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季柏說:「這跟人多人少沒關係,怎麼能讓女朋友買單呢?」

「哦!」葉芊芊終於搞懂癥結了,輕鬆地笑起來說:「這樣挺好,我們交往的第一天就有了分歧,那我們就可以把分歧解決了。

大白,我知道你的性格是很大方的那種,你都習慣搶著買單,可我並不是為了占你的便宜才做你女朋友的。而且,我也沒有男生必須要為我買單的意識,甚至於我覺得,只有我倆互相有來有往地為對方花錢,我們的關係才是平等的,我不欠你的,我也不低你一等。

如果我只是一味地接受你的好意,而沒有主動為你花錢的意思,那我肯定是不喜歡你的。

你知道我賺錢很辛苦,我喜歡誰才會願意為誰花錢。

不知道我解釋清楚了沒有,反正你有覺得不舒服的事,我也有,我們互相理解,這樣就能更好地相處了?這一點我們可以達成共識嗎?」

季柏的智商多高啊,從葉芊芊說出你的好意會讓我感到愧疚的那天起,他就知道她並不是一個會佔人便宜的姑娘。

只是那時候他倆還不熟,她對他的好意有心理負擔他能理解。

只是沒想到,她都已經是他的女朋友了,他為她花錢不是順理成章的事嗎?她應該坦然接受就好了啊。


可是從目前的結果來看,就算將來有朝一日他們結婚了,她可能都沒辦法心安理得地接受他的全部好意吧。

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生經歷,讓她在任何時候,都不會選擇完全地依賴一個人,而一定要保持自己的獨立堅強呢?

是因為覺得他不夠可靠,還是覺得可以依靠他的時間不夠長,與其不知道哪天他就靠不住了,不如從一開心就不要產生依賴?

這個問題,季柏將來會搞清楚的,現在,他選擇尊重葉芊芊的決定。

受教育程度越高和越有能力的女性,更在乎男女平等的問題。

如果事先沒有說好是男生請客,她們會默認自己是要付錢的,如果男生突然搶單,不見得是一件讓她感到高興的事,反倒是會讓她覺得自己被小看了,她有經濟能為自己買單,為什麼要接受別人的饋贈?


冷血總裁求放過 ,他能理解葉芊芊的想法。

女生為他花錢這件事雖然他很不習慣,但是他可以試著感受一下,她有一句話感動到他了:「我喜歡誰才會願意為誰花錢」。

基於這個可愛的原因,季柏又希望葉芊芊可以為他多花一點錢!

這頓午餐有點豐盛,小吃就是花樣繁多,就算每樣量都不大,但是一來二去的,不小心還就吃過量了!

兩人坐在湖邊的小屋裡邊看風景邊吃,一坐就是一個半小時,吃得十分滿足。

中午的太陽也並不炙熱,把單車鎖在路邊,去橋上走走看看高處的風景,入目皆是綠意盎然的樹和水,這才是真正的護眼色呢。

濕地公園的地勢比較低,公園的上方有堤壩、公路和高架橋混合的交通道路,季柏和葉芊芊在公園裡玩,又吃又喝的好不愜意,這可苦了開車來的三個保鏢。

雖說季少出門逛個公園而已,理應不會出什麼亂子,但是亂子這種東西就是出其不意才叫亂子,所以三人還是分工明確地在遠處執行著保護任務。

飛鴿負責開車;飛雁負責監看兩人的一舉一動,判定他們接下來去哪裡和身周有沒有危險靠近;飛雷則要監看整個大環境,預測有無危險發生。

那兩人在小木屋裡吃了一個多小時的好吃的,有說有笑高興得不得了,三個保鏢只能在價值百萬的豪車裡啃麵包。

就連速食麵都不能吃,因為味兒太大了,不容易散掉,苦的還是自己。

三人憋屈得要命,覺得跟著季少雖然工錢給得不少,但是這日子好難熬! 身為保鏢,練手的機會太少了,好不容易遇到個不開眼的嚴覓找茬吧,就那破工作還得搶著做呢!

最近季少連出差都少了,兩點一線,公寓和公司而已,保鏢們更是沒有練手的機會,慌得三個人都快互毆起來了。

為了維持三人小團體的團結和穩定,每人還去辦了一張健身卡,季少回家以後三人就算是下班了,一起去舉鐵或是打打沙包,發泄無處安放的精力!

飛鴿啃著乾巴巴的麵包,不滿地發起牢騷:「季少準備什麼時候告訴葉老師他的身份?我真的也想要有姓名,而不是外賣小哥!我真是送外賣送得想死,飛鳥總是嘲笑我!」

飛雁冷靜分析道:「快了吧,兩人都走得這麼近了,早晚的事。」

飛鴿充滿希望地問道:「那是不是說我們以後都不用再隱身了,可以光明正大地跟著季少身邊保護他?」

飛雷一盆冷水澆滅了另外兩人的期盼:「以季少喜歡保持低調的性格,讓我們隱身保護不僅僅只是因為葉老師吧?他本身也不想引起別人注意。」

「嗷嗷嗷!」飛鴿一陣哀嚎:「這是沒有明天的漫長黑夜嗎?」

飛雁安慰道:「鴿子,你要這麼想,至少我們角色扮演能力、隱藏手段、跟蹤技術都提高了不少啊,也是一種進步!」

飛鴿是來做保鏢賺錢的,並不是來學習技能的,沒有想要在這種事情上進步的意思啊喂!

兩人從橋上慢悠悠地晃蕩下去的時候,湖面上掠過一隻白色的鳥,那鳥很漂亮,翅膀展開大約有半米長,身姿靈活地從水上滑過。

葉芊芊指著那鳥,興奮地說:「它捉到魚了耶!」

湖邊有一處觀景台,比較有特色。


從岸邊下去幾階,走到水裡,有一個沒於水中的觀景台,水深到腳踝的位置,觀景台被圍欄圍了起來,人們可以站在水裡,更近距離地觀看鳥兒捕魚的場景。

葉芊芊看到觀景台上還有小魚兒在遊動,看來這湖裡的魚苗真是很豐富,她有想要去觀景台上玩的意思。

季柏眼見她猛地把毛衣裙子往上一提,嚇了一跳,這是要幹嘛?

卻見她裡面還穿著一條夏天的短褲,原來並不會走光,嚇死他了。

葉芊芊將毛衣裙子的下擺塞了一角到褲腰裡,彎腰就準備脫鞋子下水。

季柏摸了摸湖裡的水溫,阻止了她:「今天天氣太好了,湖裡的水涼,你別下去。」

本來興沖沖的葉芊芊聞言,雖然有點失望,但她還是聽了季柏的勸,沒有任性地要下水。

季柏說:「等夏天了我再陪你來,我們拿個網兜和魚缸,來撈魚。」

「啊哈,這個建議好,採納了!」葉芊芊瞬間又高興了起來,就是這麼好哄的姑娘。

兩人走走停停,玩得不亦樂乎,哪兒都能駐足觀賞一陣兒,哪怕是看看花草樹木上掛著的牌子,看看這些植物的名字,也是非常有趣的。

最後去還車的時候,守攤位的阿姨說:「你倆興緻可真好,騎了好幾個小時喲!」

葉芊芊鬼靈精得很,忙說:「下次再來照顧阿姨的生意,還要給我們算便宜點哦!」

阿姨高高興興地說:「那是肯定的啊,我的回頭客多得很呢!」

這個時候回城,也要坐一個多小時的公交,到家差不多就是吃晚飯的時間了。

季柏早就跟飛鳥預定了晚上的位置,這個時候過去的話剛剛好。

昨晚上葉芊芊提到麻小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就是兩個字:想吃。

季柏記得可清楚了,早上就跟主廚先生說了,做一份麻小送到翟助理的公寓裡面,宵夜吃。


剛才主廚先生已經把要做的蝦都洗刷刷完畢了,發了一張照片給季柏看,意思就是麻小已經就位,確保宵夜肯定能吃到!

很好,晚餐和宵夜都妥了,剩下的就是帶葉芊芊一起享用美食了。

兩人在回城的公交車上搖晃著,搖得葉芊芊的睡意越來越濃。

她忍不住靠在季柏的身上說:「我睡一會兒啊,大白,到了叫我哦。」

季柏也有困意,不過他忍住了,伸手將葉芊芊抱進懷裡,讓她枕在他結實的胸肌上,這樣有依有靠的,能睡得更加舒服一些。

葉芊芊這才知道,原來男朋友的懷抱是這麼用的?

感覺是十分高級的枕頭!

季柏的身上隨時都是香香的,好聞捏,他穿的那件毛衣,質地又很柔軟,她靠在上面蹭來蹭去的,覺得好好舒服。

葉芊芊是被公交車的一個急剎車給晃蕩醒的,季柏一手緊緊抱著她,一手撐在前排的座位上,他的反應很快,沒有讓她撞到。

她被嚇醒,睜眼看到季柏堅毅的下巴線條,發現自己被他保護得很好,瞬間心中一盪。

她一動不動地繼續靠在他的身上,悄悄觀察了他好久,從他的下顎輪廓,到他上下滾動的喉結,再往下就是他漂亮的鎖骨了。

她覺得男生長得太好看了也是一把雙刃劍,既賞心悅目,又怕別人也覺得賞心悅目,要搶她的寶貝。

她伸手將季柏的脖子抱住了,突然就說:「大白,不可以喜歡別人哦。」

季柏:「??」

葉芊芊只說了那麼一句話就不再動了,季柏不確定她是不是在說夢話,不過她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除了她,還有誰值得他喜歡?真是奇怪的憂慮。

不過這也說明兩人的關係近了,從對他沒要求到對他提要求,那是她對他的佔有慾。

葉芊芊復又睡了一會兒就被手機的提示音吵醒了。

是S發來的消息:「剛剛結束了電視台的採訪,晚上有時間見面嗎?」

偶像大大問她有沒有時間見面?葉芊芊瞬間就不困了!

檢查一遍自己:妝容OK,服裝OK,時間OK,她整個人都是OK的!

於是她激動地回消息道:「好啊,好啊。晚上一起吃飯啊,就當是給你接風洗塵了!」

S快速回道:「好的,在哪裡見?這裡我不熟,你可以發定位給我嗎?」

對哦!S是外國人!

約見面地點這種事只有她來解決了!

所以晚上是要約在哪裡吃飯呢?

葉芊芊一下坐直了身體,很認真地和季柏討論道:「大白,S約我晚上見面,他遠道是客,我是東道主,理應請他吃飯,你有餐廳推薦嗎?

不能太貴了,我請不起的,也不能太便宜了,請偶像吃飯的機會一輩子可能就這麼一次,我想請他吃好一點的!」

偶像?

就S那種雕蟲小技的「特長」程度就能做葉芊芊的偶像?那他怕不是可以成為她的男神?

算了,現在不是想這種無關緊要的事情的時候,剛好他也十分想要會一會這個傳說中的S,擇日不如撞日,那就今日好了。

季柏說:「我在龍廚定了位置,一會兒就準備去那兒的,就約在那裡見吧,我跟餐廳說再加一位就好。」 「哇!龍廚不超有名的好吃嗎?聽說那裡不好預約呢,你居然可以定到,真是太好了,是個招待我偶像的好地方!」葉芊芊開心地說。

季柏淡淡地說:「運氣好,剛好有位置。」

葉芊芊想當然地說:「可能因為今天不是節假日,到處都沒人的關係吧。

我已經把龍廚的位置發給S了,我們會比他先到吧,他離得還要遠一些。」

不一會兒,葉芊芊忽然又問季柏:「我需要給S發張照片嗎?他都不知道我長什麼樣子,到時候怎麼找到我?」

季柏奇怪地說:「你們認識這麼久了,都不知道對方長什麼樣子嗎?」

「嗯,我是在網上看到他的畫覺得很喜歡,才想辦法結識他的嘛,他在美國那麼遠的地方,我想這輩子都是沒機會跟他見面的,所以長相如何跟我們做朋友這件事一點關係都沒有,他好像也是這麼想的,從來都沒問我要過照片呢。」

季柏覺得這種互相都不關心對方長什麼樣子的朋友關係,確定是純友誼無誤了。畢竟做朋友的話長相真的無所謂,但是喜歡一個人,一定會在意對方的長相吧?

他建議道:「你問問S,看是他給你發照片還是你給他發好了。」

S很快回復了說:「不用,給彼此一個驚喜吧。」

驚喜?

葉芊芊摸了摸自己的臉,她覺得自己離驚喜還是有距離的,不過也不會是個驚嚇,最多就是個不起眼的普通人罷了。

希望不會讓偶像大大感到太失望才好。

她稍微形容了一下自己:「好的,我穿一件米白色毛衣,扎著馬尾,你看到一個長相很普通的女生就是我了。」

S發了一個笑臉過去說:「我會認出你的。」

大大好溫柔,好可愛哦!心裡有點小激動怎麼辦?

大大,我願意追隨您一輩子啊,一輩子!

季柏見葉芊芊臉上的表情可豐富了,一會兒高興,一會兒激動,一會兒忐忑,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完全不是這樣的啊。

他又有點介意了,這個S到底有什麼魅力,能讓她如此神往,如此迫不及待地想要見面,而且還是如此的主動。

他得好好觀察S的行為,然後學起來,她是不是就會對他主動了?

兩人進城以後又換乘了一輛車才到達龍廚。

葉芊芊看看時間說:「啊,沒想到花了這麼多時間才到。」

季柏覺得那是必然的,進城以後交通就很不好,公交車又要不斷地停車上下客,是很耽誤時間的交通工具啊。

兩人走到門口的時候,從另一邊走過來一個白凈的高瘦男生,柔順的墨色頭髮非常的飄逸,隨著他走路的震動,黑髮在額前輕輕地拂動著。

葉芊芊不禁多看了他一眼,心中很是感慨:「發質可真好啊。」

男生望著葉芊芊笑了一瞬,她馬上就變得不好意思了:「這是偷瞧別人被抓了現行啊我的媽!」

葉芊芊趕忙收回自己的目光,帥哥誠好看,也不能如此明目張胆地看啊,沒禮貌!

男生幾步走到葉芊芊的身邊,略低著頭,聲音溫柔地確認道:「Ivy?」

葉芊芊的描述很準確,要同時符合她說的白衣服、馬尾、到龍廚吃飯和年輕姑娘這些條件的人,放眼望去,就她一個。

所以S一眼就覺得是她,倒是葉芊芊極度驚訝,因為她真就老老實實地期待著兩人見面時的驚喜,都忘記問S長得是什麼模樣了。

未曾想,兩人會在店門口就遇到,這麼巧的。

她超級驚訝地和他確認到:「SiSi?」

S笑意深深地說:「是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