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寧隨怒火中燒,撥劍在手,喝令蜀兵集結起來,再一次地發起猛烈的進攻,寧隨牙關緊咬,發誓要踏平轘轅關。

蜀軍的第二波攻擊顯然要比第一波投入的兵力更多,所以這一次的戰鬥更爲地激烈,蜀軍漫山遍野,浩浩蕩蕩,在轘轅關的城樓上向下望去,蜀軍就如鋪地的蝗蟲一般,密密麻麻,不可勝數。

一路北進勢如破竹,卻被阻擋在轘轅關下,傷亡累累,蜀軍的怒火可想而知,所以再次發起進攻之後,蜀軍的攻勢如潮水一般,猛烈地衝擊着轘轅關的防線。

楊肇顯得有些手麻腳亂,不過轘轅關周密的防禦設施還是幫了他很大的忙,無論蜀軍的進攻有多麼的兇猛,轘轅關就如同是銅牆鐵壁一般,死死地擋在蜀軍的面前,讓他們無法逾越半步。

眼看着天色將晚,寧隨也只好放棄了進攻,後退數裏紮下營來,計劃等到明日再發起進攻。

到了第二天,姜維也率軍趕了上來,看到蜀軍還未曾攻克轘轅關,他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喝問道:“寧將軍,一座小小的轘轅關,到現在還拿不下來,這打到洛陽還得需要多少時候?”

寧隨滿臉通紅,羞愧地道:“末將無能,今日末將率軍再戰,若還拿不下轘轅關,甘受軍法處置。”

姜維正欲開口,忽然有軍士來報:“啓稟大將軍,晉將杜預棄了南陽,率軍追來,現離我軍後衛部隊已經不足三十里。”

姜維神色爲之一凝,這個杜預追的好快呀,按理說杜預首先的上報司馬炎,得到司馬炎批准之後,纔有可能棄守南陽,現在看來,杜預壓根兒就沒有上奏朝廷,完全是他擅自做主放棄了南陽,還真沒有想到這個杜預竟然如此地膽大妄爲,要知道擅離職守可是死罪,何況是放棄荊州州城這樣的要地。

姜維沉吟了一下,道:“既然杜預前來送死,那便先成全了他,而且再取轘轅關未遲。”

杜預緊追不捨,姜維自然不可能全身心地投入到攻打轘轅關的戰鬥中去,當務之急,也必須得消滅掉杜預之後,纔有可能攻打洛陽,否則杜預象牛皮糖一樣地黏在後面,跟個附骨之蛆似的,很討厭很心煩。

當然,更重要的是,杜預這一支軍隊,也絕不是一支可以忽視的軍隊,杜預還擁有着七萬多人馬,如果被他逮着機會,狠狠地咬上一口,姜維也必然是承受不住,所以姜維不敢掉以輕心。

儘管回過頭來去對付杜預的話,進攻洛陽的計劃會受到遲滯,但姜維也沒有別的選擇,只有徹底地消滅掉後顧之憂,方能集中全力去攻打洛陽。

其實杜預的處境現在也十分的尷尬,前面是姜維和鍾會的十萬大軍,後面又有蔣斌王舍的追兵不捨,當姜維的大軍掉過頭來準備對付的他的時候,情況則變得更加地艱難了。

杜預明白,如果和蜀軍在陽城一帶打野戰的話,自己肯定會吃虧,於是他趁蜀軍包圍圈沒有合攏之際,虛晃一槍,引軍望東北而走。

杜預的避而不戰倒是讓姜維微感詫異,按理說杜預放棄南陽,一路尾追蜀軍北進,目的只能是一個,那就是阻礙止蜀軍對洛陽的進攻。可現在杜預連和蜀軍交鋒的勇氣都沒有,如何能阻礙止蜀軍向洛陽的進軍?

寧隨向姜維請示道:“大將軍,杜預向東而逃,是否前往追擊?”

姜維道:“窮寇莫追,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拿下轘轅關爲急所,傳我軍令,勿追杜預,全軍集結,全力攻打轘轅關。”

杜預向東而逃之後,蔣斌王舍的軍隊也趕了上來,與姜維的大軍兵合一處,蔣斌王舍也向姜維請命想要追擊杜預,不過姜維沒有準許,讓他們和寧隨的先鋒營兵合一處,向轘轅關再次地發起進攻。

上次寧隨打轘轅關,也只不過是是帶了區區的一營五千兵而已,此番蜀軍再次進攻轘轅關,可早增加了五六倍的兵力,寧隨這一次是信心百倍,與蔣斌王舍一道,再次殺到了轘轅關的城下,並開始對轘轅關實施了猛攻。

不過寧隨剛殺到了關城下,就聽得城上吶喊聲四起,涌出了無數的兵卒,那氣勢可比當初楊肇守轘轅關時強大了不知多少倍,就在寧隨暗暗吃驚,還以爲是晉軍另派來的援兵,那知關城上現在出一人,不是旁人,卻正是杜預! 和鬱這幾天過得很悠閒,所有能刺探到的情報他都已經送了出去,就連蜀軍渡河的確切日期,和鬱也掌握的一清二楚,這次的任務堪稱用完美二字來形容,和鬱的心情十分的愉悅。

今天到孟津渡辦事,和鬱又親眼目睹了蜀軍所徵集的戰船正在向孟津渡集結,千帆萬船,雲集於黃河的河面之上,蔚爲壯觀。

和鬱心中在暗暗發笑,現在劉胤大概做夢也想不到晉軍已經在對岸的孟津關上佈署了銅牆鐵壁,等到了明日,便是蜀軍的渡河之日,到時候他們衝向南岸的時候,一定會傻了眼,撞個頭破血流。

而這一切的功勞,自然全是和鬱的,正是和鬱成功地打入到了蜀軍內部,竊取到了蜀軍的機密,纔會讓晉軍有針對性的佈防。和鬱不禁是滿懷憧憬,相信他回到洛陽之時,必然會受到極高的禮遇,加官晉爵,連升三級。

回到大營之後,和濟看到和鬱眉飛色舞,不禁道:“父親何事如此高興?”

和鬱怡然地自得地撫須笑道:“濟兒你有不知,今日爲父親自孟津渡,看蜀軍戰船早已齊備,明日即是蜀軍的渡河之日,亦是我父子迴歸洛陽之時。明日戰亂一起,夜梟便會派人前來接應你我過河,此行大獲成功,爲父焉能不喜?”

和濟聞言亦是大喜,道:“此番回京之後,陛下定然會有封賞,孩兒在此先向父親道一聲賀。”

和鬱呵呵一笑,道:“此番我兒隨爲父深入敵營,也是立下了奇功,相信陛下也不會視而不見,此次我兒晉爵二千石,也定然是意料之中的事,將來在朝堂之上,和氏一門三貴,必可凌駕於其他士家之上,可與楊家並駕齊驅。”

現在的洛陽朝堂之上,門閥等級森嚴,楊駿身爲司馬炎的老丈人,自然是位高權重,其弟楊珧、楊濟也是竊居高位,可謂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本來朝中還有司馬炎最爲寵信的賈充可以和楊家來相抗衡,但這回賈充死在河內,賈家的勢力星流雲散,朝堂之上再無人可以和楊駿比肩。

此番司馬炎重用和信任和嶠,無疑給和家的崛起創造了一個極好的條件,如果和鬱和濟此次立下大功的話,那麼和家必有三人可以位列朝班,其地位絕不輸於楊家。畢竟楊家一門富貴憑的是生了一個好女兒,若論真才實學治國的本事,楊駿比和嶠可是差遠了,至於楊珧、楊濟,更是酒囊飯袋,如何能比得上深入虎穴爲晉國立下赫赫之功的和鬱父子。

和家終於有了揚眉吐氣的一天,和鬱自然是興奮不已,雖然現在他口頭上說能趕得上楊家,和楊家有並駕齊驅的地位,但他骨子裏還是看不起楊家的,和濟將來取代楊家成爲朝中第一世家豪門,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

父子兩人在營帳內竊竊私語,一直談論到深夜。明天就是蜀軍發起全面進攻的日子,一場大戰已經是迫在眉睫,只要戰端一開,各營之中必然是一片混亂,而和鬱父子想要逃離蜀營,這個時候則是最爲有利的時機,反正夜梟那邊已經給出了明確的答覆,等到兩軍開始交戰,便即刻接他們離去。

和鬱這一夜是輾轉難眠,捱到三更天時,方纔迷迷糊糊地睡着。

不過他剛睡下,就聽得有兵士在急急地呼喊着:“和參軍——和參軍——醒醒——醒醒——”

和鬱被吵醒了,有些不耐煩地道:“何事?”

兵士道:“羊大人有令,傳和參軍過去。”

“羊公何在?”

“和參軍忘了嗎,今日可是大軍渡河之日,羊大人和劉驃騎俱都趕去了渡口,五更之時,便是大軍誓師出征之時。”

和鬱輕哦了一聲,他當然不會忘記,不過在他的計劃之中,今天可是跑路的日子,他壓根兒就沒準備參加什麼誓師出征典禮,不過既然是羊祜派人來召喚,他自然是不敢不從,看來得先去羊祜那邊,完了再找機會脫身吧。

和鬱慢吞吞地穿着衣服,引來了那兵士的不快:“和參軍,麻煩你快點,若是耽誤了誓師大典,你們都吃罪不起。”

和鬱沒辦法,只得穿好衣服,在十幾名蜀兵的護衛之下,離開了駐地。和濟也一同離開。

雖然現在還是一片漆黑,但前往孟津渡的路和隨可是走過好幾回了,和鬱斷然不會看錯,現在所走的這條路,分明就不是前往孟津渡的路。

和鬱勒住馬的繮繩,沉聲地道:“不對,這條路根本就不是前往孟津渡的!”

那爲首的軍士絲毫沒有意外地道:“誰說我們要去孟津渡了,我們接到的命令是前往小平津渡口的。”

“小平津渡?”和鬱失聲地道,“怎麼可能?渡河的地點不是在孟津渡嗎,我們去小平津渡幹什麼?”

那軍士搖頭道:“這個小的就不知道,反正上面的命令是我們護送和參軍前往小平津的,至於其他的,等和參軍去了小平津自然明白。”

和鬱瞬間腦袋就短路了,蜀軍在孟津渡準備渡河,偏要跑到小平津來舉行誓師大典,這唱的是那一出呀?還是說這壓根兒就是一個徹慶徹尾的圈套?

這個時候和鬱就算是有心想逃,那是不可能的事,那十幾名蜀兵團團地將他們父子圍在中間,根本就沒有一絲逃跑的可能。這些蜀兵盡忠職守,上面下令要他們保護和鬱,他們自然不敢有任何的懈怠。

和鬱卻是苦不堪言,在蜀兵嚴密的“保護”之下,他只能是前往小平津渡,至於到達小平津渡究竟會面對什麼,和鬱簡直是不敢想象。

一路之上,他頭腦一片渾渾噩噩,思前想後,和鬱覺得自己壓根兒就沒有露出什麼破綻,究竟什麼地方出了秕漏,他就是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

不過和鬱暗暗地安慰自己,或許這只是一場虛驚而已,等到了小平津渡口,或許一切就都可以解開了。 ps:稍後更正,大約兩點………………………………………千帆萬船,雲集於黃河的河面之上,蔚爲壯觀。

和鬱心中在暗暗發笑,現在劉胤大概做夢也想不到晉軍已經在對岸的孟津關上佈署了銅牆鐵壁,等到了明日,便是蜀軍的渡河之日,到時候他們衝向南岸的時候,一定會傻了眼,撞個頭破血流。

而這一切的功勞,自然全是和鬱的,正是和鬱成功地打入到了蜀軍內部,竊取到了蜀軍的機密,纔會讓晉軍有針對性的佈防。和鬱不禁是滿懷憧憬,相信他回到洛陽之時,必然會受到極高的禮遇,加官晉爵,連升三級。

回到大營之後,和濟看到和鬱眉飛色舞,不禁道:“父親何事如此高興?”

和鬱怡然地自得地撫須笑道:“濟兒你有不知,今日爲父親自孟津渡,看蜀軍戰船早已齊備,明日即是蜀軍的渡河之日,亦是我父子迴歸洛陽之時。明日戰亂一起,夜梟便會派人前來接應你我過河,此行大獲成功,爲父焉能不喜?”

和濟聞言亦是大喜,道:“此番回京之後,陛下定然會有封賞,孩兒在此先向父親道一聲賀。”

和鬱呵呵一笑,道:“此番我兒隨爲父深入敵營,也是立下了奇功,相信陛下也不會視而不見,此次我兒晉爵二千石,也定然是意料之中的事,將來在朝堂之上,和氏一門三貴,必可凌駕於其他士家之上,可與楊家並駕齊驅。”

現在的洛陽朝堂之上,門閥等級森嚴,楊駿身爲司馬炎的老丈人,自然是位高權重,其弟楊珧、楊濟也是竊居高位,可謂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本來朝中還有司馬炎最爲寵信的賈充可以和楊家來相抗衡,但這回賈充死在河內,賈家的勢力星流雲散,朝堂之上再無人可以和楊駿比肩。

豪門:腹黑老公,請別這樣 此番司馬炎重用和信任和嶠,無疑給和家的崛起創造了一個極好的條件,如果和鬱和濟此次立下大功的話,那麼和家必有三人可以位列朝班,其地位絕不輸於楊家。畢竟楊家一門富貴憑的是生了一個好女兒,若論真才實學治國的本事,楊駿比和嶠可是差遠了,至於楊珧、楊濟,更是酒囊飯袋,如何能比得上深入虎穴爲晉國立下赫赫之功的和鬱父子。

和家終於有了揚眉吐氣的一天,和鬱自然是興奮不已,雖然現在他口頭上說能趕得上楊家,和楊家有並駕齊驅的地位,但他骨子裏還是看不起楊家的,和濟將來取代楊家成爲朝中第一世家豪門,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

父子兩人在營帳內竊竊私語,一直談論到深夜。明天就是蜀軍發起全面進攻的日子,一場大戰已經是迫在眉睫,只要戰端一開,各營之中必然是一片混亂,而和鬱父子想要逃離蜀營,這個時候則是最爲有利的時機,反正夜梟那邊已經給出了明確的答覆,等到兩軍開始交戰,便即刻接他們離去。

和鬱這一夜是輾轉難眠,捱到三更天時,方纔迷迷糊糊地睡着。

不過他剛睡下,就聽得有兵士在急急地呼喊着:“和參軍——和參軍——醒醒——醒醒——”

和鬱被吵醒了,有些不耐煩地道:“何事?”

兵士道:“羊大人有令,傳和參軍過去。”

“羊公何在?”

“和參軍忘了嗎,今日可是大軍渡河之日,羊大人和劉驃騎俱都趕去了渡口,五更之時,便是大軍誓師出征之時。”

和鬱輕哦了一聲,他當然不會忘記,不過在他的計劃之中,今天可是跑路的日子,他壓根兒就沒準備參加什麼誓師出征典禮,不過既然是羊祜派人來召喚,他自然是不敢不從,看來得先去羊祜那邊,完了再找機會脫身吧。

和鬱慢吞吞地穿着衣服,引來了那兵士的不快:“和參軍,麻煩你快點,若是耽誤了誓師大典,你們都吃罪不起。”

和鬱沒辦法,只得穿好衣服,在十幾名蜀兵的護衛之下,離開了駐地。和濟也一同離開。

雖然現在還是一片漆黑,但前往孟津渡的路和隨可是走過好幾回了,和鬱斷然不會看錯,現在所走的這條路,分明就不是前往孟津渡的路。

和鬱勒住馬的繮繩,沉聲地道:“不對,這條路根本就不是前往孟津渡的!”

那爲首的軍士絲毫沒有意外地道:“誰說我們要去孟津渡了,我們接到的命令是前往小平津渡口的。”

“小平津渡?”和鬱失聲地道,“怎麼可能?渡河的地點不是在孟津渡嗎,我們去小平津渡幹什麼?”

那軍士搖頭道:“這個小的就不知道,反正上面的命令是我們護送和參軍前往小平津的,至於其他的,等和參軍去了小平津自然明白。”

和鬱瞬間腦袋就短路了,蜀軍在孟津渡準備渡河,偏要跑到小平津來舉行誓師大典,這唱的是那一出呀?還是說這壓根兒就是一個徹慶徹尾的圈套?

這個時候和鬱就算是有心想逃,那是不可能的事,那十幾名蜀兵團團地將他們父子圍在中間,根本就沒有一絲逃跑的可能。這些蜀兵盡忠職守,上面下令要他們保護和鬱,他們自然不敢有任何的懈怠。

和鬱卻是苦不堪言,在蜀兵嚴密的“保護”之下,他只能是前往小平津渡,至於到達小平津渡究竟會面對什麼,和鬱簡直是不敢想象。

一路之上,他頭腦一片渾渾噩噩,思前想後,和鬱覺得自己壓根兒就沒有露出什麼破綻,究竟什麼地方出了秕漏,他就是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

不過和鬱暗暗地安慰自己,或許這只是一場虛驚而已,等到了小平津渡口,或許一切就都可以解開了。。 儘管這次蜀軍成功地調開了晉軍在小平津的防守兵力和鬱有着莫大的“功勞”,而且劉胤也當面表示了“感謝”,但和鬱的項上人頭還是沒有保住,被蜀軍砍下來祭了出征的戰旗。同時被斬首祭旗的還有和濟和夜梟,對於這些間諜,劉胤採用的的就是零容忍的態度,儘管這次這些間諜是有“功”的。

祭旗之後,蜀軍的渡河行動便拉開了序幕。

原先雲集在孟津渡的船隻,很大一部分被調來小平津,爲了迷惑晉軍,這些船隻全部都是三更以後纔出發的,溯流而上,趕在五更前抵達了小平津的渡口。

此時乃月黑風高之夜,孟津渡的守軍就算髮現蜀軍的船隻有所移動,他們也未必敢輕舉妄動,因爲在孟津渡蜀軍還留有不少的船隻,更是擺出了一付準備渡河進攻的架式,晉軍爲了防備蜀軍的進攻,必然會全力死守孟津渡。

或許等他們發現蜀軍的真正意圖之時,蜀軍的大批船隊已經調到了小平津,並準時正點地於五更時分在小平津渡口對黃河南岸的小平津關發起進攻。

從孟津渡趕來的船隻全部都是空船,船輕風順,這一路之上幾乎沒有什麼耽擱,到達小平津渡口之後,北岸上的蜀軍早已是整裝待發,船一靠岸,蜀兵們就開始紛紛登船。

旋即,滿載着蜀兵的渡船就開始向着南岸駛去。

蜀軍的船隻之中,大部分是從黃河沿岸徵調來的漁船,還有就是往來於黃河之上的渡船,由於黃河並非是水軍作戰的場所,在黃河之上,也就很難找得到戰船。這一段時間來,蜀軍除了盡一切可能來徵調黃河上的船隻之外,還徵調了許多的工匠,打造了不少的新船和木筏,以滿足蜀軍大軍的渡河需求。

由於黃河比較寬,一般的浮橋根本就不夠用,如果想要在黃河上搭建一座可以通行車馬的大型浮橋,那沒有十餘日是不可能完工的,而時間一耽擱,完全就把蜀軍的真正渡河意圖暴露給晉軍了。

爲了迷惑晉軍,並實施速戰速決,劉胤決定還是用渡船的方式來強渡黃河。當然徵集漁船和商船時,劉胤務必要求蜀軍不擾民,不採用強徵的手段。

這些黃河上的漁民生活的也是相當的艱苦,一條小小的漁船甚至就是他們的全部家當,許多漁家,都生活在船上,吃喝拉撒都離不開漁船,如果強徵的話,極易引起民憤。

劉胤要求蜀軍在徵集船隻時,一定要採用公平交易的手段,對於願意出租漁船,蜀軍基本上是支付現錢或使用糧草布帛來交換,對於那些不索要錢物的,劉胤甚至給出了三年免徵賦稅的優惠條件。

如此一來,百姓擁護的力度非常之大,許多船家不光是租借出了船隻,更有甚者,親自操槳掌舵,加入到蜀軍渡河的行列中來。對於這些熱忱的船家,劉胤當然是舉雙手歡迎,只要是人船齊至的,都給予雙倍的租金。

漁船雖小,載人有限,但也架不住船多,蜀軍在黃河上高價調集船隻的消息傳開,就近黃河一帶的漁民是踊躍前來助戰,數千艘的漁船組成了浩浩蕩蕩的渡河陣容,不可謂是場面浩大。

一艘接一艘的船隻滿載着蜀兵,向着黃河的河心處駛去。

冬天的五更天,還是伸手不見五指的一團漆黑,東方也只是勉強地露出一點魚肚白,寒風凜冽,凍得人簌簌發抖,但蜀軍將士卻是鬥志昂揚,雄糾糾氣昂昂,萬衆一心,誓死強渡黃河。

天黑冰冷,小平津渡口之上,卻是一幅熱火朝天的景象,數千艘的船隻,構成了黃河上最爲亮麗的風景。

晉軍雖然主力調往了孟津,但小平津關上,還是留守着不少的晉兵,對岸的這一番動靜,自然令小平津關的晉兵有所察覺,他們紛紛地睡夢中驚醒,披甲操戈,趕赴渡口進行抵禦。

小平津關的都督是朱振,當初蜀軍兵臨小平津關,朝野一片振動,小平津關、孟津關、五社津關的守將都被提升爲都督之職,朱振便在其列。而且三關之中,最爲重要的便是小平津關,朱振受到了朝廷的重視和重用,直到朝廷的戰略目標東移,將防守中心由小平津關移到孟津關之後,朱振的地位纔有所下降。

對此朱振是據理力爭,認爲蜀軍進攻小平津關的可能性比較大,一者黃河在小平津關附近河面開闊,比較有利於渡河,二者小平津關距離洛陽最近,一旦蜀軍佔領小平津關,勢必會對洛陽城形成最大的威脅。

不過由於朱振只是猜測,並無真憑實據,而和鬱傳回來的情報卻是證據確鑿,所有一切都指向了孟津渡,所以無人理睬朱振,晉軍的防禦重心也從小平津關移向了孟津關。

朱振是一肚子的鬱悶,不過他堅持自己的觀點,無人可以輕易地說服他,爲了證明自己所言不假,朱振下令小平津關的晉軍採用一級防禦狀態,隨時應對着可能到來的戰鬥。

“啓稟都督,蜀軍來襲!”朱振是在睡夢中被巡哨的晉兵給喚醒的,朱振只打了個激靈便醒了,反正他睡覺也是衣不卸甲,此時一個骨碌就從榻上爬了起來,直接就跑到河邊。

在晨曦之中,朱振隱約可以看到河面上千船萬艦的正向着小平津關撲天蓋地而來,他不禁是倒吸了一口涼氣,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確定自己不是在做夢,立刻傳令守關的晉軍全部召集,投入戰鬥。

小平津關北面的關牆,其實就是黃河的大堤,晉軍在小平津關駐防多年,河防設施極爲地完善,各種防禦設施應有盡有,高大的堤壩,更是成爲一道堅不可摧的防線,死死地扼守在黃河之上。

Wωω ●TTKΛN ●¢〇

朱振的號令之下,小平津關的晉軍守兵全部地行動了起來,撲到了河防關牆上面,劍撥弩張,嚴陣以待。(……) ps:稍後更正,大約兩點以後………………………………………劉胤採用的的就是零容忍的態度,儘管這次這些間諜是有“功”的。

祭旗之後,蜀軍的渡河行動便拉開了序幕。

原先雲集在孟津渡的船隻,很大一部分被調來小平津,爲了迷惑晉軍,這些船隻全部都是三更以後纔出發的,溯流而上,趕在五更前抵達了小平津的渡口。

此時乃月黑風高之夜,孟津渡的守軍就算髮現蜀軍的船隻有所移動,他們也未必敢輕舉妄動,因爲在孟津渡蜀軍還留有不少的船隻,更是擺出了一付準備渡河進攻的架式,晉軍爲了防備蜀軍的進攻,必然會全力死守孟津渡。

或許等他們發現蜀軍的真正意圖之時,蜀軍的大批船隊已經調到了小平津,並準時正點地於五更時分在小平津渡口對黃河南岸的小平津關發起進攻。

從孟津渡趕來的船隻全部都是空船,船輕風順,這一路之上幾乎沒有什麼耽擱,到達小平津渡口之後,北岸上的蜀軍早已是整裝待發,船一靠岸,蜀兵們就開始紛紛登船。

旋即,滿載着蜀兵的渡船就開始向着南岸駛去。

蜀軍的船隻之中,大部分是從黃河沿岸徵調來的漁船,還有就是往來於黃河之上的渡船,由於黃河並非是水軍作戰的場所,在黃河之上,也就很難找得到戰船。這一段時間來,蜀軍除了盡一切可能來徵調黃河上的船隻之外,還徵調了許多的工匠,打造了不少的新船和木筏,以滿足蜀軍大軍的渡河需求。

由於黃河比較寬,一般的浮橋根本就不夠用,如果想要在黃河上搭建一座可以通行車馬的大型浮橋,那沒有十餘日是不可能完工的,而時間一耽擱,完全就把蜀軍的真正渡河意圖暴露給晉軍了。

爲了迷惑晉軍,並實施速戰速決,劉胤決定還是用渡船的方式來強渡黃河。當然徵集漁船和商船時,劉胤務必要求蜀軍不擾民,不採用強徵的手段。

這些黃河上的漁民生活的也是相當的艱苦,一條小小的漁船甚至就是他們的全部家當,許多漁家,都生活在船上,吃喝拉撒都離不開漁船,如果強徵的話,極易引起民憤。

劉胤要求蜀軍在徵集船隻時,一定要採用公平交易的手段,對於願意出租漁船,蜀軍基本上是支付現錢或使用糧草布帛來交換,對於那些不索要錢物的,劉胤甚至給出了三年免徵賦稅的優惠條件。

如此一來,百姓擁護的力度非常之大,許多船家不光是租借出了船隻,更有甚者,親自操槳掌舵,加入到蜀軍渡河的行列中來。對於這些熱忱的船家,劉胤當然是舉雙手歡迎,只要是人船齊至的,都給予雙倍的租金。

漁船雖小,載人有限,但也架不住船多,蜀軍在黃河上高價調集船隻的消息傳開,就近黃河一帶的漁民是踊躍前來助戰,數千艘的漁船組成了浩浩蕩蕩的渡河陣容,不可謂是場面浩大。

一艘接一艘的船隻滿載着蜀兵,向着黃河的河心處駛去。

冬天的五更天,還是伸手不見五指的一團漆黑,東方也只是勉強地露出一點魚肚白,寒風凜冽,凍得人簌簌發抖,但蜀軍將士卻是鬥志昂揚,雄糾糾氣昂昂,萬衆一心,誓死強渡黃河。

天黑冰冷,小平津渡口之上,卻是一幅熱火朝天的景象,數千艘的船隻,構成了黃河上最爲亮麗的風景。

晉軍雖然主力調往了孟津,但小平津關上,還是留守着不少的晉兵,對岸的這一番動靜,自然令小平津關的晉兵有所察覺,他們紛紛地睡夢中驚醒,披甲操戈,趕赴渡口進行抵禦。

小平津關的都督是朱振,當初蜀軍兵臨小平津關,朝野一片振動,小平津關、孟津關、五社津關的守將都被提升爲都督之職,朱振便在其列。而且三關之中,最爲重要的便是小平津關,朱振受到了朝廷的重視和重用,直到朝廷的戰略目標東移,將防守中心由小平津關移到孟津關之後,朱振的地位纔有所下降。

對此朱振是據理力爭,認爲蜀軍進攻小平津關的可能性比較大,一者黃河在小平津關附近河面開闊,比較有利於渡河,二者小平津關距離洛陽最近,一旦蜀軍佔領小平津關,勢必會對洛陽城形成最大的威脅。

不過由於朱振只是猜測,並無真憑實據,而和鬱傳回來的情報卻是證據確鑿,所有一切都指向了孟津渡,所以無人理睬朱振,晉軍的防禦重心也從小平津關移向了孟津關。

朱振是一肚子的鬱悶,不過他堅持自己的觀點,無人可以輕易地說服他,爲了證明自己所言不假,朱振下令小平津關的晉軍採用一級防禦狀態,隨時應對着可能到來的戰鬥。

“啓稟都督,蜀軍來襲!”朱振是在睡夢中被巡哨的晉兵給喚醒的,朱振只打了個激靈便醒了,反正他睡覺也是衣不卸甲,此時一個骨碌就從榻上爬了起來,直接就跑到河邊。

在晨曦之中,朱振隱約可以看到河面上千船萬艦的正向着小平津關撲天蓋地而來,他不禁是倒吸了一口涼氣,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確定自己不是在做夢,立刻傳令守關的晉軍全部召集,投入戰鬥。

小平津關北面的關牆,其實就是黃河的大堤,晉軍在小平津關駐防多年,河防設施極爲地完善,各種防禦設施應有盡有,高大的堤壩,更是成爲一道堅不可摧的防線,死死地扼守在黃河之上。

朱振的號令之下,小平津關的晉軍守兵全部地行動了起來,撲到了河防關牆上面,劍撥弩張,嚴陣以待。 蜀軍火器的犀利已經是盡人皆知了,爲了防禦蜀軍的火器攻擊,晉軍內部其實也有過一些研究,但那玩意的威力太大,晉軍方面確實也無法找到剋制的武器。不過,一些晉軍的將領通過研究也發現,蜀軍的火器基本上是依靠人力來投擲的,或者是通過事先埋設再引爆的方式,也就是說在射程上火器有一個短板,只要能在射程上對其進行剋制,不讓蜀軍有使用火器進行攻擊的機會,這樣便可以大大地降低蜀軍火器的威脅。

很快的,一些與之對應的戰術戰法也被研究出來,那就是儘可能地利用遠程攻擊武器,如弓箭、牀弩、投石車等,來遏制蜀軍使用火器的機會。

爲此,晉國軍方還特意地召集起一些將領進行實兵操練和演習,專門進行了針對性的學習,以提高前線將領的實戰能力。小平津關都督朱振就是其中的一員。

所以在對付蜀軍火器方面,朱振還是有一些心得的,當他接到蜀軍渡河攻擊的消息之後,第一時間就趕赴到了黃河大堤的第一線上,下令弓箭兵、強弩兵,牀弩車、投石車火力全開,對一切進入到射程之內的蜀軍船隻進行毫不留情的打擊。

蜀軍所使用的船隻並非是戰船,大多是民用的漁船、商船和渡船,這些船隻和戰船最大的區別就在於船隻的堅固程度差別相當大,如果是水軍所使用的戰船,其堅固程度就足以承受投石車和牀弩的幾次打擊,而普通的民用船隻,卻根本就無法承受這種重型武器的攻擊,幾乎到了一擊就散架的程度。

朱振看到晉軍的遠程射擊頗有成果,不禁是得意地大笑起來,不過他也還有少許的遺憾,那就是晉軍在岸防上配備的投石車和牀弩數量不是足夠多,雖然晉軍擊沉了不少的蜀軍船隻,但還有不少的漏網之魚衝了過來。這些漏網之魚也只能是依靠岸上密集的箭矢去對付了,但相比於投石車和牀弩這些重型武器,普通弓弩的殺傷力就要大打許多折扣,很難達到一擊即毀的程度。

晉軍也嘗試性地使用火箭進行攻擊,所謂的火箭就是在箭桿上纏上浸過油的布條,點燃後射出去。這樣的火箭對木製結構的東西很有致命性,理論上對付船隻是最爲有效的。

不過蜀軍顯然是有所防備的,把船隻用水淋溼澆透或在船艙內鋪上一層細沙,這樣即使是火箭射中船隻,也不會引起火災來。

蜀軍第一波的進攻受到了相當大的遏制,基本上大部分的船隻都沒有接近到幾十步遠也就是火器可以投擲的距離,所以晉軍的防線沒有受到任何的打擊,至於那些對射過來的箭矢,對於銅牆鐵壁一般的岸防工事而言,不過是撓了撓癢癢,絲毫沒有產生任何實質的損害。

初戰告捷,讓朱振的信心大增,儘管現在小平津關的守軍兵力嚴重不足,但這裏堅固的防禦似乎足以彌補兵力上的欠缺,更何況在接到遇襲的第一時間,朱振已經向上峯稟報過了,孟津關與小平津關相隔並不太遠,朝廷那邊做出調度之後,最多也只需要半天的時間援兵就會趕來。

朱振的上報很快就得到了朝廷的反應,司馬炎親自下令,調動孟津關的守軍立刻回援小平津關,而給朱振的命令就是,不惜一切代價,守住小平津關。

對於朱振而言,他所要做的,就是堅守這半日,等待援兵的到來。看着初升的太陽冉冉升起,朱振多麼的渴望它可以立刻地升到頭頂上,正午時刻,孟津關的援兵就會抵達,那就將會是勝利的一刻。

但蜀軍卻不可能讓他如願以償,第一波進攻受挫之後,劉胤立刻將裝備有小型投石車的戰船派了上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