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對於這個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傢伙,裴旻也沒有任何的辦法。李白的牛脾氣上來了,別人還真別想把他說服。

兩個人整理好了衣冠,快步的來到了宮殿中。

金碧輝煌的大殿上,唐玄宗面沉似水

,看樣子非常不高興,裴旻規規矩矩的跪在臺階的下面,連大氣都不敢出,這種帝王的威嚴,讓他感覺非常不舒服,只有李白這個沒心沒肺的傢伙,好像沒事兒人一樣的站在旁邊。

唐玄宗也懶得理李白,和這個酒鬼沒有什麼道理可以講的。

“裴愛卿,對於朕給你的賞賜,你有什麼不滿的麼?”

裴旻打了一個冷戰,唐玄宗之前下達了旨意,根本不會詢問下面的大臣。讓你怎麼樣,你就怎麼樣就是了。可是沒想到現在竟然主動問起自己來,何況,旨意已經下達了,難道自己說不滿意,還能夠有什麼轉機麼?

“臣謝主隆恩!”

“既然知道朕是爲了你好,你就不應該和外人有更多的接觸,而是應該抓緊時間準備離京赴任!”

裴旻感到自己的腦子轟的一聲響,看來他和孟落日見面的事兒,皇帝已經知道了,只是不清楚那個孟落日和皇帝到底有什麼關係。

在裴府的周圍,還真是有很多唐玄宗的眼線,在高力士傳達了唐玄宗的旨意之後,有眼線告訴唐玄宗,孟落日竟然也在裴旻的府上,這讓唐玄宗非常的氣憤。

孟落日和土豪金兩個人在藏顏庵中曾經有救駕的功勞,唐玄宗應該是對他們表示感恩的,可是就連唐玄宗自己都說不清楚,爲什麼當他看到了孟落日和土豪金的時候,就總是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在他的直覺中就認爲這兩個人並不是什麼善類,所以在之後同住藏顏庵的那一個晚上,唐玄宗也梅雨召見過這兩個人。之前說的要重賞他們的話,也直接選擇了無視。就好像什麼事兒都不曾發生過一樣。

現在聽說裴旻竟然和孟落日在一起,這讓唐玄宗的心裏非常的不舒服。

“是,臣知道了!”

裴旻低着頭敷衍了一句,沒想到跪在旁邊的李白不高興了,本來他和孟落日就非常的談得來,現在聽說因爲孟落日竟然讓裴旻受到了責備,不滿的說道:

“萬歲

,孟落日又不是什麼壞人,也不是什麼大奸大惡之徒,裴將軍和孟落日聊聊天沒什麼大不了的!”

對於李白現在唐玄宗是一百二十個討厭,要不是因爲他的才華,和在老百姓中間的口碑,唐玄宗真的想馬上讓人把這個傢伙直接拖出去砍了。在高力士傳遞聖旨的時候,李白就在裴旻的府上的事情他是知道的,本來還想睜一眼閉一眼過去了就算了,沒想到這個傢伙竟然主動送上門來了。

“大膽李白,沒有朕的召見直接進宮,裴將軍府上藐視朕的天威,你真以爲朕不敢砍你的腦袋麼,來人,把這個酒鬼給我關起來!”

唐玄宗一聲令下,那些金瓜武士們還真沒有慣着他,如狼似虎的從外面闖進來,拖起李白就向外面走。 無敵修仙升級系統 裴旻連忙跪倒求情,心中暗自叫苦,本來都沒有什麼事兒了,只要敷衍幾句就可以離開了,只要時間隧道重新開啓,裴旻帶着自己的人馬和孟落日等人一走了之,唐玄宗也拿他們梅雨任何辦法,可是偏偏這個李白節外生枝。

看到裴旻想要爲李白求情,唐玄宗只是把袖子一揮:

“不用爲這個酒鬼說項!”

看到裴旻跪在地上並沒有起來的意思,唐玄宗輕聲的嘆了口氣:

“我只是想要教訓教訓他而已,不會真的把他的腦袋砍下來的,你下去吧!”

裴旻沒有辦法,只好再次給唐玄宗請安之後,退出了皇宮。

孟落日等人很快就得到了李白被關進大牢中的消息,不過這幾個人都沒有當回事。在楊貴妃沒有進宮之前,唐玄宗李隆基號稱唐明皇,也的確算是一個明君,還不至於做出天怒人怨的事兒來,何況,把那個酒鬼扔到大牢中幫着他戒戒酒也不是什麼壞事。一個士卒快步的從外面跑進來:

“哈哈,白日夢,估計很快新的時間隧道就可以啓動了!”

整個軍營中一片歡騰。

所有人都知道,他們將要用自己的雙手創造一個全新的歷史……

(本章完) 第3171章

頭頂的天空一道道無形的痕迹劃過,然後有白光閃過,最後一聲輕嘆響徹在周圍,但是包括帝溟寒在內,卻沒有任何人聽到……

要知道天地殿本來就是隱藏在雲層中的宮殿群了,而帝溟寒所在的地方,更是在天地殿的頂樓,那聲嘆息卻是從更高的雲層中發出來的!

分明聽的清清楚楚,卻沒有人聽到,也看不到雲層中有人!

「你又何必如此呢?現在的他還沒有能力回歸!」這時雲層中,也不知道從那個方向,傳來一道聲音,正是剛才那道嘆息的主人。

雖然聽到了聲音,卻依舊看不到人和人!

「我知道,但是如果讓他繼續留在下界,怕是早晚會讓他被情所困,哪樣的結果是我們不想看到的!」另外一道縹緲空靈的男子聲音說道,依舊是有聲無人。

「你應該清楚,他的意志不是我們能隨意控制的,不管是他失憶永遠想不起來,還是最後想起來,都不是我們能控制的,否則到時候只怕會讓他怨恨我們……」最先說話的古樸聲音道。

「並不是我們抹去他的記憶,是他自己恢復實力的時候出現了意外,不過這個意外對我們來說是好事,只要他再也見不到哪個女人,讓他繼續留在這裡,早晚有一天他能慢慢覺醒的,到時候就算是恢復記憶了,他也會明白,在這個世間最不值得留戀的就是情感,特別是他這樣的身份……」那道縹緲的聲音十分自信的說道。

「我不贊同你的做法,我還以為你會把唯一的機會,留在最後,換他一個承諾,卻沒有想到,你用在了他的身上,這樣你可真的就什麼都沒有了……」古樸的聲音嘆息著說道。

「我並不後悔,反正只要他進入覺醒,隨著他的實力變強,我就會慢慢衰弱,我不想他重蹈當初我的覆轍,所以我不後悔這麼做,為了他,也為了這片天地的蒼生……」對方淡淡的說道。

這一次沒有聲音再響起,似乎已經離開了,也似乎是沉默了!

過了許久,雲層最高處,慢慢浮現出一個人影來,等到對方的身形完全露出來之後,竟然是一個白衣男子!

如果此刻帝溟寒睜開眼睛,就能看到頭頂天空中的男子了,男子一身白衣,全身沒有什麼裝飾,乾淨素雅得如同初冬之雪。

漆黑如墨的長發,被一根白玉發簪簡單的束在後面,再配上對方哪張完美的幾乎無可挑剔的俊美容顏,和對方身上哪種完全讓人不敢直視的氣勢,完全無法找不到任何言語來形容這個男人!

白衣男子的俊美,哪怕對上帝溟寒也十分抗打,加上對方身上那強大的氣勢,完全不熟帝溟寒!

不過,對方和帝溟寒的不同卻是那麼明顯,帝溟寒只是站在那裡,就能夠讓人感覺到他身上那不怒自威的氣勢。

猶如一柄出鞘的利刃,無人敢直視其鋒芒,恐被利刃之上透出的刀芒割傷。 光芒覆蓋了一大片的地域,生活在這裏的人都以爲是天地異象,驚恐的看着光芒發出的方向,但是沒有人敢真正上前去觀看到底發生了什麼,在大自然恐怕的力量面前,連大地都在顫抖,更別說那些渺小的人類了。各個隘口的守衛都嚴格安排自己的部署,加強了戒備。

一個少年站在樹林中,早上辭別了鄉親進入到樹林中來打獵。在他所生活的這個時候,獵物依舊是很多人重要的生活來源,少年就是靠着自己精湛的箭術在這個亂世中頑強的生存了下來。

少年置身的位置就在光芒的中央,他就感到周圍一片刺目的白光,讓他根本就沒有辦法睜開眼睛,就是等到周圍的白光完全散去之後,眼前依舊是刺目的白色,看不清任何的東西。反倒是耳邊發出了一片的歡呼聲,就好像炸雷在耳邊響起來一樣,讓他幾乎被喊聲震得昏倒在地上。

“成功了,成功了,我們成功了!”

歡呼的人們幾乎已經陷入了瘋狂,絲毫沒有因爲他們的鬼哭狼嚎,已經把別人嚇到了的覺悟。

大概是有人發現他少年,立刻在他附近安靜了下來,有幾個人來到了他的身邊,還輕輕的用手碰着他的肩膀:

“小傢伙,小傢伙,沒有把你嚇死吧?”

“這麼半天沒動靜,估計是掛了!”

少年心裏這個罵呀,你們開什麼玩笑,有死了還站在這裏一動不動的麼?我只是眼睛看不到了而已:

“媽的,我還活着,我瞎你們也瞎啊?你們什麼人,我眼睛看不到了!”

聽到了少年的罵聲,周圍的人都安靜了片刻,這個時候遠處的歡呼聲也漸漸的停了下來。看來瘋子們都已經從剛纔的瘋狂中漸漸的恢復了理智。

“沒事沒事,哈哈,也許是因爲光線太強了,所以暫時失明而已,過一會兒就好了。”

耳邊一個聲音和藹的說道,然後這個人又衝着遠處大聲的

招呼着:

“看看有沒有人有不正常的反應,然後也在附近看看,有沒有其他的陌生人。一切正常大家就安營下寨。”

說話的人就是馬前卒,一路上,他都是在別人製作的時間隧道中游走,終於有機會使用自己親手佈置的時間隧道了,能不能成功,效果會怎麼樣,包括馬前卒在內的所有人幾乎都心裏沒底。

陣法籠罩了整個軍營,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慎重的樣子,不過在馬前卒的眼中,這些人的臉色怎麼看起來都好像是在刑場上準備赴死的勇士一樣呢?

本來想要出聲安慰大家幾句,讓大家不要這麼緊張,死不死還不一定呢。不過當他努力的張了半天嘴之後,發現一個音節也發不出來,相比其他人,他緊張的程度更加的嚴重,只好自嘲的笑了笑,哆嗦着自己的手啓動了時間隧道運行的裝置。

光芒將他們籠罩,身上感受到的是劇烈的撕扯,好像他們身體只能給的每一個細胞都要變成自由的小小鳥出去單幹一樣,有些人已經忍不住在口中發出了野獸一樣的嚎叫。但是時間非常的短暫,有些人的喊聲剛剛發出來的時候,就發現好像身體重新變成了自己的。身體內血液在奔流,每個細胞好像都經過了烙鐵的熨燙之後舒展開了一樣,說不出的輕鬆和愜意。

因爲很多人都擔心在進行時間隧道的傳送中發生什麼意外,所以都閉着眼睛,感覺到了身體上的異常之後,有人率先睜開了眼睛,當他們發現自己和身邊的人都安然無恙的保持着啓動陣法的時候的樣子後,還都不確定是不是真的成功了,但是當發現周圍的景緻已經和閉起眼睛時完全不同的時候,終於明白他們成功了。

馬前卒、孟落日和土豪金三個人是最高興的,通過他們的努力已經成功的實現了一次穿越,這次時間隧道的遊走對於他們來說意義非凡。終於不用像之前遇到的那些前輩那樣,淹沒在歷史的長河中了,他們可以依靠自己的努

力來創造一段屬於他們自己的歷史。

當簡易的帳篷搭建起來之後,被嚇壞了的少年終於恢復了他的視力,他已經被一個人扶到了寬敞的帳篷只能給,看到在他的周圍圍攏着幾十個人,都用關切的眼神看着他。

少年摸了摸自己的臉,活動活動手腳發現一切都正常才放下心來:

“你們看着我幹嘛?呃,你們是從天而降的神仙麼?”

在他的意識中只有神仙才能夠有飛天遁地的本領,這些人是在一陣的光芒閃耀之後纔出現的,他們一定就是神仙了。想到自己在迷迷糊糊中好像還大罵過“神仙”,少年的眼神中不由得出現了一絲的惶恐。

“不是神仙,哈哈,我們和你一樣,是正常人,你叫什麼名字,做什麼的,怎麼在這片樹林中?”

自己製作的這種一次性的時間隧道,和之前他們使用的那種有了既定程序的時間隧道不同。那種隧道就好像是遊戲中設置好的固定程序一樣,可以讓他們按照這個程序進行隧道中的遊走。可是現在的這種時間隧道,對於他們來說,完全是一種全新的嘗試,雖然是自己製作的隧道,可是終點會落在什麼地方連他們自己也不知道。

從前在深潭中進行了時間隧道的遊走之後,即使不用巡視的弟兄就可以斷定出他們是來到了哪個朝代,甚至能夠猜想到他們可能遇到的人。但是現在想要知道自己是在什麼地方,只能夠通過詢問才知道了。

急不可待的馬前卒一股腦的問出了自己想要知道的問題,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想要確定他們在什麼時間點上,或者說,是在什麼樣的一個地方。

少年顯然還沒有從剛纔的震驚中清醒過來,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仔細的看了看圍在房間中,一個個連大氣都不敢出,目不轉睛的盯着自己的這些人吞吐了好半天才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叫后羿,是來這裏打獵的……”

……

(本章完) 第3172章

而白衣男子身上卻是另外一種氣質,對方站在那裡也是高高在上,但是身上卻不會讓人覺得無人敢直視的鋒芒,更多的是讓人想靠近卻無法靠近的感覺!

如果說之前的帝溟寒是一柄霸刀利刃,白衣男子就是一柄皇者之劍,

劍者,睥睨四方,至高無上!

很明顯,從氣勢上,白衣男子不僅不遜色帝溟寒,而且大概是因為帝溟寒現在的實力太低,如果真的站在對方面前,可能完全就會被對方壓制下去!

目前看來,這個白衣男子比帝溟寒強悍了不知道多少倍!

好在帝溟寒現在沒有發現對方,否則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對方的出現,屋內的帝溟寒似乎根本察覺不到,此刻男子一雙看透一切的黑眸盯著下面的帝溟寒,眼底閃過一道詭異的光芒,轉瞬即逝……

男子站在那裡看了帝溟寒許久,然後身影如同來時一般,慢慢消失了,沒有留下一點痕迹,和一點氣息,彷彿從未出現過一般!

許久,帝溟寒睜開了眼睛,對於之前雲層中有人說話,還有白衣男子的出現,帝溟寒完全不知情!

睜開眼睛的帝溟寒,黑眸中寒光一閃,眉頭再次緊蹙,帝溟寒現在很煩躁,被困在這裡讓他什麼都做不了,這種心情讓他十分難受!

可是,他清楚,現在誰也幫不了他,只能靠自己……

——

無痕城

在空間內閉關修鍊的墨九狸,被小書直接喚醒。

墨九狸聽到小書的話后,直接從空間出來,發現令狐雲等人都受傷了,而對面站著的是一個紫衣男子,身邊跟著兩個黑衣老者,打傷令狐雲等人的則是跟隨發一起來的至尊九階的強者們!

墨九狸微微眯著眼睛看向對方,她很確定自己不認識對方,又怎麼會殺上門來呢?

不過,墨九狸掃了眼對方后,就沒有再看對方,而是直接走過去為令狐雲等人療傷!

因為安老和萬虎等人帶著冥風他們去白骨山脈了,所以墨九狸所在的別院,就剩下一部分人族和令狐雲還有白簡,和幾個獸族的人在。

萬虎等人當初找來的人,雖然實力都不錯,但是跟對方一群至尊九階相比起來,完全就不夠看了!

紫衣男子不是別人,正是當初在拍賣會上,跟墨九狸搶奪仙獸蛋的一等城池風家的少主風離墨,風離墨本身就是追著那顆仙獸蛋來到無痕城的!

總裁爹地追妻令 卻沒有想到被墨九狸給拍走了,他第一時間派人搶奪還失敗了,之後風離墨又帶人找到城主府,結果又被布懷亦拒絕了!

最後風離墨被辦法找上珍寶閣,也被年管事打發了,這讓風離墨憤怒不已!

直接傳訊回到風家,招來一群自己府上的強者,而風離墨這段時間沒動靜,就是在等待風家的高手到。

幾天前風家的高手來到無痕城,第一時間就跟風離墨匯合了,然後風離墨就派人把年管事的女兒年心給抓了,又把年管事請了去,利用年管事的女兒年心威脅年管事,問出了墨九狸等人的樣貌! 營房中一陣詭異的靜,靜的幾乎連一根針落到地上都能夠聽到。別說孟落日等人來自於二十一世紀的幾個傢伙,就是黃飛虎妲己等從商朝過來的人對后羿的這個名字都可以說是如雷貫耳。

少年發現了在軍營中的這種詭異的安靜,再從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怎麼這些人看着自己的眼神都這麼的奇怪啊?

“尼瑪,你玩我們呢把,還說我們是神仙,你他媽的纔是神仙啊!”

一聲大吼終於打破了沉寂,也不知道是哪個粗豪的傢伙把自己的心裏話喊出來了。少年被這聲大喊嚇了一跳,他可沒有胡說八道啊,再說,自己明明就是一個吃了上頓沒下頓的小獵人而已,怎麼成爲了神仙呢?

可是他發現房間中的其他人對於這聲大喊都深以爲然的點了點頭,好像絲毫沒有認爲這個大喊聲說的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所有人都聽說過後羿射日的故事,而且在後世的傳說中后羿和嫦娥的愛情故事也幾乎到了家喻戶曉的程度了,在所有人的心中,后羿都是當之無愧的大神,沒想到現在看到的只是一個小孩子。

在歷史知識的瞭解上,畢竟還是孟落日等三人知道的事情多一些,馬前卒最後點了點頭:

“我們應該是到了上古洪荒時期了,后羿大神應該說算是上古的傳說吧。后羿,現在你們的大王,呃,或者是皇帝是誰?”

雖然馬前卒對這個問題並不是抱有太大的希望,夏朝之前,貌似還都是部落形式的那種羣居生活,估計這小東西連什麼是大王,什麼是皇帝都不能知道。可是沒想到后羿眼睛中爍爍放光:

“大王有好多,出名的有八大王,至於皇帝,當然是禹皇了!”

“尼瑪的,真到了上古時期了,連玉皇大帝都出來了。”

孟落日忍不住低聲的罵道,雖然聲音不大,可是后羿還是聽到

了:

“什麼玉皇大帝?我說的是禹皇,因爲曾經爲了治水,三國家門而不入的禹皇!”

“大禹治水?!”

房間中的衆人驚呼出聲來,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是這個禹皇,而且這好他們在歷史上瞭解到的東西明顯有着巨大的出入。

大禹治水三國家門而不入的故事所有人都知道,但是大禹最後只不過是被禪讓成爲了一個部落頭領而已,他的兒子夏啓倒是利用老子的名字開創了華夏有文字記載的第一個朝代夏朝。就是夏啓最後也沒有被人稱之爲皇帝,第一個皇帝還是秦始皇統一天下之後纔有的稱呼,怎麼現在竟然大禹也稱爲了皇帝呢?

太多的疑團縈繞在衆人的心裏,不過當他們問起后羿有關他們生活的時代的時候,因爲年紀的原因,這小傢伙也知之不詳,甚至很多都是道聽途說。

最後沒辦法,還是讓馬前卒、孟落日和別赤三個人跟着后羿去他口中的部落中,找真正能把事情說明白的前輩們打探一下了。

因爲不確定他們所在的時間點,所以讓軍營中的士卒們都加強了戒備。

妲己楊玉環等人更是別出心裁的帶領着一些隨着軍營一起來到這裏的家屬們趕製了旗子,旗子上寫的是華夏兩個字。甭管是在什麼地方,華夏倆個字都不會有錯誤的,在軍營中集中了唐朝末期之前的很多個朝代的人,甚至還有馬前卒等三個人是來自於二十一世紀的,無論是製作那個朝代的旗子,對於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不是非常合適,但是華夏兩個字就沒有任何人反對了,誰不是華夏兒女,誰不是龍的傳人?

現在軍營中已經達到了最鼎盛的時期。帶着妲己進入到時間隧道的時候,順便拐帶上了黃飛虎、祖敵和陳柏霖。祖敵將跟着自己一起成爲了軍營中的士卒們,組成了一個小軍隊,起名字爲神風豹騎,還融合了後來季布帶領的一些士卒。人數不多,但

是追隨軍營的時間最長,一般情況下都是負責軍營中的治安和維持軍營中正常的秩序,不過不要認爲神風豹騎沒有什麼戰鬥力,事實上土豪金等人對豹騎給予的關照和幫助最多,戰鬥中早就接受了現代化的思想。

褒姒跟着土豪金一起離開的時候帶上了影子和蔡秉集,雖然在整體的戰鬥力上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不過有了影子的加入,讓他們的戰鬥形式增加了新的變化。影子簡直就是斬首戰術最重要的一顆棋子。

拐帶西施的時候,是軍營實力真正實現了飛躍的時期,不只是帶來了阿青這個越女劍的創造者,更是增加了齊屠戶和齊天這對奇葩的父子,最重要的是軍神伍子胥和他手下第一站將魏神通,以及他們的昭雪狼騎。時至今日,無論是在刺探情報的能力還是戰場上的戰鬥力,都是軍營中的幾個小隊中最強悍的。

虞妙弋和土豪金的私奔,簡直成爲了軍營中將領爆棚的時期。虞子期、季布都是項羽手下的五虎將,戰無不勝的將軍,牛耀天雖然只是一個山賊出身,可是有了這麼多將領日益的薰陶,可以說成爲軍營中新的虎將指日可待。李打鐵和棒槌的加入更是讓軍營中增添了新的人才,和一流的高手。身手到了李打鐵這個程度,幾乎可以每天享受生活了,值得他動手的人和事兒真的不多,不過只要這個老爺子在軍營中,其他想要潛入到軍營中的不法之徒,恐怕也沒有藏身的地方吧。

王昭君是個遊俠時代,當初的匈奴單于呼韓邪在加入軍營之後重新煥發了年輕時候的威嚴,身體中的暗疾也在華佗的妙手中完全清除。別赤、孟達天(孟掌櫃)、若離都是單打冠軍的遊俠。如果只是看個人的戰鬥力,就是和孟達天一起來到軍營中的小五小六,都不會遜色於很多將領。領兵打仗?軍營中人才濟濟,用不着他們。

軍營中的人才儲備,已經到了任何人看到都會感到髮指的程度了……

(本章完) 第3173章

但是墨九狸最近很少出門,所以查起來十分的慢,好在昨天風離墨終於查到了關於墨九狸的線索!

今天才會直接帶著人殺到別院來,直接出手打傷了令狐雲等人,白簡和令狐雲還有幾個獸族的人,都是為了救其餘人才會受傷的!

本身他們獸族的實力就比人族強悍,但是對方畢竟都是至尊九階的強者,這讓令狐雲等人應付起來很麻煩,加上還要去護著其餘人,自然也就弄的一身傷了!

如果不是知道墨九狸實力低,加上墨九狸在閉關,白簡等人和令狐雲差一點派人進屋帶著墨九狸離開了,還好小書往外面看了眼,發現出事了把墨九狸喚醒了!

風離墨本來看到墨九狸出來時,還鬆了一口氣,他是知道那顆蛋是被一個女人買走的,現在看來應該就是墨九狸了!

如果廢了這麼多時間,最後還找錯了人,風離墨都不知道怎麼會做出什麼來!

但是,墨九狸出來只是掃了自己一眼,就去救人,徹底把自己無視了,還是讓風離墨危險的眯了眯眼睛,這個女人竟然敢無視自己,好的很啊!

墨九狸處理好傷的比較嚴重的幾人,然後讓令狐雲他們把人帶下去休息,這才看向對面的風離墨!

在風離墨冷笑的視線下,直接抬手打在別院內的某個地方,瞬間整個別院上空閃過幾道華光,接著一個巨大的陣法將整個別院都罩在其中!

「陣法?看起來你跟無痕城的城主有關係了!」風離墨看著籠罩在整個別院的陣法挑眉說道。

「我不管你跟無痕城的城主是什麼關係,把你在珍寶閣拍賣行拍到的魔獸蛋交出來,我可以饒你一命,否則……別怪我自己動手了,到時候殺了你,我一樣能得到我想要的東西!」風離墨看著墨九狸冷冷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看著風離墨眼神微閃,她就說自己也沒得罪人,怎麼被人打上門來了,原來這些人是為了那顆仙獸蛋來的!

看起來這個人就是那天跟自己坐在同一層,搶了半天沒有搶過自己的一等城池風家的人了,當時財力沒搶過自己,事後打劫又沒成功,過了這麼久沒動靜,看起來是去查自己的身份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