也有些不好。這兩個人神神祕祕的到底是何許人?那天在解剖樓他們就鬼鬼祟祟的,估計與管校長的離奇死亡脫不了干係。

現在又鬼鬼祟祟的湊在一起,又在謀劃什麼壞事?而且聽他們的談話,難不成今早在學校暗算祁逸宸的,就是這兩個人?

許清涵瞪大了眼睛,有些震驚自己的這個猜想。不過爲了儘快的找到答案,她決定一會兒要找機會去查探一下,說不定會有什麼線索。更重要的是,她還有一個感覺,那就是這件事,說不定給自己的死也有關。

“柒柒,你在想什麼?”楊修成觀察到許清涵的表情,擔心的問道。

許清涵愣了一下,立刻隱藏起自己內心的感情,笑着回答,“啊……啊?沒什麼,呵呵,沒什麼,估計是起太早,困了。”

“你呀,小懶豬。”楊修成揉了揉許清涵的頭,寵溺的說道。

“嘿嘿。”許清涵調皮的笑了笑,然後便收了收心神。

而楊修成的眼中卻隱隱的閃過一絲擔憂,走到拐彎處時,他裝作不經意的回過頭,又瞥了一眼小樹林的方向,見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才微微放下心來。可是他卻沒想到的是,剛剛他們的身影早已被樹林裏的人盡收眼底。

……

二人又走了一會兒,許清涵看着漸漸西下的太陽,拍了楊修成一下,“成成,時間不早了,你快回去吧。”

“不想走。”楊修成停住腳步,看着許清涵,“柒柒,我不想走。就這樣陪你一起散步,我就很開心。”

“啊?你不走住哪裏?而且你明天還要上班的,快走快走。”許清涵一聽,就推着楊修成往校門外走去。

楊修成拗不過許清涵,只能作罷,“好了好了,柒柒,別推我了,我走,我走還不行嗎?”

“好,路上注意安全。”許清涵拍了拍楊修成的肩膀,回身就向寢室走去。

楊修成看着她遠去的身影,神色有些異樣。

《重生女道士:首席的惡魔嬌妻》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就在楊修成呆愣之時,旁邊的草叢中走出一個人,一把垮住楊修成的肩膀,“走吧,捎我一程。”

楊修成厭惡的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拿出車鑰匙,二人就一同上了車。

……

往回走去的許清涵,又開始思考之前的事情。

既然這一世,這兩個神祕男人兩次出現在了學校裏,那就說明他們與學校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而他們出現在學校的兩次,都發生了離奇的事件,許清涵覺得,這兩個人也許是解開謎團的關鍵。

想到這,許清涵就更加堅定了查出真相的決心,腳便不聽使喚的向小樹林走去。

此刻天已經慢慢暗去,熱鬧的校園也隨着課程的結束而變得冷清。許清涵走到小樹林旁,透過參差不齊的樹枝向裏面看去。小樹林裏一片漆黑,彷彿沒有生氣一般,唯有吱吱的蟬鳴音使得本就緊張的許清涵更加的煩躁不安。盛夏夜晚的悶熱再加上許清涵緊張的心緒,一顆豆大的汗珠從她的額頭滾落。

許清涵猶豫了一下,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臟,深吸了兩口氣就掏出手機,小心翼翼的鑽了進去。

甜婚蜜寵:季太子的初戀 小樹林裏的樹木都未經過修剪,再加上裏面又黑洞洞的,許清涵免不了被那些翹起的枝椏掛壞了衣服,劃傷了手臂,好不狼狽。

“居然找這種地方談事情,還真夠變態。”許清涵皺着小臉,小聲嘟囔了一句。

這時,她突然感覺到一股氣息襲來。

許清涵立刻停住腳步,關掉手機,警覺的看着四周,大氣都不敢喘一下。過了好一會兒,見沒有再發出其他動靜,那絲氣息也越來越淡,才微微放下心,再次打開手機,打量起周圍。

許清涵此時才發現,自己已經走到了樹林深處,距兩側的路都有一段距離。她隱隱感覺到,這個地方就是那個淡淡的氣息遺留之地。

許清涵皺眉,蹲下身看着腳下。

此刻她的腳下雖然滿是彎折的樹枝和掉落的樹葉,可還是留下了一些腳印,腳印的大小一看就是男人的。

“能是誰?”許清涵仔細的觀察着,隨後閉上眼睛,伸出手,撫摸着地面上的泥土,慢慢的,極其輕柔。

泥土中有一股很輕的氣息,雖然氣息的主人已經極力隱藏了,可還是被這萬物之靈的土地記錄了一絲訊息,也被許清涵這個第六感異常強烈的人感覺到了。

似乎是很滿意感受的結果,許清涵緊皺的雙眉舒展開來,嘴角露出一抹看似甜美的奸笑。

“小樣。”許清涵調皮的低聲說了句就站起身來。

想要的結果已經得到,是時候該離開了。

許清涵擡起腳,踩在樹枝上,“咔吧!”一聲,她立刻停住了腳步,伸出手快速掐算了一下,臉色隨即變得凝重。

這掐算之法,俗稱梅花易數,最好入門,卻也最難掌握。一般第六感很強或者有道學天分的人才能真正的吃透,而後演變成心易。梅花易數講求不動不佔,剛剛那樹枝的斷裂就是動,自然也預示着一件事情的發生。

這也是許清涵最近纔開始學習的,只是還不夠熟練,她不知道,對於學習道術之人來說,她的進步算是最快的了,至少可以精確的算出事情的吉凶。

“天雷無妄,下下卦。”許清涵深吸一口氣,臉色立刻變得蒼白。

到底是什麼事情?會出什麼意外?許清涵又快速的掐算着,可是無論她如何感知都無法知道事情的始末,前方就如同有一層迷霧一般,根本無法看清,最後急的她滿臉都是汗水。

許清涵不由的在心中叫苦,梅花易數怎麼這麼難理解?

折騰了一會兒還是沒有結果,她長嘆一聲,揉了揉鼻子,不屑的冷哼一聲,“算不出就算不出,姑奶奶我不算了。什麼破東西。”說着就邁開大步,大搖大擺的走出小樹林朝食堂走去。

既然現在自己的能力還不足以知天命,那還不如隨遇而安。反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許清涵這樣想着,就飽飽的吃了一頓撒尿牛丸面。大熱天吃這面,就一個字,“爽!”

放下筷子,她滿足的拍拍了餵飽了的小肚子,擦了擦臉上的汗水就回到了寢室。這一天,白悠墨,羅青,孟欣欣都在屋內。

白悠墨看到她衣服上掛着土,身上還有一些劃痕,忍不住問道,“柒柒,你……怎麼了?”

“沒事啊,好好的,去玩了一把心跳。”許清涵嘿嘿一笑,露出一抹佛曰不可說的神情。

白悠墨尷尬了一下,也不再詢問。她現在越來越覺得自己看不透許清涵了,自從那次發燒醒來後,許清涵看似還跟以前一樣,可是作爲最好的朋友,白悠墨還是隱約的感覺到她變了。至少,她們之間,不再形影不離。

“好吧,去洗洗臉,小心身上的傷口,碰水會痛的。”白悠墨忍不住囑咐道。

許清涵內心一陣感動,“我知道了,墨墨,我會的。就這麼點小劃痕,這都不是事。”

說完,許清涵就拿着臉盆出去清理身上的泥土和傷口了。

此間羅青只是睜大着眼睛觀察着許清涵,似乎有什麼話想問,可是最後還是忍了回去。

至於孟欣欣,則是一臉的鄙夷,雖然長了一張美人臉,可是行爲和氣質,卻讓人不敢恭維。絕對屬於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許清涵在洗漱間望着鏡子裏面的自己,發現自己的臉色有些不好,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最近只顧着練功累到的原因,她總覺得自己的臉色有些蒼白,印堂之處隱隱約約瀰漫着一絲黑氣。雖然很微弱,可還是被她發覺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許清涵再次疑惑了。

這時,她好像想起來什麼,又快速掐算了一下,最後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來修道之人無法算出自己的人生這句話是真的,或許,這次的災難跟自己有關,自己也會被牽扯其中,所以纔算不出的。

想到這,許清涵又迷茫了,如果一直是這樣,自己又如何保證可以活過10月6日,如果是這樣,那有了這些異能又如何?根本無法預知自己的未來,無法預防,總是這麼被動,又如何去改變命數?

《重生女道士:首席的惡魔嬌妻》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太陽漸漸西下,少了陽光的普照,整個世界都墜入了黑暗之中。原本晴朗的夜空也蒙上了一層厚重的烏雲,將唯一的光明擋住。

清風徐徐,吹拂着校園中的一切,樹葉沙沙作響,預示着風力正在加大。被吹的左右搖擺的小樹,倒影斑駁,映在地上像一個個鬼影,很是猙獰。

祁逸宸端坐在校長辦公室內,身體靠在椅背上,一隻手託着一本校史,另一隻手把玩着一個打火機。

祁逸宸並不喜歡抽菸,可是卻始終帶着這個打火機。很多人都不知道原因,或者說,只有祁凌陌一個人知道原因。

“少爺,您的茶。還有什麼吩咐嗎?”於祕書手託茶壺,恭敬的敲門而入。瞬間,茶葉淡淡的清香味瀰漫在整個辦公室內。

祁逸宸微微擡眼,嘴角露出一抹微不可察的笑容,隨後又低下頭,看着手中的書,“嗯。”

“少爺,您身體剛好,注意休息。”於祕書將茶壺放在桌子上,倒出一小杯後,忍不住囑咐道。

祁逸宸放下手中的書,拿起茶杯,微閉上雙眼,將茶杯放在鼻前,輕聞了一下。“這是爺爺最喜歡喝的茶。”

“是,這是老太爺派人送來的,說您會喜歡。”

“嗯,你去休息吧。”祁逸宸嘴角微微勾起,細細品味着杯中的茶水。爺爺是他最敬重的人之一,也是這個世界上最疼愛自己的人。

“是。”於祕書恭敬的回答,然後將一個小型呼叫器放在祁逸宸的手邊,“少爺,您有吩咐就按這呼叫器,我隨叫隨到。”

“嗯。”祁逸宸滿意的點點頭,繼續品着杯中的茶水。

……

此刻已是晚上九點鐘,許清涵早就清理完身上細小的傷口,回到了寢室之內,可是因爲自己的電腦被王樂樂一個任性就給燒了,所以她只能無聊的躺着,順便思考一下最近的事情。

只是越想她越心驚膽戰,那種莫名的心悸和不安,真是讓她無法招架。這還是自己重生得道以來,第一次這樣。

於是坐立不安的她一會兒起來,一會兒又躺下的,弄得整個牀鋪都不停的搖晃。

自然身在下鋪的白悠墨感覺到了這一點,她站起身來,拍了拍她,擔憂的問道,“柒柒,你到底怎麼了?”

“沒事,墨墨,我就是餓了,我出去溜達一圈,你要買什麼嗎?”許清涵終於按耐不住,穿衣服跳下了牀。

“這麼晚了,吃飯?”白悠墨尷尬的問道。

許清涵愣了一下,十分不解,“啊……有什麼問題嗎?”

“有啊,很大的問題,你是幹吃不胖的體質,我可不行,我還要減肥,要吃你自己吃吧。”白悠墨白了許清涵一眼,嘟嘟嘴回答。

“啊……我忘記了。”許清涵偷笑一下,隨後正了正神色,“那我自己去了,你要是突然特別想吃什麼,就打電話給我。”

許清涵說罷就走出了寢室。

剛一出門,一股悶熱的氣息夾雜着濃重的水汽襲來,許清涵仰頭望天,心情有些壓抑,這明顯是要下雨的節奏。

誰知她剛這樣想着,天空中就炸起一聲懾人的響雷。

“尼妹,說下雨就打雷,鬧哪樣?”許清涵拍了拍撲通撲通跳動的小心臟,忍不住抱怨道。她有些遲疑了,到底要不要去買吃的呢?萬一一會兒被雨淋了怎麼辦?要不回去拿一把傘?

許清涵不得不承認自己有選擇恐懼症,左選右選還耽誤了些時間。最後連她自己都忍不住埋怨自己,有這空兒都買回來了,索性心一橫,邁出腳步,跑向了食堂旁的小吃一條街。

站在遠處,許清涵就看到了那條街上燈火輝煌,人潮鼎沸,看來不怕胖的還真不止她一個,不怕淋雨的也有很多。

遠處飄來的香味讓許清涵食指大動,忍不住嚥了口口水,邁開步子,奔着那香味就要去大展身手。

“哼!”一聲輕蔑的冷哼響起。

許清涵本能的停住腳,左右看去。可是周圍除了樹影就是建築,哪裏有人?想來又是幻覺,她自嘲了一下,搖搖頭準備繼續前行。

“哼,笨。”又是一聲變調的冷哼,還帶着嘲諷的話語。

這回許清涵可確定這聲音是真的了,她警惕的看着周圍,可是除了前方那些來來往往的人羣以外,還是沒看到別的什麼東西。

就在她準備大罵的時候,眼前便飄過一抹紅色,還帶着一股陰冷的氣息。這股氣息許清涵很熟悉,她知道,是她。

“原來是你,你想做什麼?”許清涵冷笑問道。

那抹鮮豔的紅影,正是那個紅衣女鬼,她慘白無黑的雙瞳斜睨着許清涵,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弧度,類似輕蔑的看着她。

許清涵見她擺出一副欠揍不答的樣子,也不繼續問詢,白了她一眼,擡腳就要離開。卻在離開的瞬間,撞上了一個硬物。

許清涵揉了揉額頭,一臉憤恨的吼道,“尼妹,下次弄這種結界的時候能說一聲嗎?很痛的。”

“哼,這點小把戲都看不出來,我真是高看了你。”紅衣女鬼尖銳刺耳的聲音傳入許清涵的耳中,那種赤~裸~裸的鄙夷,讓許清涵很是憤怒。

“喂,你突然跑出來就是爲了數落我的?”許清涵此刻並不怕紅衣女鬼,因爲她沒感覺到她身上的敵意,反而對她的到來感到好奇。而且最近她總是練功,對自己的能力也有了一定的自信,所以,膽子也大了起來。

“跟我來。”紅衣女鬼沒有理會她,只是淡淡的說了句。

許清涵蹙眉,“去哪裏?”

“真相。”紅衣女鬼慘笑一聲。

“你什麼意思?”許清涵心一沉,面色也凝重了起來。

暮色天使 “想知道真相,就跟我來。”紅衣女鬼婆娑沙啞的聲音飄來,直直刺入許清涵的心中。她感覺,似乎迷霧就要撥開了。

“什麼真相?”許清涵趕緊跟上去問道。

紅衣女鬼沒有回答,冷笑一聲便自顧自的向前飄去,許清涵周身的桎梏也瞬間消失了。她看了看遠處涌動的人羣,猶豫了一下,決定跟上去看看。

《重生女道士:首席的惡魔嬌妻》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許清涵就這樣亦步亦趨的跟在後面,很快,周圍吵鬧的聲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她越來越快的腳步聲。

這是一條很偏僻的小路,雖然白天看起來沒這麼恐怖,可是夜晚,這裏倒是別有“一番滋味”。特別是此時,晦暗的天空下,烏雲越來越厚,風也越吹越急,兩旁的樹木被吹得沙沙作響,許清涵只覺得氣氛莫名的緊張了起來。

“喂,去哪裏?”她忍不住問道。

緊張的氣氛讓她越來越沒有安全感,於是她偷偷的將早就寫好,隨身攜帶的符咒攥到了手中,以防不時之需。

“不用想着防備我,今夜,我不會碰你。”紅衣女鬼似乎是感覺到了身後那一抹符咒的正義之氣,忍不住側頭說道。

許清涵並沒有因此而收起符咒,而是尷尬的將手背到身後,嘿嘿的笑着,“防患於未然嘛,也不是防你一個,學校這麼多鬼呢。”

紅衣女鬼用那沒有黑色瞳孔的眼睛看了許清涵一眼,這一眼讓許清涵迷惑了,這眼神,居然是……

“喂。”許清涵上前拉住她,正要詢問一些事情。

只見,一道閃電劈來,恰好劈到了她身旁的樹上。那棵樹肉眼看起來沒有任何問題,可是許清涵卻感受到了它的靈氣已經熄滅,就算現在不會死去,幾天之後也會枯竭而死。

許清涵親眼目睹了這一幕,有些驚恐,而那紅衣女鬼更是驚恐的退後。這一道雷電是天雷,專劈邪物,看來今夜註定不會平靜。

“過來。”許清涵大吼一聲,立刻跑過去,將女鬼護在身後。“今天的雷電有點問題,裏面有天雷的成分,若是你不幸被劈到會魂飛魄散。”

紅衣女鬼的身影飄動了一下,臉上的表情帶着些許震驚,她側頭看了眼許清涵,“行政樓。”嘶啞的聲音響起,紅衣女鬼瞬間消失。

許清涵皺眉頓足,她想問的話還沒問出來呢好嗎?怎麼說走就走。真是,逃難比誰都快。

又是一記響雷,那吼聲似乎要把天都撕破。許清涵不安的情緒暴漲,她決定去行政樓看看,這是那紅衣女鬼留下的唯一的線索。想到這,她就快速往行政樓走去,可是天公不作美,沒走幾步,傾盆大雨就傾瀉而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