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寇熇瞭然地點點頭,一扭頭瞧見霍敏了。

但很顯然,霍敏瞧見寇熇衝擊來的更大一些,她……

雖說做姐姐不能插手管的太多,但寇熇吧她私認為和霍忱是兩個世界的人,霍忱喜歡寇熇這挺糟心的。

「大姐還認得我嗎?」

霍敏一臉訕笑,「認得。」

什麼叫皮笑肉不笑霍敏給詮釋的很徹底。

她知道寇熇家有錢, 作者他是神經病 ?或者是什麼其他七七八八的?

「姐好像又胖了點。」

霍敏笑笑不講話。

「你怎麼跑這裡來了?」霍忱問她。

女人天生心細的,容易觀察出不同的小細節來,比如說霍敏就觀察出別的來了,寇熇進門霍忱就主動起身去給她倒水去了,遞給人家,人家沒喝,一口沒沾,兩個人說話,然後寇熇說自己也沒吃中飯,她說想嘗嘗酒店的牛排還想吃點薯條。

然後……

自己那個什麼都不吃的弟弟,現在坐在沙發上陪著人家吃薯條呢。

怎麼瞧著就覺得那麼生氣呢。

不過幸好這不是她兒子,要是她兒子的話,她絕對能氣死。

「我過來辦點事……」寇熇的飲食標準不太固定,固定的時候比誰都健康,不健康的時候那就比誰都不健康,嚼著薯條沾著番茄醬談的好像是她公司的事情,霍敏其實挺想問的,你家在這裡還有公司呢?

她手機響,霍忱把她盤子里的牛排給切好,寇熇就嘗了一口,接電話。

「……馬上下來。」

出門的時候摟著霍忱親了一口,霍敏沒眼看。

雖然都是女的,這樣的舉動放到今天也挺常見的,但……對霍敏來說只有電視劇才這樣演,現實生活里她和丈夫才不會這樣呢,不是為了解決生理那點破事兒,可能兩人都不願意睡一張床,大家都是很努力的對付過,有什麼好喜歡的,有什麼好稀罕的,天天瞧那張臉都不愛瞧了。

霍忱帶上門坐回來繼續吃午餐。

「你這不是減肥,不能亂吃的嗎?」霍敏沒忍住,問出口了。

什麼減肥啊,你這標準都是跟著人下菜碟的。

「偶爾吃也不會胖。」霍忱淡淡道。


「寇熇還那樣啊,和高中時候差不多。」

「嗯。」

「不老呢。」

霍忱:「她才多大。」

霍敏感覺到了。

霍忱不愛聽自己剛剛講的話,可女人要上三十歲確實有些會顯老的啊。

「你們倆……」

「你就別管了。」

霍敏閉嘴。

是不該管啊。

可……

怕霍忱吃虧。

聽她奶說寇熇她爸登過門的,雖說不像是電視劇里演的那樣上來就甩錢,可意思也差不多了,門當戶對她覺得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兩個人脾氣秉性相投,但是如果這個人是寇熇,霍敏願意把門當戶對拿出來講一講。

有錢人家的女孩子,傲氣的很,不好哄的很,事事都以自我為中心……

談戀愛挺好,但成家這樣的女孩子不適合。

想了想。

「你自己的事情別人沒權利插手管,你覺得好就行,你們倆合適不合適你自己能感覺到。」

霍忱抬起頭:「嗯?」


霍敏很想說,咱們都混出頭了,就不能有點出息,換個人嗎?

就剛剛那麼一打照面,霍敏瞧著寇熇的氣勢太盛了,那種不是說盛氣凌人,不但沒有那樣,相反的寇熇還一直笑嘻嘻的,可身上存在著那樣的一種氣息,那種氣息讓霍敏覺得有點自卑,很想努力拉開距離。

女強人也不是誰都能喜歡的,想事情她覺得更多的肯定是以自我利益出發。

「我呀,吃不慣這種牛排,我就是個吃炸雞的命。」

在霍忱身邊待了多半個月,霍敏回上中了。

丈夫在電話里認錯了,叫霍敏好一通噴,把老公公家的人上下都數落一通:「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家的人心裡都在想什麼……把那些不該有的通通給我扔掉,你以後我不管是開玩笑還是喝多了講酒話,把不該打的主意給我吞回去,別給你兩分面子你就開染坊,你怎麼不把房子送給你侄子呢,你把命也送給他吧……」

丈夫賠笑:「我喝多了。」

「別拿喝多來說事兒,你不是喝多,你是心裡就那麼想的,我現在也告訴你了,想也沒用,那店鋪也不是我名字,別他媽的嘚嘚嘚的往外許願,跟你半毛錢的關係都沒有。」

丈夫這時候也沒什麼脾氣了,她說就應。

這總算是回來了。

回來以後就和霍奶奶提了這事兒,霍奶奶聽了直嘆氣,這人啊就是這麼回事兒。

沒念想的時候也不這樣,有了念想就亂來。

順帶著又把霍敏罵的狗血噴頭。

那你說霍敏不在,她一個老太太根本開不了店,自己忙活不過來,而且她這身體不好啊,真交代進去了也不划算啊,說霍敏就是個窮命,機會送到手上都不珍惜。

「哎呀,賺多少錢都是命中注定的,我賺的多可能花的會更多,萬一身體健康出問題,我辛辛苦苦賺都送醫院去了。」

霍奶奶拉著老臉,「你現在就健康了?你瞧瞧自己的腰板子,我們那時候當姑娘有幾個不是一尺八的腰的……」

霍敏翻白眼。

就胖,吃你家糧了啊。 「奶……」

「幹啥。」霍奶奶說話的口氣能吃人。

霍敏想說寇熇這事兒,但一想吧,不是自己的事情不該亂說,她在霍忱的面前一字不提,回到家就開始八卦,這樣顯得挺不好的,算了算了,不說了。

他自己個兒願意,還能講什麼呢。


從今天開始當首富 沒什麼,就喊喊你。」

霍敏這嘴緊啊,硬是沒再提這事兒了,倒是經歷過跟在弟弟身邊半個月,霍敏心疼霍忱心疼的更多了,她現在瞧見的都是混出來的,每天就這樣兜兜圈圈的,那以前不出名的時候呢?孩子身邊也沒跟個知心人,遭多少罪啊。

想起來再想丈夫酒後說送他自己的外甥一個門店,霍敏想起這個就想殺人。

我弟弟挨累賺的錢,你說送就給我送出去了?虐不死你,我霍敏跟你姓!

*

霍忱最近接了個本子,他自己願意接的,可把寇晴得罪壞了。

按照寇晴的意思,這樣的本子別接,三番都算不上,而且拍攝的條件很艱苦,霍忱不是吃那碗飯的,等著他那些劇哪個給的錢不多,哪個不輕輕鬆鬆賺錢,有這種工作排在前面為什麼要挑吃苦受累的本子呢?

排個戲要去個零下三十多度的地方,她首先得保證自己旗下藝人的臉蛋問題,凍出來問題,你後面一排行程呢,怎麼辦?

勸說不見效果。


「可你的檔期已經排滿了。」 情路曼曼愛傾城

要麼就說呢,不該簽這個歲數的藝人,不好控制。

霍忱現在就不算是太聽話了,從他第二次爆了以後多了很多他自己的想法,因為尊重的關係,寇晴把接不接戲的權利都還回到了霍忱的手上,可還了以後那種感覺來的更為猛烈些。

公司的想法,只要賺錢就好,可霍忱本人顯然並不是這樣想。

公司強調的是番位,可霍忱本人也不在乎,大火的情況下要給人做配。

而且他現在的繪畫課、設計課都是霍忱自己要學的,寇晴攔都攔不住。

寇晴當然不滿了。

她簽一個演員難不成是為了培養他念書的?大把大把的時間用都不夠用,你去給我上那些有用沒用的?

說話不好說的太絕對,不然也怕重蹈江巍照的路,畢竟人都是可以挖的,只要出得起價格。

很是頭疼。

「我看了一眼我的檔期……」

……

晚上寇晴一家三口去探望寇銀生,在車裡寇晴也沒閑著,電話一通跟著一通,有些事情講多了她火氣也大,聲調就跟著高了許多。

「我要你們幹什麼用的……」

寇晴她媽偷偷瞄了女兒一眼。

人生真是風水輪流轉,女大十八變,越變越可怕。

小時候自己講什麼她也頂嘴,但還都能聽進去,現在得自己聽孩子的,你一和她嘟囔,立馬就翻車的類型。

什麼也不敢問,什麼也不敢說啊!

寇晴這廂掛了電話,她媽笑著勸,「有什麼事情就慢慢說,生氣也沒用。」

「我能慢慢說我還急什麼。」

然後全程就一句話都不講,她媽心裡直搖頭,誰說女兒就是小棉襖的?她這女兒就是鐵金剛。

越看越像她十姑。

「你笑什麼?」看丈夫一直笑,滿臉無語。

這有什麼好笑的?

寇晴的父親是覺得,這才有老寇家人的樣子。

「我們寇晴越來越像她十姑了。」

侄女像姑姑這是好事兒。

寇晴倒是不太反對這種說法,像寇熇也沒什麼不好的。

「我這女兒,不比兒子差……」

當爹的覺得那兩個兒子也就那麼回事兒吧,背靠大樹好乘涼而已,自己沒闖出來什麼名堂,女兒就不一樣了,不用別人講他就知道寇晴厲害,老寇家只出厲害的女孩子。

寇銀生自然是要留一家三口吃飯的。

在桌子上家裡人關心嘛,就會打聽打聽寇熇的交友情況,寇晴這邊他們不敢說,主要一說寇晴就直接懟父母,她要錢有錢,要臉有臉,四十歲結婚有什麼不妥?懟的她爸媽是一句話都講不上來,再繼續說把人惹惱火了,乾脆就不跟你們聯繫了,也不是小孩子,不需要靠你們資助了,現在是寇晴給他們零花錢。

一個叔叔一個侄子,可談的事情特別多。

老寇家就這點好,誰答應寇熇什麼,那絕對不往外講,所以那農貿市場的事兒,寇銀生這裡還蠻得死死的,就算是不瞞,估計寇銀生對這些也不感興趣。

叔侄倆喝酒。

「寇熇這年紀也不小了,沒考慮考慮個人的問題?」

「這我還真不知道,不然你一會給她打個電話問問。」

「我十姑在路上呢。」寇晴將電話倒扣在桌子上。

她剛跟寇熇聯繫過。

「老十過來啊……」

寇晴聽著她爸一口一個老十老十叫著翻了個白眼,從小就這樣,家裡人叫寇熇就像叫他們祖宗似的。

「啊。」

半小時過去,寇熇到了。

逼著江珩把她送回來的,江珩真的很想一腳踹死她,你回家就回家,愛怎麼滾回去就怎麼滾回來,敢命令他當司機?

寇熇喝的有點上頭,帶上車門,剛想和他說聲謝謝,江珩的車就離開了。

「切!」

對著車尾吐槽。

就江珩這種貨,真的有女人愛他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