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它繼續嘆氣,覺得自己未老先衰。

遊戲世界和現實中普通的coc跑團模組不同的地方就在這裡,就算是它也不能完全確定事情會像哪個方向發展。

這不是骰子女神的問題,而是AI完全複製了現實世界人類性格的問題。

不像對角色有掌控力的真正跑團遊戲里的KP,遊戲世界那些NPC不是它扮演的,它自然不能強行扭曲一個人的性格,比如說讓五條悟、夏油傑兩人討厭橘和雅。

畢竟當初那個魅惑可是失敗了的,誰能想到三人還是組了個小隊!

所以,現在看著兩位咒術師忙上忙下,而橘和雅坐在咒靈上超級悠閑就差捧杯茶的樣子——

還能說什麼呢?

事情都已經這樣了,那隻好允許調查員繼續鹹魚躺贏下去啦!

不管開批看著調查員躺贏時是怎麼恨得牙癢,反正橘和雅本人是超級舒坦的。

他第n次感謝自己做了個英明的決定,然後重新圍觀五夏大戰詛咒師。

哦,這個大戰當然不是真的大戰,只是橘和雅為了給那位混血青年留一點面子而用上的虛假的動詞。

其實在他眼中,就是那憨憨詛咒師突然消失了。

現實情況是夏油傑操縱著巨大的咒靈,一隻張著尖牙的巨型水蛭與毛毛蟲結合體,從【術式·蒼】轟開的洞里探頭進去(並將洞擠大了一圈),一口吞下了詛咒師。

——這樣可以有效防止對方做出一些勞民傷財的反抗動作。

顯然,不管是五條悟還是夏油傑,都選擇性遺忘了一件事。

他們倆動作太快,從頭到尾都沒給人呆楞的詛咒師表現的機會。

要說勞民傷財,這倆人在本次行動中勞得可比人家多多了。

「任務完成,撤退。」

橘和雅看見旅館里好多窗戶都亮了起來,連忙沖兩位凹造型DK擺擺手。

「多誇兩句。」五條悟依舊凹著男模造型,壓低聲音,故作冷酷。

將咒靈招到身邊夏油傑也側頭看自己小夥伴,眼中寫著同一句話。

求誇。

橘和雅:你們這時候裝什麼狗狗?

說好的傲嬌彆扭高冷貓貓呢?

偷聽到橘和雅心聲的KP想吐槽他,忍住了,最後只偷偷在心裡比比。

KP:哪裡有什麼貓貓,你們三個插科打諢在一起鬧的時候明明就是一窩『阿拉撕家』,吵得不行!

完蛋,它開始提前同情家入硝子了。

※※※※※※※※※※※※※※※※※※※※

一人鬧是貓貓,兩人鬧是貓貓和貓薄荷,三人湊在一起鬧時,你有九成可能性獲得一窩狂咬拖鞋的狗狗。

——

模組沒完,還有不少內容

但是這個邪·教徒(其實是巫師)是真的倒霉,遇到誰不好呢?偏偏碰見這三個傢伙(同情

PS:這是個真菜雞,不是奈亞,咱奈亞沒這麼丟人,這個人唯一優秀的地方在於腦子活絡,操作風騷。

——

因為攢3號v章節,明天後天會短小 隨着劇組的籌備工作越發完善,星火影視也在2月下旬展開了電影的初步宣傳。

2月20日,星火正式對外宣佈了《星際穿越》立項的消息,並公佈了電影的演員陣容、投資數額等具體信息。

由於電影中包含大量的特效鏡頭,幾位主演的片酬也都不便宜,這部電影光是製作成本預計就要花費6.5億,宣發上少說還要投入幾億,這種級別的電影絕對算得上是大製作了。

再加上電影還頂着方遠的名字,那就更不得了了。一來方遠本身的金字招牌就讓這部電影備受影迷期待,「方導出品必屬精品」這可不只是一句玩笑話。

二來儘管方遠沒有說過自己以後不拍科幻片了,但拍完《彗星來的那一夜》后,他就再沒有涉足過科幻題材了,如今重拍科幻片,當然引人注目。

於是《星際穿越》立項的消息一經公佈,頓時引起了巨大的反響,有關詞條迅速登上了熱搜榜單。

「這種級別的科幻片,應該不是《彗星》那樣的腦洞電影吧,否則怎麼也花不了這麼多錢啊。」

「不會吧,方導真的要拍大製作大特效的科幻電影了?」

「這能行嘛,方遠拍劇情電影的確很牛,這我承認,但他能拍得好科幻電影嗎?別拿《彗星》來說事,你們都知道我說的科幻電影是指《巨獸》和《全球戒備》那樣的特效片。到時候別拍得不倫不類的,那就貽笑大方了。」

「我也有點擔心,方導拍劇情片拍得好好的,怎麼突然想起要拍科幻電影了?而且一來就是幾億投資的大製作,總覺得不太穩當。」

「害,我看你們就是杞人憂天了,我倒覺得沒什麼。你們想啊,方導的《颶風營救》不照樣有六十多億的票房嘛,這就說明他對商業題材一樣得心應手,這回的《星際穿越》就算不能驚艷出彩,至少也不會太差的。」

「雖然都是商業題材,但一個是動作片一個是科幻片,這是兩碼事啊,還是對方導不太放心,這要是搞砸了,那可就自砸招牌了。」

「方導該不會是和張導置氣了吧,看張導要拍《遺落之境》,乾脆就拍一部《星際穿越》和他對標,要在張導最拿手的科幻類型一較高下。」

「誒,有道理啊,有可能上回電影撞檔以後,兩人就開始置氣了。一個憋大招,花十多億拍《遺落之境》,另一個就同樣拍科幻大片叫板,非要把場子找回來。」

……

對於方遠要拍《星際穿越》的事情,有人期待、有人不屑、有人好奇,更有甚者都在猜測他是不是和張立新較上勁了,要通過同類型的電影來直觀證明兩人之間的能力高低。

而且這種猜測說得有頭有尾,信的人還真不少,給人的感覺就像方遠是個愣頭青一樣,兩人又沒什麼矛盾,就為了爭一個虛名而去挑戰張立新。

先不說方遠會不會幹出這樣的事來,其實只要細一想就會察覺出不對勁,方遠又不是傻子,明知道張立新擅長拍科幻電影,還要硬往人家的長處上撞,這不是很反常嗎?

不管怎麼說,反正怎麼想的人都有,如此廣泛的討論,給電影增加了很多話題性,也算是方遠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況下蹭了張立新的熱度吧。

誰叫他倆都是華夏頂尖的電影導演呢,兩人的高下之分,這可是許多影迷都在爭論的事情,《星際穿越》只能說是一個引子罷了。

……

時間又過了兩天,隨着劇組籌備工作的穩步進展,方遠也準備和幾位演員正式簽訂合同了。

說起來,方遠給幾位主演開出的片酬也是誠意滿滿了。

男主演沈文濤之前沉寂數年名氣大減,片酬便宜到簡直是白菜價,在《荒島餘生》之後才陡然爆紅,按理說方遠對他是有提攜恩情的。

不過方遠並不打算挾恩圖報,沒有仗着這層關係就繼續用白菜價找沈文濤出演,而是根據他現在的知名度和票房號召力,開出了上千萬的片酬。

沈文濤還只是一部電影爆紅,名氣不穩固,而柳冰就不一樣了,先前主演過方遠的好幾部電影,比如超六十億票房的《楚門的世界》,妥妥的一線女星,因此片酬也達到了近三千萬之多。

雖說她是星火影視的簽約藝人,但一是一二是二,該是多少片酬就多少片酬,方遠沒有在這點上摳門,按照她接戲的市場價給出了合理的片酬。

周韻琪和張凱同樣也是如此,方遠全都一視同仁,開出的片酬都在合理價位之間,沒有壓榨自己公司的藝人。

不過嘛,這樣一來倒是幾位演員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畢竟他們全都是出演方遠的電影而成名的,這片酬拿着總感覺不是那麼的心安理得。

這天下午,方遠把片酬告訴幾位演員並通知他們找時間到公司簽約以後,沒一會兒就接到了沈文濤打來的電話。

「不好意思,我們先暫停一下,我要接個電話。」

手機鈴聲響起的時候,方遠正在和特效公司的人商量空間站的特效製作問題,見是沈文濤的電話,他便禮貌性的小聲對面前的幾人說了一句,然後才起身走到一旁接通了電話。

「喂,沈哥,怎麼了?」

「方導,我剛才看到你發過來的消息了。」沈文濤頓了頓,然後問道:「我這片酬是不是有點太高了啊?」

這可是上千萬的片酬,沈文濤在看到那一串零的時候,心裏當真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噎在心口那兒,感覺喉嚨都堵得慌。

倒不是說他被這個數字給嚇傻了,好歹曾經也是紅過的,上千萬的片酬雖然多,但也不至於讓他這麼心緒起伏。

只是以前的遭遇讓他多年無戲可拍,別說千萬片酬了,在拍《荒島餘生》之前,他主演一部電影開出的報價只有六七十萬,而且還只是報價,商量一下就算打個五折也不是不可以,就這都沒有導演用他,可想而知他當時的境況。

過去幾十萬報價都無人問津,如今再看這千萬片酬,他難免心潮起伏,內心感慨萬千。 池玲瓏苦中作樂的想著事情,原以為這一晚肯定會失眠,誰知,興許是她這幾天提心弔膽的奔波太累了,也興許是被窩裡邊太暖和了,現在所處的環境又安逸舒適,讓她在不自不覺中,竟緩緩的睡了過去。

池玲瓏睡的香甜,嬌軟的小手把身上的被子攥的緊緊的,整個人也裹成了一道厚實的蠶繭。

她呼吸均勻,不一會兒就進入了酣甜的夢鄉。熟不知,就在她呼吸的韻律徹底規律下來后,睡在她背後,和她同她而眠的,她本以為早就睡熟了的少年,又緩緩的睜開了他那雙暗的深沉,幽邃的宛若無際深夜的眸子……

池玲瓏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天已大亮,暖融融的日光透過窗戶照耀進來,讓池玲瓏整個人都恍惚起來,分不清今夕何夕,也分不清她現在是在現實還是夢裡,她又究竟在什麼地方。

良久之後,池玲瓏睜著惺忪的雙眸,終於回過了神,反映過倆自己現在在虎崖谷半山腰的余大伯家避難,池玲瓏便又懶散的長長的嗚咽了一聲,磨磨蹭蹭了好久,才穿上衣服起了身。

昨晚睡在她身邊的少年早已經起了身,他睡過的地方也一片冰涼。若不是枕頭上和身側的床鋪上,都有一個明顯的凹陷,池玲瓏險些要懷疑這裡昨天到底有沒有睡人。

池玲瓏走出房門的時候,恰好碰上昨晚去廚房取水的余家二郎。那十六、七歲的少年看見她笑意盈盈的給他打招呼。整張憨厚俊逸的面孔,竟是倏地又紅了個徹底。讓池玲瓏感覺莫名其妙的同時,也愈發的想要感嘆一句。余家二郎可真純.情啊!

「池丫頭起來了?快快,鍋里還有熱水,乾淨去洗漱了,馬上就可以開飯了。」

余大娘看見池玲瓏笑的眉眼彎彎的走進廚房,當即便將她拉到身邊,好生的看了一番。覺得小丫頭穿上裙子的模樣可真好看,梳的頭髮也整齊。這還沒打扮呢,小模樣就這樣齊整。以後也不知道要便宜那個臭小子!

余大娘心下嘖嘖稱讚了兩句,臉上滿是慈和憐愛的笑容。池玲瓏被余大娘拉著手,看到這一大家子,連他們六歲的重孫此刻都已經洗漱好。正拿著一個余大嫂遞給他的煮熟的雞蛋慢慢的吃,當即就不好意思的羞紅了臉。

貌似她起的好像是最晚的。

池玲瓏臉上的表情不免有些訕訕的了,就也羞著小臉,不好意思的吐吐舌頭,笑著對余大娘說,「大娘我起晚了。」

「晚什麼晚?天才剛亮,還早著呢。」余大娘一聽池玲瓏這話,臉上的笑容就更真切了。她安撫似地拍拍池玲瓏的胳膊,又好笑的對她道:「小丫頭起的不晚。你大哥大嫂他們也起了沒多長時間呢。大娘是年紀大了。一到那個點就睡不著,乾脆起來做飯。你們年輕人,覺多。合該多睡會兒。更何況,現在這天也冷,起那麼早做什麼?又不用下地耕田,正是一年中最清閑的時候,這會兒不多歇歇,什麼時候歇?」

余大娘噼里啪啦說了一大堆話。目的就是為了打消池玲瓏那點不好意思和羞臊的心。池玲瓏知曉余大娘的好心,當下也不再愧疚。卻是端了熱水出去,洗漱凈面去了。

等池玲瓏把自己收拾好,才想起了那少年主子來。四處瞅了一圈兒,人不在這裡,池玲瓏便納悶了,揚聲問余大娘道:「大娘,我哥哥是出去了么?」

「出去了。那小夥子天不亮就起了,碰巧你大伯要去山上看看昨天布下的幾個陷阱里有沒有獵物,你大哥就陪著一塊兒去了。」

余大娘一邊炒菜,一邊漫不經心的回著池玲瓏的話。她說話說得漫不經心,池玲瓏卻聽得一陣心驚肉跳。

出去了?

那豈不是……上山了?

池玲瓏一想到那少年還瞎著眼,受著刀槍劍傷和毒藥的折磨呢,就這麼什麼顧忌都沒有的又四處躥騰去了,不覺就感覺頭疼了。

正想找個借口出去找找人,誰知,池玲瓏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那邊大門處余大伯和那少年主子,兩人已經前後腳的走進了小院兒。

余大伯一張老臉笑成了菊花狀,手中拎著兩隻野兔、一隻山雞,肩膀上還背著一隻不小的袍子,一進門就沖著余家大哥和二哥吆喝道:「傻小子干看著做什麼?還不趕緊過來搭把手!哎呦,這袍子可是剛才這小子獵的,可真是好身手。」

余大伯大大咧咧的笑著說了許多話,看池玲瓏滿目「吃驚」、一臉驚愕的看著他們帶回來的獵物,不由就也笑著對池玲瓏說了句,「小丫頭你哥哥身手可真好,這都受著傷呢,一槍就把這袍子擊斃了,這要是沒受傷,可不是一拳都要把這虎崖谷里那兩隻老虎打死了?哈哈……」

池玲瓏抽了抽嘴角,沒工夫聽余大伯繼續誇獎她「大哥」有多麼英明神武。卻只顧著死盯著,那穿著一身普通的農家漢子穿的褐衣短打,卻愈發襯得眉目精緻,面容白皙,丰神俊朗的少年郎看。

他手裡也拎著兩隻還滴著血的山雞,然而,即便穿著打扮和眼前這父子幾人無異,他整個人的姿態和氣質,也使他顯得和眼前這些人迥然不同,有種格格不入的貴氣和雍容。

這是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氣質,即便粗衣爛衫,也不能遮掩住;即便他已經特意放低了身段,還是會讓人感覺站在他身邊,心虛氣短,壓抑尷尬。

池玲瓏眯著眼,逆著發白的日光,看著那個身材頎長瘦削,面容乾淨白皙,一舉一動從容優雅,有種別樣的斯文和端方的,宛若從畫中走出來的如玉少年,心中哭笑不得的感覺和猛然加快的心跳,都讓她更加鬱悶不已。

不過現在也不是發愣的時候,池玲瓏看那少年手中的獵物被余家大哥笑著接走,而後自己孤零零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心中倏然就湧起了一股莫名其妙的心疼感。

也顧不得還要浮想聯翩了,池玲瓏快步走到那少年跟前,在他的身子猛然僵硬住,條件反射就要往後退,就要和她拉開距離的剎那,用力一把攥住他的胳膊,笑的甜甜的對他說道:「大哥你真厲害。大哥你餓了吧,趕緊去洗洗手,大娘做好飯了,馬上要吃飯了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