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續劇
  • 0

對孩子而言,發瘋的人的確非常恐怖。

魏小寶倒很希望,李長月在看到黃芙時,能夠喊出一聲「娘」。

在魏小寶的鼓勵下,李長月慢慢走向黃芙。

察覺有人靠近,黃芙將那木頭抱得更緊,嬌軀劇顫。

「別搶走我的孩子,別搶我孩子,別……」黃芙嘴裏不斷念叨著,猛地起身舉起木頭狠狠掄向李長月。

魏小寶一彈指,那木頭便爆為齏粉。

黃芙卻是失去重心,一頭栽倒在地,緊張地摸著飄落下來的木屑。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她邊摸邊嚎,聲音凄婉。

李長月早就跑進了魏小寶的懷裏,死死抱着魏小寶的腿不放。

魏小寶將她抱起來,無奈地道:「長月,你到底什麼時候才會說話?」

李九針多次檢查,確定李長月的身體沒有任何毛病。

但李長月就是不會說話,極有可能是她的心理出現了問題。

魏小寶抱着李長月離開,轉而來到了御花園。

御花園的鮮花開得正美。

李長月看着那些花朵,頓時很開心,跳下去跑過去採摘。

魏小寶想起曾經他在御花園裏,可是沒少教李長青練武。

現在李長月已經是個四歲的大姑娘了,即便她不會說話,但她完全能聽懂眾人的話。

魏小寶心血來潮,微笑道:「長月,義父教你鍊氣如何?」

李長月手裏拿着兩朵大紅花,聽到這話,頓時將花朵丟掉,跑到魏小寶跟前狠狠點頭。

魏小寶在旁側的亭子裏坐下,耐心給李長月講解凝氣的法門。

剛開始修仙的人,即便有天賦,想提煉空氣中的靈氣鍊氣成功,難度很大。

最好的做法是用靈石。

正好魏小寶還有一些靈石,便全交給了李長月。

李長月雙手各攥著一顆靈石,神情認真,努力修鍊。

魏小寶看在眼裏,輕笑道:「長月,別着急,鍊氣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是得持之以恆,方能……」

正說時,李長月身軀一顫,小臉漲得通紅,模樣十分古怪。

……

感謝書友20200227092742557的月票支持。

感謝所有訂閱投票的道友。

明天就是國慶了,先祝大家國慶快樂,祖國繁榮昌盛。

然後就是正題,請一定一定一定將保底月票砸過來,讓長蟲更有動力碼字。 第634章:救人

入睡的時候,晏臻躺在被褥里想,決定去一趟隆城。

流民百姓多,若是不儘快處理,會造成連續反應,越來越多的流民,造成國民不安,若是不儘快處理,甚至可能會有人起義造反。

翌日,天一亮,晏臻換裝之後,自騎馬去了。

她沒帶任何人,穿著一身白色藍底綉流雲花紋勁裝,一頭墨色長發高束而起,做了個男子發冠豎起,騎在馬上英姿颯爽。

她戴著帷帽,離開了相府。

「爹,爹,我好餓。」

小孩坐在巨大的石頭上,看著下方水流湍急,紅褐色的水滾滾而去,樹木房屋倒塌,殘骸遍布。

小孩又冷又餓,他裹緊身上的破襖子,凍得瑟瑟發抖。

「寶兒,再忍忍,再忍忍,爹去給你找吃的。」男人說道。

他起身,往後看了看後面的山石樹木,大多都光禿禿的,什麼都沒有。

他往上走,四處看之後找到了一些新站出來的草葉嫩芽,男人將嫩芽草葉都拔起來,拿回去給小孩。

「爹,這是草。」小孩不願意吃。

可肚子餓得難受,那種讓人無法忍受的飢餓感,讓他迫切想要填飽肚子。

「寶兒,吃吧,先吃這個,爹再去找。」男人說道。

小孩咬了要牙,拿了草葉就要塞嘴巴里。

身後突然有馬蹄聲,一匹白馬停在他們的身後,傳來一聲嘹亮的馬叫聲。

小孩愣愣的,嘴裡要咬著草葉,男人則往後避了斃,伸手護住孩子。

近日裡,隆城總是有這種騎馬來的人,有人試圖想要去攔,討點吃的,有些會打人,有些還會殺人。

雨水又從天下落下來了,父子二人害怕,緊緊的抱在一起。

馬上的人一躍下馬,站在二人的面前,透過白色的帷帽看著小男孩嘴巴里的草葉。

「吃這個吧。」輕柔的少女聲響起,讓面前的白衣女子變得明亮柔和了一樣。

小孩看著面前遞來的白色饅頭,想也沒想伸手一把搶過來,嘴裡的草葉沒吐就狂吃兩口。

男人獃獃的看著面前的白衣俠女,說道:「姑,姑娘,我們沒錢。」

所有的東西都被洪水沖走了,隆城地勢比較奇特,每年初春就會開始下大雨,連同其他地方流下來的雪水,造成洪災。

「拿著。」少女又拿了一個,遞給他。

馬背上掛著兩個布包,看樣子裡面裝著不少吃的。

男人接過,目光忍不住落在那布包上。

「你是三水村的?」晏臻問道。

她看了眼面前的一片洪水,湍急而去,覆蓋一整片,從洪水中能看到一些房屋和露出的小山頭和樹木。

那些樹木上,竟然還攀著人。

晏臻蹙眉,仔細看了看:「哪兒有人?」

「姑娘,你是別的地方路過的吧?」男人說道。

「嗯。」

「姑娘,前面上游有個大河,那有個大壩,大壩毀了,洪水來得太快,好些人沒來得及跑就被洪水沖走了,有些就只能爬樹上。」男人說道。

趴在樹上,都好幾天了。

他們這裡本來是沒有這麼大洪水的。

「官府不來人救?」晏臻問。

「來了,不過看了眼,說等洪水退減一些再來。」男人無奈說道。

官府的人不作為,修建的大壩半點用也沒有。

「那大壩才建了幾年,就毀了。」男人哭道。

辛苦一輩子,建的房子,剛種下的穀物,還有身價銀錢,全部都沒了。

男人越說越難過,哭得淚流滿面。

晏臻往前走了兩步,站在石頭邊緣往下看,再看那邊大樹上掛著的人。

這水一時半會兒退不了,人就要凍死餓死在樹上了。

晏臻蹙眉,直接轉身上馬,駕馬離開。

「爹,她是仙女嗎?」小男孩有吃的,頓覺得白衣的少女像仙女一樣,好看又好心。

男人看看手裡的饅頭,又看遠去的少女,搖頭:「大概,是吧。」

「這雨怎麼又下起來了?」知府衙門裡,隆城知府愁眉苦臉的看著外面嘩啦啦的雨水往下落,夾雜著寒風吹來,越發的冷。

他裹緊了身上的袍子,越發顯得肥胖的身體圓潤。

「大人,三水村的人還沒救呢,拉船去救吧?」縣令說道。

三水村就在河流的下游,大壩坍塌之後,洪水直接淹沒了三水村,三水村的人沒剩下幾個了。

活著的都是外出沒在屋子裡的人。

知府聞言蹙眉,大聲道:「要救就去救啊?問本知府做什麼?」

縣令為難不已,可想著樹上還沒下來的人,只怕要凍死餓死。

那可是一條人命啊!

「要船,大人,船您都要走了,得下撥兩條船給我們,再撥一些人幫忙啊。」縣令斗膽說道。

要船要人?

「哪來的船?那三水村那麼遠?他們沒船嗎?只管著去救他們,其他地方不要啊?」知府大人大小聲,面色憤怒,訓斥縣令。

縣令咬著牙低頭被罵,也不敢還嘴,面色難看。

要不到人和船隻,縣令也不再逗留,出了知府之後,立刻對下屬說道:「組織些人,去找繩子藤蔓什麼的也好,做成長繩子,讓幾個水性好的人,划著木頭去救人。」

下屬應是,一眾人動員往三水村去。

剛走到城門口,看見一人騎著白馬從身邊經過。

「快,人命關天,去買,花多少銀子也行,去買幾捆繩子來。」縣令喊道。

那飛奔過去的馬一下吁停了,馬上的人調轉馬頭往這邊過去。

「你們去哪兒?」少女嬌柔的聲音響起,在沉重的氣氛里如寒冬暖流。

一眾男人都看向馬背上的白衣女子,看裝束,應該是江湖俠女。

「去三水村救人。」有人回答。

晏臻看他們手上都拿著繩子,搖頭說道:「那水流湍急,你們去了也沒用,就算身上捆著繩子,也會被湍急的水流拉扯捲入水裡。」

「這……」縣令聞言,說道:「我們捆幾根浮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