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寧中校駭然失色,他不明白這股龐大的戰機群是哪裡來的,突然來此,又是什麼意圖?

這時,遠處的太空中,又有一艘龐大的太空戰艦出現。

這艘戰艦通體黑色,長度超過10萬米,艦體若隱若現,如同一具龐大的幽靈,悄然駛近,單以戰艦的體積,便超出了p級太空戰艦的規模,並且,這艘戰艦似乎沒有實體,竟能直接越過密密麻麻的戰機群,駛至孫言所在的太空飛船前。

「這是什麼型號的太空戰艦?」

寧中校、古飛等人震撼不已,他們從未見過這樣的戰艦,但可以肯定一點,能擁有這種戰艦的勢力,其文明程度恐怕在高等文明之上。

艙板上,一個青年的身影出現,他面容俊朗,手持一枚摺扇,風度翩翩。

「你是誰?」

古飛、古蓮,以及一群軍人衝上前,擋在寧中校、孫言面前,這青年出現的無聲無息,武道實力分明難以測度,讓他們忌憚不已。

然而,這青年的眼中,彷彿沒有看到古飛等人,他的目光越過眾人,落在孫言身上。

「孫少,才一段時間沒見,你已躋身星輪武者之境。可喜可賀,兄弟我特來祝賀呢。」青年微笑說道。

「哈哈,泰初,你來的好快。」

孫言笑著迎了上去,與青年親熱擁抱,這青年正是鏡泰初。

身後,寧中校等人目瞪口呆,他們看了看鏡泰初,又看了看四周不計其數的戰機群,思緒頓時停滯了。

「這位是我朋友,鏡泰初。」

孫言向寧中校等人介紹,只是說了鏡泰初的名字,其他則是沒有提及。關於殺域的存在,就算是高等文明種族,也是知之甚少,相信寧中校等人也不會清楚。

「鏡先生,你好」

「歡迎來到第十集團軍的第七縱隊。」

在場的軍人們紛紛敬禮,他們能夠察覺出來,鏡泰初乃是可怕的高手。能無聲無息出現在戰艦中,卻又不散髮絲毫的氣息,至少是十級武境巔峰的實力。



看了看四周太空中的海量戰機群,寧中校等人暗中思忖,這位鏡先生難道是來援助的么?如此龐大的戰機群,確實能夠抵禦異族40個軍團的兵力。

難怪之前的會議上,孫言鎮定自若,有這樣強力的盟友,確實有足夠的底氣。

不過,這位鏡先生到底是何來歷?千萬不要引狼入室啊

剎那間,寧中校思緒電轉,考慮了很多。在他看來,孫言確實是絕世天才,又是皇級戰機的駕駛者,必然能結交到很多強大的勢力。可是,孫言畢竟是一個少年,如果被人蒙蔽,將別有用心的勢力引入第十集團軍,那也有些不妙

「泰初,這是你送來的戰機么?好像大多數都是普通戰機呀,我還以為有三分之一是元能戰機呢,真吝嗇。」孫言環顧一圈,笑道。

鏡泰初不禁笑罵:「10uu萬架戰機,皆是*以上的型號,你還想怎麼樣?300萬架元能戰機,我也能拿得出來,你有那麼多元能戰機的飛行員么?」

「我是沒有啊但你們鏡氏難道沒有么?」孫言笑嘻嘻說道。

「你……,300萬名元能戰機的飛行員,我可沒那麼大的許可權,調動出來借給你。」鏡泰初一陣咒罵。

說著,他取出一疊文件,指著末尾道:「簽字吧這裡是10uu萬架*戰機,其中元能戰機100萬架,我們鏡氏免費提供給你使用10年,並免費提供維修服務。至於這些戰機的飛行員,限於類人族同盟的規定,只能暫留奧丁星域三年。」

拿著厚厚的一疊文件,孫言翻看了一遍,皺眉道:「只能暫留三年,太短了點吧。三年的時間,讓我到哪裡找10uu萬名戰機的飛行員?你們鏡氏不是一向視類人族同盟的規定為無物么?怎麼還有這樣的顧忌。」

「誰說的?我們鏡氏一向以同盟的利益為先。」鏡泰初昂著頭,義正言辭的說著,隨即壓低聲音,「書面上的文件,肯定是這麼寫的。說是只能暫留三年,其實就算暫留十年,也是沒有問題的。這10uu萬飛行員,都是我精心挑選出來的,對聯盟異族極為仇恨,不用懷疑他們的戰鬥力。」

「好泰初,你這下幫了大忙了。」孫言喜悅說道,心中鬆了一口氣,有這10uu萬架戰機的加入,即將爆發的戰鬥,就有把握多了。

旁邊,寧中校等人鴉雀無聲,他們的目光獃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原本以為,這位鏡先生率領這批戰機群,乃是來增援第十集團軍的。卻是想不到,竟是將10uu萬架戰機,直接交由孫言指揮調遣,還簽署文件,期限是十年。

10uu萬架戰機,包括戰機的飛行員,免費調遣十年,這他娘的是在做夢么?

這樣一股可怕的力量,足以媲美一個集團軍的戰機群數量,並且,這些戰機還都是*以上的型號。

這樣的力量到任何人手中,都足以將一個星域鬧得天翻地覆,就這樣白送給人了?

「寧中校,等戰鬥爆發,這些戰機群的調遣,暫時就交給你了。」孫言看著寧中校,一邊說著,一邊將一枚黑色星辰的勳章,佩戴在寧中校胸前。

擁有這枚黑色星辰勳章,就能命令這些戰機群的隊長們,亦是掌控這支千萬戰機群的象徵。

「孫少將,這……」寧中校口於舌燥,讓他突然掌控這樣的一股力量,哪怕只是暫時指揮,他都感到心臟狠狠的抽搐起來。

孫言、鏡泰初則對此毫不在意,後者指著那艘黑色太空戰艦,說道:「這艘鏡魄號,宇宙戰艦,乃是我們家族的最新產品,擁有半虛無化的隱蔽防禦功能,可以在5秒之內,進入半虛化狀態,同時,還擁有超越級戰艦的『中型超導元能炮,,並裝置了10uu門級粒子炮……」

「這艘鏡魄號,也是我最喜歡的,用半虛無化的隱蔽防禦功能,直接沖入敵軍深處。再啟動全功率爆發裝置,能全方位進行高頻率的粒子掃射,輕易就能摧毀一個星球……」

聽著鏡泰初滔滔不絕的講述,孫言頻頻點頭附和,他對於太空戰艦的性能,其實並不了解。不過,按照鏡泰初所說的性能,這艘太空戰艦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身後,古飛、周勇則是不停吞咽口水,這艘「鏡魄號」的體積,雖不像p級戰艦那麼龐大,但性能卻超越p級,無限接近p級戰艦。而這樣體積的太空戰艦,在靈活性方面,則是更優於p級戰艦。

能製造出這種太空戰艦的家族,在中等、低聲文明中,根本不存在。

高等文明種族的勢力么?

古飛中尉等人交換眼神,他們隱約明白,這位鏡先生的來頭極是驚人,恐怕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怎麼樣?鏡魄號,用來做你暫時的戰艦,還說得過去吧。」鏡泰初笑道,「這是我特別選的,是不是很美如畫?」

「很好,很好。」孫言連連點頭道謝。

與鏡氏的關係,雖是彼此的互利合作盟友,但孫言不得不承認,鏡泰初行事滴水不漏,八面玲瓏,讓人心生好感

看著周圍太空鋪天蓋地的戰機群,在場眾人憂慮盡去,心中生出無比豪情,有這樣一股兵力在手,又何懼異族的40個軍團?

隨後,眾人開始忙碌起來,要抓緊時間,迅速部署新的作戰計劃。

而趁著空隙,孫言和鏡泰初則是在一間密室中,後者帶來了一個驚人的消息。

「言少,我剛得到消息,此次異族的40個軍團中,有聯盟異族的重要人物。」鏡泰初語出驚人。

「重要人物?有多重要。」

孫言不由一怔,他也明白過來,按照與鏡泰初此前的協定,他是準備運送來10uu萬架戰機,並帶來0萬名戰機的飛行員。

按照之前孫言與鏡泰初、斷如天的秘密會議,面對異族的40個軍團,0萬名戰機的飛行員的力量,再配合第十集團軍現有的力量,應該足以抗衡。

可是,鏡泰初卻帶來了10uu萬名戰機的飛行員,需知飛行員的價值,其實遠在戰機本身之上。孫言剛才還在疑惑,現在才清楚,原來是這個原因。

「很重要,恐怕比異族的獸皇地位還要尊貴。」鏡泰初壓低聲音,說道。

孫言不禁嚇了一跳,比獸皇的地位還要尊貴,難道是至尊獸皇?

轉念一想,孫言又是搖頭,異族的五大至尊獸皇,在以往的斯諾河戰爭中,鮮少會現身。任何一名至尊獸皇的出現,都代表著戰爭進入白熱化,類人族同盟和聯盟陷入不可斡旋的餘地。

無論是類人族同盟,還是聯盟,都盡量避免這樣的情況。因為至尊獸皇的力量太強大了,堪稱是這片星空的極致,與類人族的絕代武宗等同。

不過,聯盟異族的五大至尊獸皇,存在的歲月極其久遠,真正的實力難以測度,類人族同盟中現存的絕代武宗,恐怕也未必是五大至尊獸皇的對手。

… 數千年前,巫岩橋為何能名動星空,正是因為他在實力大成后,與五大至尊獸皇的龍皇有過一戰,不分勝負,從而奠定巫岩橋千年來不朽的威名。

因此,這股異族的40個軍團中,絕不會有至尊獸皇存在。

「至尊獸皇自然不可能但以情報的分析,異族中的這個重要人物,與至尊獸皇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鏡泰初低聲解釋,第六集團軍的李家或許和異族有勾結,但是,從防線缺口湧入異族的40個軍團中,有一半是聯盟的影龍軍團。

「異族的三龍軍團,乃是異族中的貴族,怎會來打這種頭陣。唯一的解釋,影龍軍團的任務,乃是要保護重要的人物。可即使是一般獸皇,也無法受到影龍軍團的保護,況且,獸皇如果無聲無息潛入斯諾河防線,那恐怕會惹來軍神東方煌的無情打擊。如果說異族最忌憚的,一是五大帝族,另一個就是用兵如神,難以測度的東帥了。」

「所以,異族的40個軍團中,極可能是與至尊獸皇有關係的後輩,潛入斯諾河防線是來歷練的。」

孫言眼中精芒跳動,鏡泰初的分析極為在理,這樣一來,異族的40個軍團的力量,就比原先估計的要提升兩個台

「小心點,阿言,能受到至尊獸皇器重的後輩,必定有絕世之才,恐怕是你的勁敵。」鏡泰初告誡道。

與此同時,在無盡的太空中,一個龐大的黑影漂浮著,如同一顆巨大的行星。

在黑影四周,環繞著數以萬計的異獸群,它們在太空中自由飛行,似是在保護那個龐大的黑影。

細看之下,這具黑影上有無數凸起,密密麻麻,大小不等,並不停搏動著,彷彿是心臟一樣。

噗通、噗通……

一陣陣的搏動聲響起,即使是在太空中,竟也能聽到,宛如一股股洪流,充斥著耳膜。

這座黑影,竟是一個巨大的蟲巢——異獸巢穴。

這是完整的異獸巢穴,體積堪比一顆星球

這樣一個異獸巢穴,竟漂浮在斯諾河防線以內,朝著奧丁星域的境內駛去。

在異獸巢穴旁邊,則有著一艘獸形戰艦,雖然戰艦長達萬米,但與異獸巢穴相比,就顯得太渺小了。

在這艘獸形戰艦四周,環繞著無數的小型戰艦,異族戰機,如眾星捧月,朝著前方航行。

戰艦指揮室內,一個高大的身影端坐,兩側站立著一群異族,他們氣息極為強大,竟皆是獸王強者。

「還有多久,抵達第十集團軍的總部基地?」坐著的那個身影開口,他聲音低沉,有著一種難言的魅力。

旁邊站立的一名獸王出列,恭聲道:「報告大人,最多一天的時間,就能抵達敵人的基地。」

「哼大人,您為何要答應李家的請求,這群卑微的人類一向言而無信,您親自深入斯諾河防線,太冒險了。」另一名獸王沉聲說道,他生著一顆灰色︶狼頭,目光有著暴戾的殺氣。

「沒錯。奧丁星域的李家,向來是牆頭草。大人,您親自犯險深入,太危險了。」又有一名獸王不贊同的說道。

得得得……

座位上,那高大身影手指敲著桌面,讓在場的獸王們安靜下來。

「我明白你們的憂慮,不過,此行的目的,我想除掉一個隱患。地球聯盟的第十集團軍,並不是我的目標,而是地球聯盟的孫言。」

陰影中,這個高大身影忽然目綻光芒,令指揮室頓時一亮,隨即又暗淡下來。

「地球聯盟的孫言,絕代武宗巫岩橋一脈的傳人,他崛起才短短一年多,已從我們聯盟暗殺黑名單的第一百名之外,竄升到前三的位置。」

話語一頓,這高大黑影掃視周圍,「你們說一說,我們聯盟暗殺黑名單前三位是哪三個地球人?」

在場的獸王們一片寂靜,互相交換眼神,聯盟的暗殺黑名單,實則有著數十萬份,針對類人族同盟的每一個種族文明。

按照每一個種族文明的發達程度,每一個種族湧現的天才、卓越人物的實力,數十萬份黑名單也有著不同等級的劃分。

比如針對五大帝族的暗殺黑名單,自是在所有暗殺黑名單中排在前十的位置,還有隱秘的古老文明種族,亦受到聯盟的高度重視。

一般情況,低等文明的暗殺黑名單,根本不會受到聯盟異族高層的關注,但地球聯盟則是例外。

數千年前,與類人族同盟爆發的一場太空戰爭,令聯盟記憶猶新,那場戰爭以異族慘敗而告終。

在這場戰爭中,一個落後,近乎蠻夷的文明種族-地球聯盟崛起,並出現了一位絕代武宗,與五大至尊獸皇之一的龍皇戰鬥,不分勝負。

大武宗o巫岩橋,在聯盟的所有星域,這是一個夢魘般的名字,因為異族的族群中,有一半種族的絕世強者,都喪命於巫岩橋手中。

「巫岩橋,萬域截殺事件」有一個三目獸王低聲呢喃,語氣中有著恨意和忌憚。

在場的獸王們鴉雀無聲,地球聯盟是一個變數,在數十萬份暗殺黑名單中,地球聯盟的暗殺黑名單排在眾多種族的前十五位。

事實上,這樣的排名還有一些問題,因為地球聯盟中超卓的人物太少了,所以,這份暗殺黑名單才排在前十五位

可矛盾的是,恰是這極少數的人物,對聯盟造成了極大的麻煩。

數千年前的巫岩橋,白修羅,隨後湧現的戰雲皇,以及百年前,彗星般崛起的軍神東方煌……

如今,針對地球聯盟的暗殺黑名單,前三位分別是東方煌、林星河,以及孫言。

原本排在第四位的林星河,在不久前展露實力,橫掃一位巔峰獸皇,使他的排名直接竄升至第二位。

而孫言則是一年多來,創下種種驚人的戰績,再加之妖孽般的修鍊速度,從暗殺名單的百名開外,一路攀升,超過地球聯盟的其他四大驕陽,竄升到第三位。

這三人皆是帝風大武一脈,並且還是師生的關係,著實令人畏懼。

「數千年來,對我們聯盟造成極大麻煩的,有一半是帝風大武一脈的傳人。現在那個孫言崛起的軌跡,與百年前的東方煌太像了,讓我很不安……」

那個高大身影站起身,從陰影中走出,站在一群獸王中間,他身軀極為高大,卻又顯得很修長,面容與類人族同盟幾乎一樣,金髮金眸,俊美的如同一具完美的雕塑。

「百年前,我們族群最大的錯誤,就是沒有及時扼殺東方煌。現在,我不會讓百年前的錯誤重演,此次戰爭一定要消滅孫言。」

這個異族的聲音在指揮室中回蕩,四周的獸王紛紛行禮,發誓一定拚死一戰。

「至尊獸皇的繼任者,為何要犯險深入斯諾河防線呢?這傢伙真以為能所向無敵,視我們地球聯盟的軍隊於無物么?」孫言冷笑,微翹的嘴角卻有殺意。


在他看來,這個至尊獸皇的繼任者,實在太託大了。就算擁有獸皇的實力又如何?畢竟,除非是至尊獸皇,實力堪比絕代武宗,才能在敵陣中來去自如。

否則,就算是獸皇巔峰又如何,前不久,林星河還重傷了一名巔峰獸皇強者。

「阿言,這你就不懂了。」鏡泰初搖著摺扇,微笑道:「你對聯盟內部的情況不了解,你恐怕不知道,在異族星域境內,對於帝風大武一脈的仇恨,其實比對五大帝族還要強烈吧。」

「什麼?我們地球聯盟進入類人族同盟,才數年前而已。」孫言瞪大眼睛,難以置信。

「呵呵」

靠在椅子上,鏡泰初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搖著摺扇,「這仇恨的根源,還要從阿言你的師長,絕代武宗巫岩橋說起……」


原來,數千年前,巫岩橋武道大成之後,曾與五大至尊獸皇的龍皇有過一戰。也正是這一戰,奠定巫岩橋的無敵威名,被尊稱為-大武宗師。

那一段歲月,無論是帝族的絕世強者,還是異族的至尊獸皇,都對巫岩橋極為忌憚,不願和他正面交鋒。

這些絕世強者,皆是巫岩橋的前輩,如果決一死戰,勝了倒還好說。若是戰敗,則會掀起軒然大波,影響整個泛星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