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 姬發?

蘇陽翻閱了帝辛的記憶,看到了這位姬發。西伯昌最疼愛的兒子,天生異種,生下來的第一天,就可以走路跑步,簡直可以說是天生妖孽。

第二天,口吐人言,條理清晰。

第三天,竟然成長為四五歲大小,力拔千斤,神力驚人。

而後的一天天,變化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妖孽。

到了第七個月,已經和普通的六七歲孩子沒有什麼區別,只不過神力更加驚人,萬斤巨物,在他的手裡,宛如牙籤一樣。

帝辛看到這些報告的時候,整個人都驚呆了,這簡直不是人類。


而後,帝辛就重點關注這位姬發,發現他的實力一天一個樣,而且英俊瀟洒,人見人愛,不知道多少人都跪倒在了這位姬發的麾下。

簡直就是一個男版的蘇妲己。

光是這位姬發,就替西伯昌招攬了不少的人才。

比如有著石女外號的石姬,不死境界的高手,是殷商帝國,石頭集團的總裁,身價不菲,一手創立的石頭集團乃是帝國著名的集團。

再帝國諸多行省,都有分部。

實力比一個帝國行省還要強大,財力更是驚人,就算是皇帝也垂涎三分,並且屢次希望迎娶這位美人,人財兩得。

然而對於這位石女來說,不管是皇帝也好,其他的男人也好,都不假辭色。

沒有一個男人,可以走入這位石女的心扉。

久而久之,所有人都知道,這位石女是一個不近男色的女人,高傲無比。沒有一個男人可以降服的了她,就算是皇帝陛下也不行。

然而數年前。這位石女在一次宴會上,遇到了姬發。

雙方不過聊了幾句,石女就被姬發俘虜,不但認了姬發為弟弟,更是在各種場合纏著這位弟弟,明眼人都可以看出來。這個石女對姬發動心了。

這件事情簡直讓人-大跌眼鏡,不少人都覺得匪夷所思。

雖然有人懷疑這位石女是正太控,但實際上帝辛做過檢查,這個石女絕對不是正太控,反而是姬發控。

姬發身上有獨特的魅力,俘虜了這個女人。

石頭集團的資源也開始向西伯昌傾斜,至少讓西伯昌組建了三隻龐大的精銳軍團。

除了這個石女外,還有花如煙。

這個女人也是不死境界的高手,掌握者龐大的殺手集團。是帝國三命一樓的主人。

三命一樓是帝國最龐大的殺手組織,比如蘇陽曾經接觸過的三生九世,和三命一樓比起來,提鞋都不配。

三生九世頂多在白凰行省耍耍威風,離開白凰行省,也不過如此。

但三命一樓卻是國家級別的殺手組織。

就算是帝辛,也對這個集團忌憚不已,這個殺手集團在大夏皇朝時代就已經存在。目前越發壯大,只要有錢。連皇帝都敢刺殺。

花如煙更是一個放蕩不羈的女人,和無數男人有染,幾乎每天都要換一個男人,然而自從見到了姬發后,就開始守身如玉,希望有一天可以成為姬發的女人。


除了這兩個之外。還有一些女人,陸陸續續被姬發俘虜。

每一個分散,都不被帝辛放在眼睛里,但如果聯合起來,帝辛也不得不為之側目。

這些女人。都是姬發一言就可以調動的力量。

若是讓姬發安全的成長起來,拉攏的力量越更多,所以帝辛當即採取了手段,想要將姬發殺死。而咒殺,無疑是最好的手段之一。

釘頭七箭書是一門可怕的秘法,立一營,營內一台,結一草人,人身上書敵人姓名,頭上一盞燈,足下一盞燈,腳步罡斗,書符結印焚化,一日三次拜禮,至二十一日之午時。

二十一日後,敵人的三魂七魄就會被拜散,此時射箭到草人上,如射敵人本體,草人敵人都會噴出血來。

在無數的咒殺秘法之中,也算是十分上層的秘法。

會的人更是寥寥無幾。


但殷商帝國底蘊深厚,找出幾個會這種秘法的人,也不是什麼難事。

然而往日無往不利的秘法,卻在姬發的身上失去了作用,不但如此,施展這門秘法的人,更是在第七天,遭受到了反噬,吐血而亡。

帝辛大吃一驚。

而後經過一番調查之後,帝辛才發現,原來這位姬發是九九至尊之命。

就算是帝辛自己,也不過是九五至尊之命而已。

人間九五,已經是頂尖的命格了。

九九至尊是什麼概念,萬邪不侵,詛咒無用,就算是釘頭七箭書再狠也沒有用,姬發這小子,天生就免疫各種各樣的詛咒邪法。

除非是聖人親自出手詛咒,否則誰也不能傷害這位九九至尊。

帝辛知道姬發是九九至尊之後,越發忌憚,認為姬發的危險性還在他的父親西伯昌之上,於是派人暗殺這位九九至尊。

結果卻屢次失手。

明明有些時候快要成功了,但卻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匪夷所思的失敗了。

更搞笑的是有一次,一個被派遣出去的殺手想要和姬發功歸於就,卻因為看到姬發扶老人過馬路,想到了自己的父親,居然悔過自新,不再當殺手了。

帝辛看到這個報告時,直接把自己的御書房砸成了稀巴爛。

後來,帝辛派遣了聞仲出手。

太師聞仲在姬發五歲生日那天,親自前往西岐,送給了姬發一個香囊,第二天,姬發昏迷不醒,一直持續了十年。

罪魁禍首當然不是香囊,而是太師聞仲施展的滅魂秘法,可以滅人魂魄。

姬發的三魂七魄,被滅掉了人魂和三魄,按道理應該永世昏迷不醒,隨後死亡才對。

沒有想到十年一過,姬發忽然醒了。

蘇陽說道:「姬發居然醒了,這個消息簡直壞透了。」

這十年的時間,姬發昏迷之後,帝辛用盡手段,將姬發身邊的女人一一打壓,有些離開的姬發,有了坐了牢,花如煙又恢復了無男不歡的生活,石女也被帝辛設套,牢牢的控制在了手裡,但即使如此,帝辛對於姬發,卻依舊不敢小視。

就算是姬發昏迷不醒,也依舊派遣著間諜,監視姬發。

卻從來都沒有想到,十年後的今天,姬發忽然醒了。

「他是怎麼醒的,被人滅了魂魄,用過不會蘇醒才對。」蘇陽問道。

聞仲面無表情的回答:「傳聞,姬發被人用神葯救了回來。」

「塑魂丹。」蘇陽淡然說道。

能夠就姬發的也只有這種傳說中可以再造魂魄的神物了,是傳說中的大夏皇朝的東西,不過在大夏皇朝滅亡之後,早已經湮滅在歷史的長河之中。

「為什麼塑魂丹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陰海天河,荒古大陸。」聞仲說道。

蘇陽一愣,隨即苦笑不止,他想起來了,陰海天河之內,也有一個大夏皇朝。

至今沒有破敗,應該有塑魂丹。

沒有想到西伯昌居然會從那個地方得到塑魂丹,而且還是自己的功勞,呵呵……

「姬發的事情你怎麼看?」蘇陽問道。

「不知道。」太師聞仲搖了搖頭,「以姬發的魅力,不用幾年,他的身邊就會聚集起大量有能力的女性吧。」

殷商帝國,再有魅力的女性,也只有有一個男人。

但有魅力的男人,卻可以同時擁有諸多女人。

姬發如果願意開一個大大的水晶宮,足以將諸多讓蘇陽頭疼的女性彙集在他的身邊,十年前的姬發,就是如此。

畢竟在殷商帝國,有能力的女性,不少見。

石女和花如煙就是如此。

但在帝國之內,不遜色於石女和花如煙的女人,雖然少,但也不是沒有。

至少還可以找出十幾個。

如果都站在姬發的身邊,蘇陽就算是坐擁江山,也會覺得頭疼無比。

「殺了吧。」蘇陽神色冷酷的說道:「姬發在成長,也是我們的心腹大患,不殺不行了。」

當初太師聞仲之所以沒有下殺手,是因為帝辛顧忌西伯昌會發瘋,直接滅殺了太師,畢竟那個時候,太師聞仲在西岐,是對方的地盤。

帝辛也不願意用一個太師來換一個姬發。

如今的蘇陽不是帝辛,更加清楚九九至尊是什麼玩意,按照少年神魔的說法,這個九九至尊是人間至人。

將來步入聖人,不費吹灰之力。

是天生的聖人。就算沒有塑魂丹,百年之後,姬發被滅殺的魂魄,也會自己復原。

除非打的他三魂七魄不復存在,才能夠殺死姬發。

若是沒有那十年的耽擱,說不定姬發現在已經是聖人了,不過就算是耽擱了十年的時間,姬發步入聖人境界,也不過是十到二十年的時間了。

到時候,蘇陽面對的就是一個強大的聖人了。

在殷商帝國,封神已經算是頂尖了,如果真的出現了一個聖人,獨自一人斬殺帝國皇室,不費吹灰之力,誰也擋不住。

所以姬發,不殺不行。

太師聞仲點了點頭說道:「我立即出手,滅殺姬發。」

「不用你親自出手。」蘇陽知道殺死姬發可不是什麼小事,西伯昌好不容易等姬發蘇醒,防禦必然嚴密,不願意太師聞仲去冒險。

「再過二十七天,就是帝國誕辰,朕要普天共慶,叫諸侯入宮覲見吧。」(未完待續。。)

… 帝國誕辰是殷商帝國最重要的一個日子。

慶祝帝國成立的日子。

在這一天,百姓張燈結綵,官員們彈冠相慶,貴族歌舞翩翩,整個殷商帝國都會沉浸在歡樂無比的喜慶日子裡。

每年的這一天,都會有無盡的節目上演。

從歌舞表演到比武表演,從歌星聚會,到舞王爭鳴……

帝國十二萬九千六百個行省,每一個行省,都有屬於自己的獨特節目,普天同慶,萬民歡呼,歡樂的海洋鋪天蓋地的席捲了帝國的每一寸角落。

蘇陽趁著這個機會,這一次要普天同慶,諸侯入宮,帝國八百諸侯,每一個諸侯都必須親自前來,不得有誤。

命令一下,整個帝都都轟動了。

這可是大事件啊。

自從帝國建立以來,八百諸侯聚集在一起的次數少的可憐,因為皇帝猜忌諸侯,不允許他們私自聚會,一般來說,十人以上的諸侯如果沒有經過皇帝的允許,聚集在一起的話,就是反叛之罪,株連九族。

所以帝國的諸侯們,如果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是不會離開自己的領地。

這一次,蘇陽召集八百諸侯入宮,一起慶祝帝國誕辰,消息一經傳出,整個帝國都轟動了,誰也不知道帝辛是在發什麼瘋,居然要召集八百諸侯,普天同慶。

帝國縱橫十億光年,有些諸侯距離帝都太遠,二十七天的時間,根本趕不過來。

然而蘇陽下達的命令不容更改,於是那些偏僻的諸侯只能想辦法,盡量趕過來。

二十天後,帝國八百諸侯。七百多個諸侯都紛紛趕到了帝都……朝歌。


蘇陽命令太師聞仲,一一接待了這些諸侯,並且安排他們在皇宮住了下來,巨大的皇宮機關遍地,法陣成群,戒備森然。廣闊無邊,住下七百諸侯,如同一滴水珠落入大海,翻不起一絲絲的浪花。

當天夜裡,太師聞仲又一次進入了御書房,和蘇陽討論天下大事。

「還有多少諸侯沒有趕來?」蘇陽問道。

太師聞仲聞言回答道:「還有七十三個諸侯沒有趕來,已經確定接下來的七天內,會有三十二個諸侯會進入朝歌,但剩餘的諸侯距離太遠。沒有辦法趕來。」

蘇陽說道:「這一點不用擔心,到時候,我會派人去把他們接過來。八百諸侯,必須要全部到齊。」

太師聞仲有些心驚,那些趕不過來的諸侯距離太遠,有些人甚至還有上億光年的距離,想要把他們接到帝都朝歌,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就算是封神強者也做不到。

陛下居然有把握將這些人全部接過來。皇室的底蘊果然深不可測。

她心頭吃驚,表情卻十分平淡。波瀾不驚的說道:「沒有趕來的諸侯之中,有西伯昌。」

蘇陽平淡的說道:「西伯昌距離帝都並不遙遠,如果日夜兼程,只需要十八天的時間吧。」

「是的。」太師聞仲黑髮如瀑,青絲垂落,坐姿端正的回答。

「那就去催促他一下吧。」蘇陽目光幽幽的回答道:「務必讓西伯昌在三天內趕到帝都。如果趕不到的話,那朕就親自去接他。」

太師聞仲心頭一凜,關切的問道:「恕微臣直言,現在還不是和西伯昌翻臉到時候,陛下還需忍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