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寧浮生見此皺眉自語:“它在幹什麼?怎麼感覺好像是某種神聖的儀式一樣?”

暗黑皇嘿嘿一笑沒有回答。就在這個時候,天際上突然閃出萬道光霞,光霞中隱約有一個聲音在咆哮,這個聲音是囂張的,是不羈的,是天上地下獨一無二的!

聲音轟鳴傳出後,天際上的金芒驟然變幻成了另一隻吞龍,這隻吞龍的樣子與小東西相差不多,只是身上散發出的威壓比之小東西的還要濃烈。

寧浮生微微皺眉,說道:“這個氣息我碰到過!剛纔我想進入地洞救出小東西的時候,就是這股能量在地洞上方布上了一層光幕,使得我根本不能寸進!”

暗黑皇說道:“這是傳承的力量,天上的虛影是一代吞龍王者,威能不凡,如果不是它的出現,小東西不可能這麼快就將熔岩火窟中的熱量吸收乾淨。”

寧浮生驚訝說道:“難道這個吞龍王者一直在跟隨着小東西?”

暗黑皇笑道:“當然不是了,這個吞龍王者其實是小東西體內的神魂,也就是另一個小東西,在危險萬分的時候,吞龍一族體內的神魂便可甦醒,而後接受傳承,只有這樣,小東西才能成爲一隻真正的吞龍!”

對於這些辛祕的事情,寧浮生當真不知道,是以現在聽着也是不明就裏,不過這也不重要了,只要小東西沒有事情就可以了。想到這裏,寧浮生注視着上空,只見此刻那道龐大的金色虛影已經漸漸融入到小東西的體內了,不多時後,小東西發出了一聲中氣十足且霸氣無雙的龍吟,而後閃電衝入了虛空。

寧浮生一怔,呆呆的看着天際,心道小東西不會走了吧?萬幸不是他猜測的樣子,小東西只是在虛空中遨遊了一會,不多時就回到了寧浮生的身邊。

“呀呀…。”還是一如既往的呀呀聲,這讓寧浮生即是無奈,又感到了一絲欣慰。看着身高數十丈的龐然大物,寧浮生苦笑說道:“還能變小嗎?”

“呀呀…。”小東西極爲乖巧的叫着,聲音剛剛落下,那如同一座小山似的身體突然變成了幾尺大小,不過它的身體還是金色的。

“哇,這麼可愛,姐姐抱抱。”弗羅聖女見小東西竟然換了一種膚色,不由驚喜的衝向了小東西。

小東西見此慌張無比,連忙鑽進了寧浮生的衣襟內,末了還露出了一對眼睛,緊張的注視着弗羅聖女。弗羅聖女氣苦不已,罵道:“你個小東西,別人讓姐姐抱,姐姐還不抱呢,你倒好,竟然跑掉了,氣死我了。”

寧浮生哈哈大笑,說道:“這證明小東西聰明啊,它要堅決你一這個魔女劃清界限。”

弗羅聖女咬牙說道:“我不管,你進你必須讓我抱抱小東西,不然我就抱你!”

寧浮生尷尬一笑,憑着弗羅聖女的性子,別說是抱他了,就算是扒光他都有可能。低頭看了一眼小東西,小東西翻翻白眼,竟然在裝死。這一來引得寧浮生三人哈哈大笑,笑罷後,光蕊伸手戳了幾下小東西,小東西偷眼一看,見來人是光蕊,明顯鬆了一口氣,不幾下就爬到了光蕊的身上。

“氣死我了!”弗羅聖女頓足喝道。

見小東西安然度過了這次難關,寧浮生的心情極爲舒暢,與弗羅聖女還有光蕊閒聊幾句後,他就走進了地洞中,畢竟在這裏面還有他非常需要的東西!少卻了熔岩火窟的暴熱,地洞中顯的清涼無比,只是光線有些黯淡。

眼中精芒流轉,寧浮生毫無阻隔的進到了地洞之下。這裏像是一條古老的河牀,四處盡是火河沖刷的跡象,伸手摸了一下四周的巖壁,寧浮生眼中一亮,用力扣下一塊岩石,隨即將其捏碎。

石塊碎裂中,一些紫色的熒光閃爍而出,這是紫銅銀沙!寧浮生大笑一聲,自語道:“當真沒有找錯地方!”

這裏是紫銅銀沙礦脈的外圍,隨着寧浮生的深入,會有更多的紫銅銀沙出現,到時候他重鑄封葬刀就不在是夢想了。心情異常高興中,寧浮生連連破開了四周的岩石,而後將這些岩石都裝入了煉金術士之袋中,此時薩拉克的屍體已經送入了魔龍淵,是以歐陽歸一的煉金術士之袋又空下來了。

幾天的時間中,寧浮生幾乎沒有休息過,整天就知道開採,精煉,提純,是以現在的他看起來跟個乞丐相差不多。看着漸漸多了起來的紫銅銀沙,寧浮生的眉頭卻是越來越緊了。

“怎麼了,發現了這麼多紫銅銀沙你還不高興嗎?”光蕊問道。

寧浮生說道:“因爲沒有咒金奇鐵!”相對於紫銅銀沙,咒金奇鐵更是難以尋找,不然憑着聖光城主的能力,豈會到現在也沒有找到另一塊咒金奇鐵?

光蕊突然燦爛一笑,說道:“沒關係啦,大不了多跟你幾年啊。”

看着光蕊這突然的笑顏,寧浮生直接愣住了,光蕊容貌堪稱完美,且根本沒有怎麼笑過,是以這突然一笑中帶起的震駭當真難以用文字描述清楚。

光蕊見寧浮生呆呆的看着自己,俏臉緋紅,低頭玩弄着小東西的金色小爪子,說道:“看什麼看,又不是沒見過。”

寧浮生訕訕一笑,繼續自己的工作。轉眼又是幾天,這一天下午,寧浮生好像瘋了一般的在山洞旁邊大吼大叫,更是不時的扯動着自己身上的衣服,眼看衣不蔽體了,光蕊連忙將其制止,嬌聲叱道:“發什麼瘋啊又!”

寧浮生哈哈一笑,對光蕊說道:“你猜!”

光蕊眼珠一轉,驚喜的說道:“不會當真找到咒金奇鐵了吧?”

寧浮生笑的更開心了,只是還沒有來得及說話,他的身子就被弗羅聖女撲到在地了,弗羅聖女壓着寧浮生笑道:“浮生,你嫁給我吧。”

寧浮生無奈的翻起了白眼,這弗羅聖女越來越難以用常理度量了。推開弗羅聖女,寧浮生自煉金術士之袋中拿出了一塊拳頭般大小的咒金奇鐵,說道:“雖然少了一些,但只要我能在上面刻畫出印葬紋,你們體內的無葬絕對沒有法抗的餘地!”

光蕊驚喜點頭,弗羅聖女則是淡淡的說道:“你什麼時候纔有能力將印葬紋刻畫在咒金奇鐵上?”

聽到這話,寧浮生訕訕一笑,說道:“不着急,不着急,我先把封葬刀弄好再說。”

或許是因爲找到了咒金奇鐵的緣故,這一天寧浮生高興異常,陪着弗羅聖女與光蕊喝了一會酒後就早早的睡了,他需要保持良好的體力,因爲從明天開始,他就要重鑄封葬刀了,能不能讓封葬刀成爲遠古奇兵,就看寧浮生的努力與運氣了! 楚烈終於看到了左側通向神根迷宮的洞孔,那個現在已經被蟻潮堵塞的嚴嚴實實的洞口。那個洞口的螞蟻還是不斷的向楚烈的方向湧出,右側通向雷電聚集的洞孔卻沒有一隻螞蟻,湧出的螞蟻都遠遠的避開那個洞孔向楚烈推來,通往雷電的洞口就像是瘟疫一樣讓它們望而卻步,極力的躲避。

楚烈這時別無選擇,如果再有一絲猶豫就要被前後夾擊的蟻潮淹沒,吞食的乾乾淨淨。斬天的劍芒更加艷麗,絞殺的螞蟻屍體無窮無盡,楚烈再不衝出這些螞蟻的浪潮,就是他自己所殺的螞蟻屍體都會阻礙他的出路。

「沖!沖!沖!」楚烈一往無前的沖,已經顧不得李青蓮的囑咐,現在只有先衝進那右側的洞孔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先度過此劫再說。」楚烈心道。他踩著蟻潮的屍體,在所有螞蟻在岔口完全交匯,只有一點縫隙的時候他沖了進去,衝進了那右側的洞口。這洞口裡面的洞壁光滑如鏡,更沒有這些螞蟻的孔洞,光亮的向內延伸。

「卡啦!卡啦!」蟻潮像一個巨浪在通向雷電聚集之地的洞口翻滾,可卻不敢推進一步,楚烈就站在離它們僅僅五步距離的地方好奇的看著這些鮮紅的像血浪一樣的蟻潮在那原地涌動翻騰。

「看來你們真的很忌諱這條通道。」楚烈已經很是明白了眼前的情況,出,他是出不去,不動,意味著暫時的安全,前進,前面是李青蓮都顧忌的雷電聚集之地。

「我該如何是好?」楚烈琢磨著。

「沖入蟻潮註定是死,此處不動也是面臨被慢慢困死,對,前行,向內前行,或許還有生的轉機。」楚烈終於下了最後的決定。

楚烈主意已定,立時就向洞穴深處走去。楚烈想到李青蓮說過,這個岔口是在神樹高度一百四十丈的位置,再向上一百六十丈就是主幹的終點,就是無數枝幹分支的地方。

「我在分支的地方打開出口,順著下垂的藤蔓而下,或許有一線生機。」這是楚烈的想法。

楚烈不再猶豫,粗中有細的大步前行,光滑的洞壁沒有一點叫楚烈感受到不安全的地方,所以他加快了腳步,打算先行出去再作打算。楚烈估算著距離,估算著所在位置的高度,估算著還有多久能走到主幹的盡頭。

一百九十丈、二百丈、二百三十丈、二百七十丈,越來越逼近楚烈所打算的目的地,也叫楚烈越來越聞到危險的氣息,這時楚烈已經不敢快速前進,步步為營小心翼翼的慢慢前進。

已經越來越接近,楚烈已經看到甬道的盡頭有了一絲閃爍的光亮。

「必須前進,在接近盡頭的地方避開雷電,靠神劍斬天為自己打出一條通道奔向枝幹。」楚烈心道。已經是越來越接近,遠處閃爍的光亮也越加的明顯。

楚烈已經走到二百九十丈的位置,前面的洞壁輝映著強烈的雷電之光的反射,楚烈知道再轉過這個彎就是那雷電的聚集之地。楚烈思考了一下,決定轉過去再打通道。這個決定對楚烈來說是不幸的,可也是幸運的。

楚烈走到了轉彎處,已經看到了剩下十丈的高度是一條筆直的甬道呈偏於陡立的坡度斜面而上,楚烈都已經看到了洞穴盡頭的電蛇交織。

楚烈又進了三丈,覺得可以了,就在這裡打條通道。

這時,上面交織的雷電突然沖入洞內,楚烈也快速反應的以斬天化解。斬天與雷電的對拼出耀眼的火花,一道兩尺粗細粗壯的電蛇直向他射來,楚烈躲閃,電蛇打在那轉彎處竟反彈回來再襲楚烈,楚烈回身,斬天改為橫推,楚烈拼盡全力讓腳下死死的釘進現在的位置來穩住身形。

「咔!」一聲脆響,粗壯的雷電已經化解,可楚烈依然被擊退一步,僅僅一步,就這一步叫楚烈感到了生和死的距離原來是這樣的近。就這一步,楚烈像似一步邁進了一個吸食他的巨獸之口,巨大的吸力瞬間把楚烈吸了進去。


楚烈全身都在空中懸浮,被吸出那洞口,楚烈的意識還是很清晰,身體雖然不受控制,五官在這時還保存了短暫的靈敏,楚烈被巨大的吸力吸出洞口楚烈只看到了一個透明的目測約有五十丈方圓巨大的拱形晶體罩在了這裡。楚烈只用一點分神去打探了一下這晶體的樣子,卻看不出去這晶體之外是什麼樣子。他的大部分精力還要應付那無休無止的雷電向他不停的攻擊。很快楚烈就應付不來,交織的雷電變得越來越粗壯,已經沒有了較為細小的雷電,它們在變得越來越大,楚烈也不在是沒有規矩的懸浮,而是像似沿著固定的軌道被急速的吞吸而去,楚烈不知要去向哪裡,現在的他已經遭受到不知多少下雷電的重創,幾乎放棄了外在的抵抗,把僅有的能量全部用在全身內部的各大穴竅,盡最大能力隔阻雷電向身體內部的侵襲。也是這個時候他的五個感官已經同時全部失聰。

楚烈已經被吞吸著向這透明晶體的罩頂飛去。楚烈也抵擋不住了雷電的攻擊,粗壯的雷電擊打進他的穴竅,擊打進他的骨骼,楚烈這時用僅剩的一絲意識想到---「這次的劫難真的是我終結,就是那該死的龍魂都沒有出現。」

楚烈死寂一般的身體一直向這罩子一樣的晶體頂端飛去,在最頂端有一個小洞,說是小洞那也是和這整個晶體的罩子相比較,這小洞足以容納楚烈的身體,楚烈最終消失在那小洞之外。

秀兒帶著她的紅紅在雷池之外已經等了十一天,秀兒出現了她從未有過的焦躁,今天已經是他試圖帶著紅紅第五次闖進那雷池,可都是鎩羽而歸。

「為什麼,到底發生了什麼,烈怎麼還沒有消息,就是安全也可以用哨子告訴我啊!到底是怎麼了呀!」這句話不知在秀兒的心中念道了多少遍。她已經保持不住她原有的仙子一般的氣質,在愛的面前,那些都變得渺小,只有真正的愛才叫她亂了分寸。

一聲清脆的啼鳴打斷了她的思緒,秀兒舉目望去,是鬼車,是鬼車邪九。

「烈!」秀兒興奮的跳了起來,可這個歡快的情緒很快就低落了下來,她看到,鬼車邪九消沉的飛了過來,在邪九的旁邊懸空飛行著一人,此人竟是踏劍而來。秀兒看著這些沒有一點奇怪,她知道的很多,也知道這就是真正神戰級別,雖然不能確定他是初階還是高階,可絕對是神戰。因為她的一個極為熟悉的人就是神戰。


「你是誰?他呢?」秀兒上前問道。

「你不要等了,他不會回來了。」李青蓮也有些傷感。

「怎麼會這樣!」秀兒明白了他的話,感到搖搖欲墜,這個消息比那雷池所有雷電的集中攻擊還要猛烈。

「我答應過他,為他死後做一件事,他要我做的就是把你送回黑雲山脈諸葛伏龍那裡。」李青蓮道。

「他不會死的,我的烈不會死的,我要等他,我一定要在這等他。」秀兒的表現簡直有些精神錯亂,她和楚烈的相識,相知都是那樣的平靜,可當生死離別走到她的面前她才知道,她對楚烈的愛竟是那樣的渴望,那樣的熱烈。

「可憐的孩子。」李青蓮說時向秀兒面前的虛空輕輕的揮了一下手,秀兒就昏睡了過去。身邊的烈火鐵鳳憤怒的鳴叫,從它的口中激射出一道細細的火焰向李青蓮襲去。

「神獸也是獸,人類的神通豈是你們所能抗衡!」說時李青蓮又推出一掌,一個像似透明的水晶罩瞬間包裹住了紅紅,水晶罩中還有細微的雷電交織,就連那已經激射而出的火焰都在李青蓮的水晶罩中繼續燃燒而不消散。紅紅在網內拚命掙扎,試圖掙脫出這道透明的屏障營救秀兒。可如何掙扎都是無用,最後紅紅竟像個標本一樣定在了那水晶罩之中,身形定住,可身上的火焰卻更加暴躁起來。

「你還真是一片赤心,放心吧!我是為她好,我不會傷害她的。」李青蓮道。慢慢的,紅紅也知道了此人的高深也知道了他的確沒有傷害秀兒的惡意,逐漸的安靜了下來。 幾日之後,黑雲山脈,黑龍瀑附近的諸葛伏龍家中。

「事情就是這樣,我進入神樹打探才知道這麼多年神樹會突然出現了蟻潮在其中滋長,神樹中的雷電盡頭我都沒有完全了解透徹,現在神樹中又有蟻潮出現,我又等到了十日,所以我就按照他生前的囑託把這丫頭帶到你這裡。」李青蓮正講述著楚烈這雷池一行的經過。

「哈哈,我被推為神算,我以為已經能推算出他的未來軌跡,現在看來其實這楚烈的命脈我卻掌控不到一絲軌道,看來他的生死只有天定,在他的身上我是一敗塗地,這次他託付你把秀兒送了回來,我們又是多年未見,就在這住些時日吧!」諸葛伏龍道。

「這楚烈還託付了我一件事呢!我得去趟耿家,耿家事了,我也就無事了,那時再來造訪小住。」李青蓮道。

「哦!難得你能一下為一個人做兩件事啊!」諸葛伏龍道。

「也僅此一次而已。」李青蓮道。

「這神獸鬼車該怎麼辦呢?」 漫漫仙途︰戰神別跑

「留下吧!它對秀兒還算聽話,秀兒也願意照顧它。」諸葛伏龍道。

「那就太好了,不然我還得給這神獸想個去處。那我這就起身前往耿家了,告辭。」李青蓮起身就走。


「閑來無事再來這裡,我這也有上好的仙品讓你嘗嘗。」諸葛伏龍道。

「哈哈,好的。」說完李青蓮御空而去。

「伏龍,你真的推算不出楚烈的命脈了嗎?」李青蓮走後黃婉真向諸葛伏龍問道。

「是的,生死我都推算不出,像似他已經完全的脫離了大陸,或者進入一個完全與大陸脫離的空間,凶多吉少,如若這次對他是個劫難而不是終結,那他的歸來將是脫胎換骨,可這樣的設想太過渺茫。」諸葛伏龍道。

「秀兒如何?好些了嗎?」諸葛伏龍又問道。

「沒有想到,他們這才相處多少時日,兩人已經感情至深到這般境地,秀兒原有的靈氣都看不到了,竟然總是和那鬼車不停的聊著獸語,也許是睹物思人吧!哎!」黃婉真言語之間表露出了對秀兒的疼愛,對秀兒和楚烈的結果而惋惜。

「她是在對那鬼車一直詢問楚烈的訊息,楚烈和這鬼車也很是奇怪,從鬼車的獸語中我聽到,它竟然可以感受到楚烈的氣息,只不過這次它也沒有感受到楚烈的死亡,和我推算的一樣,只是感受到了楚烈的消失。」諸葛伏龍道。

「人能勝天嗎?」黃婉真突然說道。

耿家。

「天賜君死竟然是田家!」耿天南驚道。在他的面前正是剛剛到來的李青蓮,耿天南對李青蓮敬若神明,李青蓮也欣然接受,因為他的確有這樣的資本。

「這就是楚烈叫我轉達你的。」李青蓮道。

「居士,那楚烈呢?他怎麼沒有回來?」耿天南問道。他說時他身邊耿家的人全部期盼的看著李青蓮,包括傷勢已經好的七七八八的耿菁菁。

「他回不來了。」李青蓮道。

「居士這話是從何說起呢?」耿天南的確有大家風範,情緒還算平穩。他身邊的人已經把心中的感受都寫在了臉上,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隴上心頭。

「他深入我雷池神樹,遇到了蟻潮,所以可以說是凶多吉少,我與他有十日之約,他也十日未歸,我這次來就是完成他生前的囑託。」李青蓮道。

「不!」一聲尖銳的叫聲,是耿菁菁, 無仙棋

「戀花,把你妹妹攙扶進去。」耿天南對耿戀花道。

「好了,我也得走了。他的事情我也算幫助完結,你們不用送了。」李青蓮說完身後懸浮的寶劍飛入腳下,他腳踏飛劍御空而去。

「送居士。」耿天南還是行禮相送。

「萬萬沒有想到,我們耿家和楚烈的緣分竟是這樣的短暫。」耿天南喃喃的道。臉上布滿悲傷。

很快楚烈的事情傳遍大陸。

最先知道的當然是許家。

「沒有想到,這樣的俊傑和這樣的神獸都未能完成,下部我們又該如何呢?哎!」許嫣紅只有對這事情失敗的惋惜,對於楚烈的生死她是不關心的。

「沒有想到他還隱藏自己的真名字---楚烈。」武周低聲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