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寇馬克的驚呼聲里,但見一道體型龐大的身影自幽邃的黑暗中走出。在手電筒和照明燈光的聚焦下,露出了它的真容!

由散發惡臭的腐爛油脂堆積而成的肥碩身軀猶如傳說中的憎惡,臃腫而強壯,幾乎佔據了半條走廊的寬度!在肩膀和腰腹的地方分別生有一雙異常粗壯的手臂,看胳膊上那一條條宛若壞死、生滿了暗紅色屍斑的肌肉,完全不用懷疑它所擁有的力量。

最可怕的是怪物的臉!

如同被福爾馬林浸泡過一般,淤腫不堪的額頭下,一雙灰白色死魚般的眼睛如同水泡般突出在眼眶外!鼻孔早已被息肉所遮掩,只留下生滿膿皰的一張巨口,以及自潰爛的嘴唇下方露出的一粒粒鋼釘般的尖齒!

目視著這頭模樣醜陋而猙獰的怪物,夏若冰秀美輕鎖,點漆般的眸子閃過一絲極端厭惡的神情。即便在最深沉的夢魘中,也完全無法想象世上竟有如此噁心的東西。

打人不過先下手!怪物體型雖然肥大動作卻不慢!必須先控制它的速度!

一念到此,夏若冰將天叢雲劍往身前一橫,但見天叢雲劍明亮如秋水般的劍身上紅光一閃!隨她雙臂自下而上一記反撩,一道半月形的森寒劍氣帶著濃重的煞氣快如閃電,離手飛出!

荒雨斬!

消耗200點能量揮出一道劍氣,造成800點無屬性傷害,被斬中之人受到遲緩,麻痹,撕裂效果。並以每秒120點流失生命值,持續時間8秒,技能冷卻時間15分鐘!

「碰」一身悶響,如中敗絮!劍氣加身,腐朽的皮肉和粘稠的污血霎時四散飛濺!與此同時一層土黃色的光芒布滿了怪物的全身。令他前行的速度立時大減!

成了!夏若冰眸中一亮!8秒減速和麻痹,自己有足夠的時間將其殺死!

心動不如行動!念頭落下的瞬間,夏若冰身形一晃,鏡像分身再現!四道修長姣好身影齊頭並進衝到怪物身前,將它肥碩的身軀團團圍住!

四柄長刀此起彼伏,輪流開剁!

跳斬!倍擊!夏若冰紋章內的戰鬥記錄宛如刷屏一般,隨著一個個帶有致命一擊的鮮紅字樣不斷跳起!

眨眼片刻,來勢洶洶的怪物便被砍得七零八落,如同一灘堆砌的爛泥!

「夏姐姐!這是怪誕魔!快躲開!」

夏若冰反手一刀削去了怪物的半個頭顱,正待趕在麻痹效果結束之前一鼓作氣將它放到。卻在這時,耳畔傳來了莉亞驚聲的提醒!

怪誕魔?這什麼鬼?

就在她微一分神的剎那!突然!一股絕強的危機撲面而來!這危機如此濃重兒致命,讓夏若冰心中不由湧起了在無雙世界對戰姜維時曾體驗過的那份死意!

不好!

感受到危機的瞬間,百忙之中,夏若冰飛出一腳踢在怪物身上,藉助反彈之力抽身便退!

然而就在這時!

「轟」一聲巨響,眼前被稱作怪誕魔的怪物肥碩的身軀突然毫無徵兆地發生了自爆!

碎肉飛濺,污血橫飛!

最可怕的是,在爆散的血肉中,還混雜有無數手指粗細,筷子長短的蟲豸在血肉爆炸產生的氣流推送下,一條條窮凶極惡,搖頭擺尾,張口襲來!

如此近的距離之下著實令人防不勝防,根本無從躲避!

眼看夏若冰就要葬身在這無數蟲口之下! 「聖光啊!不!」

「夏姐姐!」

怪誕魔爆炸的瞬間!莉亞和寇馬克齊聲發出驚呼!臉上神情陷入凝固的同時身體也彷彿被閃電擊中一般雙雙僵立在了原地。

事情發生的如此突然,令人絲毫心理準備都沒有!

數秒鐘前他們還在為夏若冰高絕的戰鬥技藝和神奇的分身術法而驚嘆喝彩,沒想到轉眼片刻便只能眼睜睜看著她被漫天飛舞的蟲豸所吞噬!

而就在兩人身心絕望之際!

「唳!」

一聲清越的鳥啼如天外仙音,真實且縹緲,突然在幽邃的地下遺迹中響起!

婉約如少女髮髻腰間環佩叮噹作響,輝煌似宮廷宴樂鐘鼎咚嗡齊鳴。說不出的悅耳動聽!

聲鳴之處,七彩霞光乍起!

隱約中只見自霞光中顯露出一隻奇異珍禽的虛影!

雞首、燕頷、蛇頸!雙翅燦若旭日初升之丹彩,尾翼絢如雨後初晴之虹霓!狹長的雙目神光湛然,顧盼生威,王者風範盡顯無疑!

輕鳴聲過! 遼東之虎 漫天的蟲豸無火自燃,自體內冒出的七彩烈焰灼燒下,頃刻間化作飛灰飄揚落地!

纖細的鞋跟踩踏地面發出的咔咔聲中,夏若冰長刀指地緩緩自黑暗中走了出來。目視著腳底滿地的灰塵,點漆般的眸中猶帶餘悸。

「夏姐姐!你沒事太好了,剛才那隻神鳥是什麼?真的好漂亮啊。」

「榮耀屬於你,尊貴的女士。我也非常好奇那究竟是什麼?就是傳說中可掌控火焰之力的不死鳥也比不上它的風采。」

望著一臉驚喜,激動不已的莉亞和目中兀自帶著震撼和崇拜的寇馬克,夏若冰沒有回答。嘴角微微一笑只將背影留給身後的兩個好奇寶寶。

「還不快跟上?凱恩老頭兒和瓊達都還在裡頭呢,姐可沒有多少時間浪費!」

轉身之際,夏若冰不由自主輕輕吁了一口氣。 盛世婚寵:老公送上門 狂跳的心臟直到此刻方才得以平復。

剛才情況之險惡,即便用生死一線來形容也不為過。萬沒想到這頭叫做怪誕魔的怪物竟然擁有如此變態和噁心的技能。若不是緊急關頭自己施展出《凰天訣》聲鳴動九天的心法,用七音弦鳴殺將這些蛆蟲給轟成了渣渣,即便不被它們咬死,噁心也噁心死了!

想到《凰天訣》,腦海中自然而然浮現出了周啟的身影。要不是之前的無雙世界中他獲得了這本珍貴的功法並交給自己修鍊,這一次恐怕真的危險了。

哼,姐姐我不出聲,也不知道主動冒個泡兒。真是個魂淡。一念到此,夏若冰分出一縷神念悄然進入了團隊頻道。

「丫在哪兒呢?」

「若冰?我在崔斯特瑞姆廢墟外的荒棄墓地。你那兒還好吧?」

「沒事兒,姐姐我好著呢!」

「這麼說就是有事了!傷得重不重?你帶著莉亞先找個地方躲好。大明和洛璃應該差不多快到了。」

「死胖子?哼,姐可沒那麼脆弱。」夏若冰聞言心中一暖。這魂淡到底是想著自個兒的。

「你讓丫過來幹嘛?姐就是提醒一聲,小心叫做怪誕魔的鬼東西,那玩意兒忒噁心人了。」

「我去,狗在家中坐,糧從天上來。我說冰美女,你們兩個有沒有公德心啊!」

「死胖子別吵吵,說正事兒呢!」

「放心吧冰美女,頭兒和我們在一塊兒呢,有我這個MT頂著出不了事兒。」

「切,臭嘚瑟。好了,姐這兒忙著呢,先這麼著吧。」

位於荒棄墓地中心位置的一座寢陵入口。頻道中軟軟的京片子消失的剎那,周啟不由自主停下了前行的腳步,眼中一抹濃濃的擔心之色揮之不去。沒有誰比自己更清楚夏若冰的脾氣。能讓她主動開口提醒,這丫頭十有八九是在那什麼怪誕魔手中吃虧不小。還好自己已經提前做出了安排。

回頭看了一眼昏沉的天光下身後崔斯特瑞姆廢墟隱約可見的斷垣殘壁,再一看眼前漆黑的墓穴入口。周啟深吸了一口氣,率先邁步走了進去。

剩下不到5個小時,要探索三座寢陵。為今之計只有速戰速決!

彷彿感知到周啟心中的急切和擔憂,進入寢陵后黃月英第一時間點亮了照明術,同時腳下一道道五彩繽紛的光芒亮起,光環技能特效全開。為四人加上BUFF。

張定軍默默低吼了一聲,依稀便是那句萬年不變的饑渴難耐,大步走到了隊伍最前面。

周啟將靈覺感應往四周一放,獨特的視野當中一排排密密麻麻的紅點幾乎連成了一片,讓他臉上的神情除了擔憂之外更多了一抹凝重。墓穴中亡靈生物之多完全超出了預料,數量甚至超過了先前在屍母巢穴中所遇到的規模。誠如自己所料,獎勵如此之高的任務,過程果然不會簡單!

「大軍,等等。」

「周郎可是有所發現?」黃月英心細如髮。明眸一瞟他臉上的神情后當即出聲問道。

「嗯,你們看。」說著周啟將靈覺感應收到的影像傳入了戰術平板電腦並開啟了即時共享。

「我勒個去,頭兒?這些全都是怪物?」

「這地底下不比陸地,動靜太大的傢伙可不能隨便兒用,你小子想在時限內完成任務,我看懸。」

「是哦,王冠藏在哪兒也不知道。我看哪乾脆抓緊時間一口氣推過去得了。沒找到咱們再去推下一座。」

「張將軍說的無錯,王冠下落未明,如此情況唯有推將過去方是最省時之法!」

「嗯?」周啟聞言一愣,不由好奇地偏頭望向黃月英。自家的美女軍師素來足智多謀,沒想到她竟然會出聲贊同張定軍這近乎無腦的言論。當真是奇了個怪。

「我說嘛,你看黃軍師都贊同咱的意見,頭兒,這還有什麼好猶豫的。」

周啟眼角一斜白了張定軍一眼,依舊將目光落在黃月英臉上,靜待下文。

窺見周啟的目光,黃月英嫣然一笑。皓腕一翻自公共空間內將戰術平板電腦取了出來。素手一指電腦屏幕上位於寢陵正中的一片血紅光點。

「且看這裡,依照周郎偵測所得,但凡聚有紅點之處,便是亡靈怪物滋生遊盪之所。此處位於寢陵中央要害且聯通周圍路徑。稍時可先推進到此處,再將四周亡靈吸引於此一舉滅殺。當可省卻不少時間。」

這才對嘛!周啟聞言眼睛一亮。不錯,與其滿地去找不如將怪物聚攏在一起。可關鍵是怎樣聚怪呢?

「黃軍師,那些亡靈腦子裡都是漿糊,怎麼才能讓他們乖乖送上門來呢?」還未等周啟開口,張定軍伸手撓了撓光禿禿的腦殼搶著出聲問道。

「這便需藉助周郎先前取得的一件事物了。」

「我?」周啟微微一愣。低頭微一尋思,緊接著猛然一抬頭望向黃月英。

「月英說的可是眾魂罐?」

「無錯,正是此物!」

「眾魂罐?那破玩意兒不是復活那些個殭屍用的么?把它拿出來不是給自個兒添亂嗎?

「你呀,我看你腦袋裡才是漿糊。問那麼多幹嘛,走起。」付雲生伸手一拍張定軍的肩膀,辦開玩笑地調侃了一句。目光落在黃月英身上時則充滿了由衷的敬佩。

周啟這小子當真不知道幾世修來的福分。

說時話長,一翻計定不過短短片刻。有道是磨刀不誤砍柴工,有了黃月英的方案,剩下的便是依計而行。當然,還要著落在眾魂罐是否能達到預期的效果!

狹長甬道內冰冷而陰森。從墓穴入口往前行進了沒多久,伴隨著撲鼻而來的腐臭是一聲聲此起彼伏的屍吼!照明術作用的範圍邊緣,大量腐屍的身影已然依稀可見!

出於對光明的天生憎惡亦或是聞到了久違的生人氣息。周啟四人普一接近,幽邃的甬道深處立刻便響起了凌亂的腳步聲。

「大軍!」

「收到!吼!老子的大斧早已饑渴難耐!」張定軍一聲爆吼,渾身腱子肉瞬間膨脹了一圈,直接進入了二次狂化狀態!宛若一頭髮情的蠻牛看到了猩紅的褲衩,對著前方的屍群一頭便懟了過去!

黃月英眼明手快,張定軍人才剛衝出去,一個瞬發的真言術.盾已然無比精準的落在了他的身上。助他吸收掉第一波傷害。

周啟自不用說,依舊是老規矩。張定軍衝到哪兒,混沌火球便跟到哪兒!一砸一個準兒!

我去,付雲生勉強忍住笑。這小子真是越來越壞了。天知道張定軍會不會在心裡落下什麼陰影,以後聽人放鞭炮都有多遠閃多遠。不過還真別說,這麼一搞卻是相當有效。

混沌火焰無物不燃!只需粘上一丁點便能瞬間點燃腐屍身上的油脂。張定軍的旋風斬本來就是沾之即走不在原地停留,如此一來看似危險,實際落在他身上的傷害卻並不多。

付雲生一擺手中憐憫對槍,有樣學樣,循著張定軍前行的軌跡連連開火,專職補漏。

四人一心突前,比起步步為營穩紮穩打速度快了何止一倍。不過片刻功夫,便一鼓作氣衝到了黃月英指定的位置。

出現在視野中的是一處呈十字形,四面延伸宛若中庭的墓穴大廳。

「周郎!就是現在!」待抵達大廳中央位置之時,黃月英手中大雷光神杖一擺,高聲傳音!

「收到!」

周啟聞聲手腕一翻,眾魂罐已然平托在手。

「神憫世人,降下光明驅散黑暗!於永寂之夜指引羔羊迷途!Holyglow!輝光耀世!」

黃月英檀口輕啟,古老而玄奧的咒語在唇間吟唱。法杖落下的剎那,一道潔白的聖光穿破了墓穴的穹頂憑空而降!

聖光凝成的光團宛若一輪大日懸浮在四人頭頂,將屍影重重的大廳照得纖毫畢現!

「輝光耀世:消耗500點能量值照亮周圍區域,對不死生物和地獄魔鬼造成150點每秒灼燒傷害,作用半徑800米持續時間30分鐘,冷卻時間3小時!」

聲聲凄厲慘嚎齊齊響起!入耳說不出的滲人。

「我滴個乖乖!這特么完全是作弊啊!」張定軍牛眼圓睜,看著四周在聖光的灼燒下如同火爐上的黃油瞬間融化成爛泥的屍群,不由失聲感嘆。

周啟嘴角微微一掀,這點場面就受不了了?好戲還在後頭呢! 輝煌的聖光照耀之下,佔地足有半個球場規模的大廳內,密布其中的腐屍亡靈如雪遇驕陽,紛紛瓦解。短短片刻就連融化后平鋪在地的一灘灘粘液都在聖潔的光芒炙烤下固化變干,最終散做塵埃!

周啟深吸一口氣,心中懷著幾分期待幾分忐忑,輕輕將眾魂罐放置於地面。

除卻第一次因自己過於冒失,貿然將神念深入罐中,以至於遭到被封存其中的無數冤魂反噬外。自爛木林中取得眾魂罐伊始,但有閑暇他便分出一縷神念對其進行審視和觀察。

所謂功夫不負有心人,雖然進入任務才短短一日時間,還有諸多隱藏的秘密未曾了解,卻終於還是被他窺見了一絲端倪。

原來眾魂罐是可以抽取周圍的地獄魔氣用於召喚和轉生亡靈的!

正因如此,雖然不知自家的美女軍師是怎麼想到這一辦法的,在她的方案剛一說出口的瞬間,周啟的腦海中瞬間想到的便是眼前這個其貌不揚,外觀猶如尋常農家腌制泡菜用的罈子一般的神秘法器。

但願有效!

眾魂罐剛一接觸地面,已經變得空蕩蕩的大廳內陰風驟起!肉眼可見,絲絲黑氣如同章魚口吐的墨汁悄然鑽出了地表!

彷彿往滾燙的油鍋里倒進了一瓢水,空氣中滋滋的炸裂聲頃刻間如爆豆般響起。聖光和地獄魔氣相遇頓時迸發出激烈的反應!

「吼……!」

聲聲低沉的嘶吼和咆哮絡繹不絕響起!凌亂而沉重的腳步聲讓整個墓穴為之動搖!片刻之後,四面延伸的甬道內便已是鬼影重重!

彷彿受到某種無法抗拒的誘惑驅使,一頭頭不知名的亡靈生物接踵摩肩,爭先恐後地向著大廳快速湧來!

渾身潰爛皮膚泡腫的腐屍、通體透明形如薄霧聚散無常的幽靈、身穿殘破的重甲手持腐銹刀劍的骷髏戰士,一個個惡形惡狀種類應有盡有!

出於對聖光的畏懼,亡靈們大多徘徊在黃月英施展的聖術邊緣。也有不少倒霉催的被身後的同類推擠踏足禁地,身上立刻便被潔白的聖火覆滿!短短片刻就在凄厲的哀嚎聲中化作了灰燼!

「我嘞個擦!真的有效啊!」張定軍圓睜著牛眼,嘴巴張的足以塞下他的拳頭,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

周啟嘴角微掀,一臉好笑地瞅了這傢伙一眼。目光一轉落在了黃月英身上。

「美女,你這麼厲害,我該怎麼感謝你?」

黃月英聞聽傳音,明亮的眸中少見的帶著一絲嫵媚瞟了周啟一眼,隨即嘴角掛起一抹淺笑悄然回應。

「稍後還請周郎代為開箱子便是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