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姜小姐待郡主那麼好,可是郡主卻從來都沒有真心待過姜小姐,甚至連陳家表小姐和張小姐也是……

郡主表面上總是對每個人都和和氣氣,可是誰能知道她暗地裡卻沒有把任何人放在心上?就連陳家的表小姐陳瀅,郡主也多有微詞,根本就不像是表面上那般親近。

碧心咬了咬嘴唇,想著下次見到穗兒的時候,要提醒她兩句,免得讓她家小姐還像是現在這樣,傻乎乎的一門心思的對郡主好,結果被郡主蒙在鼓裡。

姜小姐是個好人,比任何人都好……

……

「噠噠…」

旁邊突然傳來一陣熟悉的腳步聲,碧心心中的念頭連忙收了起來,她手腳利落的將打開的檀木錦盒一把合上然後塞進袖子里,然後手忙腳亂的剛剛蓋上食盒的蓋子,就見到匆匆走過來的巧玲。

巧玲也是李嬋身邊的大丫鬟,長著一張鵝蛋臉,性格卻潑辣的厲害。

和穩重不愛生事的元如不同,巧玲為人更加張揚,因為嘴巴討巧,所以極得李嬋喜歡,而且因為她心眼多,一雙眼睛也顯的太過精明,讓她整個人看上去都顯得有些刻薄。

見到碧心抱著食盒站在那裡,巧玲頓時豎了眉毛。

前幾天不知道怎麼回事,郡主突然瞧上了原本只是在外院掃灑的碧心,直接將她提到了二等丫環的位置,還准她偶爾進屋伺候。

巧玲本來就容不得人比她強,元如還好一些,畢竟和她一起長大,跟小姐情分一樣,這個碧心算什麼?

郡主剛回來,她就跑來了這裡,怎麼,想要跟她爭寵嗎?!

巧玲大聲道:「你在這裡幹什麼?」

碧心連忙說道:「巧玲姐姐,是郡主找我來的,讓我辦點差事……」 「胡說八道!郡主房裡頭有我和元如,什麼時候輪得到你來辦差事,況且我剛才還看到你偷偷摸摸的藏了什麼東西,說,你是不是偷了郡主的東西?」

碧心嚇了一跳,大燕律令嚴苛,僕從偷盜可是要行斷手之刑的!

她急聲道:「巧玲姐姐,我沒有,是郡主讓我去處理這些東西的……」

碧心連忙就將袖子里的錦盒取了出來,對著巧玲說道:「這些都是郡主讓我拿出來處置的,我沒有偷東西……」

「啪!」

巧玲一把打翻了她拿過來的盒子,那錦盒落在地上,裡面的藥丸滾落了一地。

「你說沒有就沒有,可我上次還看到你趁著打掃的時候偷偷碰了郡主的梳妝盒!」

「我沒有!」

碧心聞言臉上通紅,急聲辯解道:「我沒有,郡主讓我過來屋中伺候之後,我每次都只在外屋,根本沒進過裡間,巧玲姐姐你冤枉我……」

「啪!」

碧心話還沒說話,臉上就猛的挨了一巴掌。

她身子一歪,直接跌坐在地上。

巧玲厲聲道:「我冤枉你?!我哪有冤枉你,你是說我說謊了?!」

我很好,謝謝你 她冷眼看著被她打翻在地上的碧心,滿臉鄙夷道:「你以為你算個什麼東西,用的著我說謊來冤枉你,要不是你自己心虛,你剛才偷偷摸摸的藏什麼?」

「更何況你說郡主讓你去做事,做什麼事情?有什麼事情不會讓我和元如去做嗎,怎麼會找你這個賤婢?」

「我告訴你,我和郡主一起長大的,我們之間的情分誰都比不了,別以為郡主將你提到了二等丫環的位置,你就能一步登天入了郡主的眼!」

「沒事少往郡主面前湊,你這種賤皮子,永遠都只能當下等人,做那最粗賤的活兒,你要是再敢在郡主面前晃來晃去礙著我的眼,小心我讓郡主將你發賣了去!!」

巧玲眼見著周圍有人朝著這邊窺探,不僅沒有收斂,反而像是示威一樣狠狠瞪了那些人一眼,然後一腳踹翻了地上的食盒,碗碟落地發出脆響,而裡頭的青玉丸子撒了一地。

她又狠狠朝著碧心臉上扇了一巴掌,踹了她一腳之後,這才得意的說道:「滾去你該待的地方,別讓我再看到你!」

復又扭頭對著其他人說道:

「今兒個的事情誰要是敢多嘴讓郡主知道,我扒了她的皮!」

巧玲話音一落,其他人都是連忙垂著頭。

巧玲見狀怒哼了一聲,這才一腳碾碎了地上打翻的藥丸子,大步朝著李嬋的房間走了過去。

……

碧心跌坐在地上,眼裡掛著淚水。

剛才巧玲那一腳踹的她下腹生疼,而臉上更是被她的指甲刮破,傳來一陣陣的刺痛。

不遠處的幾個丫環見著巧玲走了之後,遲疑了一會兒,這才上前扶著碧心起來,其中一個剛進府不久,叫福冬的小丫環小聲說道:「碧心姐姐,你沒事吧?」

碧心緊抿著嘴唇流淚,搖了搖頭。

福冬看著她的臉,落在她紅腫的臉上,眼圈頓時有些發紅。 龍辰御劍飛行回到宿舍,龍辰坐在自己的房間內看著西亞的空間戒指,「這裡面都會有什麼東西呢,我要不要看看。」

剛說完龍辰就已經把神識探入其中,剛剛探入就被反彈回來,「哎呦,還有禁制,主人都死掉了你還想攔住我!」

龍辰用強大的神識不斷刺激殘餘的禁制,終於禁制被龍辰打破,龍辰的神識也探入其中,看到了一切。

這裡面的空間很大,但是跟龍辰的空間戒指相比來說,差太遠。

這裡面的東西有很多,絕大多數都是小小的樹苗,還有不少是金元幣,這些金元幣堆積成山,還有些許妖丹,都在裡面,這裡面還有一個古銅色的盒子。

龍辰將神識收回,看著手中的空間戒指,「我還以為會有什麼戰技呢,這些東西都是謝瑜他們家的吧,該死的刑天!」

純屬意外:飛撲優質男 龍辰閉上眼開始修鍊星元力,一天的時間過去第二天來了,龍辰趕往天劍樓。

龍辰正在御劍飛行看到前面有一個人影,「好熟悉的元力,應該是御清風吧!」

龍辰運轉北斗星的能力雙眼發紫看清了前面的人,「沒錯,就是御清風。」

龍辰加快速度,隱藏氣息跟了過去,龍辰拍了一下御清風的肩膀露出笑臉,「御清風,想我沒有?」

御清風看向身後的人,笑了笑,「你回來了。」

龍辰點點頭,「回來了,你也成功晉陞了,地武二級了?」

御清風點點頭,兩人落下,到達天劍樓。

天劍樓雖然被西亞和通天塔破壞過,現在已經全部翻新。

龍辰的到來吸引了同班人的注意力,一時很多人聚集過來,御清風自動的離開龍辰。

一炷香的功夫謝南宮也來了,眾多學員迅速站好隊伍,謝南宮點點頭,「龍辰回來了,首先我要先說一件事,然後再說三日後我們的行程。」

謝南宮道,「第一件事,龍辰回來了,你們也看到了,下課你們好好聊,上課時間不要影響我的教學,第二件事,三日後到達地武二級的學員在這裡集合,沒有到達的學員繼續修鍊,不用上課,我帶你們去尋找適合自己的玄獸。」

聽到玄獸全班的學員都沸騰了,還有不少的學員有些沮喪,因為他們還沒有到達地武二級。

龍辰問道,「老師,我的玄獸有事離開了我,我也要去嗎?」

謝南宮笑道,「當然要去了,誰規定玄獸只能有一隻,你的玄獸暫時有事離開你也要找一個能保護你的玄獸。」

龍辰點點頭,謝南宮道,「玄獸都喜歡跟隨強大的人,然而強大一詞並不代表實力的強大,而是整個人的強大,優良的品質道德,足夠堅韌的內心,戒驕戒躁,只要你具備了這些條件,不管你的力量是否強大,你已經是一個強大的人了,這是我今天要給你們上的一堂課,好好領悟我說的這句話,下課!」

謝南宮離開教室,御清風笑道,「謝老師原本想講的應該不是這個話題,只不過因為你突然改變了要講的內容。」

龍辰笑了笑,跟著御清風離開天劍樓。

龍辰和御清風找到食堂在一起吃飯,剛剛坐下軒轅博等人就過來了。

軒轅博笑道,「回來了,實力也提升了吧。」

龍辰點點頭,軒轅博道,「找機會,切磋切磋。」

龍辰笑道,「好啊,不過你們是怎麼知道我回來了的?」

這時閆小胖出來了,「哼,還不是因為我,有我這個百事通在,你在什麼地方我都能第一時間掌握!」

龍辰笑起來,「默默你的修為也提升了,看樣子我離開的幾天你們的修為都有提升啊。」

劉默默笑道,「對啊,這幾天我的修為提升的很快,我已經和武七級了,厲害吧!」

吃完飯龍辰等人剛準備離開,就碰上了謝瑜。

龍辰從空間戒指內拿出西亞的空間戒指遞給謝瑜,「這是七長老的空間戒指,我要過來了裡面有很多東西都是你們家族的吧,禁制我已經破除了。」

謝瑜結果空間戒指,激動的看向龍辰,「龍辰,謝謝你!」

龍辰點點頭,「你先回去吧,好好看看裡面的東西應該對你復興家族有很大的幫助。」

謝瑜激動的回答了一聲接著就跑回去了。

軒轅博問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龍辰道,「其實啊,謝瑜也是一個可憐人,你我的身份他已經知道了。」

接下來龍辰將自己和謝瑜的對話給眾人訴說一了一遍,軒轅博道,「沒想到,操控七長老的人這麼狠毒,那個刑天你知道多少?」

龍辰沒有說話,雙手握拳,「現在我還不能告訴你們太多,刑天來自天武大陸之外,我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降臨,我們現在能做的只有不斷提升實力。」

眾人沉默,沒有人吭聲

閆小胖道,「不要把氣氛搞得那麼沉重,三日後就要去天武大陸的仙境之一了。」

龍辰道,「老地方,你給我們講講哪裡的事情吧。」

眾人飛到後山,閆小胖開始講解南方的事情。

在很久以前,還沒有蠻族出現,蠻獸也是南方玄獸的保護著,當時大陸上有五神,四魔。

五神分別是五個神獸,朱雀,白虎,玄武,青龍,麒麟。

四魔則是四種魔獸,饕餮,旱魃,九頭鳥,窮奇。

現在也有一種說法,魔獸是五種,其中還有一種是蠻獸,根據我在學院古籍裡面的了解,蠻獸原本並不叫蠻獸,至於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南方的南山是一個完美的仙境,根據書中記載以及後人的所見所聞,南山有結界保護著裡面的玄獸,還有傳言其中也有神獸出沒,只不過很少見到。

閆小胖道,「好了,我知道的也就這麼多了。」

御清風道,「你知道的這些我們都知道啊,不知道該說你什麼。」

閆小胖笑道,「好了好了,我只是把氣氛搞一下,而且軒轅博不是要跟龍辰單挑嗎?現在你們就已經有一個機會了。」

龍辰和軒轅博對視一眼,同時笑了。

龍辰道,「走吧,去試煉場咱們看看誰更厲害!」

軒轅博笑道,「輸了可別哭鼻子。」

眾人一路御劍感到了試煉場,兩人站在台上看向對方。

閆小胖在下面吆喝起來,「快來看快來看,學院高手大對決,龍辰對戰軒轅博,對決一觸即發!」

隨著閆小胖的吆喝,很多學員都聚集過來了,軒轅博的師傅,二長老,雷均正坐在試煉場的上方看著兩人,「嘿嘿嘿,看看我們兩個的弟子誰的更厲害。」

雷均的話音剛落,葉爵就出現了,「你個老傢伙,當然是我的徒弟更厲害。」

雷均笑道,「來的挺快。」

未完待續。 福冬憤憤道:「巧玲她也太過分了,她怎麼能打你的臉,這要是傷了臉皮,你往後還怎麼嫁人?」

旁邊幾個丫環也是附和:

「就是啊,她怎麼能這樣!」

「簡直太過分了!」

「她以前囂張也就算了,這次也太過分了,碧心明明什麼都沒做。」

「就是,她今天怎麼會突然大發脾氣?」

旁邊一個稍微年長些的丫環低聲道:「你們還不知道吧,她這是尋人撒氣呢。」

她偷偷看了眼不遠處,見巧玲已經進了李嬋的房間,這才低聲道:

「她剛才壓根就沒去前院,而是端著點心和羹湯去了王爺院子里想要獻殷勤,結果被王爺趕了出來。」

「不是吧?!」

幾人齊齊驚呼。

那人連忙「噓」了一聲:「你們小聲點!」

旁邊那幾個人聞言連忙捂著自己的嘴,那丫環見狀這才低聲道:

「這事兒前院那邊都知道,王爺雖然沒有懲罰她,可是她也是丟了大人了。」

那丫環瞧了幾人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我看她就是心氣兒不順,又見碧心長得好看,這幾天得了郡主的眼,所以就把火氣撒在碧心身上,誰不知道碧心性子向來最好,從來都沒有那些亂七八糟的心思。」

「她自己心思不純,就以為人人都跟她一樣,總想著飛上枝頭變鳳凰!」

最開始安慰碧心的福冬張大了嘴,驚訝道:「她這麼做,就不怕郡主生氣嗎?」

這府里誰不知道,郡主最是容不下那些想要爬王爺床的女人?

以前王爺身邊還有些丫環伺候,齊王妃又早逝,齊王雖然人到中年,卻也是長得一表人才,帶著中年人特有的儒雅和氣質,再加上齊王身份尊貴,這府中多的是人想要爬了齊王的床。

所有人心裡都清楚,那齊王妃的位置自然沒有她們的份,可只要能和齊王春風一度,得了他的寵愛當個姨娘,就足以讓她們從今往後衣食無憂,富貴榮華。

以前不是沒有丫環試圖爬過齊王的床,齊王也的確是在有次醉酒之後要了一個丫環的身子,可是她預想中的飛上枝頭的夢還沒來得及做,就被知道這事的李嬋命人拉出去當著府中所有人的面,活生生的打死在了前院里。

當時那丫環血肉模糊的樣子嚇壞了所有人,而齊王對於李嬋所做的事情竟然半點都沒有反對的意思,彷彿頭一天晚上還跟他在一起溫存的人,對他來說什麼都不是。

他沒有半點憐惜,也沒責怪李嬋心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