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她的聲音如娟娟泉水般清冷動聽,卻自有一股威嚴,讓人不自覺心生臣服。

雖然天魔聖女並沒有說什麼,但是話語里所透露出的信息,卻是讓人心中大定,當即有人高聲說道:「天魔聖女所言極是,既然是機緣未到的話,我們不妨等上一會。」

「在皇城廢墟里只有十五日時間,現在離地心熔漿封住城池,尚且還有十一日時間,等上幾日卻是何妨?」

「不錯,好不容易來到此地,若是不進去瞧上一眼,本魔死也不會瞑目的。」

「……」

在場正魔兩道的修士心神稍安,皇城廢墟只有十五日的限制,而減去來回在路上的趕路時間,正真可用的卻是沒有幾日,卻是那怪他們會心裡著急。

在場諸派的修士覓地而坐,有的手握靈石,在抓緊時間恢復法力;有的閉目養神,似乎是有些漠不關心;有的皺眉苦思,好像有什麼難以破解的難題;一時之間,俱都是默然不語,一片死寂般的沉靜。

時間漸漸的流逝,在皇城廢墟里沒有日升月落,根據感覺的判斷,已經過去有半天的時間,可是那十扇石門自始至終是緊閉著,彷彿是一道永遠都難以越過的溝壑。

在這段時間裡,陸陸續續有八九位修士趕到此地,其中有五六位都是魔道修士,他們到此以後,眼見當前的情景,同樣紛紛的覓地而坐,默然的靜待其變。

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噬血聖子的臉色卻是更加猙獰,血色瞳孔里流露出嗜血的暴戾,他的目光不斷的橫掃在場修士,彷彿是擇人而噬的野獸,在選擇自己的獵物一樣。

我的知識能賣錢 而在最終,他那雙嗜血般的目光,落在幾位正道修士的身上,一臉不懷好意的厲聲叫道:「你們幾位正道的雜魚,居然覬覦魔道的寶物,實在是不知死活,不如現在就殺掉,免得到時候礙手礙腳,壞本教奪取真王傳承的大事。」

豈料他的話音剛落,旁邊的陰屍聖子便就冷哼一聲,不屑道:「噬血聖子,說的倒是冠冕堂皇,不過是化血凝形大法修鍊的不到家,需要人血補充元氣而已。」

說到此時,他的語氣忽然一轉,伸手輕撫著背後那具黑色的棺材,嘶啞的聲音說道:「不過你要殺他們沒錯,這些自詡正道的修士,口口聲聲都是以正義為名,然而所作所為魔道都不齒,表明上都是道貌岸然的守禮君子,實則卻是殺人奪妻的卑鄙之徒,這些正道修士都是該殺,他們全部都要死。」

說到後面,他的聲音已經是聲嘶力竭,那一隻輕撫著棺材的手,似乎已氣憤的顫抖不已,而那具黑色的棺材,同樣劇烈的振動起來,發出嗡嗡的古怪聲音,似乎是在安撫他的狂躁的情緒。

噬血聖子原本被他揭穿用心,怫然不悅當即就想發作,但是看到那一具黑色的棺材在振動時,一對血色深淵般的瞳孔里,居然掠過一陣忌憚萬分的惶然。

陰屍聖子滔天的仇怨,魔道修士盡皆被渲染,紛紛的出言附和,似乎就要手刃生死仇敵一般,發出暢快淋漓的鬨笑聲,恨不得立即將幾位正道修士分屍。 在上古時期,在北斗真王和天魔真王裂土分疆以來,邊荒靈域就成為水火不容的兩塊,而且歷經數萬年的紛爭,已經積累百世都無法化開的刻骨仇怨,在正道修士的心裡,除魔衛道乃是本分,可是在魔道修士眼裡,驅正守魔同樣是本能。

甚至在大秦諸國和大戎諸國的律法里,是嚴禁兩國百姓通婚的,一旦發現是誅殺九族的不赦大罪,而且殺死敵國的修士,非但沒有任何懲戒,反而可憑此在府衙領取不菲賞金。

那幾位正道的修士,在群魔環伺當中,原本就已經有些惴惴不安,生怕魔道的修士以眾凌寡,提心弔膽的暗暗戒備,可沒有想到事情發展果然極為不利。

現在正魔兩道的情況,正道完全的處於劣勢,有天魔教的幾位天才弟子在,他們想要逃走都是痴心妄想,如同案板上的鯰魚,只能的任由魔道修士宰割。

一時之間,在他們八九人當中,已有五六位面如死灰,眼神當中流露驚駭欲絕的神色,顯然在心裡已是惶惶難安,但是正道修士並非全然軟弱可欺,錚錚傲骨的修士同樣是有。

一位渾身綉著金色蓮花的錦袍青年忿然走出,怒聲狂笑道:「有本事單打獨鬥,讓本真君見識一下魔道的神通,恃眾凌寡卻算是什麼本事?」

在狂笑聲中,那位青年氣宇軒昂的跨步上前,他每往前跨上一步,腳下的岩石便就高高凸起,生出一朵金蓮般的踏腳台,使他始終的高高在上,宛如天神一般。

「步步生出金蓮,應當是金蓮公子,魯國的第一天才,沒有想到他會到此地而來。」

「不錯,據傳此人幼年時誤吞萬年金蓮,修鍊的是金蓮淬體神通,不畏懼任何法器的攻擊,在邊荒靈域的公子榜上,都是有一席之地。」

「此人年紀輕輕,有著極高的修鍊天賦,老老實實呆著魯國修鍊,終有元嬰有望的時候,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偏偏到皇城廢墟跟天魔教虎口奪食,實在是死不足惜。」

「……」

在場的魔道修士都是各說各的,但都是私下神識交流,卻沒有人出聲回話,一來是金蓮公子實力極強,若是想要動手的話,也要好好的掂量一下自己實力;二是地煞門的大肚魔前車之鑒,那出頭鳥可不是容易當的,要出風頭卻要看看值得不?

金蓮公子冷笑一聲,似乎是極為的自負,哈哈大笑道:「天魔聖女,聽說你是邊荒靈域最負盛名的天才,本人魯國金蓮公子不才,願意領教天魔教的魔道神通。」

他的話音一落,魔道修士紛紛神色愕然,暗道此人是否腦袋秀逗?天魔聖女豈能是你可以挑戰?簡直是自尋死路。

天魔聖女微微的嘆氣,似乎是在惋惜一條生命的流逝,淡然說道:「鬼煞聖子,這位金蓮公子雖然天賦不弱,尚且有幾百年的壽元,你的鬼將已晉陞至八階,正好祭煉此人壽元穩定境界。」

她在說話的同時,自始至終沒有望金蓮公子一樣,一雙縴手摘下斜掛在背上的那副畫軸,抱在懷裡輕輕的撫摸著,露出面紗的蛾眉緊蹙在一起,苦苦的沉思不語,似乎是在想著什麼難以解開的難題。

金蓮公子聽到她的話,似乎並沒有感到意外,在邊荒靈域里,讓天魔聖女生出動手興趣的金丹修士,已經是寥寥無幾,他金蓮公子雖然在魯國稱雄,但是在邊荒諸國里不算的什麼。

自告奮勇的請戰天魔聖女,無非是想臉上貼金而已,金蓮公子轉過身去,神色立即凝重起來,朝著莫問天抱拳說道:「鬼煞聖子,聽說鬼煞窟鬼煞御魂大法厲害無比,在下正想討教一下。」

莫問天不由的暗暗叫苦,他哪裡會什麼鬼煞御魂大法?這不是為難自己么?天魔聖女偏偏選定自己動手,莫不是她已經窺破自己冒牌貨的身份。

一時之間,只覺得是頭疼無比,這金蓮公子金丹後期的修為,實力怕是不在十三太保以下,自己若是想要戰而勝之,只能依仗著兩件靈器,可若是真的亮出這兩件寶物的任何一件,怕是要立即被在場的魔道修士分屍奪寶。

正在他不知所措時,噬血聖子瞧在眼裡,當即怪聲叫道:「天魔聖女,鬼煞似乎不屑動手,這小輩不如交給本魔吧!」

說到這裡,他卻是不待天魔聖女回話,便就轉頭望著那金蓮公子,血瞳里閃爍出貪婪的光芒,桀桀笑道:「金蓮公子是吧!據傳你幼年誤吞萬年金蓮,血裡面蘊含金蓮的靈性,本魔若是喝掉你的血,說不定會領悟到金蓮的護體神通。」

話音一落,噬血聖子張嘴一吐,一道血光在裡面閃電般射出,在空中化為一張血網,將金蓮公子從頭到腳裹在裡面。

剎那間,金蓮公子如同披著一張滿是血漿的人皮,他在裡面拚命的掙扎,可總是無法掙脫那層血漿的束縛,彷彿是一團不斷蠕動的血肉,說不出的噁心可怖。

金蓮公子能在名列邊荒公子榜,終究是有一些本事,手掌忽然泛出一道金蓮,將那團粘稠的血漿炸開一道血洞,那隻手便就伸出來,在臉上使勁的一扯,似乎是撕掉一團帶血的皮肉,露出他猶若寒霜一般的面孔,眸子里兩道金蓮閃爍,冷聲喝斥道:「噬血聖子,不過是徒有虛名!」

噬血聖子『咦』的一聲,似乎是有些驚訝,當即雙腳在地上一錯,渾身閃電般幻化一團血霧,將那金蓮公子死死的裹在裡面,汩汩血漿如同一潭粘稠的血湖,其厚重足足是剛才百倍以上。

金蓮公子當即驚駭欲絕,不要命般催動丹田法力,渾身湧現出一朵朵金蓮,原本他的這一門神通,對於邪魔有著本能的剋制,但是那血液的腐蝕性極強,居然將一朵朵金蓮腐蝕一空,渾身的肌膚裂開,露出裡面的血肉和筋骨,汩汩鮮血在血管里溢出,彷彿萬海歸流般匯進漫天的血霧裡。

金蓮公子發出凄厲的哀鳴聲:「噬血……聖子,果然……名不……虛傳!」

他說的這一句話,彷彿一個老人用盡殘之力舉起一隻石臼一般吃力。然後他的聲音就像長年哮喘病者徒然哽住了氣,他的心跳猶如一位貞烈女子一般撞牆濺血,他感覺到血在碰撞中溢滿了心房。

漫天的血霧漸漸飄走,金蓮公子已死無全屍,死的地上只留下森然白骨,只留下腐臭的皮肉,但卻就是沒有留下一滴血,詭異的讓人心中發寒。

「哈哈哈!這就是正道高手,不過廢物而已!」

一朵粘稠的彷彿懸垂欲滴的血雲漂浮上空,兩隻血腥暴戾目光在裡面直射而下,掃蕩著腳下的那幾位正道修士,彷彿在裡面挑選要獵物一般。

豈料他的話音剛落,便有一道冷冷的聲音在遠方傳出。

「噬血聖子,好生的威風!你居然藐視正道無人,本人天一真君,倒是想要討教一下。」

話音一落,有一道金色的影子出現在視線的盡頭,那人彷彿縮地成寸一般,明明前一眼在千丈以外,但是卻在眨眼的功夫,便就已經出現在十丈以內,讓人都有些反應不及。

「天一真君!」

那幾位原本驚魂失落的正道修士,此時彷彿尋到主心骨一般,滿臉喜色的歡呼一聲,眾星捧月般的簇擁上前。

在這時候,有八九道人影出現在視線盡頭,那幾位正道修士極盡目力,當即認出他們的身份,不由的低頭私語起來。

「七星殿十三太保,怎麼只有七位?其他人都在後面么?」

「千里冰山千里雪,萬里火燒萬里雲,居然是先天宗的兩位掌門,此兩人可是鄭國排名前十的兩位金丹修士。」

「怎麼沒有見到星月真君?難道是另有其他奇遇?她可是有著七星殿主賞賜的靈器,斬殺金丹修士如同喝水吃飯一般。」

「……」

正道修士都是各說各的,雖然神色都有些不解,但是有這些強援前來,起碼是性命暫時無憂,滿臉的喜色都有些掩飾不住。

噬血聖子滿臉的忿怒和不甘,豈能讓這些嘴邊的獵物白白跑掉,血瞳凝視著那道金色影子,聲音暴戾的說道:「你便是天一真君,聽說你是邊荒萬年難出的絕世天才,你的血本魔若是喝掉,定然會大漲本魔的修鍊天賦。」

「不知死活!居然將主意打在本君頭上?」

那道金色的影子震怒非常,伸出雙手在掌心一搓,一道粗壯的彷彿手腕的閃電,破空而去纏繞住那團血霧上,一陣陣電弧如同波浪般的傾瀉而下。

剎那間,彷彿是萬道雷電破開黑暗,形成無數條狂舞的銀蛇,血霧沾到即立即潰散,碰到便即刻消融,片刻功夫便就被撕開一道極深的裂縫。

血霧裡傳出一聲悶哼,便就搖搖欲晃的墜落在地上,血漿汩汩翻騰在地上凝實出一道人形,踉踉蹌蹌的站穩身形,血肉模糊的臉上有些蒼白,然而在那人的肩頭上面,卻炸開一道拳頭大的血洞,裡面傳出一陣陣焦臭的味道。 在那道金色的影子蓄力一擊下,噬血聖子居然被打成重傷,無論正魔兩道的修士,都是有些始料未及。

魔道修士面面相覷,似乎是有些難以相信,雖然都知道天一真君實力高深,但是沒有想到居然厲害到如此程度,噬血聖子在天魔七聖里排在第五位,居然一個照面就敗在此人手下,果然不愧是同天魔聖女齊名的當今邊荒四大天才。

而正道的修士卻是滿臉喜色,那噬血聖子視他們為待宰羔羊,差一點被此人魔道神通煉化成為一灘血,而就在這生死關頭的關鍵時刻,天一真君宛如天神般蒞臨此間,只用一招就就擊敗此魔,心裡壓抑的情緒忽然釋放,當即有一種揚眉吐氣的暢快感。

正在正魔兩道各懷心思時,先天宗的兩位掌門,以及仁日真君等七位太保已經趕到此地,一來此地就在人群里不斷搜索,蘊含法力的目光浩浩蕩蕩的掃過,不放過任何的角落,似乎是在尋找什麼?

先天宗的左掌門千里冰眉頭緊蹙,有些失落的說道:「奇怪,那小子怎麼沒有在這裡?」

七星殿的仁日太保頭頂徐徐升出一輪烈日,萬道光芒照耀在長空,似乎要顯現任何的隱匿暗影,可是根本沒有任何的發現,語氣有些沉重的說道:「那小子確實不在這裡,難道他已經離開皇城廢墟。」

他的話音一落,其餘幾位太保真君對視一眼,臉色卻都是死灰一般的難看,那小子逃走卻是不打緊,但是他挾持星月真君,若不想辦法救回去的話,非但七星殿是顏面盡失,而且七星殿主怕都會遷怒於自己等人。

天魔真王的傳承寶物,是魔道修士的至寶,他們修鍊的是天道法則,卻沒有太多的心思染指,到皇城廢墟的目的就是大搞破壞,不讓天魔教的弟子輕易得手此寶。

可是世事難料,有著靈器護身的少殿主居然被人掠走,威震邊荒的十三太保隕落六位,在是七星殿百年都未有的恥辱,若是不將那小子挫骨揚灰,安然無恙的救回星月真君,非但他們難消心頭大恨,而且沒有辦法回去向門派交差。

仁日太保臉色沉重,將目光落到那道金色的影子身上,蹙眉說道:「天一真君,此事如何是好?」

那道金色的影子沉吟不語,半響說道:「本君的推算斷然不會有錯,那小子應當在此地無疑。」

話一說完,他的兩道目光倏然直射而出,猶若實質一般掃蕩在場正魔兩道修士,那兩道目光耀眼且凌厲,可顯現陰暗一切黑影;可破除一切的障眼法;甚至可克制任何隱匿形跡的神通。

在場的金丹修士被他目光掃中,都有一種如坐針氈的不自在感,尤其是魔道的修士,甚至渾身生出不寒而慄的寒意。

莫問天同樣是被那道目光掃中,緊張的不敢有半分異動,他早已懷疑那金色的影子並非天一真君本人?原本是想用洞察先機查看此人真正身份,但是現在卻立即打消這個愚蠢的念頭。

驀然之間,那道金色的影子目光停滯,落在莫問天的身上,雙眸里爆出一道冷芒,沉聲說道:「鬼煞聖子,將你的鬼王斗篷摘掉!」

莫問天當即驚懼到極點,渾身的毛孔在陡然間緊縮,在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難道是被天一真君瞧出端倪,自己這冒牌鬼煞聖子的身份已經敗露,冷汗在手心已經溢出。

在天魔教和七星殿眾目睽睽下,若是自己摘掉鬼王斗篷,怕是要立即無所遁形,不但七星殿不會放過自己,天魔教同樣不會容忍這樣的鬧劇,那當真是死無葬身之地。

然則,在情知必死的情況下,莫問天也不會束手就擒,即便是心裡已心魂皆落,但是想在臨死前拼他一把。

「放肆!」

一道清冷的聲音忽然響起,天魔聖女將那副畫軸輕輕的抱在懷裡,緊蹙的眉頭舒展而開,似乎是放棄一道無解的難題,語氣淡然說道:「噬血聖子出言不遜,被你教訓一下倒是不談,但是一而再的欺在天魔教頭上,是不將本人放在眼裡么?」

那道金色的影子眉頭一挑,似乎是對她極為的忌憚,皺眉說道:「天魔聖女,倒是實不相瞞,七星殿少殿主星月真君被人掠走,本座已經推斷出那人就藏身於此處,請鬼煞道友摘掉鬼王斗篷,露出面目以示清白!」

他說話的聲音極輕,但是落在正魔兩道修士的耳里,卻是掀起一場軒然大波。

正道修士不由面面相覷,在臉面無光的同時,都是驚愕於何人竟然如此大膽?敢冒天下之大不韙,七星殿元嬰真王的逆鱗都敢觸動,此人這簡直是自尋死路。

而魔道修士卻在驚愕之餘,發出一陣轟然大笑聲,那星月真王在邊荒是出名的刁蠻狂妄,若不是有七星殿撐腰,早就有人要教訓於她,現在反倒被人掠走,只覺得痛快無比,而且七星殿鬧出這樣的天大笑話,他們自然是樂見其成。

天魔聖女冷笑一聲,說道:「如此說來,若是鬼煞聖子掠走星月真君,他倒是本教天大的功臣,為何要以示清白。」

說到這裡,她的話音一頓,繼續說道:「倘若此事並非鬼煞聖子所為,他摘掉斗篷以示面目卻有何意義?若是傳將出去,卻以為本人是怕七星殿,連同門師弟都護不住。」

「這……」

那道金色的影子臉色難看,星月真君被人掠走,這是紙包不住火的一件事,他以為如實相告可佔據理字,卻沒有想到天魔聖女如此的護短。

那鬼煞聖子神秘莫測,有一件隔絕神識窺伺的鬼王斗篷,即便是鬼煞窟的同門弟子,都是鮮有人見過他本來面目,可掠走星月真君的那小子,明顯是出身正道的金丹修士。

而且金色的影子已有推斷,此人應當是出身鄭國的金丹修士,而且同著自己有利益糾葛的小人物,原本就不放在眼裡。

可究竟此人姓甚名誰,是什麼來頭?自己本體不在此間,推算之術大打折扣,卻是無法得出結論,不過相信只要回去以後,這一道影子歸於本體,定然可知道此人的身份,到時候誅殺九族,以消心頭的恨意。

鬼煞聖子是魔道修士,不可能是掠走星月真君的那人,可是根據推算可知,那小子決計藏身在附近,莫不是那小子殺掉鬼煞聖子,得到鬼王斗篷,然後偽裝成為此人?

想到這裡,他當即搖頭只覺得荒唐無比,以鬼煞聖子的實力豈是那小子可以殺掉?但是轉念一想,自己可是精通推算之術,在腦海里莫名生出這樣的念頭,並非是沒有半點道理。

那道金色的影子沉吟半響,忽然說道:「鬼煞聖子,聽說貴教鬼煞窟擅長御鬼,門中弟子人人祭養靈鬼,不如讓你的鬼將現身一見,讓本君也好見識一下魔道神通。」

這一句話說的客客氣氣,語氣當中並沒有半點威脅,天魔聖女也沒有理由插手相護,若是依舊置之不理的話,恐怕天魔七聖都要生出懷疑?堂堂鬼煞窟的天才弟子,何懼被別人見到鬼將?

莫問天發出不屑的冷哼聲,手輕輕的在腰間一拍,立即有一團詭異莫測的黑霧溢出,漂浮在頭頂的上空,陰風鬼氣森然而起。

一陣桀桀的怪笑聲在上空傳出,那種聲音似乎是來自幽冥地府,尋常人聽到只覺得難受無比,恍若墜落在地獄當中。

一道魔神般的黑影投在大地上,一個人形的怪物漂浮在半空里,渾身披著縈繞死氣的黑甲,手裡拖著一把黑色的大刀,上面蘊含著無邊的死氣,彷彿要斬斷世界任何的生機。

這道黑影面目猙獰無比,頭頂閃爍著彎刀般鋒利的犄角,似乎是無堅不摧,兩隻空洞的眼眶裡,正跳躍著兩縷陰寒無比的幽火,冷冷俯視著腳下的大地。

「八階鬼將?」

在場正魔兩道的修士,都不由的發出一聲驚呼,八階鬼將的實力尚在金丹後期以上,再加上神秘莫測的鬼煞聖子,鬥起法來是以二對一,雙拳難敵四手,金丹後期的修士誰人是他對手?難怪此人排在天魔七聖的第四位?

那道金色的影子微微的點頭,聲音有些失落的說道:「居然祭煉出八階鬼將,鬼煞聖子的御鬼天賦,尚且在鬼魔真君以上,本君今日算是大開眼界。」

莫問天冷哼一聲,以示心中的不悅,他長袖忽然一卷,漂浮在頭頂上空的鬼將渾身消散,化為一團鬼氣森然的黑霧,鑽進他的袖口當中。

金爪貂熊剛剛晉陞七階,領悟死靈幻形大法的天賦技能,幻化成為鬼將的模樣,正好藉助用以自己偽裝身份。只是金爪貂熊滿嘴的油腔滑調,同門派的內務堂堂主錢玉成渾似親兄弟一般。莫問天可是有些不放心,生怕它露出什麼馬腳,只是放出來在人前稍一亮相,便就立即的收回去。

但是,卻立即收到奇效,鬼煞聖子神秘莫測,真正面目隱藏在鬼王斗篷里,世上鮮有人見過,可鬼將卻沒有半點作假的可能,若是不精通鬼煞窟的鬼煞御魂大法,豈能隨隨便便的扔出一尊八階的鬼將?

一時之間,眾人都是深信不疑,若說眼前的鬼煞聖子是他人偽裝,怕是打死也沒有人相信。 729

莫問天附帶遊戲功能穿越到修真世界,被操控成成為無極門掌門。

無極門,一個頻臨滅亡的鍊氣小門派,開始生機勃**來。

長老:掌門,築基太難。莫問天:門派有頓悟殿,睡上一覺,便能築基。

長老:掌門,法寶難得。莫問天:門派有造物殿,複製法寶,人手一件。

長老:掌門,弟子受傷。莫問天:門派有還陽殿,只要不死,康復如初。

長老:掌門,擒住敵對掌門。莫問天:丟進普渡殿,渡化成本門的礦奴。

長老:掌門,修鍊速度太慢。莫問天:都去乾坤殿,一年當做百年來用。

……

只要門派升級,便會有功能強大的門派建築,無極門從此走向門派稱霸之路。

莫問天附帶遊戲功能穿越到修真世界,成為無極門掌門。

無極門,一個頻臨滅亡的鍊氣小門派,開始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長老:掌門,築基太難。莫問天:門派有頓悟殿,睡上一覺,便能築基。

長老:掌門,法寶難得。莫問天:門派有造物殿,複製法寶,人手一件。

長老:掌門,弟子受傷。莫問天:門派有還陽殿,只要不死,康復如初。

長老:掌門,擒住敵對掌門。莫問天:丟進普渡殿,渡化成本門的礦奴。

長老:掌門,修鍊速度太慢。莫問天:都去乾坤殿,一年當做百年來用。

……

只要門派升級,便會有功能強大的門派建築,無極門從此走向門派稱霸之路。

莫問天附帶遊戲功能穿越到修真世界,成為無極門掌門。

無極門,一個頻臨滅亡的鍊氣小門派,開始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長老:掌門,築基太難。莫問天:門派有頓悟殿,睡上一覺,便能築基。

長老:掌門,法寶難得。莫問天:門派有造物殿,複製法寶,人手一件。

長老:掌門,弟子受傷。莫問天:門派有還陽殿,只要不死,康復如初。

長老:掌門,擒住敵對掌門。莫問天:丟進普渡殿,渡化成本門的礦奴。

長老:掌門,修鍊速度太慢。莫問天:都去乾坤殿,一年當做百年來用。

……

只要門派升級,便會有功能強大的門派建築,無極門從此走向門派稱霸之路。

莫問天附帶遊戲功能穿越到修真世界,成為無極門掌門。

無極門,一個頻臨滅亡的鍊氣小門派,開始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長老:掌門,築基太難。莫問天:門派有頓悟殿,睡上一覺,便能築基。

長老:掌門,法寶難得。莫問天:門派有造物殿,複製法寶,人手一件。

長老:掌門,弟子受傷。莫問天:門派有還陽殿,只要不死,康復如初。

長老:掌門,擒住敵對掌門。莫問天:丟進普渡殿,渡化成本門的礦奴。

長老:掌門,修鍊速度太慢。莫問天:都去乾坤殿,一年當做百年來用。

……

只要門派升級,便會有功能強大的門派建築,無極門從此走向門派稱霸之路。 那道金色的影子神色不甘,他的推算之術神乎其神,是斷然不會有任何差錯的,可是推算那小子明明就在附近,可是卻偏偏的無法尋的到,當真是如哽在喉中一般的難受。

他的一雙目光遊離不定,掃在陰屍聖子的背後,忽然落在後面那一具黑色的棺材上,眸子里閃過若有若無的沉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