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她見過皎若好多次,知道皎若長的好看,只是這一次見到,發現她好像比以前還要好看了。

精緻小巧的臉上,五官一筆一劃彷彿雕刻,膚如凝脂,眸似秋水,眸光流轉間似映了星河一般,紅唇微勾,清純與嫵媚柔兩股相互矛盾的氣質,但在皎若身上有那麼和諧,一娉一笑彷彿勾人奪魄的妖精。

小姐姐捂住加快的心跳。

魔情障 皎若笑著看著被自己迷住的人,抿嘴一樂,隨手戴上了墨鏡,然後往電梯走去。

「呸,不要臉,仗著那張臉不知道爬了多少人的床,你說她這人,怎麼還有臉在這娛樂圈呆,不怕出門被人扔臭雞蛋。」另外一個前台回過神,啐了一聲,罵罵咧咧的說,嫉妒眼神都要快化為實質了。

陶魚回過神看著自己身邊的人,擰著眉眼神有些糾結,原本清秀的臉龐,因為嫉妒而扭曲變的刻薄起來,像一個精神病患者,陶魚往傍邊挪了一步,拉開一定距離。

這人有病,她還是離遠一些。

皎若自然也聽到她的話了,畢竟人家的聲音還不小,不過皎若只是笑笑。

對付這種人的最好辦法,那就是過的比她好。

「叮」電梯門也在這時開門了,從電梯裡面走出一大群人。

皎若頓了一下,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人。

「喲,這不是我們皎若嘛?怎麼今天有空來公司了?」酸溜溜的語氣響起。

皎若愣了一下,想起來眼前這個少女是誰。

楚辭,24歲,跟自己一同進公司,長相屬於清秀那種,沒有什麼辨識度,沒有得到公司力捧,後來經過微調,五官變的精緻起來,是公司現在力捧的一姐,以前就喜歡跟自己作對,只不過那時候公司力捧的人是自己,自然在自己的手上吃了幾次虧,後來她出事之後,公司就開始大力捧她,現在混的風生水起的。

哦豁,看來今日是冤家路窄了。 「公司你家的開的嘛?」皎若淡淡的回了一句。

「不是」楚辭反應微微一慢,迷惑的看著皎若,懵懵的回了一句。

「既然不是你家開的,你管我公司做什麼。」皎若紅唇輕啟,一字一句輕吐。

楚辭反應過來,臉色一下拉下來,表情有些扭曲,眼底熊熊怒火,抬起頭下巴,趾高氣揚的開口「呵,你就嘴硬吧,誰不知道現在公司準備雪藏你,你就等著哭吧。」

楚辭說完,呵呵一笑,冷笑的瞥了一眼,眼底是不屑和譏諷。

她們一個公司的,自然知道皎若為何走到今天,故作清高,哼,看她這次還如何翻身。

「說完了嘛?說完麻煩讓一讓,你應該不會想做那什麼吧?」皎若並沒有受楚辭的話影響,反而心情還不錯。

楚辭愣了一下,沒有聽懂皎若的話,好一會才反應過來皎若的意思。

「你罵我是狗。」楚辭氣極了,手指指著皎若,漂亮的小臉蛋,因憤怒扭曲,咬牙切齒的說

以前她沒有皎若紅被欺負,現在她不如自己,還有什麼資格說自己。

皎若沒有回答,只是一笑。

「皎若你不要太過分。」楚辭因為皎若的話,脾氣瞬間被點燃,揮著巴掌就向皎若的臉打過去。

「啊」只不過一把被皎若抓住,手腕實力「咔嚓」一聲,楚辭的手腕脫臼了。

「好痛」楚辭已經來不及找皎若的麻煩,痛苦不已。

「我就說我脾氣不好吧,你們還往我面前湊。」皎若無奈的吐槽了一句。

「皎若我要告你,我告你謀殺。」楚辭痛苦的抬起頭,面目猙獰,大喊大叫。

皎若覺得楚辭的聲音有些刺耳,不滿皺了皺眉頭。

脫臼而已,又不是要死了。

「你,你,你要幹嘛?」楚辭被皎若露的拿一手嚇著了,見皎若向自己走過來,本能的往後退了幾步,怯懦的開口,手本能的藏在身後。

魔鬼,皎若就是一個魔鬼。

「當然是殺了你,坐實殺人罪呀。」皎若嘴唇微勾,慢條斯理的開口。

「不,不要,啊!」楚辭尖叫起來,她的聲音拉回來了身邊助理的思緒,才反應過來擋在楚辭面前。

皎若嘆了一口氣,有些麻煩的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人,雖然有些麻煩,不過皎若還是動起來,身體靈活躲開助理,住抓住楚辭的手「嗚嗚,我錯了,嗚嗚」

楚辭已經嚇哭了,臉色慘白,眼淚直流,可憐兮兮的看著皎若,此時哪裡還有剛的趾高氣揚。

「晚了」皎若故意冷冷的說,就聽到「咔嚓」兩聲,把楚辭的手接上了。

「啊」又是一聲慘叫,楚辭面如死灰,閉上眼睛,一副完了。

等了好一會,楚辭睜開眼睛,皎若已經離開了。

楚辭劫後餘生的笑了,看著已經好的手,破涕而笑。

立馬又反應過來,冷著臉,怒火蹭的一下燃起來「皎若,我不會放過你的。」指著電梯破口大罵起來。

罵罵咧咧的哪裡像一個明星,反而像一個潑婦。

「還有你們,剛才皎若出手打我時,你們怎麼不擋著,你們知道我身價多高嗎?出了問題你們賠的起嘛?沒用的東西,明天不用來了。」罵完皎若之後,楚辭還不解氣,又把怒火對準了剛跟在身邊的其他助理。

「楚姐,楚姐,剛皎若出手太快了,我們來不及反應。」被開除的助理,哭喪著臉說。

不是他們不專業,她們也沒有想到皎若會功夫呀。

她們冤呀!

只是楚辭怎麼可能聽她們的解釋,冷著臉冷冷的開口「沒用就是沒用。」

都是這些沒用的東西,害自己受苦了,還有皎若,她一定要她復出代價。

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寵 餘光瞥見攝像頭,冷笑了一下,有了。

哼,皎若這一次,你這次死定了。

楚辭不厭煩的推開那幾個助理,踩著高跟鞋踏踏的走了。

一場鬧劇也落幕了,看戲的也散場了。

也有好事之人,把這件事發到了網上,這一切皎若還不知道。

她按著記憶中的路線,來到王總的辦公室。

「扣扣」禮貌的敲了敲門。

「請進」聽到裡面的聲音,皎若推門進去。

王總也從辦公桌抬起頭,看到站在門口的皎若,一瞬間被皎若驚艷到了。

「皎若,你怎麼來了?」王總有些驚訝的問。

餘光不留痕迹的打量了一番皎若,跟其他人的反應一樣,覺得皎若又長好看了。

雖然那張漂亮的小臉,被墨鏡遮住了一半,也不能擋住她的美,那是從氣質散發出來的。 「皎若來了,來,來快坐。」王總起身熱情的說。

皎若也沒有拒絕,走了進去,取下墨鏡,露出那張艷麗妖冶的臉,瀲灧的桃花眼流光轉盼,坐在王總前面。

「今天我來是解約的。」坐下之後,皎若直接開口說。

王總笑笑,眼神都快沾在皎若身上,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你說什麼?」

「解約」皎若手指輕輕敲了敲桌面,一字一句的說。

王總愣了愣,臉色變了變,又恢復了笑意,輕言細語的問「解約,怎麼好好的突然想起解約來,你有什麼問題,可以提出來我們大家可以商量解決……」

雖然這皎若得罪了圈內人,但是她那張臉還有一點用,怎麼可能就這樣放她離開。

「直接說違約金多少吧。」皎若也不跟他廢話,直接打斷王總的話。

「你來公司也有幾年了吧,雖然公司沒有捧紅,對你還是不錯,你就這樣解約了?」王總義正言辭的說。

好像皎若解約,就是一個天大的錯誤,對不起公司的栽培。

皎若聽到王總不要臉的話,真想把她36碼的鞋,拍在他42碼的大臉上。

臉呢?

皎若努力控制自己的暴脾氣,笑著的看著王總,只是笑意未達眼底,嘴角也勾起一抹譏諷的笑。

嗯,你繼續,請繼續你的表情,

「你真的要解約?」見自己勸了半天,皎若絲毫沒有改變的意思,王總臉色立馬變了,態度也冷下來,冷漠的問。

「沒錯」皎若認真的說。

皎若看著突然變臉的王總,冷笑了一下。

「解約可以,但是這個違約金你賠不起。」王總篤定的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譏笑的看著皎若。

又從自己的抽屜裡面,抽出一份合約,冷冷甩到皎若面前。

一億?

皎若看到合同上的違約金額時,嘴角抽搐了一下。

也不知道當初,他們是如何忽悠原來的自己簽下這份合約的,上面的條條款款單獨看來沒什麼問題,但是一旦聯繫起來問題就大了。

皎若又抬起頭看了一眼王總,見他目光篤定帶著笑,皎若心裡那個氣呀。

王總笑著看著皎若,等待皎若接下來的反應。

「怎麼樣?還要解約嗎?」王總很自信皎若拿不出這筆錢來。

而且已經打算好了,等後面他就給她安排幾場飯局,爭取賣出一個好的價錢,把最後一點價值壓榨出來。

反正不聽話的東西,就應該替他換取更大的利息。

皎若深吸了一口氣,淺笑嫣然的開口「王總,你看我好看嗎?」含笑的目光灼灼,眸光流盼,彷彿勾人的妖精。

本來想和平解決的,但是現實不允許,所以只能……

王總痴痴的看著皎若的眼睛,眼底是邪淫的目光,皎若嘴角一勾,眸光閃爍間,紅色的幽光閃爍,王總表情痴獃起來,兩眼無雙,臉上是痴痴的笑意。

「呵,呵呵」痴笑了兩聲,眼底冒著綠光,手指在嘴唇摩擦。

「好,好看。」王總痴痴的說。

「那王總,你看這份合約?」皎若拿起那份合約,輕輕吐一口氣,嬌滴滴的開口。

「不做數,都不做數,美人你說什麼就是什麼。」王總拿起那份合約,直接撕了,討好的看著皎若。

皎若滿意的點了點頭,看來她的魅術還沒有退步,看看王總就知道了。

「那這解約?」皎若慢條斯理的開口。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解約,馬上解約。」王總又拿出備著的解約合同,雙手遞到皎若面前。

皎若笑著,兩隻手抽過,看了一眼覺得沒問題,大手寫下自己的名字「王總」又笑吟吟的看著王總。

王總笑了笑,拿過合同大手一揮,也簽下自己的大名。

「公告一事,就拜託王總了。」

「我馬上發微博,宣布解約的事。」說著,王總拿起自己的手機,點開微博,直接用公司的官博,宣布解約一事。

做完一切,王總討好的看著皎若,皎若檢查一下,沒有問題之後,手指打了一個響指,王總立馬昏了過去。

搞定,皎若拍拍屁股離開辦公室,反正她直接用魅術,篡改了王總的記憶,等他醒來只會記住她來找他,然後他乾脆的和自己解約了。至於後面的事就不是她該管的,她現在是自由之身了。

解約成功的皎若心情大好。

臨走前,皎若還在王總身上下了一個咒,可惜妖力不足,只能維持一個月,不過也無所謂,為未來的一個月內,也夠他受的了。

出去沒有多久,就在走廊上遇見迎面向自己走來的琴姐。

「皎若,你剛好在這裡,你跟楚辭怎麼回事?你又給我搞事……」琴姐抓著皎若,就一直不停的念叨。

「琴姐,我解約了。」皎若苦笑了一下看著拉著自己說個不定的琴姐,嘆了一口氣開口說。 「哦,解約可……你說什麼。」琴姐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看著皎若楞楞的出神。

「嗯,就是你聽到的那樣。」皎若點了點頭,認真的說。

琴姐才反應過來,這裡是公司,她還驚訝怎麼會在公司看到皎若,忽然想起之前皎若給自己說的,她最近這兩天會到公司談解約的事,沒想到她是認真的,而且還來的這麼快。

「解約,公司那邊同意嗎?」公司那邊什麼態度,琴姐還是知道一點的,怕是她解約有一點難度吧。

畢竟她這張臉,還是很值錢的。

「已經解約了。」皎若搖了搖自己的解約合同。

琴姐這才看到皎若手上拿著東西,原來是解約合同。

「你是怎麼辦到的?」琴姐好奇的驚訝問。

她覺得公司應該不會,這麼輕易就同意解約的。

「琴姐,謝謝這些年的照顧,再見了。」皎若沒有回答,真誠的說。

對不起!

也謝謝這些年給原來皎若一絲溫暖,也謝謝你沒有放棄她,鼓勵她,從新振作起來。

這是皎若替原主說,以及她對琴姐的歉意,她還是沒有堅持下去。

……

「主人,你又上熱搜了。」皎若回到屋裡,小狐就跑了過來,還有一點無奈的說。

「嗯?」皎若疑惑的看著小狐,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小狐狸扒拉著,把平板電腦拖了過來,爪子啪啪拍了拍屏幕,指著屏幕上的一個標題。

嗯,標題簡單單粗暴。

#皎若打楚辭,欺負同門。#

求求各位不要拔我馬甲,我只是單純看不慣某人,最近的不停替自己洗白,欺騙大家,好了話不多說,直接看吧。

在文字下來配了一個視頻,小狐狸點開視頻,屏幕中是皎若和楚辭的身影。

視頻的畫面是自己和楚辭,只不過消音可,但是還是可以看出來在幹什麼,畫面也在皎若卸了楚辭的手腕時戛然而止,掐頭去尾總共也就是十幾秒的時間,但是就是這十幾秒放了出來,惹來不少議論。

「主人,你打這個女人了?」小狐狸指著屏幕上楚辭的臉問。

「嗯」皎若看著視頻,嚴肅認真的表情。

「主人,她得罪你了?」小狐狸相信皎若,不會無緣無故出手,一定是畫面中那個女人,哪裡惹了主人。

「這是誰拍的視頻,把我拍的太丑了,明明我的動作應該是乾脆利落,帥氣十足,在看看這個。」皎若不滿意的開口吐槽道。

小狐狸被皎若的腦迴路打敗了,腦瓜嗡嗡的看著自家主人。

主人你被人黑了你知不知道?不是關心別人把你拍成什麼樣的。

小狐狸原還擔心主人,會因為網上的議論傷心難過,看來他想多了。

皎若翻了一下評論,看著到下面的評論,不出意外的被人罵的狗血淋頭。

夢枉斷:鮫魚呢?出來洗地了,看這次還怎麼替你們主子洗白。

荷而安:看了視頻,emmmm……我男神還跟她一起錄製節目吧,擔心@老房子,你出來看看。

恍若海棠隔世如夢:擔心加一

千里漂泊:強烈建議廣電封殺皎若,她不配呆在娛樂圈,就是一個禍害。

可否依舊:emmm,點進來看看,有人罵她我就安心了。

楚辭辭呀:皎若我敲你媽,賤逼女人……

辭舊迎新:皎若道歉,皎若道歉。 禍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