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孔清韻見雲琰還沒停下來,機器人身上已經開始流下液體了,急忙迴應:“是,是!我宣佈,雲琰是今天表現最佳!”

雲琰還沒停下,繼續道:“如果後面有哪位天才同學也打敗了三S機器人,該怎麼算呢?”


孔清韻毫不猶豫的說道:“依然屬你最佳!”

摸了下鼻子,閉口,火焰長龍在空中緩緩淡去不見,機器圓盤如蒙大赦,嗖的一下就飛到了孔清韻那邊。

孔清韻出手,深綠色的王階玄能覆蓋被燒紅了的圓盤,幫助圓盤降溫。

“今年的學員,似乎很不簡單啊!”副院長看着圓盤被燒成這副模樣,連連感慨。

雲琰向着主席臺抱拳示意,那表情就是已經笑納了第一名的獎勵,然後收起赤焰劍,大搖大擺的下了擂臺。

“各位同學,我一加入玄字學院,你們就給我如此厚禮,小弟這就恭敬不如從命,都收下啦!哈哈!”

雲琰來到杜布書的賭桌旁,把所有交易窗口都點了個確定,一大堆貢獻值加入了雲琰的學員卡,顯示貢獻值的地方數字不停的翻滾着。

聽到自己的貢獻值被划走的提示音,衆人才如夢方醒。

那個三階巔峯的少年,真的打敗了三S天殘機器人!

連修煉到劍氣化形境界的羅淼都贏不了SS,但是這個少年卻一拳打爆,之後對戰SSS級別,看上去也沒什麼壓力,甚至逼迫的孔清韻院長不得不出言阻止他毀去三S機器人。

想想在考覈開始之前,還那麼瞧不起這個少年,所有都覺得臉上火辣辣的疼,這一巴掌打的乾脆,打的讓他們懷疑是不是真的。

左成華眼疾腳快,雲琰剛收完戰利品,立馬就擠了過來,一臉諂媚狀,“雲兄雲兄,方纔在臺上可真是威武不凡啊!”

雲琰沒有理他,這種見風使舵的牆頭草入不了他的法眼。

左成華沒有氣餒,繼續巴結道:“日後咱們就是同學了,擡頭不見低頭見的,可得好好相處啊,說不定還能一起進入地字學院呢!”

雲琰沒好氣的說道:“不敢不敢,左學長入院可比我早着呢,等你有實力進入地字學院的時候,我肯定還不行啊!”

沐習走上前去,搭着雲琰肩膀,對左成華道:“你這學長,初次見面,不得給點見面禮啊!”

左成華彎着個腰,委屈道:“這剛纔已經給雲兄贏去很多貢獻值了,我現在也是兩手空空了。”

“你是想說你輸的不服氣嗎?”雲琰瞪眼。

“不不不,服氣服氣,服氣的不得了,這些貢獻值乃身外之物,我早就想扔了,既然雲兄需要,都給你,都給你。”

羅淼也逮住機會走了過來,他看出來沐習都要去宰這個傢伙一頓,自己也不能錯過。


羅淼的目光在左成華身上掃了幾眼,目光停留在了左成華手上的空間戒指之上。

左成華圓滑的很,看的出沐習、羅淼都是和雲琰關係很鐵的人,急忙護住了自己的空間戒指,眼神真誠的說道:“各位爺,這空間戒指可是我一年前和一個小隊,千辛萬苦從一個遺蹟中獲得的,有我半條命在裏面啊。”

雲琰來了興趣,道:“遺蹟裏面撿到的空間戒指啊,那裏面沒有點好東西嗎?”

左成華連連擺手,“沒有沒有,”不過頓了一下,接着道:“還真有一件,不過一直沒覺得有什麼用。”

雲琰再次瞪眼恐嚇,嚇得左成華趕忙取了出來。

“這是什麼?”沐習見左成華取出一張羊皮紙,一把奪了過來研究起來,上面密密麻麻的有些符號,還有圖畫。

左成華道:“看這個樣子像是藏寶圖,但是我找許多專家研究了很久,也沒弄明白上面的符號指示的是哪。”

“藏寶圖?”一聽見藏寶圖仨字,伍荷就不淡定了,剛剛還在和景秀兒說話,此刻立馬衝了過來,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

羅淼也湊了過來,一看見上面的符號,表情立馬嚴肅了起來:“這是文字,我認識!”

左成華一直想知道這幅藏寶圖到底指示着什麼地方,又有什麼寶貝,苦於一直找不到認識這種符號的人,現在居然跑出來一個認識的,大喜過望,就想過來一起探討一番。

“上面寫着什麼?是有什麼好寶貝,藏在哪呀?”

雲琰一步上前,攔下了左成華,語氣不善的說道:“有你什麼事啊,這副藏寶圖現在歸我們了,你哪涼快哪待着去!”

左成華語塞,心裏憋屈的很,很想爆發,但是還是忍了,他仔細想想還是覺得自己沒有SS天殘機器人結實,也不可能快過剃,還是算了吧,只要雲琰不再計較之前的嘲弄就好。

雲琰可沒心思去陪左成華計較什麼,他眼睛不經意的瞥了一眼藏寶圖,竟然看到了一塊令他無比動容的圖畫。

在羊皮紙最中心的位置,那裏畫了一塊造型古怪的石頭,形狀像是一片樹葉,樹葉上面畫着一個符號,這個符號可能是古文明的文字。

令雲琰在意的是,當他每次內視傳承石的時候,他那顆火焰形狀的紅色傳承石,中心位置也有一個符號,和這塊羊皮紙上面畫的樹葉形石頭,其上的符號一模一樣,如出一轍。

這是一塊指示傳承石所在的地圖!


雲琰心中震驚無比,如同翻騰起層層巨浪的汪洋,第二塊傳承石要出現了嗎,傳承者又是誰?

“東龍大陸……北珠小島,傳……”羅淼一字一字的辨識着,但是剛剛看到樹葉形石頭的位置之時,雲琰一把把藏寶圖奪走了。

“你幹嘛,吃獨食啊,這可不地道了啊!”沐習憤憤不平。

伍荷也叉着腰說道:“小藍眼,快把藏寶圖給本姑娘,本姑娘要去尋寶!”

雲琰把羊皮紙捲成圓筒,在沐習、伍荷頭上各敲了一下,“獨你個頭,尋你個頭啊!”

接着表情變得前所未有的嚴肅,壓低聲音對着幾人說道:“這份羊皮紙非同小可,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回去再和你們詳細說明。”

見雲琰竟然這麼嚴肅,完全不似平時那副吊兒郎當的樣子,大家也知道雲琰沒有開玩笑,沒有再在這上面玩鬧。

左成華看他們圍了一圈,討論的好像津津有味的樣子,腸子都悔青了,早知道雲琰這夥人裏面有認識藏寶圖上符號的,幹嘛得罪他呀,現在丟了點貢獻倒沒什麼,把藏寶圖也賠進去了。

饒是如此,左成華也只能打碎牙齒往肚裏吞,他沒有什麼家庭背景,只是在玄字學院混的不錯,有些跟班和兄弟,但是他算了算,應該沒一個比SS天殘機器人硬的,他是被雲琰那一下給嚇出了陰影了。

不過,左成華忽然想起,之前遍訪專家的時候,他拍了很多羊皮紙的照片,都還在自己手上。

既然自己得不到這份藏寶圖上的寶藏,也不能便宜了雲琰,他要把羊皮紙的資料上傳到網絡上,儘管他知道凡是和修士有關的資料上傳網絡都是死罪,他也不管那麼多了。

景秀兒邁着蓮步款款走了過來,“雲哥,你們在說什麼呢,這麼熱鬧。”

雲琰趕忙住嘴,道:“是一份藏寶圖哦,過段時間我們打算出去尋找藏寶圖,秀兒你要不要一起去?”

景秀兒大眼立刻露出了興奮之色,但是轉瞬又暗淡下去,道:“秀兒也可以去嗎,但是我修爲很低,不知道會不會拖累大家……”

雲琰笑道:“秀兒,你是特殊體質,怎麼會添亂呢,說不定還是我們的一大助力呢!”

“十三號,景秀兒學員,請上臺進行考覈!”主裁判宣佈道。

“到你了,快去吧,加油!”

“秀兒姐,加油哦!”伍荷雖然心裏有點小小的嫉妒,覺得藍眼睛帥哥好像對她更好一點的,但到底孩子心性,方纔和景秀兒在一起說了一會話,兩人已經是朋友了,此刻也是真心的爲景秀兒加油。

“嗯!我去了!”景秀兒縱身躍起,長髮飄舞,輕盈的落在了擂臺之上。

A級天殘機器人啓動,開始讀取景秀兒的資料,“學員姓名:景秀兒;年齡:14歲;天賦體質:滿月幻體;修爲等級:三階後期;當前心理狀態:緊張;功法閣出借記錄:《武者基礎身法》、《望月決》、《凝神清心術》……” 昨天晚上六點之後,有朋友打賞,所以今天加更一章~只差三朵鮮花就可以多五十朵花,就可以再更一章哦,兄弟們投起來!

————————————————

“發射!”

A級天殘機器人還是那一招,上來就發射兩枚**遠程攻擊。

景秀兒看上去嬌嬌弱弱的,但是戰鬥起來也不含糊,玄能大開,勁風吹起,背後升起一輪滿月,似真似幻,如一輪白色的玉盤,在玄能的催動下瞬間壯大起來,足有三米的直徑。

這輪圓月在景秀兒的控制之下,向前一挪,**射在了月亮之上,如泥牛入海,直接變成了啞巴彈,掉落在地,沒有爆炸出來。

“原來是滿月幻體。”孔清韻微微頷首,特殊體質十分罕見,想不到這一次除了伍荷,這個總院長的女兒之外,還能遇到一個幻體。

幻體是特殊體質中的一個大類,屬於武體的一種,可以在修爲沒有到達王階的時候就能使用法相之術,根據不同種類的幻體,法相各不相同,比如景秀兒是滿月幻體,她所用的法相便是一輪滿月。

法相之術並不是每個王階高手都能修煉出來,需要一定的天賦和勤奮的付出纔有可能,而幻體則保證了達到王階的時候必然有完整的法相之威。

並且幻體在沒有到達王階的時候也可以使用法相之術,只是法相不夠完整,威力也欠缺。

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法相終歸是法相,是一種強橫的手段。

“月噬!”

景秀兒嬌喝一聲,玄能運轉,身前的三米高的滿月散發出淡淡的月光,向着機器人碾壓而去。

機器人火力全開,想要消滅這輪逼近的月亮,但是無論什麼樣的攻擊,這輪滿月都會盡數冷卻掉這些熱武器,讓激光熄滅,炮彈短路,變成一地廢鐵。

眼看圓月眨眼已經接近了機器人,數枚追蹤**從A級天殘背後發射而出,在身後盤旋幾下之後直飛高空,要繞過這輪月亮攻擊景秀兒。

“不好,這機器人可真是有點腦子啊,還知道避重就輕!”雲琰緊張,景秀兒是特殊體質,主要就是依靠特殊體質帶來的天賦招數,只怕沒有修煉別的功法,如果被**擊中會有危險。

景秀兒臉上並沒有露出害怕之色,只是變換手勢,催動玄能,“潮汐之力!”

月亮能引起潮汐,是因爲月球對地球的引力,滿月法相自然也會有這種力量。

已經到達機器人面前的圓月猛地變得更加明亮起來,一股巨大的引力猛然爆發,將離她最近的機器人瞬間吸引到了月亮內部。

景秀兒畢竟只是三階後期,所以此刻使用的法相只是虛影,沒有實體,所以機器人才會被吸入月亮內部,像套了個月亮形狀的外套似的。

飛向空中的追蹤**在掙扎兩下之後,終於抵擋不住引力墜落而下。

“轟!”

數枚追蹤**也飛入了月亮之內,與機器人相碰爆炸,A級天殘機器人自食其果,被自己發射的**給炸燬了。

“A級天殘機器人炸燬,景秀兒過關!”

景秀兒拒絕了繼續挑戰,興沖沖的下了擂臺,她只要能和雲琰一起進入玄字學院就好,並不想獲得更多的好處。

“秀兒姐姐的體質也很厲害,那輪月亮很漂亮啊!”伍荷兩眼冒星星,又成了景秀兒的小粉絲。

景秀兒笑逐顏開,道:“伍荷妹妹喜歡的話,到了晚上我再放出來,更加好看哦。”

雲琰幾個男生在旁邊聽到這種對白,一陣無語,特殊體質是給你這麼用的麼……

考覈依舊在進行,之後也沒有什麼更加出彩的學員了,通過率大概只有百分之三十左右,有幾個學員達到了四階,自然是毫無懸念的通過了。

一個小時之後,所有考覈都結束了,衆學員齊上擂臺,等待院長宣判今天表現最好的三人,可以獲得今天的獎勵。

孔清韻上前,拿過麥克風,看了看老師們商量的結果,雲琰果然是第一名,不過她卻很是膈應,真不想把第一名的獎勵發給這個不可一世的少年。

但是誰讓她剛纔自己都答應了呢,只得照做。

“……以上是今天通過考覈的學員,讓我們恭喜他們!”孔清韻把通過的學員名單報了一遍,場下爆發掌聲祝賀。

“沒有通過的學員也不用氣餒,下個月再來,回去之後勤加修煉,一定也可以通過考覈的!”

孔清韻頓了一下,全場屏息,都知道他這是要宣佈今天表現的前三名了。

“下面我宣佈今天表現第三的是……勞自明!恭喜你,你可以獲得一千貢獻值!第二名是羅淼學員,你可以獲得一千貢獻值,並且可以任意挑選一件玄字學院藏寶閣二層以下的武器!”

那個名叫勞自明的學員也成功打敗了S級機器人,只不過不像羅淼那般輕鬆,一劍劈成兩截,而是在一番苦戰之後才勉強戰勝,所以他獲得了第三名。

“第一名是……”

“耶!耶!謝謝大家!謝謝大家捧場,哈哈!”

孔清韻正要開口,排排站的學員裏面,雲琰已經歡呼着溜達了出來,對着全場喝彩。

孔清韻腦門一陣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不守規矩的學員,怎麼還偏偏要給他頒發第一名的獎勵。

幸好她身後的副院長連忙提醒他,小孩子不懂事,忍一忍,忍一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