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對於這些東西,戰遠瞭解不多,只是在見到隊長時心有所感,現在也回過神來,他便開始繪聲繪色地描繪起外面的炮擊景象。

遠程重炮的炮擊間隔很長,程序在此之前有過描述就不多言。

第一次炮擊十幾分鍾後,爲了確保炮擊的成果,同時也爲了對此時停留在被炮擊區域的蟲族進行一次殺傷,天空中又一次飛來了幾十顆普通的炮彈。

而在炮擊的十幾分鍾間隔之間,蟲羣也從好不容易建立的菌毯被攻擊中恢復過來。但蟲族卻沒有做出太大的反應,而是彷彿忍了下來一般重新開始蔓延菌毯粘液,只不過天空中的蟲族飛的更加分散,顯然也知道了如何去規避這些炮彈。

再一次炮擊將重新蔓延出來的粘液和天空中的蟲族啃掉了一小塊,發現了補充炮擊成果寥寥之後,得到前線南嶺號觀測結果的炮羣就果斷轉移目標。

而南嶺號作爲前線的炮擊牽引支援艦,也很快離開了此地。

蟲羣此次蔓延菌毯的地方可不少,指揮部的想法是隻要蟲族沒有做出大軍壓境的舉動,炮擊就不停止,這看似是在考驗蟲族的忍耐力,但第三集羣指揮官們知道,那不過是在考驗蟲族的反應速度。

他們不認爲此前已經將洞山防線攻破的蟲族,會在再次遭到攻擊之後保持沉默。

所以,南嶺號負責牽引炮擊,而另一艘蒼龍號,則一如既往地觀察着蟲族的動向。而在第二次炮擊結束之後沒多久,蒼龍號的消息就傳到了指揮部。 天空中飛舞蟲羣和下方巨大的隕石基地,帶給監視着這裏的蒼龍號一開始或許是震撼與膽戰心驚,但時間已久,什麼情緒都被消磨一空,最終變成了無趣。

但隨着六頭巨型觸手怪從隕石基地中飛出,隨後漫天蟲族開始匯聚之時,平靜的蒼龍號成員那波瀾不驚的內心再一次震盪起來。

因爲,即便此前飛船的存在一直沒有被蟲族發現,可他們也無法確定,此時面對蟲族這種讓第三集羣損失四艘突擊艦、近三分之一艦隊的怪物,蒼龍號能否堅挺地維持住空零長老提供的迷霧隱性能力。

所幸,空零長老的信譽看起來挺不錯。

離蒼龍號隱蔽區域最近不過一百多米的一頭觸手怪,直到其帶着一羣蟲族離開之際,依然沒能對蒼龍號所在區域做出任何反應,這表示蟲子沒有發現蒼龍號……應該。

“幸好。”

癱軟在椅子上的領航員,用手擦拭着冷汗,心中忍不住後怕。

本來在蟲族大本營上空盤旋監視,對於衆人而言就已經是一件考驗人心的事情了,可這時候蟲族基地裏面又突然飛出來六頭此前給予了第三集羣重創,甚至於03戰區的長老們也特別提出了要小心的觸手怪。

箇中的煎熬,彷彿晚上熄燈之後的寢室內偷看小故事,好不容易習慣了老師查寢,結果又來個班主任特別突襲,真是難以言喻。

“幸好沒被發現,果然還是空零長老厲害些。”

終於緩過來的衆人,此時回想起即便如此危險的怪物,依然沒能突破空零長老的迷霧隱蔽這一情況之後,也恢復了不少信心。

至少,咱們的長老還是很厲害的,看來只要有長老,這些怪物也不足爲慮了……大概吧。

視線掃過天空中那整整六頭的觸手怪,衆人那不多的信心岌岌可危。

而此時纔想起正事的艦長,急忙吩咐艦橋衆人計算出蟲羣離開的方向。在發現對方是直直地向着南部L11的方向飛去之後,立刻明白過來情況的艦長,剛打算通知通訊員利用朋族磁場通訊網絡聯繫集羣,心中卻猛地閃出一絲危機感。

他果斷止住了自己的動作。

遲疑了片刻,深知不能拖延這種緊要情報的艦長,想了想,叫來了艦橋中一名心靈通訊小組的成員。

“拜託了。”

“請放心吧,艦長。”

心靈小組的翼人微笑着點頭,隨即閉上雙眼開始連接位於L11休整隊伍之中的連接對象。

通常情況之下,朋族通訊使用的是普通電磁精神力交換通訊,方便、快捷、而且通用。不過,雖然有這些好處,可這種通訊若是遇上對電磁敏感的生物,很容易在途中被截獲通訊內容。

只不過,對方截獲的只是電磁通訊,對於它們而言一般來說是毫無規律的,必須通過特有的朋族大腦結構轉換成屬於朋族的精神力,才能夠被翻譯出來。

所以一直以來,朋族的常規通訊安全係數都很高。

不過在特別情況下,朋族也設定了依靠翼人五級大腦附帶的心靈感應能力,建立起來了神祕心靈通訊方式。但這種通訊因爲原理未知,人員選拔培訓困哪,所以組建起來也很麻煩。而且,使用的次數過多,也會對通訊組成員造成精神問題,因此被限制使用。

而靈魂級朋人,對自己的精神感知能力很有信心,特別是其中不明原理的危機預感。雖然祭司山祭司學校那羣精研精神力的傢伙都沒法解釋箇中原因,可其存在的真實性卻是已經被證實了的。

所以,即便對於爲何自己在想要吩咐進行磁場通訊時,會在內心深處感到威脅這種事表示疑惑,但艦長依然選擇停止常規通訊而更換爲更加安全的心靈感應。而更換之後,那種危機感也的確消失地無影無蹤。

而這位艦長顯然不會知道,此舉正如朋人無數次證明的一般,救了整個蒼龍號一命。

逮捕呆萌罪妃 蟲族一個引以爲傲的能力就是通過吞噬其它種族,獲取其中有用基因以擴充蟲族基因庫,從而在合理的配置基因鏈條的情況下,發展出更加優秀的兵種能力。

此前在洞山,蟲族已經獲得了朋人、遁甲人和月靈人的屍體。

理所當然的,他們也獲得了這三個種族的基因。 神醫農夫 如果願意,它們甚至可以在主基地中製作出三個種族類似的生物,但蟲族卻不會這樣去做。

久遠的蟲族歷史,給予了蟲族非常多的戰爭經驗,卻也帶給了蟲族極爲龐大的注意事項和限制措施。

其中就有一點是:小心使用文明種族,特別是其大腦基因。

文明種族是一個危險存在,此前也有過蟲族吞噬某些文明種族,隨後用那些種族基因製作出類似文明生物,然後將其作爲間諜什麼的去取代甚至消滅那些種族的措施。可文明種族個體的情感存在,成爲了罪魁禍首。

或許某些情況下,這種間諜計劃能夠獲得成效,可大部分時候,蟲族都會出現偷雞不成蝕把米、賠了夫人又折兵的杯具下場。

甚至於有時候用賦予了智慧的蟲族大腦取代文明生物大腦,去控制文明生物的身體之時,這些僞文明生物在進入文明生物社會體系之後,因爲爲了方便任務一樣擁有智慧,在社會的感染之下,也常常出現那些反叛,甚至與依靠蟲族獲得統治之後,逆推蟲族的情況。

這並非個例特例,而是常例。

在面對這些情況之後,蟲族也算學了些東西,不再利用純文明個體複製體作爲間諜,但某些蟲族貪圖智慧生物方便指揮這種短期利益,出現過使用文明種族生物的大腦來控制蟲族軀體的動作。

但讓蟲子們崩潰的是,即便如此,也時常出現反叛、混亂、甚至於爭權奪利等等情況。

這讓蟲族感到難以理解的同時,也再一次受教。

於是,諸多問題之下,蟲族最終對於文明生物的基因鏈,特別是大腦極爲忌憚。依靠這些經驗,蟲族對於文明生物的限制措施,理所當然地也越來越極端。

首先,一般情況下,禁止複製文明生物的大腦;

其次,複製文明生物軀體之時,不允許在其中加入智慧生物的大腦;

再者,即便因爲特殊情況需要複製文明生物大腦,也不允許爲其配備單獨的軀體,更必須對這個大腦進行實時監督,一有異常情況,不論對錯都需要予以毀滅;

最後,對於文明種族軀體中獲取的優秀基因鏈,也必須慎重採用。

而來到雙月星的這支蟲族,並非獨立於蟲族體系之外,只不過在進入雙月星所在銀河系才斷開了與外界的聯絡。不過,它們也繼承有蟲族一些常規擴散給所有種族個體的知識。

而正是這種全部族的知識共享,讓蟲族得以成爲宇宙公敵卻依然優哉遊哉的存活。至於那些認爲蟲子只會傻乎乎暴兵攻擊的存在,恐怕早已經泯滅於時間長河之中。

雙月星這支蟲族理所當然也小心翼翼地沒有複製獲得的三族。

不過蟲族雖然厲害,卻終歸是碳基生物,種族的侷限導致它們在獲取朋族三族基因之時,得到的只是攜帶着碳基軀體的基因鏈。而朋族卻有一個非碳基的組織結構——能量核心。這東西的存在,導致蟲族在即便嘗試着複製朋人時,依然遭遇挫敗。

那是後話。

而那種情況,直接導致蟲族對朋族的重視程度進一步加大。

也不知道是福是禍。

當前,雖然蟲族有諸多限制,卻並非不採用這種優秀的複製能力,只是限制使用罷了。爲了安全起見,此次蟲族依然在隊伍中複製了幾顆朋人、遁甲人和月靈人的大腦予以監視,因爲蟲族久遠的經驗也告訴它們,文明種族的大腦是個神奇的東西,善加使用也能獲得大好處。

而大腦純以碳基組成,對於蟲族而言,複製起來毫無困難。

這種情況下,如果蒼龍號採用常規通訊,雖然不一定被這些單獨的大腦給分析理解出內容,卻依然會被大腦接受。

然後,因爲蟲族複製的朋族大腦能夠感應到這些通訊的存在,蟲族當然就可以迅速找出通訊的源頭、甚至於其目的地,進而發現蒼龍號的存在。到時候,身處蟲族腹地,速度也並不高出多少的蒼龍號,其結果顯然就被註定了。

因此,此時看起來,艦長的謹慎和危機預感,救了他一船人的性命。

當然,他們並不清楚這些。

艦長所做的,只不過謹慎二字。

心靈通訊組的翼人閉上雙眼之後,很快通過神奇的心靈感應,找到了他位於第三集羣中的感應對象,並將這裏的所有情況如同記憶複製一般傳遞了過去。內容詳盡的彙報,不過片刻就被擺在了指揮部成員面前。

而蒼龍號,則繼續監視着05號隕石基地。

不過在這段時間,它們能夠從這裏得到的有用信息越來越少了。蟲子似乎已經不再重點開發隕石基地周邊的地區,而是在認爲防禦能力足夠之後,將注意力越來越多集中在了外圍那些小基地上。

因此,蒼龍號在這裏的作用顯得越來越小。

此次通訊,艦長就將蒼龍號的轉移監視目標請求隨同遞交。

也不知道集羣會如何處理05戰區的事。

剛剛想到這些,心靈小組的那名翼人突然睜開雙眼,隨後看向艦長。

“報告,第三集羣已獲知消息,並吩咐本艦結束當前任務。”

“指揮部命令!”

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整個艦橋中只剩下心靈組通訊員的聲音。

“根據當前情況分析,指揮部認爲短期內05號隕石基地的偵查價值已然降低。

鑑於當前偵查艦缺乏的現狀,命令蒼龍號結束當前任務,轉而跟蹤此前觸手怪蟲羣,並通過心靈組定時向L11發送信息,配合集羣攻擊艦隊執行任務。

任務結束之後,蒼龍號另行命令,而現心靈組輪換返回新朋島休整。

如有特殊情況,需及時彙報。

以上。

L11第三作戰集羣指揮部,公元45年7月11日15點。”

“蒼龍號收到。”

敬禮之後,心靈組通訊員迅速閉眼再次反饋信息,而艦橋衆人則恢復了此前的討論。

對於結束對05號的監控,所有人表示願意接受,因爲他們對於這種心跳活動已經有些不堪重負。

可緊接着卻要去追那個觸手怪蟲羣……

“蒼龍號升空至兩萬米雲層,轉向東南,目標,觸手集羣。”

雖然有些擔心,可命令爲重,而且艦長也對蒼龍號、或者說空零長老提供的隱蔽性有信心,特別是在此前觸手怪離得如此近都沒發現蒼龍號的情況之下。而從集羣指揮部發來的命令來看,他們也知道蒼龍號這裏的常規通訊靜默情況,所以才讓心靈組負責通訊,並在任務結束後爲其安排休息時間。

現在看來,之後有一段時間,蒼龍號要將自己變成一團飄動的浮雲了。

不過在蒼龍號變成雲團之前,蟲族那羣觸手部隊,已經帶着浩浩蕩蕩的大軍飛入了雲層之中。

對於菌毯被攻擊,蟲族指揮者顯然感到憤怒不已。明明是被己方幹掉的敵人,卻還如同煩人的蒼蠅般騷擾不斷,它可不會像孫悟空對付唐蒼蠅一樣只是勒住脖子扯出腸子,而是要直接將這些敵人分解成粒子狀態。

可以的話,也許全部變成資源會更好。

觸手怪隊伍的生產是在得到03號隕石基地的戰鬥經驗之後開啓的,並在洞山攻擊中確認有效之後予以擴大。

但因爲消耗頗多,05號戰區蟲族指揮官纔會有聯合其所有小基地礦區的念頭。雖然與朋族所想略有偏差,但所幸結果一樣。

至於觸手怪在兩次戰鬥中都損失極重的情況,05號的蟲族指揮官倒是沒什麼在意。雖然消耗很大,可相比起一直以來都沒怎麼幹掉朋族戰艦,觸手怪一出卻能弄掉四艘的戰果而言,那點消耗顯然不成問題。

瀰漫天際的蟲羣,此時正在向L11衝去。

獲得了通知的L11之上,此時部隊已經全部升空,隨時可以出擊或者撤離。但是重炮部隊並沒有裝入貨運船,反而依舊停留在L11建立的炮擊陣地上,有條不紊地攻擊者南嶺號指引下的蟲族菌毯地點。

這種狀況讓炮擊部隊的士兵略微有些奇怪。

“你說是怎麼回事?如果要做好隨時撤退的準備的話,不是應該至少讓炮擊組能源倉等部位裝船,轉由貨運船提供能源嗎?當然,這麼一直攻擊也很爽就是了。”

在疑惑的同時,二等兵裝彈手也沒忘補充說明自己並非害怕。

雖然心中的確對於此次集羣舉動有些疑惑和擔憂,畢竟此前洞山陣地,轉移炮擊陣地之時,就一定程度上拖延了集羣的撤離步驟,而這次他很擔心會重蹈覆轍。

“怕什麼,指揮部的人又不是白癡,有過洞山的教訓,鐵定會有所準備。”

一旁的三等兵炮擊手顯得輕鬆很多,甚至於對不用急急忙忙結束炮擊感到欣喜。 腹黑大叔晚上見 也許是男性心中都有着暴力因子,每次看到炮彈從炮口飛出,並穿破天空佈設出現的雷雲阻隔飛向遠方,隨後聽到炮長告知衆人炮擊結果之時,他都感到一種難以言喻的快感。

而相比起身旁的戰友,他看起來對指揮部的人更有信心。

“我覺得啦,這次搞不好集羣會做出些大動作來一雪前恥,不然回去之後,先不提我們這些小兵遭到的鄙視問題,他們那些指揮官,弄不好可是會卸任被丟到後方,甚至於獲刑,所以是個人都會注意別再犯錯吧。”

面對隊友的解釋,二等兵認同的點頭,隨後麻利地將手中的炮彈裝入炮擊口,再拍了拍雙手之後,擡頭看向天空部隊。

此前,他們可是很羨慕天空艦隊中的成員,可以坐着飛船四處翱翔。即便是身爲翼人,也飛行不了多遠多久,何況重炮部隊中,翼人的比例並不高。

但自從在洞山防線上,親眼目睹了四艘此前威武不凡的突擊艦就那麼直直墜落,即便是相對安全墜落方式之下,兩艘突擊艦依然變成廢墟,而倖存者比例更是不到1/5時,二等兵就已經沒了轉入戰艦部隊的念頭。

“果然,還是腳踏實地的好。”

這種想法讓二等兵得以安分地呆在了重炮團中,即便是此前本來想要申請參加飛行戰車部隊選拔的,已經填好的報告紙,也被他壓在了儲物箱深處。

但對於這種逃避的想法,朋族是並不支持的。

常識控制之下,產生這種想法的人也不多。而二等兵身旁正在根據炮長指令調整方向,準備開炮的三等兵,就是一門心思想要加入戰艦部隊擔任主炮手。

身爲戰略重炮團的炮擊手,他也有這種資格。

只不過他的申請因爲種種原因並沒有獲得通過。

此時,正在瞄準中的三等兵,心中則一心兩用地想到了傳聞中船務局正在建造超級戰艦的消息。現在常規艦隊的炮手的趨近於飽和,也許自己可以申請加入超級戰艦。對於自己的學習能力,他還是很有信心的。

“開炮!”

伴隨着炮長的命令,三等兵果斷按下了射擊按鈕。

先進的火藥填裝炮彈分裂彈,被從電磁軌道末端射出,劃出長長的軌跡之後,消失於雲層之上,飛向遠方。

離炮彈軌跡不遠的集羣艦隊之中,比之最初離開新朋島時稀疏了不少的艦隊戰艦表層,相繼發出了磁場引擎啓動的光芒,開始加速。

對於失敗,他們承認。

但對於勝利的追求,他們也永不放棄。 昏暗的萬米高空之上,天色已經完全沉寂下來,變爲無月之夜的黑色。

黃昏的霞光早已消失殆盡,留下的只是一個空寂黑暗的世界。那是在蟲族抵達雙月星之後纔會出現的現象,因爲在它們到來之前,即便是無月的夜晚,你也能在天空之中看見零星的雲水母,一個個悠然自得地漂盪與天際之間。

從它們身體自然地發出熒光雖然微弱,卻至少給無月之夜點綴了一絲光明,使得生物感到安心。

不過現在,雲水母早已不再停留此地,而是在星球的引導之下,離開了所有蟲族出沒的地方,因爲即便是它們,也無法面對蟲羣的威脅。

而同時,這也是爲大戰留出了可以活動的空間。

至於以雲水母構建的全球監控系統,早已經被星空赤道所替換。

第三集羣的艦隊漂浮在半空之中,列隊整齊而又緩慢地向北面移動着,但艦隊中的戰艦大概是持續戰鬥,是不是出現點喘氣聲,讓人感到無奈。

朋族的戰艦設計總計才幾年時間,現在能夠讓戰艦成爲戰鬥主力已屬不易,偶爾一些小問題總讓人感到鬱悶,卻又無可奈何。當然,早有準備的艦隊爲沒艘戰艦都配備了損管人員,幽神在緊急時刻也可以幫忙,倒是沒出什麼大問題。

“看這樣子,這次戰鬥之後,這大傢伙就要大修一次了。”

寶貝甜妻抱一抱 無奈地用扳手敲了敲身後的鐵板,負責維修的遁甲人搖頭,將手中的工具丟回一旁的工具箱後,看着面前的副艦長說道:“當然,這次戰鬥只要不超過三天,非直接擊中,我們損管小隊還是可以保證不出問題。”

“那就好。”

大修什麼的放到一邊,在副艦長看來只要這次戰鬥可以保證即可,至於之後,梭魚級雖說依然是朋族最先進戰艦,但設計局據說也開始設計那艘超級戰艦的配套艦隊,到時候說不得要將梭魚級退役給二線部隊,那時候本艦大修,不是正好有理由了。

這些小心思我們就無視吧。

經歷了洞山戰役,只在L11做了短暫休整的第三集羣,此時正漂浮於空中的艦隊相比離開新朋島時稀疏了不少。

艦隊中只剩下三艘主力艦、五艘突擊艦,分別是心韻號、史論夫人號和星空號三艘雷霆級,以及風谷號、敵畏號、莫倫號、光鱗號和菱形號五艘梭魚級和梭魚改。至於浮空炮臺,因爲移動問題,考慮到此次艦隊作戰模式,被集羣指揮部留在了L11作爲防衛力量。

純戰艦組成的艦隊雖然少了四艘,可給予迪亞中將的感覺,卻是不同於此前的集羣艦隊的豐滿穩重,顯得鋒芒畢露了很多。

“這纔是作爲進攻存在的部隊!”

通過戰例分析,參謀部一致認爲不能爲了所謂的考慮友軍情緒和確保戰力完整,就每戰都帶着貨運船隊和浮空炮臺。戰況千般變化,部隊也應該隨之進行各種調整。戰艦有各自的適應範圍,不應該什麼時候都一股腦兒用上去。

這就是資源的合理利用而已,但此前卻沒被艦隊成員重視,而此次迪亞中將提出,說法終於得到了軍事院認同。

隨即,各大集羣戰艦部隊得以獲得獨立作戰許可。

“艦長,收到蒼龍號通訊。”

留在心韻號獨立指揮室中的心靈小組士兵突然睜開雙眼,隨後立即將從感應對象處獲得的消息彙報給了坐在一旁的指揮官。

爲免給戰艦艦長的指揮造成干擾,旗艦都擁有獨立的指揮室,雖然只是安裝了一些特別儀器的普通艙室,依然可以讓指揮官在指揮室內彙總統籌指揮各個部隊,並擁有舷窗看向外面,同時也擁有足夠的安全性和隱蔽性。

迪亞中將和衆多集羣參謀,此時就再這裏隨軍出戰。

若是這時候心韻號被攻擊,那第三集羣就好玩了,可事實上,被保護在覈心的心韻號,安全性絕對是全艦隊最高的。

而且戰艦中先不說能量體的數量,甚至有兩位幽神級坐陣,只在戰況緊急時刻,他們纔會離開本艦救援其它方向。而此時此刻,別說是觸手怪,就算是面對隕石基地的電漿炮攻擊、亦或者天空隕石砸落,心韻號……至少其上的指揮部成員,依然可以從容逃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