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姚躍這話無非是鼓氣勢,而他自己力量消耗了不少,再戰狼皇是不可能了,只好替其他人清理那些土狼王!

好在龍天霸和小黑都很快將各己的狼皇給幹掉。

尤其是小黑,它的冥魔咒實在是可怕,那狼皇被冥魔咒纏身,一點點地被腐蝕著生機,很快便徹底地失去了戰力,死在了小黑的馬蹄之下! 同事們正常在上班,柳南禾也不好意思繼續在家裏閒着,也每天開始正兒八經的來上班了。局裏的同事見柳南禾雙手綁着石膏,都戲稱他爲鐵臂阿童木。柳南禾前兩天已經去醫院檢查過,醫生說恢復情況還不錯,但骨頭是大事,不能掉以輕心,所以柳南禾還是得老老實實的再撐一段時間。

行政級別來到了副科級,在馬志賢的提議下,柳南禾正式被任命爲芒城市公安局刑警大隊副大隊長。不過他這個副大隊長只管二中隊的事,手底下還是那麼幾個人。

官位上去了,按照慣例,柳南禾要請局裏的同事們吃飯。他前段時間領了兩筆獎金,年前毀掉的車子補助款也發下來了,兩者相加起來,足足十幾萬。柳南禾原本想去看看車,但郭京安提醒他說芒城治安好,以後他們可能會充當救火隊員,在省裏各個城市到處跑,沒有必要去專門買輛車。

柳南禾覺得這話很在理,便猶豫着放棄了買車的念頭。他比較喜歡小東來的飯菜,所以訂餐的飯店就選在了這裏。謝和平和馬志賢這回終於過來赴會了,印象當中,這好像柳南禾第一次跟他們同桌吃飯。這兩位老兄酒量極爲豪氣,也幸好第二天是週末,所以他們才能痛痛快快喝上一場。

馬政委喝了酒從頭到尾不說話,謝局長卻成了話癆,一遍又一遍說省廳想挖人,別的區縣裏也想挖人,不同意還發起了大脾氣,合着我們芒城培養出來的人才都是原油,你們想要就得給你們輸送過去似的。王先令副局長悄悄的笑着說:“理解一下老謝,這些日子他壓力老大了,三天兩頭有人打電話,都說要把小柳調過去。”

郭京安一臉壞笑,道:“沒辦法,小柳的團隊是一塊香餑餑啊。要不,乾脆把我的大隊長也給他算了,省的別人拿副局長來誘惑他。”

謝和平怒道:“什麼副局長?齊欒高新開發區直接讓他過去當局長了!”

王先令笑着說:“那個開發區總共才幾萬人口,說是當局長,其實跟個小所長沒啥區別。”

郭京安道:“區別嘛,是沒啥區別,不過人家這口氣大着呢。老謝,你也消消氣,別的不說,你看小柳這態度,壓根兒就沒想過要離開,對不對?”

謝和平哼了一聲,道:“再這樣下去,遲早會走的嘍。下回要是部裏來調呢,誰還敢攔着不成?”

柳南禾的表情異常尷尬,感覺自己說什麼都不合適。看來以後還是要少跟領導們在一起吃飯,反正這個節骨眼上,連呼吸都是錯的。吃過飯後,各人先行散了,謝和平和馬志賢留到最後,嚴肅的看着柳南禾說:“南禾,其實我們沒喝多。”

這句話一開頭,柳南禾就知道他們是真的喝多了。因爲酒醉的人最喜歡這麼說,柳南禾又不是第一次見識到。

“我不願意放你走,其實是爲你好。”謝和平語重心長的說道。“其實,每年新出來的警察苗子可不少,但是他們都沒有培養出來。難道說,每年的畢業生裏就沒有一個像你那樣的年輕人嗎?這不可能,當然不可能,那些人沒有像你這樣冒出來,是因爲他們的單位沒有給他們提供適合的土壤。年輕的警察棱角十足,很容易犯錯,在某些領導手下,他就會被打上不合格的烙印。久而久之,所有的銳氣和態度都消磨平了。你這個小子,我也經常批評你,可有什麼疑難案子,明知道你會不守規矩,我還是讓你上。爲什麼?因爲我知道,你們絕不會犯原則性的錯誤,你們是骨子裏正直的好警察!”

“攔着你,不讓你那麼早進入官場,是因爲官場上的關係太複雜了。你是一個好警察,我可不想讓你變成一個好政客。那樣對老百姓來說,不見得是什麼好事。”謝和平說完這些話,感慨萬分的嘆了口氣,搖搖晃晃的下樓去了。

柳南禾眼含淚花跟在後面,語氣誠懇的說道:“謝局,我懂,謝謝你。”

馬政委笑着拍拍柳南禾的肩膀,笑着說道:“我的話都讓老謝搶着說了,那就不重複了。你早點回去休息吧,我去送老謝,這老兄喝了酒就容易摔跤。”

話音剛落,謝和平就一屁股坐在了樓梯上。郭京安正在樓梯下方等着,急忙衝上來扶起謝和平。 造物主一覺醒來 ,嘴裏兀自嘟囔道:“沒事兒,我沒喝多。”

接下來的兩天,柳南禾在局裏既沒有看到謝和平,也沒有看到馬政委。這期間處理了兩件小案子,但都是雞毛蒜皮的小事,算是其他部門忙不過來臨時搭把手。老爸和老媽過來又待了幾天,見柳南禾已經能完成日常的生活起居,便又回鄉下去了。

柳南禾送他們二老上了車,正打算到路邊的“把子肉”店裏吃點飯,遲偉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頭兒,你在哪?”

柳南禾報了個地點。

“趕緊回來一趟,上頭有任務。”

柳南禾付過了錢,只好叫老闆給他打包帶走。行色匆匆的來到局裏,馬志賢直截了當的安排道:“小柳,接上級通知,你們中隊明天就去省城,調查一起未成年人被害案。”

柳南禾吃了一驚,道:“未成年人?”

馬志賢點頭道:“不錯。屍體是一箇中學生髮現的,身上用膠帶緊緊裹着。當地警方查了有一段時間了,到現在也沒確定誰是兇手。”

柳南禾心中暗說還真讓郭大隊長說準了,自己果然成了救火隊員。但破案是自己的天職,當下便點頭應道:“是。”

出人意料的是,往常出去辦案,領導們都會交待一下案子的大致情況。可這次的命案,領導們除了簡單的說了一句“未成年人被害案”,就一個字也不說了。柳南禾百思不得其解,但也不好去多問,只能回家以後自己上網查查相關的新聞。

案發地是在省城北幹區的一所郊區中學。現在各個大小城市都盛行房地產開發,這所郊區中學周圍是農村,爲了儘快步入城鎮化,便開始了大規模的拆遷。把農民的房子拆了,人家還能去租房子住,可是醫院和學校之類的場所被拆了,會影響很多人。因此,北幹區特意發佈一條指令,要求在新的學校投入使用之前,暫時不得拆除原有的教學設施。


春節的時候,學生們都放假了。寒假開學是在正月初八,但由於節後又下了一場暴雪,所以這所中學將開學日子延後了一個星期。開學當天,一位名叫苗妙瑾的十五歲少女穿着一身粉紅的羽絨服從家裏走出來,搭乘公交車去上學。她是走讀生,每晚要回家吃飯睡覺,第二天再重新按照同樣的路線過來。

但就在開學的這一天晚上,她沒有回家,莫名其妙的失蹤了。

苗妙瑾的父母第一時間報了警,但警方以不到24小時爲理由,拒絕立案調查。苗妙瑾的父母無可奈何,只能發動自己的親朋好友在學校四周仔細查找。當晚找到大半夜,一點消息都沒有。此時未成年少女失蹤的消息刷爆了網絡,備受公衆批評的警方迅速展開行動,在全市範圍內密切搜尋苗妙瑾的下落。然而,監控錄像看了一遍又一遍,始終沒有找到這個小姑娘粉紅色的身影。

三天過去了,苗妙瑾失蹤案已經震驚全國。

一週過去了,警方、媒體、苗妙瑾的親朋好友收到了數十條線索,可最終還是一無所獲。

網絡上甚至出現了一些謠言,說這個小姑娘已經被某個老光棍害死了。他用兩百塊錢引誘小姑娘跟他發生關係,後來怕她向家人告狀,就直接把她掐死了。又有人發動態稱這姑娘在網上跟人談戀愛,被人哄騙着私奔了,將來大着肚子一定會回家的。

苗妙瑾的父母看到這些消息,氣的當場昏了過去。警方憤怒之極,很快便將造謠生事的人抓了起來,並採取了行政拘留措施。經過審訊,他們是爲了吸引網民的眼球,根本就不認識苗妙瑾。北幹區經三路派出所因第一時間沒有出警調查,在媒體的不斷追問下,派出所所長主動引咎辭職。

十三天後,也就是正月月底,一位調皮的男同學跑到一棟廢棄的教學樓頂去玩,發現樓頂上方的一塊樓板間隙裏似乎有點不正常。爬上去一看,一個長約一米六左右的膠帶筒子嵌在那裏,裏面隱隱約約透着粉紅色。

警察來到之後,發現膠帶裏的屍體就是苗妙瑾。

女孩的父母傷心欲絕,哭的肝腸寸斷。經過法醫檢測,死者是被人悶死的,咽喉處沒有扼傷的痕跡,生前也沒有遭受性侵。由於天氣太過寒冷,膠帶又阻隔了空氣流動,雖然已經死了很多天,但只有內部的臟器出現一些變化,身上的肌肉組織並未開始腐化。

現場沒有提取到指紋,也沒有找到有價值的腳印。這棟樓早在幾年前就廢棄了,樓下圍着柵欄,一般人都不會往這裏來,所以也沒有監控鏡頭。擺在警方面前的就是這麼一些資料,所以馬志賢無法多說,因爲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

北幹區警方先從苗妙瑾的同學們開始查起,但這個漂亮可愛的小姑娘性格很好,跟誰都沒有發生過矛盾。而且她上學的時候不帶手機,只有週末才用父母的手機玩玩切水果的遊戲,根本不存在網絡戀愛的可能。所以,命案的偵破工作,一時間陷入了困境。迫不得已,他們向省公安廳求援,而省廳這邊又把任務交給了柳南禾的團隊。 兩三百頭土狼王被姚躍、龍天霸等人統統滅殺!

蒼玄殿這邊也同時損失了好幾位王者,其他人或多或少都受了傷。-www.-

若非是姚躍、龍天霸等人在,他們必定全死於非命了!

就在眾人要鬆一口氣的時候,姚躍朝著一個方向看了過去,一指點出,一道指芒迅速地朝著一個方向射擊了過去。

砰!

這道指芒在不遠爆響了起來,一道影子快速地朝著遠方遁逃!

「什麼人?」龍天霸皺著眉頭問道。


「狼人!」姚躍應道,接著他又說「這些土狼只怕是他召喚過來的!」。

「不會吧!這裡可是擁有著數頭狼皇,對方有何能耐驅使這些凶狼,再說了這些傢伙可是沒有任何感情的啊!」向箭雨在一旁不解道。

「獸人族擁有他們獨有的本領,能與這些凶獸親近沒什麼出奇的!」姚躍應了一聲,便對蘇臣道「快帶我們前往厄難深淵去!」。

他們不敢再做停留,立即動身趕路!

經過了這番殺戮,必定會引得更多凶獸聞腥而至!

眾人再趕了半天路之後,終於是來到了厄難深淵。

厄難深淵是一道如同天溝一般的巨大裂痕,一眼望下去根本看不到底,唯有一層層腐蝕性的灰霧在涌動翻騰著,給人一種無比涼寒難受的感覺。

誰要是往下一看,都會產生恐懼症,會被嚇得心驚膽顫!

這是一處真正的絕地!

一般達到先天境界皆可以飛行,就算面對這樣的深淵也可以凌空而起。

可是這厄難深淵卻是擁有著無比詭意的一面,那就是落入其中的,便沒有人能夠再飛行上來!

這詭意的情況,也是「厄難」二字來源真正的原因!

試問一下,到底有什麼能量會使得王者或皇者落入其中就無法飛行上來了呢?

這不是有「厄難」的魔咒,那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龍執事就是從這裡掉下去的!」水玄殿的一位女弟子指著一個位置說道。

她不敢靠近那裡,生怕不小心掉下去一般。

龍天霸聽到這話之後,二話不說便沖了過去。

「爺爺別急!」姚躍驚喝了一聲,立即上前將龍天霸給拉住了。

「躍兒,你別攔著我,我下去救你三叔上來!」龍天霸很是焦急道。

姚躍卻是沒有放開龍天霸,而是說道「爺爺,我們必須從長計意,你這樣冒然下去,不僅救不了三叔,還有可能扔了性命呢!」。

聽到姚躍這麼說之後,龍天霸也是穩住了心神道「哎,爺爺又何嘗不知道,但是這個鬼地方有什麼辦法可以破得了呢!」。

「所以我們得好好計劃一下!」姚躍說了一聲,然後對著蘇臣等人道「你們走吧,我們留下來就可以了!」。

姚躍對蘇臣等人沒有信任感,不希望他們留下來。

蘇臣等人也沒有自討沒趣,皆是拱了拱手之後,便立即轉身離開。

他們必須與其他蒼玄殿人匯合在一起才行。

只是蘇臣等人還沒有離開多久之後,便有一道道獸吼的之聲從四方驚響了起來。

姚躍、龍天霸等人立即警惕了起來。

他們感受到四面八方居然都有陣陣獸吼之聲響去,比往常都要顯得恐怖得多。

姚躍朝著四方看去,神色立即凝了下來道「不好了,有好多凶獸群朝著我們這邊靠了過來」。

龍天霸也感應到了,他當即立斷道「我們朝著這邊先衝出去!」。

龍天霸就算不為自己著想,也不想姚躍他們受到任何傷害!

「爺爺來不及了!」姚躍應了一聲,接著他又道「或許還沒有到絕境,有其他人也靠近了這邊過來」。

在這時候,果然有不少人馬從幾個方向朝著他們沖了過來。

首先是蘇臣等人,他們神色慌張,像是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一般!


另外,還有好幾撥人馬,這其中便有冰寒宮的人、普陀寺的僧人以及修羅門的人。

這些人馬被追擊得相當狼狽,他們身上都或多或少帶著傷,顯然都是經過一番殺戮才來到這裡的。

這些人加起來足足有三百多人,四方勢力各有七八十人。

這些人立即分開了陣營,蒼玄殿這邊以龍敖飛為首,冰寒宮以冰靈雪為首,修羅門以一尊名叫魔爾哥為首,普陀寺則以空塵為主。

他們這些人本來分散在各地,但是現在卻是被諸多凶獸逼得都齊中到了這厄難深淵而來了。

在他們到來之後,在四面八方立即出現了諸多凶獸群!

這些凶獸群有土狼群、黑熊群、烈紋豹群、禿獅鷹群……

這些凶獸不及是地上跑的,水中游的,空上飛的居然統統都有,簡直就是所有凶獸大集合一般!

放眼看去,少說這些凶獸都有數千之數不在話下,而且還有數十頭達到了皇級的恐怖存在,其他大部份都達到了王級。

這麼一股勢力, 想把愛情說給你聽

所有人神色都變得蒼白無比,甚至有膽心的更是被嚇得腿軟了!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會有這麼多凶獸齊聚呢?這絕對不正常!」。

「我知道了,這些是獸人族驅使過來的,他們擁有這樣的本領,要不然這些凶獸不可能都朝著這裡趕過來的!」。

「死定了,這次死定了!這些凶獸這麼多,我們就這點人,根本不夠看啊!」。

「可惡,這一次大比為什麼定在這種鬼地方,我們不想死啊!」。

「我們趕緊突圍吧,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

這些凶獸全部圍過來,居然沒有立即進行攻擊,只不過是在虎視眈眈地,似乎在等候著什麼命令一般!

「獸人族你們出來!要是你們膽敢害了我們,我們四大聖地必定合力將這裡徹底地催毀掉!」龍敖飛騎在一頭金蛟之上凜然地大喝道。

「阿彌陀佛,我等無意冒險你們,若是你們妄動干戈必會惹來大禍!」空塵合什地說道。

「獸人族,你們趕緊滾出來,我們修羅魔族豈是你等殘族能招惹的!」魔爾哥揮舞著黑斧喝道。

魔爾哥身材巍梧,氣勢十足,修羅煞氣繚繞周身,目光如電閃爍,在面臨這等情況仍能夠如此囂張,確實是非常之人!

就在這三人的話剛剛落下之時,數十頭凶獸皇瞬間朝著他們撲了過來。

那強悍的皇勢簡直是鋪天蓋地壓了過來,嚇得一些弟子都當成暈死了過去。

龍敖飛、空塵以及魔爾哥三人則是沉著臉,將戰力提到了極致,準備迎戰殺上去!

好在這些凶獸皇不過是做做樣子,很快便停了下來。

這個時候,一道嘶啞的聲音響了起來道「四大聖地的弟子你們好威風!別以為我們不敢殺了你們」。

在這聲音落下之時,一群人身獸首的人從這些凶獸之後走了出來。

他們正是獸人族各分族狼人族、熊人族、豹人族……等首領,他們各持著骨兵,冷陰地盯著在場每一個人。


剛剛說話的正是狼人族首領貪狼!

這貪狼可是擁有著上品皇級的實力,是在場最為強大的獸人之一!

這等人物都出動了,可是堪比聖地殿主親臨一般啊!

「你是真要殺我們嗎?」魔爾哥盯著貪狼問道。

「我要殺你們,你們早成為了我這些夥伴們的口中食了!」貪狼冷笑道,頓了一下他又道「你們現在有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跳下深淵去,第二個選擇從這裡突圍而出,你們自己選吧!」。

「什麼!你這不是讓我們送死!」龍敖飛驚呼道。

「阿彌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狼人首領你又何必如此兇殘呢!」空塵合什地說道。

「哈哈,隨便你們怎麼想,反正你們看著辦吧!在我們的地盤,還輪不到你們囂張!」貪狼大笑道。

在場的人一個個面如死灰,他們還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