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寒國首府一想到當初夏國那位表現出來的反應,至今仍然有些后怕。

「是!我知道了!」

說完,權部長便是離開了綠瓦台,開始召集他的外交部緊急會議,商討對策了。

「哎!這一次可就難辦了!」

寒國首府看著一地的電視碎片,搖了搖頭,一瞬間,他彷彿蒼老了幾歲。 “王曉華?這是王曉華變得那個狐狸臉?他怎麼會在這個地方?”

趙小川看着洞穴上面那張熟悉的狐狸臉陰笑的看着自己,眼中充滿了震驚。

整個人僵持在在了黑色的鐵索之上,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就在他猶豫之間,下面的好像焦炭一般的黑色人形生物已經逐漸靠近他不足五米的距離。

“該死的,拼一拼吧!不然繼續這樣下去,一定會被拖死的!”

趙小川很快便做出了決定,然後向着上面爬去,而狐狸臉看到趙小川越來越近,手爪在空中揮舞的更加的迅速了。

趙小川看到對方揮動的手爪,眼中閃過一道冷光,停了下來。

狐狸臉和黑色人形生物間趙小川居然不在移動,動作不約而同的微微一滯,然很快便反應了過來。

狐狸臉一側身子,手爪似乎有長長了一些,不斷快速的揮舞起來,而下面的黑色人形生物爬的速度似乎更快了。

攝政王他非要喜當爹 趙小川眼中一片凝重,除卻防備着頭頂的狐狸臉的手爪,也時不時的低頭看向腳下的黑色人形生物,似乎在等待着什麼。

“能不能成功就在這一下子了!”

在趙小川看到黑色的人形生物來到了自己腳下,也向着自己的腳腕抓取時,眼中閃過一道寒芒,瞬間鬆開手中的鐵鏈。

“砰~”

趙小川的腳狠狠地踩在腳下黑色人形生物的臉上,然後猛然一蹬,藉助這股力量瞬間向上飛去,同時伸出雙手準確的將狐狸臉的胳膊抱在懷中。

黑色人形生物因爲反衝的力量,從鐵鏈上滑落下去,而狐狸臉顯然沒有料到趙小川會這麼做,頓時本來側着的身子有一大半進入了裏面。

狐狸臉一邊吼叫着,一邊甩動着胳膊上的趙小川,但是趙小川緊緊地抓住它的胳膊,就好像附着在上面一樣。

兩者僵持在空中,下面的黑色人形生物再次向着上面爬來,只不過趙小川明顯的感覺到一股凶煞之氣從它的身體中散發了出來。

“必須快點將狐狸臉拖進來,不然我堅持不了多久!”

趙小川感覺眼前無比的眩暈,但腦中卻異常的清醒,明白自己將要做什麼。

於是,他身體隨着狐狸臉的胳膊的擺動,也不斷的向下墜,不一會兒,狐狸臉的腦袋也漸漸進入了洞穴之中。

狐狸臉似乎意識到了趙小川要做什麼,臉上佈滿了驚恐,不管在甩動自己的胳膊,而是咬牙切齒的看着趙小川,努力的想要收回自己的胳膊。

“怎麼會讓你得逞?只有你下去了,我纔有機會上去!”

趙小川感受到自己正在一點點的升高,但心中卻沒半點喜悅,反而不斷地擺動着自己的身體,藉此增加着下墜的力道。

狐狸臉之前創造的一點優勢頓時蕩然無存,身體又有半截進入了洞穴之中。

就在這時,黑色的人形生物再一次爬了上來,然後學着剛纔趙小川的模樣,雙手抓住了趙小川的腳腕。

一時間,黑色人形生物,趙小川,還有狐狸臉連成了一條直線,不斷地在空中搖晃着,反而旁邊的鐵索成了擺設。

由於又增加了一個人的重量,狐狸臉也漸漸地支撐不住,身體慢慢地向下劃去,而趙小川心中更是沒有了之前的自信,心中破口大罵。

“臥槽,這黑色人形怪物究竟是什麼東西?我原本的計劃是將狐狸臉拖進洞穴,然後趁機抓住鎖鏈爬上去的,可是如今他拖着我的腿,根本讓我無法動彈啊!”

“如果在這麼下去,說不定我們三個都要從這裏掉下去,而現在我們都已經爬了這麼高了,掉下去一定會摔成一團的血肉的!”

趙小川一想到自己摔下去的情景,不敢在晃動了,但三人下降的趨勢越變越大,甚至趙小川發現狐狸臉的另一隻胳膊也已經進入了洞穴之中。

“完了,這下完了!看來我真的要變成一團血肉了,搞不好還要和這兩個怪物混在一起分不清哪個是哪個!”

就在趙小川心中充滿絕望的時候,周圍的空間猛然間震顫起來。

無數的鎖鏈不斷地在空中晃動着,趙小川看到掛在鐵鏈上的一隻只狐狸屍體摔在地上,爆成一團團血花,或者碎屍塊,心中不由一抽,連忙擡頭看向狐狸臉。

只見狐狸臉隨着這陣抖動,劃入洞穴的速度更加的快了,趙小川頓時額頭冒出了一層冷汗,思考着怎麼樣纔可以出去的方法,但卻沒有一點辦法。

“吼~”

就在這時,一聲震耳欲聾的獸吼聲傳來,在洞穴上方傳來一陣獸吼聲,趙小川只感覺眼前一花,身體瞬間穿過洞穴,高高的飛了起來。

“我出來了!”

趙小川看到頭頂巨大的血月,愣了一下,然後瞬間反應過來,但還沒等他高興,發現自己竟然掛在半空中。

趙小川立刻向着四周打量着,發現自己抱着的狐狸臉半邊身子被一張巨大的蛇口咬在口中,而在旁邊還有一個巨大的蛇頭正瞪着一對紫色的蛇瞳冷冷的盯着自己。

“這不是之前的被趙天成壓着打的青銅雙蛇麼?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裏?而且他的身體似乎又變得更加的龐大了!”

趙小川看這眼前的紫色蛇瞳,不由一愣,瞬間發現這條青銅雙頭蛇渾身佈滿了血紅的鱗片,身體粗壯的好像要兩個人才可以合抱住,同時體長已經達到了驚人的百米。

我家貴妃要母憑子貴 正當趙小川驚訝時,一陣咀嚼聲在他耳邊響起,不由讓他一驚。

他轉頭望去,發現狐狸臉眼中佈滿了迷茫的神色,臉上一團黑氣籠罩着,而在他的背後,那張巨大的蛇口正在不斷地扭動着,慢慢地將狐狸臉吞進空中。

“狐狸臉中毒了,而且青銅雙蛇要吞了他!”

趙小川心中閃過這個念頭,意識到自己可能下一刻便會身入蛇口,不由遍體生寒。

就在這時,他感覺自己的腳下有什麼東西動了一下,隨即他感到身體上被重重的踩了一下。

“天啊!這黑色人形生物要做什麼?”

趙小川發現黑色人形生物竟然踏過自己的身體,落在蛇頭上,心中充滿了疑惑。 秦穆然離開了醫院以後,便是帶著夏國中醫代表隊返回了酒店。

經過一夜的醞釀,夏國國內同樣很是震動。

中醫,一直以來都不被人看好,甚至有很多的人也不相信中醫。

但是他們沒有想到,這一次夏國中醫與寒國棒醫的醫術比試交流,中醫竟然贏了,而且贏的這麼漂亮。

一時間,原本很多不相信中醫,對中醫本著懷疑態度的人,竟然願意想要嘗試下中醫。

再加上劉逸仙之前就跟國內溝通好了,在寒國那名報社的報道出來以後,國內的主流媒體幾乎在一夜之間,將這件事大肆地宣傳了出去。

微博熱搜,新聞頭條,甚至連朝廷的新聞聯播都已經用大版面播報了出來,風頭一時正盛。

從荒野求生開始作妖 國人的情緒也在剎那間調動了起來,一夜之間,中醫竟然成為了熱門!

很多今年要報考大學的應屆生們,竟然也想要成為一名中醫,尤其是秦穆然對著金正泰說的那一番話,被流傳了出來,更是激起了廣大青年的愛國情懷!

無限之次元幻想 醫者,應該治療的是病人,而不是看人!不忘初心,砥礪前行!醫者不自醫,只會讓人更加的失望!

此時,秦穆然並不知道自己說的話已經成為了國民眼中的英雄話語,今早的他剛剛醒來,打了一套道家八段錦之後,便是下樓去吃早餐了。

今天,夏國中醫代表隊功成身退,但是,他還不著急走,他需要逗留寒國一段時間。

他還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還沒有完成。

李成軒的大仇,作為老大,他必須得幫助他報了!

「叮………」

秦穆然剛剛吃完早餐,回到房間裡面,他還在充電的手機便是響了起來。

「嗯?」

秦穆然拿起手機一看,當看到手機上面顯示的來電顯示以後,秦穆然是那麼的不想接。

但是他也知道,自己不接,後果還是挺嚴重的。

「喂!」

秦穆然臉上堆著笑容道。

「小子!這次你風頭可出大了啊!」

電話那邊傳來了龍天正調侃的聲音。

「我說老龍,你怎麼說也是朝廷里的大佬,怎麼這麼有空,三天兩頭的給我打電話啊!你不是應該日理萬機,無心關心其他的事情嗎?」

秦穆然心裡很清楚,一接他的電話就準的聽不到什麼好話。

果不其然,剛接通,便是聽到了龍天正這話。

「關心啊!你說,你們夏國中醫代表隊前往寒國是不是國事!是的啊!代表著我們夏國,這也算是外交的一種!你小子這一次很給力啊!」

龍天正一想到秦穆然他們破碎了寒國棒醫想要申請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野心就很是開心。

雖然夏國在聯合國擁有一片否決權,但是這樣的話,肯定會讓寒國方面大做文章,到時候堅國那邊再趁機落井下石什麼的,夏國也會頭疼。

但是秦穆然他們前往寒國贏了就完全不一樣了。

夏國可以名正言順的說,中醫才是傳承久遠的國粹,申請非物質文化遺產,也該是中醫!

寒國,再也沒有辦法叫囂中醫是學習的棒醫!

甚至逆轉了中醫在國內的窘境,現在網上想要學習中醫,想要發揚中醫的呼聲很高,全國都掀起了一股中醫熱。

「我哪次不給力?」

秦穆然白了一眼,道。

「呵呵,你小子,還是這個樣子!誇你幾句你就飄了?」龍天正聽到秦穆然這麼說以後,沒好氣道。

「我這不是飄,而是對於自我的界定很是清楚。」

秦穆然理直氣壯地回道。

「好了!你小子牙尖嘴利的,老頭子我說不過你!不過,今天倒是有件很重要的事情找你!」

龍天正突然語氣變得嚴肅了起來道。

「什麼事情?」

秦穆然聽到這話,突然一愣。

「老龍,你不會又有任務吧!你不至於這麼坑吧!」

一種不好的感覺突然冒了出來,讓秦穆然有些懷疑地問道。

「任務是有任務,但是事發突然,我也是沒辦法,就近原則,你最近,就派你了!」

龍天正有些尷尬地說道。

「我靠!什麼就近原則!我看你是故意的!老龍,你還能不能再坑點?」

秦穆然徹底要暴走了。

「好吧!那就如你所願吧!」

龍天正淡淡地說道。

「秦穆然將軍!根據我們最新的情報,寒國當局,正在密謀部署一個叫做『瑪德』的導彈系統。一旦『瑪德』部署完成,將會對我國形成巨大的威脅!」

龍天正很是鄭重地看著秦穆然說道。

「『瑪德』?」

秦穆然聽到這個以後,腦海里瞬間想起了一些什麼事情來。

「是的,你知道?」

龍天正有些意外地問道。

「嗯!你別忘了,我的冥王殿是幹什麼的。當初堅國想要在瑪德上面再加一門技術,來求我冥王殿,我知道以後,就知道堅國不懷好意,這根本就是特意針對我們夏國的,所以我就沒答應!沒想到,他們還是搞定了啊!」

秦穆然感慨了一聲道。

「那就對了!穆然啊!從這件事就可以看出,這個任務你是當仁不讓啊!」

龍天正那叫一個會順杆子爬,頓時說道。

「額…..我怎麼感覺不知不覺被你拉入坑裡了呢?」秦穆然鬱悶地說道。

「就你小子,猴精似的,你要是不想,你會入坑嗎?說白了,就是因為你知道這件事的嚴重性!不愧為我們的最強兵王!不愧為我們夏國最年輕的將軍!你對的起你肩膀上的那顆將星!」

龍天正毫不吝嗇地誇讚道。

「你別這麼說,我還沒答應呢!」

秦穆然連忙道。

「呵呵,小子,你其實已經答應了不是嗎?」

龍天正笑了笑說。

「我……….」

被龍天正這麼一說,秦穆然竟然都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他知道,自己被龍天正吃的死死的,就算不答應,他也會讓自己答應的。

現在,他還跟自己客客氣氣地說話,到時候,說不定自己的爺爺都會親自打電話過來,老爺子有多麼為這個國家,他心裡再清楚不過了。

「說吧,你要我怎麼做?」

秦穆然長嘆一口氣,無奈地說道。 “吼~”

黑色人形生物仰天咆哮,發出尖細高昂的聲音讓趙小川頭疼欲裂。

隨着這聲咆哮聲響起,青銅雙頭蛇似乎被激怒了,叼着狐狸臉的蛇頭不斷的甩動起來,想要將黑色人形生物甩下頭頂。

同時另一個頭顱也咆哮一聲,從口中發出一道紅色的霧氣直直向着黑色的人形生物射來。

緊緊抓着狐狸臉胳膊的趙小川隨着蛇頭一起晃動着,餘光掃到那紅色的霧氣中有無數隻手向着蛇頭頂部黑色人形生物抓來,眼中露出一絲震驚。

然而還沒等他反應過來,那黑色的人形生物猛然間舉起自己的拳頭狠狠地一拳砸在了腳下蛇頭上。

“咔嚓~”

趙小川耳邊響起了一聲骨骼斷裂的清脆響聲,神情不由一呆,連忙向前望去,發現那黑色人形生物的的胳膊竟然沒入蛇頭之中。

“天啊!這傢伙究竟是什麼鬼東西?這一拳也未免太恐怖了吧?”

就在趙小川震驚於眼前黑色人形生物這一拳時,他已經拔出了自己胳膊,頓時一道三米多高的血漿從蛇的頭顱中迸射出來,灑在空中形成一陣血雨,澆了趙小川一頭。

趙小川被突如其來的蛇血澆了一頭,立刻感到一股腥臭味撲面而來,瞬間醒轉過來,然後被感到身體直直的向着遠方飛去。

“這是怎麼回事?”

趙小川感受着耳邊的風聲不斷呼嘯而過,看着周邊的景物不斷地變化着,心中充滿了疑惑。

可是當他看到那巨大的蛇頭慢慢的垂落在地面,激起一陣灰塵時,瞬間明白了發生了什麼。

“該死的,那蛇頭原本叼着狐狸臉纔會讓我們吊在空中,如今蛇頭已經死了,沒有了着力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來,我一定會摔死的!”

電光火石間,趙小川明白了剛纔發生的一切,心中充滿了焦急。

與此同時,另一個蛇頭猛然間仰天發出一聲悲鳴,隨即紫色的蛇瞳猛然一亮,化作渾身裹着一道血色的霧氣向着趙小川射來。

“冤有頭,債有主!你的另一半又不是我打死的,你找我幹什麼?”

趙小川在空中飛起,達到最高點後終於開始回落,然而當他看到自己落下的地方竟然出現了一張巨大的蛇口時,不由破口大罵。

蛇頭可不會聽趙小川的解釋,之前它就像殺死趙小川,如今自己的另一半被從趙小川身上掉下來的“部件”殺死,它認定了趙小川就是兇手。

趙小川看到巨大的蛇口越來越近,血色的霧氣化作一張張人臉在眼前翻滾着,眼中閃過一絲慌亂。

“哇哈哈,沒想到比老衲預測的還要厲害,這人種蠱終於練成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