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寒冰靈體,其威勢。若是完全釋放,心念一動,可冰封一方天地,萬物滅絕,淪為一方死域。

韓辰雖然還沒有將寒冰靈體的威勢,完全覺醒出來。但只是將其冰封,還是能夠辦到的。

轟轟轟…

不過,這畢竟是一名天尊強者,縱然被冰封,但那股毀滅的氣息。依舊無法阻攔,從冰雕之中,傳盪出來。

對此,韓辰早有預料,並不意外。

「三昧真火,焚殺!」

隨著韓辰那冷漠,不帶絲毫感情的聲音響起,『蓬』的一聲,妖異如血的火焰,從他身上升騰而起,火焰迎風暴漲,化作滔天火浪,瞬間將這名天尊吞噬。

「啊…」

冰雕融化,天尊身影重新顯露出來,頓時間,一道凄厲的慘叫聲,從其口中爆發而出。

石火境九重天境界的三昧真火,便是聖尊強者,也無法抵擋,雖然以韓辰如今的實力,使得三昧真火的威力,有所限制,但僅僅一名天尊,已經足夠了。

韓辰不願再與之糾纏,雙鍵一震,四境劍魄釋放而出,無形的凌厲劍氣,劈斬而下,『噗哧、噗哧』兩聲,只見血花迸濺,對方雙手齊腕被斬斷。

緊接著,韓辰雙拳如錘,狠狠轟擊在對方胸膛之上,將之轟飛出去,身影向後爆退而去。

轟!

身若隕石,這名天尊,向著遠處,倒射而去。

身在空中,可以清楚的看到,其身體四周那千道人影,在三昧真火的焚燒下,以一個驚人的速度消散,而伴隨著人影迅速減少,那股毀滅的氣息,也在急劇削弱,直至泯滅不見。

「我豐都鬼城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伴隨著一聲怨毒的怒吼響起,三昧真火緩緩熄滅,消失不見,而隨之消失不見的。

天尊,隕!

看著這一幕,所有人都滿臉獃滯,就算是王蛟等人,也是如此。

震撼嗎?

的確震撼!

天尊強者,在他們眼中不算什麼,揮手便可滅殺,但似韓辰這樣,以九星劍尊的修為,斬殺一名天尊,而且還是在施展秘法,同歸於盡的天尊強者。

這一點,別說他們沒見過,更是聽都沒有聽說過。

「不對,還有一人!」這時,人群中有人驚叫起來。

聞聽聲音,所有人頓時反應過來,齊齊向另一個戰圈看去。

這名天尊,見大勢已去,選擇同歸於盡,那剩下一人又如何?

只是,下一刻,所有人再次陷入獃滯之中。

只見虛空之上,九尾天妖狐一襲白裙輕揚,長發飛舞,她的身後,有一尊巨大的九尾天妖狐虛影,比之天蠻妖牛、八荒龍蟒、金剛魔猿三人,都要凝實許多。

此時,在她那素白的手掌,正捏著一個人的脖子,正是那最後一名天尊。

和剛剛被韓辰焚燒的那名天尊一樣,這名天尊周身四周,也有無盡人影,看樣子,比之剛剛身死的那名天尊,只多不少。

毀滅的氣息,如海浪般,一重接著一重,從他身上激蕩出來,只是卻不是在變強盛,而是在削弱。

「咔嚓…」

當這人身上的毀滅氣息,徹底泯滅、消散,九尾天妖狐手指一用力,直接捏碎了他的喉嚨。

而後手掌一甩,扔在了港口地面上,沒有再看一眼,轉身御空來到韓辰身後,和天蠻妖牛三人匯合到一起。

「這女子,好可怕的實力!」

「顯相九尾天妖狐虛影,恐怕此女另有機緣,身蘊九尾天妖狐的血脈吧!」

「這些年輕人,沒有一個是簡單之輩啊!」

王蛟等人心中的震驚,此時根本無法言喻。

「四位門主,我等此行還需出海,趕往中域,現在我們可以登船了嗎?」

這時,韓辰的聲音傳來,將四人驚醒。


(未完待續。) 其實確切來說,韓辰和這四大宗門,並沒有什麼仇怨,一切緣由,不過是那豐都鬼城八人在搞鬼而已!

在將這八人斬殺之後,便也沒有再出手,畢竟他們還需要藉助這四大宗門,橫跨東海,前往中域。

至於這四大宗門,同樣也是如此想法,他們和韓辰無仇無怨,只是攝於豐都鬼城的強大,才不得不相助出手,在見識到了韓辰等人那可怕的陣容之後,早已悔恨不已。

「能能能,自然是能!」

而今得蒙韓辰饒恕,哪裡還敢再說什麼,王蛟四人忙不迭的點頭。

「登船,出海!」

隨著王蛟四位門主,一聲令下,身後那百餘名聖尊長老中,足有五十多人,分別登上了九艘船隊,而後隨著巨大的轟鳴聲,船隊啟動,破浪而行,出海了。

「這景色,好美!」

「的確很壯觀!」

甲板上,韓辰等人昂首而立,海風襲來,將眾人的長發揚起,看著那一望無邊,好似水天一線的無邊東海,幾人心中也不免有些激蕩了起來。

「此行我等前往中域,需航行十天左右,這一路有我們照看著,不會有什麼事情,幾位可在房中好生休息!」

這時,王蛟四位門主,走了過來,看向韓辰、鬼谷子等,恭敬道。

此次出海,情況有些特殊,為了彌補之前的過失,已經多年不曾出海的四位門主,親自登船,護送韓辰等人前往中域。

「好,那就有勞四位門主了!」韓辰轉過身來,看向四人。抱了抱拳,臉上笑容燦爛。

韓辰的態度,讓王蛟四人微微失神,先前的時候,韓辰還指著他們,言辭犀利。直接羞辱而罵,可謂是不留一絲情面,而現在,韓辰表現出來的熱情,卻好似之前的事情,沒有發生過一樣,這變臉之快,就算是他們,也無法做到如此隨意!

世上沒有絕對的敵人。此子果然是妖孽啊!

「韓辰兄弟客氣了!」

「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面子,韓辰已經給了,王蛟四人也是聰明人,自然也不會再提先前之事,當即笑著道。

隨後又說了幾句客套話,韓辰一行人便各自回了房間,修鍊恢復去了,剛剛那一場大戰。雖然結束的很快,但一眾人還是消耗不小。


而王蛟四人。也分散開來,各自鎮守一艘船艦。

蠻荒東海,凶獸橫行,更有諸多邪派強者,神出鬼沒,獵殺來往船隊。搶奪資源,甚至連那東海龍宮,也偶爾會有真龍出沒。

深知其中兇險的他們,自然需要小心謹慎一些。

……

十天時間,轉眼即逝。

這十天里。船隊航行,並不太平,出海第二天的時候,就遭遇了數十頭龍鯊群。

龍鯊,八階凶獸,成年的龍鯊,一身實力,甚至足以媲美天尊強者,即便是幼年的龍鯊,那也是七八星劍尊強者的存在。

而且龍鯊素來是群體而居,一旦出現,必然是成群結隊來襲,尋常強者,只要遇上,絕無生還的可能。

不過韓辰等人的這支船隊,顯然不再這個範疇里。

王蛟親自出手,海鯊門十幾名聖尊境長老,緊隨之後,不過半盞茶的功夫,數十頭龍鯊,死傷殆盡,無一倖免。

其強勢,將船隊上的其他人,震的不輕,不過同時也是興奮之極。

有四大門主同行,這一路,絕對可以高深無憂了。

而接下來幾天發生的事情,也驗證了這個事實。

第三天的時候,有十幾名邪派強者出現,欲圖獵殺船隊,搶奪資源。

只是尚未靠近,就被煙海門的聖尊長老,斬殺在虛空之中。

第五天的時候,船隊遇上了海皇虎鯨群,足有十頭之多。

海皇虎鯨,比之那龍鯊,都要強橫太多太多,十頭海皇虎鯨,盡為聖尊境界,一身實力通玄,翻江倒海,可怕之極。

這一次,四大門主一起出手。

十頭海皇虎鯨,雖然實力強橫異常,更是陣容恐怖,但王蛟四人,卻也非易與之輩,聖尊無敵的名頭,不是吹出來的。

四人兵器為八品中階絕器,內甲同樣也是八品中階,一身修鍊功法武學,盡都為天階二品。

如此強大資源集於一身,說之為聖尊無敵,可一點也不為過了。

那一戰,可謂是驚天動地,方圓數萬里,都被波及,巨浪滔天。

最終,十頭海皇虎鯨,被盡數斬殺。不過王蛟四人也消耗不小,回來的時候,臉上都帶著一絲蒼白。

之後的五天,同樣不平靜,海中凶獸、邪派強者,層出不窮。

甚至於,在第八天的時候,眾人更是看到了一頭蛟龍。

那頭蛟龍,身長足有千丈,橫呈在天際,磅礴而壯觀,一身氣息,雖然未達聖境,但卻已經遠比聖尊境界要強橫太多,就連鬼谷子,都看的直皺眉頭。

好在那頭蛟龍,似乎並沒有對船隊出手的意思。

當然,也或許是因為感知到了鬼谷子這名聖境強者的存在,並不願招惹。

總之,當時這頭蛟龍,只是匆匆一瞥,便消失不見,沉入東海之中。

「好險,這次幸虧有鬼谷子前輩在此,否則的話,今日,我等恐怕都難逃一劫!」王蛟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滿臉后怕的說道。

「這頭蛟龍,就是東海龍宮的強者?」韓辰出聲問道。

「嗯,而且看樣子,這頭蛟龍在東海龍宮中的地位還不低,我估計起碼也是大統領之位!」九蛇島的老者點點頭道。

東海龍宮,和尋常的勢力並不相同,龍宮中的制度,極其森嚴,如同皇室一般,龍宮之主便是帝王,之後就是統帥、大統領、統領…依次而下。

「大統領,實力就已經強橫都如此地步,若是統帥,豈不是就是聖境存在?還有那龍宮之主?」韓辰眼中滿是震驚。

「龍宮之主,只是聽聞,誰也沒見過,不過那統帥,的確是踏入聖境的存在!」煙海門門主點頭說道。

東海龍宮之主,神秘異常,數千年來,只是聽聞過有此人存在,卻從來不曾見過,倒是那統帥,曾強勢現身過幾次,那踏入聖境的恐怖實力,至今讓無數人,記憶猶新。(未完待續。) 東海龍宮的強者之後,接下來的兩天,或許是因為接近中域,倒是風平浪靜,沒有再生波折。

第十天晌午的時候,船隊便靠了岸,在一處海崖港口停了下來。

韓辰一眾人從船上走下,王蛟四人陪同。

「四位門主留步吧,這次多謝了!」韓辰抱拳,笑著道。

這一次,他倒是發自內心的感謝,這十天航行,讓他清楚的認識到了這蠻荒東海的兇險,若是沒有王蛟四人的護送,就算有鬼谷子的存在,他們這一路,也絕對兇險無比。


別的不說,起碼耽擱的時間,就要長的多了。

「韓辰兄弟言重了!」王蛟搖頭笑道。

「韓辰兄弟,這塊玉牌你且收下,其內有我等四人的靈魂印記,他日你若想回中域,只需將其捏碎,我等四人便會感應到,屆時,我等會親自來接你們回東域!」煙海門門主,抬手取出一塊通體湛藍的玉牌,遞向韓辰。

此舉,也是為了交好韓辰,這是四人早就商量好的,畢竟之前因為豐都鬼城等人,已經有所得罪,眼下,自然想要盡量彌補。

而且僅僅是往返於東海,對他們來說,算不得什麼代價。

「好,那韓辰就卻之不恭,收下了!」四人的意思,韓辰自然明白,不過他也沒有拒絕的道理。

正如那古語,世上沒有絕對的敵人。

「我等還要在這裡停留些時日,如此,便不相送了,幾位保重!」見韓辰收下玉牌,王蛟四人臉上都露出了笑容,抬手抱拳。笑著道。

他們四大宗門,在這中域海邊,也有子宗門駐紮,這一次他們難得過來一趟,也需要去子宗門看看,等待過幾日。船隊出發,再回東域。

「哈哈哈,保重!」

韓辰大笑一聲,揮了揮手,一行人衝上天際,隨後速度展開,化作一道道流光,向著遠處疾馳而去。

……

中域廣袤,地域無邊。雖然韓辰等人如今已經踏入中域,但只是邊緣地帶,距離中域繁華之處,還要趕不少的路。

不過好在有丹星和秦烈二人,前者為丹府弟子,本就是中域本土之人,而後者二人,之前也在中域行走。歷練過,對於這中域。也算熟知,倒是讓韓辰免去了問路的麻煩。

兩個時辰后,一行人速度放緩,在一處巨大的古城前,落了下來。

邊荒城!

和東海城有些相似,因為靠近東海。引得無數武者匯聚於此,其中以散修強者居多,當然,也有不少的宗門弟子,結伴來此。欲以東海中的海中凶獸,歷練自己。

「城中布有諸多傳送門,可以迅速前往其他古城,今日天色已晚,也不必急著趕路,就在這裡休息吧!」看著眼前這座古城,丹星的臉上露出了輕鬆的笑容,轉頭對著韓辰說道。

中域很多古城之中,都會設下傳送門,與其他古城相連通,這樣也剩下了很多趕路的事情,很是方便。

「嗯,我們進去吧!」韓辰笑著點了點頭,倒是沒有拒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