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對於眼前的這個老人曾毅並沒有多想,隨即開口說道。

“曾毅!”,

曾毅話還沒有說完,卻被張老一口喊住。

他莫名其妙的看了眼張老,卻發現吳玉璽的臉上已經變了個模樣,若有所思的快步離開。

宴會結束之後,吳厚主動要送曾毅和張老回家之時,卻被其父匆匆叫走。 回到和仁堂,曾毅同師傅剛剛走進院內,卻聽張老將曾毅喊住。

“毅兒,今後不要在輕易說起你是曾家布衣的門人!”張老的義正言辭和晚上宴會上的阻止,讓曾毅感到到他知道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隨即又想到自己家族的沒落。

“老爺子,你是不是知道什麼關於我曾家的事情?” 空間神醫:重生最强女王

曾毅的話讓老爺子往裏走的身子一頓,整個人背對着曾毅。

其實他也是在接到古家的電話時,才意識到曾毅的出身並不簡單,關於那個布衣曾家,即便是現在天京的高層,也可以說是談之色變。他之所以知道一些,也是因爲在爲首腦看病時偶爾得知。

“這麼多年過去了,毅兒你還是把那些事情忘記吧!”

張老的話音有些低沉,卻讓曾毅想起了家族的沒落,爺爺的絕望,母親的亡故,父親的頹廢,這怎麼可能讓他忘去。

“師傅,家仇不報枉爲人!”只見曾毅一臉堅定的跪在了地上,然後帶着淒涼的說道。

聲音中雖然沒有太多語氣,但卻更像是恨之深處的吶喊,讓張老爲之驚駭。

對於這個弟子張老十分矛盾,可以說是又愛又恨,愛他的聰明伶俐一點就透,恨他的倔強脾氣,執拗的性格。

“哎!即便是現在告訴你,你也沒有辦法報仇!”張老最終還是說出了一些內情。

“爲何?我有祖傳的神技!”張老的話激起了曾毅的逆反。

“你當術法真的就是萬能的嗎,你噹噹年你家族中真的沒有人想過要用術法制衡他們麼?”曾毅的狀態讓張老十分擔心,不由的怒斥道。

張老的話,一下子讓曾毅愣在了那裏,因爲術法一直是他最大的依仗,他的信心他的一切都是建立在術法之上的。如果真的有一天術法不在發揮作用,他將終究還是那個任人宰割的窮學生罷了。

看着臉色有些發白的曾毅,張老的心中有些心痛,並且十分擔憂他會糊塗。

想起那個人所說的話只見張老伸手將他扶起道:“毅兒,即便是我沒有學過術數但是也是知道五行相生相剋的元力,即便是術法再爲強大也是有剋制它的存在。”

張老的話讓曾毅一震,隨即想起前段時間密室修煉時,在一本書上看到的話“龍氣所及,術數之禁也!”

“難道是我的仇人都受龍氣的庇佑?”曾毅對着張老渴望的問道。卻見張老沒有回答而是轉身向着臥室走去

“踏踏實實的做好眼前之事吧孩子!”最後整個院子中只留下了張老這麼的一句話。

“龍氣?”

‘尋祖龍之氣溶於命格改天換命’一段文字在曾毅的腦中閃過,讓曾毅那沒有神采的眼中一道亮光閃過。

XXXXXX

第二天一早曾毅就在張老的敲門聲中打斷了修煉。原來由於事關中醫之歸屬,時不山老先生已經連夜在昨天晚上的凌晨感到了天京。

因爲事態緊急所以幾人臨時決定現在就乘飛機前往棒子國討回屬於大夏的公道。

在衆人行至機場之時,雖然是臨時決定,但是登機口處,依然沾滿了前來送行的過人,其中多爲老者,中年。他們高舉這各種標語,用自己的方式來表示這對交流團的支持。

“諸位,我們就送行至此,此去山高路遠待乘勝歸來之時,再爲大家慶功。”只見一位代表官方的中年,也滿懷的激動的對着他們說道。

“此去棒子國,勢必討個說話!”只見張老斬釘絕鐵的說道。

然後以張老爲首的交流團站在登機口處,跟着張老向着前來送行的人們,深深的居上了一躬,這一躬是對衆人對中醫的信任和忠誠的感謝,頓時熱鬧的場面變得鴉雀無聲。

飛機在指揮台指示下緩緩的升空,這是一家小型的專用客機,裏邊只有二十個座位。但是其佈置卻十分齊全。

交流團算上工作人員和助手在加上五位老人的弟子工十七個人,只見一個美麗的空姐將飛機的餐飲分別擺在衆人眼前,然後退出客倉。

這才聽張老一臉憂心的開口說道:“諸位好友,這次交流不同以往,今日我們一同前去棒子國任重而道遠。希望衆位到了那裏謹言慎行。”

張老的話引起了其餘幾位老者的共鳴,其實他們都知道,這次交流如果大夏取勝的話,那自然是萬般皆好。但是衆人一旦失敗,必然會揹負萬古的罵名,成爲中醫界的恥辱。

機艙的氣氛因此而顯得有些凝重,所有人都紛紛閉目養神準備迎接那未知的挑戰。而曾毅兩眼看着窗外潔白的雲彩不知道在想着什麼。

由於兩國相鄰,所以飛機並沒有飛行多長時間,就聽到機長傳來到達目的地汗城機場的信號,隨之飛機壓低了身子向着機場降落。而降落傳來的重力讓衆人有些謹慎的心更加多了一份的沉重。

出了棒子國的機場,沒有什麼歡迎的人員,甚至連他們的官方都沒有象徵性的迎接,只有一輛大夏國使館的大巴停在機場外邊。

棒子國的態度,讓一行熟人的交流團感到不滿但是都沒有說什麼紛紛登上了大巴向着使館行去。

車子緩緩的駛出機場,除了張老和隨同的官員同大使館的同胞在商討這什麼外,車內的衆人都靜坐在位置上,就像是暴風雨來前的寧靜一般。

車子行至一個路口就要進入市區之時,突然停了下來,然後就聽那司機嘰裏咕嚕的說了段棒子國語。交流團雖然帶了隨行的翻譯,但是不等翻譯說話衆人從前方長長的車龍就已經知道這是堵車了。


坐在前面的張老皺了下眉頭,對於上年紀的人來所這明顯不是什麼好兆頭。

“毅兒,去前面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只見張老對着曾毅吩咐到。隨即曾毅應了了聲是,就匆匆的向着堵車的盡頭跑去。

來到盡頭卻發現一個女孩一臉慘白正躺在路的正中,嘴角的鮮血明顯是內出血的症狀,而旁邊還站着一個一臉焦急的青年司機和他的紅色出租車

出於對棒子國的厭惡,曾毅並沒有立刻伸手施爲,而是拿起了電話。

“喂!老爺子啊,前邊有人出車禍了,病人沒法移動,所以無法通車。”只聽曾毅簡明扼要的說了一下。

“那有醫生麼?”接着就聽張老焦急的問道。

“沒有!”

從剛纔的情況看來,女孩明顯沒有被進行過急救措施。

“那你還愣着幹嘛!知道你是幹嘛的麼?”曾毅的耳邊立刻傳來了張老的怒吼。

其實就曾毅個人而言,他是一個一切平心的人,棒子國所作的種種已經讓他對這個國家產生了厭惡,所以他並不想去多惹是非。但是在張老的怒吼下他又不得不心有不甘的說道:“知道了!”然後快步走上前去。

那女孩亂髮遮面,無法看清容貌,但是塌陷的體腔告訴這曾毅她受到了劇烈的撞擊,七孔中溢出的鮮血,說明此事的女孩已經危在旦夕。

由於不通棒子語,曾毅也沒有辦法從旁人那裏得到更多的信息,只能隨即掏出袖口的金針,稍微用酒精消了一下毒後,就對着女孩的心脈扎去。

只見曾毅手中金針如一條金龍帶着一道金光,在女孩的胸口一閃而末,然後才見曾毅伸手號起女孩的脈來。

而圍觀的衆人看曾毅走上前去,紛紛好奇的說起話來,彷彿在訴說這什麼,但這卻讓曾毅沒有辦法靜心聽脈。

“閉嘴!”只見曾毅一聲怒喊,將周圍的行人鎮住,然後這才閉上眼睛做起了診斷。 女孩的傷勢很重,五臟都多少有些移位,更有甚者兩根肋骨還插在肺上,再其呼吸不斷變弱的情況下,曾毅認爲即便是有急救車趕到也將沒有絲毫的作用。

凝重的看了一眼氣息漸弱的女孩,想起師傅的一聲怒吼,曾毅隨即打定了主意,只見他左手飛快的又從袖中取出一根金針,然後將其扎如女孩天靈,隨即伸手在女孩的胸口不停的揉摸起來。配合這元力,動作時緩時重,時急,時慢。

隨着曾毅的動作,女孩體內的斷骨竟然奇蹟般的從肺部一點點的拔出,而肺部竟然沒有一絲的血液流出。


而在圍觀人羣的眼裏卻如同一個色魔在猥瑣一個女性弱者一樣。紛紛引來衆人的的斥責。

但此時的曾毅已經將全部的心神投入到了女孩的體內,雙手不時拍打着女孩的**從而將移位的臟器震會原處。


一名中年看到曾毅噁心的動作終於忍受不住怒火就要上前阻止,卻被身後的一位老人攔住。

那人不是別人正是交流團中匆匆趕來張老,在看他身後其他衆人也跟着一同趕來。隨行的翻譯將曾毅在對女孩施救的話題告訴男子,這才讓他疑惑的站在了一旁,

正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就見一直以正骨聖手著稱的王明華老人,在看到曾毅的動作時,不由爲那一推一頓之間的力道叫好,並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這竟然是一個少年在施爲。然他卻不知道女孩體內的一切如同四維圖像一般在都曾毅的感觸之中。

“張兄你這徒弟可了不得啊,這推拿的手法一般人沒有四五十年的功夫是達不到的。”隨即就見王明華老人對着張老羨慕道。

“何止啊,你見那心口和天靈上的兩隻金針了麼? [綜]身邊一群神經病 ,而曾毅能扎裏三尺,不得了啊真是不得了。”不等張老得意,就聽一直陰沉個臉的時不山時老也十分羨慕的說道。

“嘿嘿,王兄啊,難道你就沒有發現他的手法十分獨特麼?”推拿大師郭前行郭老像是發現了什麼對着王明華道。

果然王明華老人眼前一亮隨之不敢相信的看向郭前行道:“都陽大師的撫摩帖?”然郭前行也不答話,只不過是微微的點了一下滿臉激動的腦袋。

要只到都陽撫摩帖,乃是南宋推拿正骨大師都陽所著,因層以推拿正骨之術治好宋宗皇帝的錐刺之痛,從而名聞天下,而撫摩帖更是都陽老人年老時一身精華所著。

“好好看吧!”只聽張老一聲得意的將震驚中的兩人召回。

卻見曾毅此時左手已經開始取心脈處的金針。而其右手卻偷偷的中畫了一道符籙,由於此時正值正午,在陽光的照射下衆人並沒有發現什麼奇特麼,只引得張老和火方派的老者眼中一凝。

一股微弱的元氣,絲毫沒有泄露的融入曾毅右手的一點,在曾毅將手按在女孩小腹處時,向樹藤一般將女孩的傷勢牢牢固定。此時女孩的呼吸雖然還很微弱,但是已經變得平穩,嘴中的鮮血也沒有繼續涌出。

直到這一刻,曾毅才擦了下臉上的細汗,看向四周,發現幾位長者正一臉怪物的看向自己。

“老爺子,你要是把我給累死了,到時可就沒人給你養老送終了!”

曾毅的話一下子引得交流團除幾位老者外的一片譁然,張老是誰,乃是國之聖手,衆人恭敬還來不及呢,卻沒想到曾毅卻之言咒他死!

然而張老的話卻更是讓衆人吃驚,只聽張老一臉笑罵道:“你小子不給我養老送終,老頭子我做鬼都不放過你。”

在這一刻那個一路上不怎麼說話,甚至有些低調的過分的曾毅曾毅竟然如此受張老愛戴。

“小兄弟,打個商量願意跟老頭我學正骨不願意。”只見一旁的王老一臉你佔便宜的樣子說道。

“好啊,您老人傢什麼時候教我!”不等張老吹鬍子瞪眼,卻見曾毅先一口說道。

原本要發飆的張老在看到曾毅一臉財迷樣後,有不在多說反而笑着看向王明華老人,但是曾毅的爽快卻讓王老同志聞出了一絲的陰謀一時間愣在了那裏竟然忘了接茬。

“呵呵,那我們以後在說,以後再說!”接着就見王明華尷尬的笑着說道,然後就見曾毅一臉埋怨的走到張老的跟前道:“師傅啊,都怨您老人家,你要是不在這裏我說不定就將王老的絕學學過來了,到時候我們爺倆一起研究共同進步。”


一旁的張老見徒弟搞怪,連忙一臉後悔莫及的樣子,卻被曾毅最後一句話逗得滿臉通紅

“那什麼親爺倆明算賬,到時候給您個優惠價,200塊錢怎麼樣,200塊錢讓您學全了王老正骨的手法。”

看着這那他解悶的爺倆王明華立刻知道自己師徒兩人不是他們的對手轉身向着大巴走去。

果不其然,就聽王老的十一二歲的小徒弟帶着童音說道:“師傅,咱家的正骨才賣貳佰塊錢啊。”然後引來了衆人的一陣陣笑聲,騷的王老滿臉的通紅。

不多時,一輛急救車終於一閃一閃的從左側來到,在翻譯的交涉下曾毅將正個過程和注意事項交代了一下。

就在要離開的時候,卻聽一旁的一位中年男子一臉嘲諷的攔住了曾毅的去路,經過翻譯解釋原來,那人不相信曾毅的話,因爲那女孩的病情明顯沒有那麼嚴重。

對於用術法暫時封住的傷口,曾毅不知道如何去對那人解釋,但是自己的本分已經盡到,更不想同棒子人有過多的交涉。所以將自己的身份說明就要匆匆離開。

“這妞的身材還不錯,就是不知道長得怎麼樣。”知道那幾名棒子醫生不懂中文,曾毅口無遮攔的說道。卻不知那擔架上的女孩因爲晃動帶來的痛楚已經醒了過來……

而在得知他們就是前來參加醫學交流的人是,那些醫生眼中明顯充滿了鄙視。

“曾毅,行醫救人講的是仁心仁德。”剛一上車曾毅就聽張老對他教育道。

特案組來了個狐狸精 “老爺子,咱大夏國就是因爲太仁慈纔有了這麼一檔子事,早就該改改了。”

曾毅漫不經心的一句話,卻引起了五位長者的沉思。 接下來的路,由於是使館車輛,所以一路通行並沒有再發生什麼事端。

行至使館,衆人分配了房間被通知明日就開始了第一天的交流,然後五位老人就聚在一起商量交流的事情去了。

本來張老想讓曾毅一同前往,但是卻被曾毅以年齡差距太大有代溝唯有,給拒絕了。

分配的房間是兩人的套間,同往常的商務套房並沒有什麼區別。而曾毅和張老分在一間,多日來的奔波讓曾毅只好抓緊空餘時間修煉。

只見曾毅眼觀鼻,鼻觀心,瞬間進入了入定的狀態,此時的他如同老僧坐定一般臉上一臉的安詳。

剛突破的第三層境界,已經完全穩固,識海中的符文此時也隨着神識的增上更加凝實了幾分。而元力更加如同黃河大江般,在體內經脈中滔滔而行。那當做法器藏於靈臺蘊育的木偶更是多了一番的神韻。

隨着曾毅功法的運轉天地間滾滾的元力如同潮水般涌了過來,然後被他取精去粕的吸收了一番,等到一週運完,就感覺門口張老回來。這纔將元力散去,睜開了雙眼。

張老一進門正好看到曾毅睜開眼睛,於是走了過來開口說起了明天交流的事情,而曾毅明顯對着這不是很感興趣。兩人只是隨便聊了幾句就沒有在說些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