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姚宇笑著說道:「你們先去洗澡,然後換一套新衣服,你們就可以吃飯了。「

年輕人點了點頭,有些歉意地說道:「麻煩你了。「

姚宇揮了揮手,示意不要客氣。

這裡的套房是四室一廳,兩廁一廚,所以兩人現在都洗澡去了。

曹飛看著衛生間,有些吃驚的說道:」宇哥,他們真的是守護者的人么,我怎麼覺得看起來不像啊,而且他們這麼年輕。「

姚宇說道:「這是陳峰派來的死寂送來,應該不會錯,人不可貌相,反正我們好好招待他們就行了。「

曹飛又深以為是的說道:「還是宇哥說得對。「

范葉切了一聲,顯然是對曹飛的牆頭草說法嗤之以鼻。

不一會,飯菜就送到了房間,而這時候兩人也洗完了澡,於是五人一起坐在了餐桌上。

年輕人看見飯菜,就像是貓看見老鼠似的,開始風捲殘雲起來。


本來姚宇還想問一下他們的稱呼的,不過看見年輕人這種從非洲回來的吃法,也只好先讓他吃飽了再說。

雖然女的吃起來還算是比較斯文,不過也是端起碗就大吃特吃起來,姚宇和曹飛瞪著眼睛互相看著,然後同時搖了搖頭,表示看不懂。

等到五人吃完了飯,年輕人滿意的打了一個飽嗝,說道:」好久都沒吃到這麼好吃的了。「

雖然說是五個人,不過飯桌上所有的飯菜基本上都被來的兩人給包了。 姚宇看著年輕人,笑著問道:」不知道兩人怎麼稱呼?「

年輕人這時候才一拍腦袋的說道:「對不起,我忘介紹自己了,你好,我是龍劍飛,而我的師妹叫龍藍。「


姚宇我聞言,說道:「你好我叫姚宇,他是曹飛,她是范葉。「姚宇分別指了指了曹飛和范葉說道。

然後姚宇繼續問道:「你們是兄妹么,怎麼都是一個姓呢?「

年輕人就知道姚宇會這麼問,因為問這個問題的已經有很多人了。

龍劍飛倒是也不隱瞞,直接說道:「額,不是,因為我們都是守護者組織的成員,所以才一個姓,其實我們整個組織的人都是姓龍的。」

姚宇三人恍然大悟,這麼多姓龍的,倒是有些吃驚,不過這也很正常,有許多大家族裡面的僕人也是和家族一個姓的,以前本來也是和家族不同姓的都改過來了,這樣才方便證明你是家族的人,外人也就不敢隨便欺負自己l。

姚宇笑著說道:「原來是這樣,龍先生,那你們就先休息一下吧,趕路你們也累了,歡喜的衣服都在衣櫃里,以後我也會請一個保姆來保證你們的飲食起居。」

誰知龍劍飛瞪著大大的眼睛問道:「保姆是什麼東西。」

曹飛看著龍劍飛,用了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姚宇則是笑著解釋道:「保姆就是用來照顧你們生活的人,不是什麼東西。」

龍劍飛「奧」了一聲,說道:「那就麻煩你了。」

姚宇回答道:「這是小事情,不需要客氣,好了,你們就先休息吧,我們先走了。「說完就帶著曹飛,范葉兩人離開了。

等到姚宇離開以後,龍藍說道:」師兄,這樣不好吧,我們來這裡是有任務的,不是來享受的。「

龍劍飛揮了揮手說道:「沒事,以前我們在修鍊那麼辛苦,現在享受一下也不為過啊,師妹,你就不用擔心了,我們只要耽誤了任務就好了。「

龍藍見龍劍飛這麼堅持,也不好再說什麼,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

曹飛看著姚宇,說道:「宇哥,他們怎麼比我還沒見過世面啊,我都覺得自己已經很老土了,沒想到他們比我還落後,他們以前是怎麼生活過來的,似乎他們沒過過好日子似的。「

姚宇說道:「也許吧,他們是守護者的成員,成天自然就只有修鍊了,也許特們真的生活得很艱苦。才會進入守護者吧。」

曹飛想想也是,能夠進入守護者的人是普通人么,沒有足夠的實力,連見都不能見一面,更何況是加入了。

就在這時候,姚宇的手機響了起來,拿出手機一看,原來是周傑打來的,姚宇笑著說道:「傑子,有什麼事情么?」

周傑說道:「老大,大梁幫的幫助梁九要見您,不知道你有沒有這個時間,現在已經在我們總部等著了。」

姚宇回答道:」好的,我知道了,我現在就過來。「

說完看著范葉說道:「我還有點事要處理,就先走了。「

…….

很快姚宇就到了興旺酒吧,姚宇直接來到了周傑的辦公室,打開門就看見在周傑的對面坐著一個中年人,看起來很威嚴。

姚宇心想這就是梁九了,周傑見姚宇來了,立即站起來,說道:「老大,您來了,他就是梁九,說要見您。「

姚宇點了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

姚宇坐到了梁九的對面,看著這個中年人,想當初,這個縣城裡有青龍幫,雙馬幫,火雲幫和大梁幫了,不過其他的三個幫派都被姚宇給滅掉了,現在只剩下了大梁幫,自己和他沒什麼交集,而他也沒有惹到自己,可以說是井水不犯河水,現在招商自己,莫非是來找茬的。

姚宇淡淡的看著梁九,問道:「不知道梁先生這次來有什麼事情么?「

梁九從姚宇的態度里知道姚宇似乎不待見自己,也不矯情,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我這次來只有一件事,就是我們大梁幫希望加入御傑幫,還希望宇哥成全。「

姚宇聞言,有些吃驚的看著梁九,而周傑聽到了梁九的一番話之後,也是不可思議的看著梁九,心想:這是什麼情況,不會是有詐吧?

姚宇也不欣喜,依舊淡然的問道:「正所謂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梁先生有什麼事情要找我幫忙就直說吧,不用拐彎抹角的,我也是個爽快的人,只要我能辦到,我絕不推辭。「

梁九笑了笑,說道:「好,不愧是能夠滅掉其他三個幫派的人物,就是豪爽,沒想到你年紀輕輕就有這份膽識,我真的是自愧不如啊,不過我還是那句話,我沒有其他的什麼事情,就是想加入御傑幫,希望宇哥成全,要是非說有社么條件的話,那就是我們加入御傑幫之後。希望你可以把我們大梁幫的人當成是一家人,不要排斥我們就行了。「

姚宇見梁九煞是認真的樣子,似乎不像是在開玩笑,於是說道:「你真的決定離了???不後悔,你要想清楚,加入我們以後,你們大梁幫就不復存在了,也就是說你們幫派的所有財產全都會規劃到御傑幫來,你還是考慮一下吧,我也不是一個貪小便宜的人。」

梁九聽到姚宇這一番說辭。笑著說道:「我果然沒看錯人,不過我真的沒有什麼要求。」

姚宇想了一下說道:「孬好吧,就讓周傑去負責這件事情,不過你們要是有什麼壞心思,最好是看清楚形勢,不要到時候使自己陷入萬劫不復之地,可別怪我,想當初雙馬幫就有一個叛徒加入了我們,可是誰知道他後來居然背叛了我,下場是什麼我也就不多說了,你自己可以想象的到。」

梁九見姚宇這麼說,立即拍著胸脯保證道:「請你放心,我梁九說話只一不二,你要是不相信,現在就可以殺掉我。」

姚宇見梁九長著一張國字臉,也不像是個漢奸之徒,於是說道:「好吧,既然這樣,以後我們都是兄弟了,不過你的手下要重新編製,以後你就是周傑的手下了,沒什麼問題吧。「

梁九立即回答道:」沒問題,我知道了。「

姚宇聞言,點了點頭,就離開了。


…..

姚宇離開后,梁九抱拳對著周傑說道:「傑哥,以後有什麼事情儘管吩咐,我一定儘力去辦1!!「 周傑笑了笑,說道:「梁兄你客氣了,雖然老大說讓你幫我做事,不過你以前也是一幫之主,以後我們是平等身份,以兄弟相稱。不用這麼多禮節,你看怎麼樣?」

梁九沒想到周傑會這麼說,哈哈大笑一聲,說道:「好,既然周兄這麼謙讓,那我就卻之不恭了。」梁九知道自己剛剛加入御傑幫,沒有建立什麼功勞i,姚宇是不會認同自己的,雖然周傑把自己當兄弟看,不過他知道姚宇是不會把周傑和自己放在同一位置上的。所以在沒有站穩腳跟之前,還是低調做事比較好。

周傑也同時笑道:「好嘞,今天就到這裡了,你下去跟你以前的舊部下招呼一聲,雖然他們剛加入我們,還有點不適應,不過讓他們盡可放心,我們大家都是一家人,以後同甘共苦。」

梁九也是豪爽的說道:「好,我這就去辦。」說完就退了出去。

從現在開始,整個縣城才是御傑幫的,現在也有可以說是這個縣城的龍頭了,肯定是說一不二的,不過姚宇向來比較低調,沒什麼必要的話,一般是不會拋頭露面的。

很快,這個消息就傳遍了整個縣城,於是很多人開始議論紛紛。

只見在一家小餐廳里,一名中年男子說道:「你聽說了么?聽說御傑幫又把大梁幫給吞併了,現在整個縣城可是御傑幫一家獨大了。」

另一名中年男子聞言,揮了揮手說道:「好像不是吧,我怎麼聽說是大梁幫主動投誠的,不過現在御傑幫的實力又更加的強大了,這倒是真的,。」

「是啊,以前這裡有五家勢力,現在變成一家了,不知道這個縣城會變成什麼樣子,以前的幫派除了大梁幫之外,其餘三個幫派可是無惡不作啊。「

「噓「,男子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繼續說道:「不要款說,御姐幫比以前的幫派好多了,起碼沒有什麼人干違法亂紀的事情,別人都是正經的生意人,不過實力比較強大罷了。」

「這倒也是,對了,我還聽說上一次的黑衣人殺人事件還是御傑幫出面處理的呢!!!真是沒想到啊,新新起來的幫派會為群眾服務。」

「是啊,這也可以說是我們縣城裡的一大好事啊。「

這時候餐廳的小老闆走了過來,替他們倒滿了茶水,也說道:「是啊,御傑幫還真是我們的救世主啊。「說完就笑著走開了。

而這時候一男一女正坐在對面吃早餐,男的看起來比較稚嫩,像是一個沒長大的孩子,不過從眼神里可以看出他的鑒定和沉穩。

只見男的大聲道:「老闆,錢放在桌子上,我們先走了。「說完就和一名看起來十分美麗,大方的女生一起走了。

小老闆這時候走到了先前他們吃早餐的位置,大聲說道:「喂,還沒找你們錢呢?「不過現在早已消失了他們的身影,哪裡還有什麼人。

……

龍城市…….

東方不破看著自己的大兒子東方未來說道:「怎麼樣了,現在找的怎麼樣了?」

東方未來苦著臉說道:「爸,本來事情是很順利的,不過誰知道鬼界入侵人間界影響了我的計劃,現在進度比以前慢了很多啊。「

東方不破想了一下,說道:「我知道了,你繼續下去找,現在是多收幾塊玉,我們找到的希望就越大,我讓你的弟弟明日也去找,這樣的機會比較大,好了,你先下去吧,讓明日來見我。」

東方未來應了一聲,就退了出去。

很快東方明日就來到了東方不破的辦公室,東方明日直接說道:「爸,找我什麼事情?」

「是這樣的,你去打聽一下那個叫姚宇的在什麼地方,然後把他身上的那一塊玉也奪過來,你說他也是修鍊者,那麼那一塊玉被他隨時帶在了身上,就一定是他家的家傳之物了,我想老闆要找的玉很快就是他的那塊,不過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要和他起衝突,好了,你現在立即去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東方明日直接回答道:「是,我知道了,我這就去辦。「其實他答應的這麼爽快,主要是想找到藍雪兒,和藍雪兒滾床單可是他一直夢寐以求的想法,希望這次可以實現這個願望,所以就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

雖然東方不破對姚宇的玉佩是不是主人要找的,不是很有信心,不過有一份希總比失望要好得多,要是失望的話,他們全家都得玩完啊,即使他們是八大家族中,實力數一數二的,不過對於他的主人來說,也不過是分分鐘的事情。

……

龍州市…

「來人。」范中天大聲說道。

很快就有兩個全身黑到底的彪形大漢走了進來。

只見一個大漢拱手說道:「老爺。「

范中天說道:「我讓你們查的事情怎麼樣了,有什麼進展沒有?「

只見一個大漢說道:「老爺,他們已經儘力去查了,不過基本上華夏所有的大城市我們都安排了人手,不過還是沒有發現小姐的身影。「

范中天大喝一聲,說道:「沒用的廢物,我養你們有什麼用你趕緊加派人手,一定要儘快把小姐給我找回來,現在是多事之秋,上次還有鬼界入侵人間界,要是小姐有個什麼三長兩短,你們也都別回來了。聽見沒有。」

大漢立即說道:「是,老爺,我知道了,我這就下去家派人手,一定把小姐給找到。」

范中天揮了揮手,說道:「那你們還不快去。」

「是。」兩人同時回答了一聲,就退了下去。

范中天則是拿出了一根雪茄,點上,抽了起來。

…….

姚宇看著龍劍飛兩師妹,姚宇笑著說道:「怎麼樣?過得還習慣吧。「

龍劍飛頓時就說道:「很不錯,謝謝你了,這幾天是我們出生以來過的最好的時間。「

姚宇笑著回答道:「那就好,我還怕你們不習慣呢,對了,你們這些天巡邏有沒有發現什麼蛛絲馬跡或者什麼其他不同尋常的地方。「

龍劍飛搖了搖頭說道:「沒有,我們這幾天一直圍著縣城轉,都沒有發現什麼,只不過倒是發現以前鬼界所留下的氣息,但是從氣息的衰弱程度來看,也就是上一次全球性的鬼殺人事件的時候所留下的。「 姚宇聞言,大吃一驚,沒想到他們現在還能察覺到鬼界的氣息,而自己在前幾天就已經感覺到鬼界的氣息完全消失了,這說明了什麼,也就是說,龍劍飛的實力比自己的實力高了很多,沒想到守護者的人,隨便一個逗比自己的實力要強大,看來自己還需要更加刻苦的修鍊啊,姚宇吃驚的想道。

姚宇點了點頭說道:「嗯,鬼界自從上一次入侵人間界之後,一定元氣大傷,下載奶其餘的幾個異界一定虎視眈眈,要是鬼界還敢有有什麼行動的話,那就是自取滅亡了。」

龍劍飛也深以為是的說道:「嗯,不錯,鬼界近期是不敢有什麼動靜的。」

當然讓姚宇沒有想到的是,鬼界現在的情況病逝他所想的那樣,上一次鬼界入侵人間界,不過是鬼界的一個幌子,鬼界最重要的是增加自己的鬼兵的數量,上一次進行全球性的打擊,鬼界還沒那麼白痴,將實力分散到了全球各地。這不是在即找死么,鬼界還沒有狂妄到那種地步,要是想要入侵人間界,至少也得把實力聚合起來吧。經過上一次的屠殺,鬼界的鬼兵立即增加了數十億,這可不是一個小數量,這樣多的鬼兵,即使你有毀天滅地之能,也會被幹掉,要是單單以實力而言,這麼多鬼兵相當於四個九階強者的實力,可想而知,雖然這次鬼界雖然損失了不少的鬼將,鬼帥,不過算起來還是鬼界沒吃虧。

姚宇說道:「雖然是這樣,不過還是要麻煩你每日都去縣城裡查探一番了,畢竟我們不是鬼界,不知道鬼界到底會做出什麼打算。」

龍劍飛笑著回答道:「這是我們來這裡的工作,放心,我會每日都去查探的,有什麼消息我就會跟你聯繫。」

姚宇點了點頭說道:「好,那就這樣了。」

…….

在經過東方明日的多番打聽之下,終於得到了有關於藍雪兒的消息,那就是藍雪兒現在在奉上縣,和姚宇在一起,當他得知這個消息之後,並沒有多大的驚訝,而是火速來到了奉上縣,當他來到了奉上縣之後,才發現自己以前來過這個地方,不過時間有些長久了,大概是五年前的事情了。

東方明日很快就在縣城裡找到l一家酒店住了下來,既然找到了藍雪兒,即使明天去找也不遲,反正她又不知道自己已經來到了奉上縣,況且這個縣城雖說不小,卻也不大,到時候估計很快就可以找到藍雪兒,也就順帶著找到姚宇了,到時候就把姚宇手中的玉佩奪過來,他相信憑藉他的實力,還是可以辦得到的,上一次他不就把姚宇給打殘了么。

……

姚海秋自己的妻子陳慧蓉,有些擔憂的說道:「我覺得我們還是回去吧,zheli真的不太安全,而且經過上一次的事件之後,很多的企業和公司都倒閉了,即使我們現在的工作不錯,不過還是保命要緊啊,畢竟錢是掙不完的,乃是身外之物。」

陳慧蓉想了一下,咬了咬嘴唇,就像是下了一個很大的決心似的,說道:「秋,好吧,就依你所言,我們還是回去吧,這裡確實不太安全,錢財乃是身外之物,而且我也很擔心小宇,他說在我們的城市也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不知道現在他怎麼樣了?還真是放不下他啊。」

姚海秋問眼,點了點頭說道:」嗯,我也是,那宜早不宜遲,明天我們就向公司里請假吧。「

陳慧蓉點了點頭。

第二天,姚海秋的請假書就交了上去,可是沒想到的是,公司就是因為上一次的事件離開了很多人,公司的業績自然就下滑了,所以公司里現在很缺人手,因此姚海秋他們夫婦的請假要求自然就被拒絕了。

沒辦法,既然上司不同意自己請假,只好遞出了辭職書,一般的情況下,只要是辭職,無論什麼企業都會同意,你不想在這裡幹了,留得住你的人也留不住你的心,不過這次讓姚海秋吃驚的是,辭職書竟然也被退回來了,而且自己還被叫到了上司的辦公室談話去了,這讓姚海秋很是鬱悶。

在上司的辦公室里,只見一個帶著眼睛,各自不高,長相平平的中年人坐在了老闆椅上,看著姚海秋,嘆了一口氣說道:」海秋啊,你來這裡幾年了?」上司沒有直接進入整正題,而是開始旁敲側擊。

姚海秋想了一下說道:「經理,有五六年了吧。」

中年人說道:「你都來這長時間了,還真是很快啊。「

姚海秋點了點頭。

中年人看著姚海秋,繼續說道:「海秋啊,我們公司平時對你怎麼樣?」

姚海秋想都沒想直接回答道:「很好,公司對我很不錯。」姚海秋知道上司這是要開始翻老皇曆了。

果然,只見中年人說道:「嗯,你知道我們公司現在正是多事之秋,說是生死存亡的時刻也不為過,現在公司的很多人都離開了,我們業績也快速的下滑,眼看就要支撐不下去了,難道你就眼看著你多年所在的公司倒閉么?雖然我們這家公司只是一家中型的企業,不過這也是老闆的一番心血啊,難道你就這麼願意眼睜睜的看著他毀於一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