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好不容易勸服了葉垚,葉乘風又給張森回了一個電話。

張森想約今晚去大富豪喝酒,葉乘風知道張森是著急拆遷項目的事。

但葉乘風至今還沒去找胡嘯天呢,只好推搪今晚真不行,今晚有約會!

張森也不好催葉乘風,怕適得其反,拆遷的事黃了,可不是一錢兩錢的小錢。

第三個是周雅琪,葉乘風知道她肯定是說今晚同學聚會的事,他壓根就不想去,所以乾脆不打算回。

不過他剛放下手機,手機就響了起來,一看正是周雅琪的,猶豫了一下還是接通了。

周雅琪在電話里道,「葉乘風,你猜我現在和誰一起呢?」

葉乘風哪裡知道她會和誰在一起,沒聲好氣地道,「不知道!」

周雅琪笑道,「李秋慧啊,還記得么,當年的班花啊……」

葉乘風對這個名字當然清楚,李秋慧是當時他們班公認的班花,好多男生都喜歡她。

當時就因為李秋慧和自己說了幾句話,葉乘風放學就挨了一頓揍,還警告自己離她遠點。

葉乘風當時也是因為要爭一口氣,你們不是不讓我接近她么?老子就非要追到她。

那會還流行寫情書,葉乘風記得自己給李秋慧寫了不下於二十封情書,才把李秋風給追到手。

追到手的當晚,葉乘風就把李秋慧給睡了,那還是他除了花姐外,睡過的第二個女人。

第二天,他還故意摟著李秋慧進學校,在所有暗戀她的男生面前宣示主權。

之後沒幾天,葉乘風就因為傷人事件被學校開除了。

再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這麼一算,自己也好幾年沒見過她了,這時腦子裡出現了一個李秋慧模糊的影子。

周雅琪見葉乘風沒吭聲,立刻提醒他道,「對了,你現在在什麼地方,我和李秋慧過去接你去!」

葉乘風本來就沒打算去,現在一聽李秋慧也在,就更不算去了。

當年自己其實根本談不上喜歡李秋慧,只是為了爭一口氣才追的她。

而且人家李秋慧把自己交給他的時候,還是處女之身呢。

葉乘風當時沒覺得什麼,但是現在想想,其實挺對不起人家的。

畢竟李秋慧也不是他進入社會上那種拔**就能忘的女人,現在再見面也只有尷尬,還不如不見。

不想葉乘風還沒開口回絕呢,電話里就變了另外一個女人的聲音,「一起聚聚嘛,葉乘風!都是以前東城高中的老同學了,也沒什麼!」

隨即又傳來周雅琪的聲音,「人家李大班花都親自發話了,你也不給面子呀?」

葉乘風早就對李秋慧的聲音沒什麼印象了,不過聽她的口氣似乎對當年的事完全不記得了?

但是又一想,怎麼可能不記得了?

自己畢竟是她第一個男人,充其量也就是人家不想記得了,或者無所謂了。

說不定人家現在都成家了,孩子都會打醬油了呢?

既然人家李秋慧都無所謂了,你一個男人扭扭捏捏做什麼?

想到這裡,葉乘風只好道,「不用你們接了,告訴我地方,我自己過去就是了!」

周雅琪一聽這話,立刻道,「好,那我們在加隆酒店等你!我們已經訂了606包間了,我現在和李秋慧就過去,其他同學一會也到了,就這樣……」

掛了周雅琪的電話后,葉乘風穿上衣服,直接下樓開著哈雷去了加隆。

加隆就在大富豪娛樂城的旁邊,葉乘風再熟悉不過了,十幾分鐘后就到了酒店門口。

等葉乘風停好車進了酒店,和接待員說是606預定的包間,接待生立刻領著葉乘風上了6樓,打開了606包間的門,沒想到他還是第一個到的。

等他坐在包間里一根煙抽了大半的時候,聽到包間外傳來了周雅琪的笑聲,另外還有李秋慧的聲音,兩人有說有笑的。

葉乘風剛把煙蒂掐滅,包間的門就被推開了,周雅琪站在門口看了一眼葉乘風,「喲,你來的還挺快的嘛!」

他見周雅琪今天穿著一身淡黃色的連衣裙,她的皮膚本來就白,被淡黃色的連衣裙映襯的更是如雪。

她的頭髮還好像特意做了造型,後面高高挽起,前面一斬齊的劉海正好到眉毛之上,兩邊的鬢角燙成了波浪卷吹在胸口。

也不知道是燈光的照耀,還是衣服和新造型的承托,現在的周雅琪看上去比昨天更加動人。

而葉乘風的眼神很快被周雅琪身後的女人所吸引了,那女人穿著一身姿色的短袖旗袍,身材不是很高,但是很勻稱,頭髮也弄成了中式的雲髻,看上去很是東方女性的韻味。

雖然葉乘風明知道她就是李秋慧,但是完全從眼前的這個女人身上找不到當年自己認識的那個李秋慧的影子。

周雅琪率先走了進來,朝葉乘風道,「還不展示一下你的紳士風度,要是一會那些男同學來了,可沒你機會了!」

葉乘風明白周雅琪的意思,立刻站起身來搬開桌前的兩張凳子,請兩位女士入座。

周雅琪卻沒有坐下,而是朝李秋慧道,「秋慧,你先和葉乘風聊聊,我去給他們打電話催催他們!」

李秋慧微微點了點頭,扶著自己臀部的旗袍坐了下去,見周雅琪出了包間后,這才朝葉乘風一笑。

葉乘風從她的眼神中似乎沒有看出任何漣漪,看來當年的事,的確在她的生命篇章過揭過去了。

李秋慧看了葉乘風一陣后,又是一笑道,「雅琪說的沒錯,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是一點沒有變,走在路上遇到,肯定能一眼認出來!」

葉乘風也朝李秋慧一笑道,「女大十八變,我一個糙老爺們,當然沒什麼變化了!」

說這話,葉乘風注意到李秋慧的無名指上的確套著一枚鉑金戒指,暗道看來人家真已經結婚了?

李秋慧注意到葉乘風的眼神正在看自己的手,立刻豎起了手,另外一隻手在戒指上捏了一下,「這是訂婚戒指……」

葉乘風還沒說話,就聽包間外傳來了一陣男人的吵鬧聲,隨即又傳來了周雅琪的聲音,「你們總算來了!」

李秋慧這時也站起身來,等一群男人進來后,立刻朝著一個男人道,「宇博,怎麼這麼晚?」

那叫宇博的男人朝李秋慧一笑,「客戶不放人,我也沒辦法嘛……」眼神很快落在葉乘風的身上,臉色頓時一變。

葉乘風也認出來了李秋慧的老公,不就是當年找人警告自己,讓自己離她遠點,後來又被自己用板磚敲了腦袋的趙宇博么? ;

趙宇博穿著一件白色襯衫,系著金利來的領帶,黑色西褲,七匹狼的皮帶,頭髮和在學校時一樣三七分,不過更短更幹練了一些。

他的手腕上還帶著一款浪琴機械錶,無名指上是和李秋慧同一款的鉑金戒指。

葉乘風和趙宇博相視了將近有五秒鐘,葉乘風從這短暫的五秒鐘里,就可以看出趙宇博對自己的恨意絕對不減當年。

這時周雅琪走了進來,見眾人都站著,立刻笑著讓大家都坐下,「都站著做什麼,都是老同學了,別客氣!」


趙宇博這才回過神來,轉頭見李秋慧正看著自己,臉上逐漸露出了笑容,伸手搭在李秋慧的肩膀上,給她拉開一張凳子坐下后,自己才坐在他旁邊。

周雅琪等眾人都坐下后才入座,眾人坐下后,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好幾年沒見的,葉乘風都認不出誰是誰了。

趙宇博坐在那和李秋慧竊竊私語,有說有笑,還時不時地看葉乘風一眼,好像故意在報當年的仇,向葉乘風宣示他對李秋慧的主權一樣。

葉乘風看在眼裡,心中覺得好笑,麻痹的,一個哥早睡過的女人,你得瑟個鳥。

不過今天在場人多,葉乘風也不說什麼,聽著這邊一個胖子和周雅琪說,「真沒想到當年的假小子周雅琪,現在居然出落成大美女了!」

又一個魁梧挺拔的男人笑道,「不知道當年的多少男同學悔的腸子都青了呢!」他說話間,眼神一直盯著周雅琪打轉。

趙宇博一直沒說話,這時一笑,「姜浩,你是代表你自己的吧?怎麼?後悔了?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啊,人家周雅琪還沒男朋友呢!」


那叫姜浩的男人聞言眼前頓時一亮,不禁又打量了周雅琪幾眼,笑著不說話。


本來看姜浩這個人,葉乘風已經完全沒印象了,聽到名字才想起來,當年讀書的時候,這個姜浩就是趙宇博的跟屁蟲。

不過現在再看他,一頭短髮格外的精神,身上的襯衫看上去也價值不菲,特別是他手上一條金鏈子總是在不經意之間露出來,煞是晃眼。

李秋慧這時也朝周雅琪笑道,「你別看姜浩以前在學校悶不做聲的,人家現在可是4s店的老闆了,比亞迪鹽海總代理呢!」

趙宇博在一側也不住的煽風點火道,「是啊,我看你們還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不如就湊一對算了!」

胖子也跟著一直起鬨,姜浩一直笑而不語,偶爾說兩句讓大家別開玩笑的話,但是臉色卻是一副很受用的樣子。

周雅琪卻笑了笑道,「宇博,秋慧,你們就別拿我開玩笑了……說說,你們打算什麼時候結婚?」

葉乘風聞言也不禁看向趙宇博和李秋慧,李秋慧見葉乘風正看著自己,臉色微微一動,不過很快恢復了笑容,「早著呢!」

趙宇博坐在她身邊,看到了李秋慧臉色的異動,心中一凜,立刻抓住李秋慧的手,十指緊扣地朝眾人笑道,「快了,快了,明年開春吧!到時候大家可都要到啊!」

這時眾人的話題都被周雅琪轉到了趙宇博和李秋慧的身上,她還朝兩人道,「到時候我可要做伴娘!」

一旁的姜浩雖然臉上保持著笑容,但是心下卻很是不快,連連朝趙宇博使眼色。

趙宇博看在眼裡,這時立刻清了清喉嚨,「別說我們了,對了,姜浩,你現在混的不錯啊,據說第二家4s店也要開張了?到時候通知兄弟,兄弟一定到!」

姜浩立刻「謙虛」地一笑,「哪能和宇博你比啊,你現在可是在帝豪公司做項目經理,前途無量啊!」

兩人又是一陣互捧后,趙宇博不顯山不露水的炫耀著他現在月薪已經破萬的同時,還不忘吹捧姜浩,「我畢竟是打工,怎麼能和你比,你怎麼說也是boss啊!」

姜浩連連「謙虛」說哪裡,說著眼睛瞥了一眼周雅琪,本來他和趙宇博說這番話,就是故意說給周雅琪聽的。

豈知人家周雅琪這時正和葉乘風在那說著什麼,壓根就沒聽他倆說什麼,甚至看都沒看這邊一眼。

姜浩很受傷,滿心不快,這個葉乘風當時在學校的時候,他和趙宇博就和他不是一路的,真不知道哪個不開眼的把他也給請來了。


趙宇博看在眼裡,朝姜浩使了一個眼色,立刻又問一側的胖子,「羅強,聽說你又陞官了?」

胖子羅強笑了笑,「我哪有什麼本事,你看我不愛說話就知道,我在官場玩不溜了,都是家裡老爺子給操辦的,光是這個科長,就花了老爺子二十多萬呢!」

姜浩笑了笑,朝羅強道,「你看你說的,好像還樂意一樣,不知道多少人對你這個富二代羨慕嫉妒恨呢!」

和羅強寒暄了幾句后,趙宇博和姜浩一唱一和的又和其他幾個同學寒暄起來,都是問起工作經歷。

那幾個同學混的也不差,不是什麼銀行經理,就是公司經理,最不濟的都是拿著高薪的公司白領。

所有人都自報了家門,最後趙宇博和羅強相視了一眼,都看向周雅琪和葉乘風。

趙宇博朝周雅琪道,「雅琪,我聽說你是在經緯廣告公司做經理?經緯那可是大公司啊!」

周雅琪正和葉乘風說這話,聽趙宇博提到自己,這才抬起頭,朝趙宇博一笑道,「你消息落伍了吧?我早辭職了!」

一側的李秋慧朝趙宇博道,「雅琪人家現在自己開廣告公司了!」

趙宇博其實哪裡不知道,只是故意這麼說,這時故作驚訝狀,「哎呀,女強人啊,都自己開公司了?」

姜浩在一旁朝趙宇博道,「對了,宇博,你們帝豪每年不是要投放不少廣告么?我看就交給雅琪的廣告公司做得了!」

葉乘風聽在耳內,說的帝豪好像就是趙宇博開的一樣,心中一陣冷笑。

其實他早就看出來這兩人一唱一和的,就是趙宇博想幫姜浩泡周雅琪,這些小伎倆都是他幾年前玩剩下的了。

這邊趙宇博還恬不知恥的回應姜浩,「不用你說,我也知道啊,一句話的事!」說著又朝姜浩道,「對了,姜老闆,你之前不是說你們4s店最近要搞活動,正愁找不到好的廣告公司么?」

姜浩頓時明白趙宇博的意思,他這是給自己創造機會和周雅琪多接觸呢,立刻笑道,「是啊,最近我都為這事愁死了,現在遇到雅琪了,那就好辦了!」

周雅琪聞言朝兩人一笑,「好啊,我也正愁新開的公司接不到什麼大業務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