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宋乾掃了一眼,說的極其的自信。

這一聽,原本對自己手裏劇本比較有信心的人,登時都不樂意了! 他們全部都是靠着電影的票房吃飯的!

結果宋乾上來說他們除了生死抉擇的票房沒有一個過四千萬的!

說是沒有過億,他們都會覺得舒服一些。

可是沒有過四千萬!

要知道生死抉擇可是過億了!難道他們沉浸在裏面多年,連別人的一半都趕不上嗎?

“空口無憑,你有本事和我們賭一場嗎?”

只見一開始那個大肚便便的男人不屑的挑眉,絕對不信宋乾。

雖說2000年的電影票房宋乾不是很清楚,但除了第一名之外,其餘的確實沒有四千萬,這件事,他記得十分的清楚。

“你們想怎麼賭?”宋乾站在原地,坦然的看向了對方,倒是要看看這些人打算玩什麼花樣。

“我們賭票房超過四千萬,你賭全部不超!”

這個人特意將這件事強調了一遍。

聽見這話,周霖暗中拉了拉宋乾的衣角說,“這事兒我們是不是玩的有點大了?今年上映的電影,還是有幾個黑馬的!”

若是別人參與這種豪賭,周霖權當是看熱鬧。

但是宋乾就不一樣了,這可是他周霖當兄弟的人,指不定還是未來的妹夫!

“我確定,除了生死抉擇破億之外,其餘的全部沒有突破四千萬!我以一千萬和各位開這場賭局!”

宋乾故意裝作一副上頭的模樣,一臉的激動。

這些人原本就是打算從宋乾的手裏贏回他們失去的一千萬。

現在既然有了這個機會,那麼他們自然是不會拒絕的!

於是還是那二十來個人,再次壓了一千萬。

“等一下,我也壓其餘所有的票房沒有一個過四千萬的!”

周霖看大家既然全部都下注了,只有宋乾一個人孤零零在一邊。

他乾脆一咬牙,將自己三分之二的錢直接壓了上去。

若不是宋乾知道周霖是個什麼心思的人,他還以爲周霖純粹就是想要和自己分贓呢!

原本宋乾的身份也就一般般,但是加了周霖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周家在各行各業裏面的影響都是很大的,有了周霖入股,這次多半是沒有人敢動什麼手腳了。

離開這個地方的時候,周霖這纔回過神來,一副懊惱的神色說,“我就不該相信你!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我只能喝西北風了!”

他的嘴上雖說是在抱怨,但是動作卻一點都沒有含糊。

“沒事,我供你吃喝!”

宋乾手裏還有兩百萬左右的餘款,這段時間股票的行情還不錯,他還有機會繼續炒股。

加上他和周霖兩個人都不是特別講究的人,炒股掙得那些錢也夠自己用了。

“那我就賴上你了!”

周霖頓時笑了。

眼看兩個人打得火熱,忽然一個女人緩緩的走到了他們的面前。

那驚人的容貌,似笑非笑的眼眸,看的哪個男人都免不了渾身緊繃。

“宋先生,我想要問您一件事!”

吳小蓮薄脣輕啓,那雙顧盼生姿的眼眸之中充滿了說不出來的柔情。

宋乾有那麼一剎那的沉淪,但是很快他就回過神來了。

“你拍攝的電影票房也就三千多萬的樣子!”

他直接了當的告訴了吳小蓮,還順便給了吳小蓮一些建議。

可是此時的吳小蓮聽見自己的電影,竟然只三千多萬的票房,頓時臉色就難看到了極點。

“宋先生說到底不過是一個行外人,一次完全都是靠運氣,不用這樣張狂!”

她說完,轉身就離開了這片區域。

宋乾站在原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說的完全是實話啊!

“得了,這吳小蓮可是一股清流,想泡她,咱們還不如換個對象呢!”

周霖站在了宋乾的身邊調笑了一句。

兩個人頓時就沒有了多餘的話語。

一路晃晃悠悠的朝着自己的車走了過去。

不過還沒等他們兩個人上車,周冬青的電話就直接打到了周霖手機的上面。


“你們兩個現在到田家的辦公室來!”

周冬青很乾脆的一句話。

乍一聽見這個聲音,周霖還以爲自己參與賭博的事情發生了,頓時對宋乾說,“你就說找我借錢賭的!可千萬別說是我賭錢了!”

他倒是慫了。

可是宋乾心裏卻明白,這次只怕是上面政策的開發下來了。

就是他們選擇的那片區域,直接劃爲市中心階段,一定要好好發展。

故此他們修建的小區,還沒開始修建,房價就直接翻倍的增長了!

這就是周冬青爲什麼會叫他們前去田家的原因!

抱着這個念頭,宋乾驅車到了田家辦公室,果不其然的發現不少人看向自己的眼神裏面充滿了古怪。


周霖也有些好奇,“我怎麼覺得有些不對勁?”

他低聲說着,主動打開了會議室的門,出乎意料的發現田家能說得上話的人,基本全部都到了這裏。

所有人基本都對着宋乾虎視眈眈的樣子。

“怎麼?”宋乾掃視了一圈,輕聲說了一句。

換來的卻是大家的怒目而視,全部都聚集到了他的身上說,“你時不時早就得到了上面的消息?”

田家思前想後也就只有這個答案了。

不然宋乾怎麼可能提前知道這裏的地皮要翻倍。

基本不用費什麼力氣,利潤直接超過了他們的預期。

這樣一來,宋乾手裏幾乎拿了這塊開發地百分之五十的利潤,周家也就百分之三十多。

田家明明是出了地皮的存在,卻拿了最低的利潤,百分之十幾!

這讓他們怎麼可能咽的下這口氣?

“其實……”宋乾沒有理會自己面前這些生氣的人,故意頓了頓說,“不管我是不是知道,但是你們都應該履行諾言。”

“而且,若是我真的和上面的人有關聯,你們這樣得罪我,就不怕我收拾你們嗎?”

宋乾一番話出口,成功的讓那些覺得自己沒錯的田家人變了臉色。

出了這檔子事情,他們早就將宋乾查了一遍,可是沒有任何的漏洞。

這纔有了他們叫人過來詢問。

但是宋乾這一開口,他們的興師問罪不知爲何就沒有了底氣。

都說民不與官鬥,若宋乾真的上面有人,他們田家是真的惹不起的! “願賭服輸,若是你們不能服輸的話,我就拿原本屬於我的那份就行了!”

宋乾也沒有一直對田家咄咄逼人。

倒是田家有些手足無措的相互看了一眼。

要知道商人最注重的就是信譽了,他們就算是讓出了百分之十五的利潤給宋乾,其實他們家還是掙得。

只是辛辛苦苦拿到的利潤,就這樣上下嘴皮子一碰就給了別人,心裏不舒服是一件事。

“左右大家都是一起合作的,這件事怎麼商量都行!”


周冬青忽然補充了一句。

這下,原本請了周家人前來的田家,頓時臉色就難看了起來。

原本就是三方合作,周家,宋乾和他們田家。

周家的利潤沒有任何的損害,卻和宋乾是一夥兒的。

這個時候,田家就完全沒有考慮過,這次的賭約在**方面沒有公開他們結果的時候,對宋乾是極爲不利的。

一直想要將宋乾所有利潤吃掉的田家,若是不貪心的話,宋乾又怎麼可能有機會收走他們的利潤呢?

“還有事嗎?沒事我就要離開了!”

宋乾表明了自己態度,具體怎麼做都是田家的事情。

如果田家靠得住,這次之後他還會跟田家合作,若是田家靠不住,後面的事情,他自然有自己的安排。

左右宋乾都不會吃虧的!

田家這個時候正在糾結怎麼辦,結果這宋乾倒是一副淡然的樣子,還給人十分不上心的感覺。

這倒是讓田家人心中有些不服氣。

“我們找你來就是想要大家有個商量,你這是什麼態度?”

田家其餘的董事直接開始發牢騷說,“你這個年輕人,以爲自己賭贏了一次就囂張了?別忘了,沒有我們田家,你根本就沒有這個賺錢的機會!”

“就是,若是我是你,我就放聰明點,自己拒絕之前的賭約,還在這裏跟我們打哈哈,你以爲你是誰?”

各種嘲諷宋乾的言語都開始說了出來。

這些董事也被逼急了,若是換做以前根本就是一個比一個的還能裝。

不過田一夫倒是一直保持着沉默沒有多話。

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宋乾的身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