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對方也就三四個人,不多,我可以應付,要知道我現在和開始比已經厲害了不少,一般的小夥子想進我身想都不要想。

這幾個小癟三一看就是那種街頭小混混,舉著拳頭就要向我砸下來,要知道,真正打架的時候最忌諱的就是這個樣子,空門打開,我想都沒想,直接用肩膀撞向了離我最近的一個,直接給他撞躺下了,雖然我沒多胖,但是我這沖著給他來這麼一下,是個人都不好受的。

「干你媽!」我衝上去,對著那人的胸口就是一腳。

「就是他,昨天肖哥的腿就是他弄的!」似乎有人認出了我,看不出來那傻逼在這學校混的挺好的,只不過,在我眼裡連個屁都不是,他爸爸都被我們弄死了何況是他?

好像人又多了幾個,看上去好像都想給那傻逼報仇一樣,老子是好欺負的嗎?當然不是,我當著很多人的面拿出了陰符,直接貼在了胸口,準備隨時施法,畢竟雙拳難敵四腿,何況還不知道多少腿,我也不害怕什麼影響不好,就算他們到處說我會法術什麼的,誰***信呀,心了又能耐我何?

「小比崽子們,爺爺在這裡!」這個時候,葉凡出現了,他娘的速度總是那麼慢,很多人剛剛都看著葉凡開車的,此時都在一邊指指點點的,只見葉凡滿臉怒氣,一把撕了身上的衣服,背後大片的紋身便露了出來。

「哇,好帥!」這是我聽到其中一個最奇葩的聲音,竟然有女的說葉凡好帥,真不知道他是什麼眼光。

葉凡二話不說,朝著他身邊的一個非主流沖了過去,那非主流好像還會點功夫,至少葉凡開始給他的兩拳都被他給化解了。

趁著他們的注意力都被葉凡吸引過去,我立刻輕聲的啟了風雷地動令,我突然有個想法,這個口訣不就是讓自己身體變的強大的鑰匙嗎?真是奇怪,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晚上五公子那幾句簡單的話對我造成了什麼影響,害的我什麼時候都在想著鑰匙鑰匙的。

不過現在嘛?小得們!爺爺我來了!

受死吧! 這些小癟三除了開始那個還能跟葉凡抗衡一下,其餘的都***渣,特別是在我開啟了風雷地動令之後,這人人在我眼裡他娘的連個螞蟻都不是。

最後和葉凡打的那傢伙被葉凡打的快不成人形了,此時我怎麼看都覺得葉凡象個黑社會大哥,特別是在他打架的時候,他那踏水麒麟顯得格外的活靈活現。

「癟犢子。」葉凡和我有個一樣的習慣,給人干趴下后喜歡踩人的胸口。

我也不知道我們是不是來錯了城市,這三天幾乎每天都有什麼事在我們身上發生,第一天遇見,第二天發生了那麼多事,第三天,這不,又和人打架了,搞的我都身心疲憊了。

「你沒事吧。」那幾個女人早就已經被我和葉凡嚇跑了,周圍的人也都躲的遠遠的,除了地上躺著的那些癟三,此時只有我們三個是站著的,我走到女孩的身邊,輕聲問道。

結果這傢伙還不領情,掉頭就跑了,搞的我一頭霧水,這時我才反應過來,她不是我們學校的呀,怎麼出現在這裡了?而且剛那女的說昨天那傻逼是她男朋友,這是什麼情況。

看著她跑開的背影,我感覺整個人都有點混亂,算了不去想了。

「凡哥,走吧。不然警察又得給我們抓起來。」我說這話是開玩笑的,就算警察抓了我們又怎麼樣,我從心裡覺得,現在已經沒人敢抓我們了,就算別人不知道,但是警察局的人應該都清楚昨天發生的事。我和葉凡在警察局應該也算是名人了,我清楚的記得昨天五公子對張隊長說了一句話,好像是任命他上位了,成了這裡的警察局局長?

葉凡吐了口唾沫,從地上撿起被自己撕壞了的上衣:「他嗎的,又壞了件衣服。」嘿,這話說的,沒人讓他扯衣服呀。

也不管別人怎麼看,反正我們兩就直接上了奧迪車,揚長而去,絲毫不管地上的人。

「媽的,我們去混黑社會吧,天天打架就我們兩個人,我們得指揮別人去打。」葉凡開著車,十分瀟洒的放了一首dj,自己邊開車邊搖了起來。

其實我覺得葉凡這話說的是對的,象我們兩不去混黑社會真是浪費了人才呀,能打,而且還會法術,我們要去混的話,那還不是待到東方紅日起,我必血染半邊天呀!

「我覺得可以有,只是,我們怎麼混?」

葉凡看了我一眼:「不知道,沒混過,媽蛋。回家吃飯!」葉凡猛的一腳跺下油門,車子就這麼沖了出去,還好,這快車不多,也沒什麼交警,不然估計葉凡得罰款了。

一下午我們都沒出門,吃完飯後葉凡說他酒還沒醒,得繼續睡覺,便自己跑到房間睡去了,而我閑來無視,拿出了行李箱的《神魔圖志》將昨天發生的事全部紀錄了下來,說也奇怪,在這上面寫字還非得把陰符貼上去。

第二天還要軍訓,其實我是不想去的,但是葉凡偏拉著我去,說沒去當兵,就得去參加軍訓,讓自己體會一次行軍的感覺,對於這個理由我覺得自己完全聽不懂,既然他要去,我也就去了,不然一個人該有多無聊。

一早,葉凡就開著車,十分飄逸的給我載到了學校。

我以為我們算早的了,誰知道學校裡面的早點攤已經圍滿了人了,還好我們早上自己已經在外面吃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感覺好多人都對我們看著,不知道是不是我們開著車有點顯眼,估計這個學校還沒有哪個學生是開車上學的,要知道這可不是什麼貴族學校,只是一般的大專,裡面象昨天遇見的那些癟三比較多。

昨天那些人應該是這個學校的老生了,今天軍訓應該不會來的,如果遇見了,不招惹我們也就算了,要是敢裝逼的話,他嗎的裝一次,哥們我就揍一次。

我又不是什麼好人,這個社會就是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我可不是那種喜歡被人欺負的人,都是媽生爹養的,誰慣著誰。

還好學校里有停車位,應該是給那些上班的老師或者是家長停的,反正我和葉凡不管,找了有個就這麼停下來了。

剛下車就有一些人對我們指指點點的,搞的我有點不自在。

「葉凡,是不是昨天我們把事鬧大了。」我也不是害怕,只是不想太出名,畢竟還沒來這上一天課,我可不想被人家當成了討論的話題,畢竟對這學校什麼也不了解。

葉凡看的到是比我要開:「怕什麼,走我們的路,給別人去說吧,實在不行,武力解決一切。」這個傢伙徹徹底底的就是一暴力份子。

「牛哥!就是他們,昨天打我們兄弟的!肖哥的腿也是他們廢的!」我們還沒走進教室,事就找上門來了,真是一刻也不得安寧。


我和葉凡想都不用想的,這肯定是來找我們報仇的,回頭一看,他娘的果然是昨天那幾個癟三帶人來了,不過這次為首的竟然是一個大漢,看著就和一頭水牛一樣,全身黝黑黝黑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從非洲逃難過來的。在他身後還跟著一些人,身材都和我們差不多,也不知道我們這一代人是不是都這麼瘦,而那牛哥似乎就是個異類。

「站住,兩個**崽子。」那牛哥不知道是不是眼神不好,***老子動都沒動,站他媽個比呀。

「草你嗎的大水牛你說什麼呢!」葉凡本來就是火爆脾氣,哪能忍受被人這麼說,就差沒上去對著他的臉給他幾拳了。

身材在葉凡眼裡都是浮雲,要知道他可是會詠春的高手,現在這個年代會功夫是什麼概念,那就是大師,既會功夫又會法術的那是什麼人?那他媽都是神一般的存在,很顯然,葉凡兩樣都佔了,試問他還怕個吊。

「比崽子,嘴巴還挺硬的,還他媽敢開車來上學!兄弟們給我砸!」

我草,這傻逼瘋了?敢砸車,他賠的起嗎?他身後那群小弟一聽大哥下了命令,一個個都從身後抽出鋼管就準備上去砸車,他娘的,車子是新買的,要是就這麼被他們砸了,那我們還搞個屁!

「操你嗎的!」葉凡火了,怒罵一聲便朝著那群小弟沖了過去,怎麼樣也不能被他們把車砸了。

***,這些傢伙,真是吃飽了沒事做,這大早上的精力就這麼充沛,都他娘的不要睡覺的,竟然還帶著東西,哥們能慣著他們嗎?絕對不能,我他媽還要在著學校待個好幾年,如果今天慫了,以後還怎麼在這學校待,總不能剛來一堂課都沒上就轉學吧。


「草!」我迅速開啟了風雷地動令,我就不相信還有什麼人能打的過現在的我,連屍狗人哥們都能一隻手廢,何況這些廢物。


我懂得一個道理,擒賊先擒王,我誰也不找,小弟就交給葉凡去對付,我相信他,這個被稱作牛哥的人是我的,他嗎的,今天不下他一點零件估計真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

我是這麼想的,可是總有那麼些人非得自己找死,這不,我還沒跑兩不,突然一人跑到我的側面,一鋼管對著我的腿就掃了過來,他娘的,這是在玩火,如果被干到了,我腿鐵定廢了,但是我會這麼讓他得逞嗎?

哥們現在身體的各項素質都不知道翻了好多唄,反應如此,跳躍能力也是一樣,他一鋼管掃來,我本能的就這麼跳了起來,躲過了鋼管,鋼落地,我一把給這癟三抓了起來,不知道是不是後來鍛煉了身體的關係,再加上風雷地動令,我竟然直接給他舉過了頭頂,我看著對面的牛哥獰笑了一聲,直接把人扔了過去:「去你麻痹的!」

這牛哥也有兩把刷子,比同齡人都要厲害!

如果一般的人看到這場景第一反應肯定是躲過去,可是我們這牛哥,也是真牛,竟然活生生的給人接住了,只是後退了好多步,硬是沒倒下,到是他接住的人嚇了個不輕。

不錯還有兩下字。只不過他的力氣用錯了地方。

我也不是白給的,就在他接住人的那一瞬間,我動了,要知道我現在的速度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比的,其實這個時候我很想用縮地成寸,但是我害怕自己控制不好,出醜了就不好了,我還是選擇使用自己的雙腳衝過去。

就在牛哥接住人的時候,我已經到了他的面前,跳起來對著他抱著的人就是一腳,給他們兩都踹到了地上,要知道,我這一腳的力氣有多大。

牛哥手上還抱著一個人,加上還沒站穩,就被我來了這麼一腳,帶著手上的人,直接倒在了地上,震起了一陣灰塵。

「草你嗎的,去死吧!」

我來到他的腦袋邊,抬起腳的作勢就要跺下去,就在這時,突然有人大聲叫喊!

「給我住手!」

他娘的這是誰,怎麼在這關鍵的時候讓人停手!

回頭一看,一個穿著白色軍裝的人出現在了我的視線里。 我愣住了,怎麼這個時候會有兵哥哥在,我十分警惕的望著來人。

此人一身白色軍裝,一看就是海軍,不過他的皮膚卻很黑,和那牛哥有的一拼,眉毛倒是有點可愛,和蠟筆小新差不多,我差點就沒笑出聲來,只不過此時他滿臉的怒氣。

也不知道他是在生我的氣還是牛哥的,反正我是不認識他的。

葉凡同我一樣,在他這一吼下也停住了手,此時葉凡也很火,雖然他自己沒受什麼傷,無奈我們的奧迪前面的大燈被人打碎了,這可是新車,不是葉凡打不過人家,畢竟人數有點多。

怎麼說都還是學生,見到有當兵的來了,雖然只有一個人,但還是聽話的住手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一個人的身上。

此人走到我的身邊,對我看了一眼,反正我沒那麼友好,我死死的瞪住他,如果不是他的話,牛哥現在肯定已經不省人事了,而且我停手是夠他面子,畢竟是軍人,就算真打起來的話我也未必怕他,我現在有種感覺,陰符在手,天下任我走。

他對我看了一眼,什麼都沒說,直接走到了牛哥的身邊,先是給被我扔出去被牛哥接住的那人拉了起來,放到了一邊。

就在我以為這架肯定打不成了的時候,以為他要給牛哥拉起來的時候,事情出現了我想想不到的變化。

那軍人竟然抬起了腳,絲毫不猶豫的一腳跺在了牛哥的臉上!

我整個人都驚呆了,這是什麼情況,他來幫我們的?為什麼?

牛哥此時不好受,當兵的力氣都很大,眼前這人也不例外,他這一腳下去給牛哥的牙齒都給打沒了,牛哥哇的一口吐出了一口鮮血,應該是牙齦的,我還看見了幾顆牙齒。

葉凡也傻了,也不管還有沒有人和他動手或者砸車,直接走到了我的身邊,用手臂碰了碰我:「什麼情況?你朋友?」

朋友個屁朋友,哥們才來這裡哪裡來的朋友,而且剛剛我看他的眼神也不對,這二貨這麼點眼力見都沒有,還問我這問題。

「全部給我滾!」這兵哥哥突然大吼道,很顯然,他口中的全部不包括我和葉凡,畢竟他說這話的時候沒有看著我們,而是盯著那一群手裡還拿著鋼管想要砸車的癟三說的,而他的腳也沒離開牛哥的頭步。

這些小癟三本來就是以人多欺負人少,能指望他們做什麼事,畢竟不是昨天晚上我們遇見的黑社會。聽見兵哥哥這一聲吼,瞬間一鬨而散,只有兩個人硬著頭皮把牛哥從兵哥哥的腳下給拖走了。

這個牛哥,雖然開始給我挺震撼的,結果都還沒動手就被干趴下了,不知道他是不是出門沒看黃曆,這麼背。

在我們發生衝突的時候就有很多人在圍觀,我感覺這幾次都事,只要一打架就會有人來圍觀,也不管出了什麼樣的事,都喜歡看熱鬧,也不怕引火燒身。

不過從兵哥哥那一腳之後,特別是那一聲吼的,人就全部跑開了,該幹嘛幹嘛去,不到一分鐘,此時就剩下我和葉凡還有兵哥哥跟那輛壞了一個大燈的奧迪車,可憐我們的新車,還沒開一天就要去修了。

「哥們,謝謝你。」我說這話完全是給他面子,因為就算他不出現,這些人都得趴下,我和葉凡畢竟不是什麼心善的人,惹到我們頭上,不給他們點顏色看看那還得了。那我們豈不成了軟柿子,隨便誰都可以來捏一下呀。

兵哥哥笑了,笑的狠憨厚,一點也沒有剛剛那麼彪悍的樣子,他很大方的走到了我的面前,伸出右手:「童巍,初次見面。」

我很疑惑,不不大明白這話是什麼意思,不過童巍應該是他的名字吧,我還沒說話,葉凡就一臉笑容的把手伸了出來,和童巍的大手緊緊的握到了一起。

葉凡笑了:「哥們,有你得呀!我叫葉凡,他叫韓瞭然。」我皺了皺眉, 獨家霸寵:市長的頭號新歡 ,不對呀,應該是他被我握疼,畢竟我的風雷地動令還沒有解除。

他兩同時鬆手,童巍先開口道:「你們是這裡的學生?」

我們店了點頭,這一點事不可能否認的,我看他的樣子十有**是我們的教官:「是的,新生,他娘的,這才來這得第二天就遇見這破比事。」

「剛剛的事我都看見了,開始沒出來,最後那一腳你不能踹,我踹沒事。」這話童巍說的比較對,開始打的上癮了,完全沒考慮到後果,如果我真給那牛哥踹出了什麼毛病估計我這學業就不用上了,說著,童巍指了指自己的軍裝。

他是當兵的,出了什麼事這裡管不到,得到部隊去找他,當然了,一般沒什麼本事的人想找也找不到。

「我是你們的教官。」童巍笑著對我們說道:「我看你們兩挺猛的,那麼多人,特別是這傢伙,愣是沒受傷,還放倒了幾,你就更別說了,能把一個人舉起來,一般人可是做不到的。」

哈哈,我笑了,看來這教官有點意思,大概都是同齡人吧,雖然他是當兵的,但是總會有那麼點話題:「還好,以前在老家練過。」其實我也沒說謊,葉凡確實練過,我只是個半桶水,多半的厲害都是靠著陰符的。


「走吧,出去走走,吃個早點,軍訓還要會開始。」童巍說著,就朝著早點攤走去。

其實我也餓了,葉凡就不用說了,剛剛劇烈運動過,而且我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在長身體呀,老是吃不飽。而且多交個這樣的朋友也不錯。

「童教官,你是怎麼想的,好好的會幫助我們,總得有個理由吧。」我疑惑的看著童巍,畢竟我找不到他要幫助我們的理由。

童巍放下手中的饅頭,神秘一笑:「上面人安排的。」

這下說的我就更頭暈了。上面人安排?哪個上面人,我印象中我和葉凡也不認識什麼高管呀,就算有那也就只是五公子,張隊長現在肯定一大堆事,至於方局長,他在我們老家那,又不在這。

「能透漏一下嗎?誰安排你做什麼?」我試著問道,畢竟哥們我的好奇心比較重。

本以為童巍會說,誰知道他搖了搖頭:「具體為什麼我不知道,但是昨天我突然接到命令,讓我在軍訓這段期間保護你們,同樣的話我也問過我的上級,很遺憾他也不知道。」童巍又拿起饅頭咬了一口:「不過我看你們這樣子也不需要人保護的吧。」

這下我就更疑惑了,絕對不可能有人好好的讓軍人保護兩個普通人,雖然他說了只是在軍訓的期間,但是我們也沒有任何理由值得被人保護呀。

「你就不奇怪嗎?我們兩個只是普通人?」其實我和葉凡說是說普通人,但是我們會一些別人不會的東西,特別是我身上還有兩樣寶貝,陰符和《神魔圖志》但是這兩東西到了普通人手裡也沒用,就連拿來擦屁股也覺得紙太硬呀。

童巍搖了搖頭:「奇怪呀?但是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上面這樣安排肯定有他的道理。」

他這話說的也對,只是我不喜歡這樣被人蒙在鼓裡,下次要是見到了五公子我得問問是不是他安排的,畢竟他安排的可能性最大。

「管那麼多幹嘛?從今天起,童巍你就是我們兄弟,可惜現在不能喝酒,怎麼樣,晚上出去搞點小酒,搞點燒烤?」葉凡拍了我的肩膀,又拍了拍童巍的肩膀,一臉的興奮。

其實葉凡說的也對,我想的太多了,少想一點,輕鬆的是自己,這傢伙,自己明明不能喝還約人家當兵的去喝酒,這不是找死嗎?當兵的能喝,這是個人都知道的道理難道他不知道,不過他話已經說出來了,我覺得也沒什麼,就是葉凡喝醉后難為我了。

童巍似乎也很喜歡這樣的生活:「那我很榮幸了,我感覺你們兩不簡單,我還真沒見過在這種三流的學校有學生開著奧迪來上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