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宮原渚則一臉壞笑的捂著嘴。

果不其然,房間里頓時傳來一陣凄厲的求饒聲。

「是遊戲!是我朋友的遊戲音響!」

「我這屋裏一個女人都沒有!」

「……朋友?男的女的?」

手機視頻里的椎名真希目光陰鬱,長長的髮絲從肩膀垂落,遮蔽了幾縷陽光,眸子那濃濃的墨色里隱約帶了幾分黯淡血紅。

小手裏的美工刀深深切進桌板。

緝嫂組組長,椎名真希。

拔刀!

如果旁邊再有幾隻烏鴉在叫的話,那就更應景了。

「你先把刀收起來再說話。」

說起這事,椎名伊織難得提起幾分屬於哥哥的威嚴,表情板正:「多大了!還天天拿着小刀比劃!多危險!」

「女的?」

「我說刀很危險。」

「吱啦——」

桌板被劃開一條長長的裂痕。

真希的眼睛和伊織幾乎是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一般,同樣狹長而帶着幾許弧度,笑起來時微眯著,很好看。

但是此時,看到真希好看的笑容,伊織卻只感覺背後升起一陣涼意。

「你們在一起多長時……」

「是來看房的!」

電光火石之中,椎名伊織終於抓住最確切直接的借口!

立馬就開始狡辯:「之前那個卧室漏水,我現在正在和朋友介紹的房東一起看新房!」

「這邊是我的房間!」

說着,他還一邊站起身一邊把手機轉了一圈。

這個房間原本是一間次卧,暫時還沒規劃好怎麼使用,所以暫時還空空蕩蕩的。

此時倒是正好如了他的意。

「嗯?」

手機對面的真希皺着眉。

但看着那房裏的擺設,確實是一副許久沒住過人,什麼床單被褥枕頭都沒有的模樣。

和酒店不一樣。

這麼短的時間內,似乎也沒法把床上用品和本該躺在床上的女人都挪走。

不過現在連教室擺設、廁所擺設和辦公室擺設的情景模擬愛情酒店都有……這不會也是類似的地方吧?

仔細想想,歐尼他租之前那間房,應該也有一年了。

這時候換房,似乎也不算不合理。

美工刀緩緩合上鞘,真希歪頭疑惑:「那剛剛打遊戲的人呢?」

「嘛,因為房東和另一個來看房的也是女生,所以都被我趕到外面去了…我不是怕刺激到你么。」

伊織見她終於收了神通,這才算稍微鬆口氣。

「歐尼真是說笑了,什麼叫會刺激到…房東和租客都是女人?合租?多大歲數?」

「嗯,十七…八九二十一二三?」

「我也不太清楚呢。」

椎名伊織有些心虛的別過臉。

現在說謊時轉頭,已經成了習慣。

「適齡女性嗎。」

真希聲音低沉,周身似乎能隱約看到黑氣。

手中美工刀緩緩震動,隨時準備脫鞘而出。

烏鴉又該叫了。

不過,似乎是受椎名剛剛的話語所激,這一次緝嫂組組長椎名真希並沒有選擇立刻拔刀。

她反倒和顏悅色的問:「尼尼能讓我看看她們兩位是什麼樣的人嗎?」

「如果要合租的話,果然還是安全問題最重要。」

「真希。」椎名伊織語重心長,「社會上哪有那種不收錢就讓你隨便拍的女人存在?」

「我和她們又不是多麼親密的關係。」

「這世界上居然會有不願意被尼尼拍的女人嗎?」

「你對我到底是有多自信?」

「大概一萬九千七百一十一封情書那麼自信?」

椎名真希的笑容無比自然:「從我幫尼尼在學校里收情書起,平均每天六封呢。」

椎名伊織聞言表情不由一滯。

真希則是笑容依舊。

小時候,因為收到其他小孩的情書,然後再扔垃圾桶這一過程實在太過麻煩,伊織就將這一艱巨的任務交給了當時自告奮勇的跟屁蟲真希。

於是,從真希和他一起上小學開始,一直到伊織高中畢業這段時間,近半情書都由真希代勞收下並銷毀。

除此之外的半數,則通過各種渠道匯入他的課桌、鞋箱、更衣室衣服箱、書包等等。

只是沒想到,真希全部數出來了?!

椎名真希聲音慢悠悠的,卻又帶着無與倫比的自信與堅定:「所以啊,這世上才沒有不會喜歡上尼尼的女人。」

「差別只在於相處時間長短罷了。」

這熊孩子!

椎名伊織氣得直想翻白眼。

說的這都是什麼話!

跟我呆的最久不就是你嗎!

從小待到大,難不成你還打算對你親哥哥下手?

悌心變質?

伊織拒絕接受自家妹妹的觀點:「總之,不行就是不行!」

「突然要求拍照錄像會給別人帶來麻煩,要是被別人誤會成變態的話,以後就根本沒辦法合租了吧!」

椎名伊織語重心長:「哥哥我可是難得才找到一間房租不高,位置還好的屋子。」

真希在屏幕對面正坐,一言不發,只是靜靜的看着他。

一連沉默了十秒。

椎名伊織被她盯得有些發毛。

忽然,真希開口問道:「外面的兩個女孩子,長得都很好看?」

伊織猶豫了一下:「確實。」

「那你是打算以後開後宮玩三啤,還是在她們兩個人里選一個?」

「當然是……哪個都選不了!」椎名伊織正說着,差點一口水把自己噎死,「你當這是在售貨機前買飲料嗎?怎麼會產生這種奇怪的想法?」

「現在可都是現代社會了!」

「真的嗎?」屏幕前,真希狐疑的看他,「不會和那兩個女人玩三啤?在新租的銀亂大床房裏搞天體庭院什麼的?」

「那種事絕對一定不可能發生的!」

開玩笑,光宮原渚那一手自由搏擊一個人能打他三個。

還三啤呢?

視頻對面又沉默了許久,不知道是被伊織今天一次帶兩個女人回家刺激到,還是別的什麼原因,真希緩緩吐出一口氣。

目光澄澈的透過屏幕望他。

「吶,歐尼。」

「怎麼了?」

「真希是這世界上最最最最最愛伊織歐尼醬的人!」

「哦,是嗎?謝謝。」

「所以說,真希也是這世界上最最最最最希望伊織歐尼醬能夠幸福、快樂的過一輩子,能和很多漂亮女人深入交流,花天酒地享樂一生的女人哦!」

說着說着,不知怎麼就開始磨牙。

「此為謊言!」

椎名伊織的語氣前所未有的果斷。

手機屏幕對面的真希倒是毫不在意的笑着,有些低沉道:「但是,在像我們家這種複雜情況的前提下,真希更希望的是……」

「伊織你不會受傷。」

她的聲音忽然變得認真而平和。

「因錢財受制於人、被人嫌棄、被人發現家庭情況之後避之不及、被喜歡的女孩迫於經濟壓力分手……」

「只要一想到有可能出現這些會讓伊織傷心、難過的事情,真希就寧願你一輩子都不要談戀愛!」

「伊織絕對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