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宋清雅愣了愣,竟然有些無言以對。

“不打算給我介紹一下麼?你還說過要介紹你所謂的男人給我認識的!”曹衛川這時又笑着提醒道。

“你不認識他?”宋清雅皺了皺秀眉,語氣狐疑地反問道。

“是有點眼熟,好像在哪裏見過!”曹衛川不由得點點頭,隨即指着對面的沙發道:“不介意我坐下來吧?”

宋清雅皺着眉頭沒說話。

秦洛更是自顧自地喝着酒,目光饒有興致地打量着窗外月色當中的後海,彷彿把曹衛川當成了空氣。

曹衛川的眼神當中閃過一抹精光,還是在沙發上直接坐了下來。

“讓我好好想想,嗯……我想起來了!南山集團董事長秦南山的兒子秦洛,秦家的大少爺,同時也是白家白老爺子的幹孫子!我沒說錯吧?”曹衛川沉吟了片刻,隨即就笑了起來。

“我不習慣被人關注,尤其是一個男人!會讓我覺得很怪異!”秦洛頭也不回地開口說道。

語氣很平淡,卻透着一股厭惡,就好像是在討厭一隻在耳邊飛着的蒼蠅一般。

這叫來而不往非禮也,或者說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你曹衛川的跟班都敢鄙視我,我秦洛自然也能無視你曹大少爺。

此刻,秦洛表現出了他的高傲。

聞言,宋清雅的美眸當中閃過一抹異彩,目光當中多了一絲不易察覺地驚歎。

這個小男人,的確能夠帶給她驚喜呢。


曹衛川不由皺了皺眉頭,隨即又恢復如常地問道:“你好像不歡迎我?”

“你不覺得這個問題很白癡麼?這樣問會有失你曹公子的水準。”秦洛這才扭過頭,還給了一個看白癡地目光,語氣當中滿是不屑地說道。

“你果然很有膽量,不愧是敢在張家和夏家訂婚宴上搶親的男人!”曹衛川突然笑了。

“你就不覺得累麼?好歹也是當兵的,我怎麼感覺你這個人那麼虛僞呢?”秦洛有些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此話怎講?我只是單純的想跟你們打個招呼,認識一下你而已。難道你希望我用槍指着你的腦袋?”曹衛川說到這裏,有那麼一剎那身上恐怖的氣勢爆發了出來。

宋清雅突然感覺呼吸一窒,隨即又恢復了過來。

“對對對,就應該這樣。男人嘛,一是一,二是二。你如果要裝孫子,我反而瞧不起你!”秦洛卻是指着曹衛川一臉滿意地說道。

“呵呵,沒想到我曹衛川今天也被人給教訓了!你真覺得你有秦家和白家做靠山,我就沒辦法動你了?” 從戎無悔 。 第二百二十七章 不過如此

“看,開始威脅了吧?這樣纔對嘛。 天價棄妻:豪門枕上婚 !”秦洛卻是一臉認真地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宋清雅居然偏過頭,那嬌豔的紅脣直接就印在了秦洛的臉頰上。

她當着曹衛川的面就親了秦洛一口。


或許是親給曹衛川看的,但她此刻真的有衝動,想要狠狠地吻這個小男人!

實在是太給力了!

曹衛川蹭的一下從沙發上就站了起來。

與此同時,之前那個跟班也幾乎是一個呼吸的功夫,從門口衝到了跟前。

“曹衛川,你想做什麼?”宋清雅看着臉色已經陰沉下來的曹衛川,瞬間也爆發出了自己宋家公主的氣勢冷聲喝道。

酒吧裏的客人這時被嚇得趕緊結賬走人。

僅僅是片刻功夫,所有客人都走得一乾二淨。

只因爲曹衛川和他跟班身上那可怕的氣勢,實在是一般人根本無法接受的!

“這個問題應該是我問你們吧?非要逼我出手,你們就開心了?”曹衛川眯着眼睛問道。

“你不光會裝孫子,而且還會裝逼。你覺得你很厲害?你是軍人,我同樣是軍人,而且我今天已經坐到了少將的位置上。這位同志,請問你什麼軍銜,見了首長就是這樣打招呼的麼?”秦洛不由得笑了。


曹衛川的一張臉瞬間就變成了豬肝色。

“公子,您先走吧!”就在這個時候,曹衛川身後的劉恆突然開口說道。

“哼,不知道上面首長怎麼會做出如此荒唐的決定。別以爲你軍銜高我就拿你沒辦法。你這套在我面前沒用!”曹衛川放了句狠話,最終沒有當面動手。

“要打架我奉陪,如果是耍嘴皮子,我沒那功夫。你到底來不來?”秦洛有些不耐煩地問道。

“不着急,我還要跟你慢慢玩。”曹衛川冷笑了一聲,卻是頭也不回地朝着酒吧門口走了出去。

劉恆見曹衛川終於離開,望向秦洛的目光頓時陰冷了起來。

“怎麼?你主子已經走了,你是打算留下來繼續看風景呢?還是幫你主子出口氣?”秦洛似笑非笑地盯着劉恆就問道。

“不敢,好歹你也是首長,我沒那個膽子以下犯上。等以後有機會,公子會親自收拾你的,他不喜歡我幫他動手,尤其是事關他的女人!”說完,劉恆的目光還停留在了宋清雅地身上。

可劉恆沒動,秦洛這時候卻動了。

在鬆開了宋清雅腰身的瞬間,他就如同離弦之箭一般衝了出去。

劉恆幾乎沒來得及反應,臉上就結實地矮了秦洛一巴掌!

“啪”的一聲脆響,不僅劉恆愣住了,連宋清雅也是一臉的驚訝。

“你主子沒教過你,不可以亂說話麼?記住,宋清雅是我的女人,他曹衛川還不配跟我搶。這一巴掌只是給你長個記性。”秦洛冷漠地聲音響了起來,語氣不善地警告道。

劉恆沒想到秦洛會突然間動手,高傲如他,什麼時候被人如此侮辱過?

就連曹衛川都沒甩過他巴掌,秦洛又憑什麼?

想到這裏,劉恆的拳頭緊緊地捏了起來,滿臉地猙獰之色。

“怎麼?咽不下這口氣,想揍我?我給你這個機會,是我動手在先,你放心,我不會用什麼軍銜來壓你,你現在把我當普通人就行!”秦洛不由得冷笑道。

“你找死!”劉恆怒吼了一聲,捏緊的拳頭猛然間就朝着秦洛的腦袋砸了過來。

可下一秒,劉恆又是一愣。

他那拳頭,居然被秦洛牢牢地用一隻左手給包裹住了,就好像是一把鋼鉗一般,讓他無法寸進,更無法掙脫。

秦洛的手臂力量居然還在他之上,這讓劉恆詫異不已。

猛然間,劉恆踢腿再攻,朝着秦洛的下盤就掃了過來。

秦洛同樣是一腿踢了回去,整個上半身不動如山,連抖都沒抖一下。

劉恆一臉吃驚地瞪着秦洛,感覺到自己的右腿小骨頭似乎要裂開一般地疼痛,那種感覺讓他瞬間滿頭的冷汗。

“就這點實力,就不用想着替你主子出頭了。要是不服氣,讓他親自跟我打。就說我不拿軍銜壓他,問問他有沒有這個膽子!”秦洛說完,捏着劉恆拳頭的左手猛然間一擰。

就聽到咔吧一聲脆響,那是骨頭錯位的聲音。

緊接着又是一腳,秦洛毫不客氣地將劉恆給踢飛了出去。

劉恆到底不是普通的軍人何以相提並論的,一隻手和一隻腳幾乎快被秦洛給廢了,但在劇烈地疼痛下,卻是緊咬着牙,一聲都沒吭出來。

掙扎着從地上爬起來,劉恆陰冷地瞪着秦洛看了好一會,這才挪動着腳步,一瘸一拐地走出了酒吧。

此刻的劉恆,不復之前的高傲。

他那可笑的傲氣在秦洛面前已經被打得支離破碎了。

不過即便如此,秦洛依舊相信,這個男人擁有可以秒殺普通人的能力。

就好像是一頭獅子,即便是受傷了,那也是一頭獅子,不是什麼豺狼就可以輕易挑釁的!

只不過這頭獅子,恰恰不是秦洛的對手罷了。

“你是不是有點衝動了?”宋清雅看着劉恆離開的背影,不由得秀眉一蹙。


當然,她是覺得很解氣,同時也不由得替秦洛擔心了起來。

“他居然說你是曹衛川的女人,你忍得住?”秦洛挑着眉毛問道。

宋清雅聞言,不由得一呆,緊接着露出了魅惑衆生的微笑。

“我剛剛可是聽你說了,宋清雅是你的女人!”宋清雅笑顏如花地問道。

“難道不是麼?”秦洛嘴角一翹,笑着反問道。

“你還真的很霸道呢,在這點上,你比曹衛川更加男人!”宋清雅一臉欣賞地盯着秦洛,略帶羞澀地點了點頭。

秦洛霸道地宣佈自己是他女人的時候,宋清雅的心中是有那麼一絲驚訝和竊喜的!

“什麼曹公子,也不過如此了!跟我搶女人,註定了他只能是悲劇的那一個!”秦洛一臉傲氣地說道。

“忘記說了,你的臉皮比他也要更厚一些!”宋清雅聞言,咯咯嬌笑着補充道。

“居然敢取笑你男人,當心本少爺家法伺候!”秦洛邪笑一聲,大手不客氣地在宋清雅那挺巧的豐臀上拍了一下。

“啊!你幹什麼呢?”宋清雅不由一聲嬌呼,俏臉頓時紅豔得快要滴出血了一般。

別看她跟秦洛說話的時候有些放浪,實際上她只是想化被動爲主動,在兩個人的交往過程當中,能夠佔到主導優勢。

可她現在好像明白了過來,這對秦洛來說,顯然有種送羊入虎口的感覺!

這傢伙絕對敢把你吃得連骨頭渣子都不剩。 第二百二十九章 沐小迪的電話

當天晚上,秦洛就好像是坐上了過山車一般,心情起起落落,好不刺激。

宋清雅最終還是沒忍心讓秦洛挺着陪自己睡一晚。

於是,在秦洛的強烈要求下,宋清雅用自己最傲人的部位,讓他整個人都癱軟了。

最後關頭,宋清雅的面部還接受了從來未曾有過的另類洗禮。


這絕對是一種另類的體驗,也是秦洛的另一個第一次,更是宋清雅的第一次。

秦洛沒想到宋清雅會在牀上表現得如此放蕩,或許這一面也只有他能看到。

宋清雅更是沒想到,自己已經徹底淪陷在了這個小男人的懷中。

心滿意足的的秦洛,最終擁抱着已經累得氣喘吁吁的宋清雅就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宋清雅醒來的時候,卻發現秦洛已經不見了人影。

牀上只有自己一個人,依舊是光溜溜的,僅剩下一條最後的遮羞布。

就在宋清雅想着秦洛一大早去了哪裏的時候,房門突然打開了。

宋清雅幾乎是本能地扯過了被子,蓋住了自己毫無遮掩的上半身。

秦洛端着一碗香噴噴的麪條,就從外面走了進來。

“姐姐老婆,你醒了?”秦洛見宋清雅滿臉嬌羞的模樣,不由得笑了起來。

“你去給我做早餐了?”看着秦洛手中的麪條,宋清雅立馬就明白了過來,心中不免有些感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