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導購員看著葉風的樣子,一陣無奈,一般有錢人都有自己的傲氣,覺得這個時候逃走很沒面子,但卻是最實用安全的啊,等會十五個人來了,葉風要是不大出血一般,都不會輕易放他走的。

很快,建德廣場保安經理胡明帶著十五個保安氣勢洶洶的趕了過來,那些保安也都認識陳留和王艷紅,立馬將葉風和趙思思給團團包圍了起來,任何一個能走出去的方向都被堵死了。

「兄弟,夠義氣!」

陳留一陣激動,指著葉風就說道:「是他,在商場里嘲諷我沒錢,還說我這種窮逼的朋友都是窮逼和垃圾,兄弟,這口惡氣你可要幫我出啊,這幫人為富不仁,真的該打!」

「沒錯,我看你今天還往哪裡跑!」

王艷紅早就按捺不住自己的雙手了,直接伸過去,將葉風手裡的包和手錶搶了過來,她早就看中了這個手錶和包包,反正葉風現在已經被重重包圍了起來,根本跑不掉,這兩樣東西遲早是她的,所以先一步搶在了手裡。

「啪嗒……」

只是在搶走的過程中,手錶不小心掉在了地上,摔出了一個裂痕。

「靠……老娘的手錶!」

王艷紅將手錶撿了起來,十分心疼的擦拭了幾下。

「怎麼成你了,這可是我買的!」

葉風淡淡的說道。

「哼,剛才是你買的,現在是你送給我了!」

王艷紅得意一笑,「今天你以為你還能跑出去啊?立馬再給我十萬塊,要不然,胡經理的這十幾個人是不會放過你的!」

「對吧,胡經理?」

王艷紅轉過頭來,看著胡明,得意的問道。

但很可惜,她沒有見到一個帶著笑臉的胡明,而是一個陰沉著臉色的胡明。

「你個死婆娘,你想死我還不想丟掉工作!」

「啪……」

誰知,胡明忽然伸出一隻手狠狠的打了王艷紅一巴掌,還罵了一句。

額……

這是什麼情況?

胡明不是陳留和王艷紅找來的幫手嗎?

一夜有寶,老婆復婚吧 怎麼還打他們了?

「老胡,你這是做什麼?」

陳留都呆了,趕緊問道。

「你瘋了啊,打我做什麼,你什麼意思啊?」

王艷紅也很懵逼,完全不懂。

「葉老闆,實在是抱歉,我……我不知道他們說的是您,我認錯,我認錯,您可千萬不要跟書記說啊!」

胡明對著葉風一拱手,彎腰都快成了九十度,十分誠懇的哀求了起來,「我全家老小就靠著我這個工作養家糊口,我要是沒了工作,一家人都會餓死的!」

「你認識我?」

葉風看著胡明的樣子,便知道他肯定是認識自己,還知道自己和徐書記之間的親密關係,要不然怎麼會這般求饒呢! 第396章

「是的,我之前見到過您和徐書記在一塊!」

胡明老老實實的說道。

難怪!

葉風一陣意興闌珊,原本以為這十五個人來了,自己還能大展一番拳腳,誰知道,還沒打呢,就沒機會了,這是不給自己機會啊。

要是胡明知道葉風心裡的想法,也不知道是作何感想,他以為自己這些兄弟能鎮住場子,誰知道,在葉風的眼裡,不過就是幾拳頭的事情而已。

「老胡,這……這人……是誰啊!」

陳留忍不住問道,他隱隱約約聽到徐書記,壓根不知道是誰,所以就連忙問了起來。

「還不道歉,這是大老闆,縣委徐書記的貴客,你們找死啊,找他的麻煩!」

胡明回過頭來,齜牙咧嘴的罵道,他也是倒霉,怎麼就遇到這種朋友,簡直就是豬隊友啊。

大老闆!

縣委徐書記!

這幾個字從胡明的嘴裡說出來,可信度立馬飆升!

他很清楚自己這個朋友,那就是一個馬屁精,誰是小人物,誰是不能惹的大人物,他說的話,絕對不會有錯。

眼前這個葉風,肯定是個深藏不露的大人物,要不然胡明不會這麼的害怕。

陳留哪裡還敢質疑,立馬走到了葉風的面前,唯唯諾諾的,大腦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葉……葉……葉先生,您……您……大人有大量,我……我錯……我錯了!」

陳留說起話來,哆哆嗦嗦的,他很清楚,自己剛才的態度特別的囂張,也不知道這個大人物會不會和自己計較。

「這就沒了?」

葉風看著陳留,再看看他旁邊的王艷紅。

「還不把東西還給葉先生,你這個敗家娘們!」

「啊……」

陳留看著旁邊還傻愣站著的王艷紅,也是氣不打一處來,這一切都是她這個瘋婆娘造成的,如果不是她一個勁的攛掇,也不會發生這麼多事情了,當即便揪著王艷紅的耳朵,一把將她給扯到了葉風的面前。

「葉……葉先生,您……您的包!」

王艷紅哭哭啼啼的將包給給遞了過來。

「上面髒了,換一個吧!」

葉風面色不變,淡淡說道,開什麼玩笑,他剛剛可是看到王艷紅揣在懷裡一個勁的用手擦拭著,眼淚都掉在上面,就這麼拿給趙思思?

逗我呢?

換……換一個?

王艷紅和陳留都有點傻眼,五萬塊呢!

換……怎麼換?

「還愣著做什麼啊,在櫃檯上換個同等價位的,會不會做事!」

胡明沒好氣的罵道。

「我們這裡還有一款老型號,售價是六萬三,先生您看……」

導購員的一張臉都笑開了花,立馬在旁邊建議道。

「買……買吧!」

陳留一臉的肉疼,拿出卡,給刷了六萬塊!

「葉先生,您看……」

陳留小心翼翼的拿著包遞了過去,緊張的問道。

「思思,你看這個你喜歡嗎?」

葉風問道。

「喜歡的,就這個吧!」

趙思思見陳留那可憐兮兮的樣子,她要是說不喜歡,估計還要重新買,也就不為難他了,拿了過來。

「謝謝,謝謝!」

陳留鬆了口氣,立馬放心了下來,這如果不要,那自己可就虧大發了。

「葉先生,如果沒什麼事情,我……我就先撤了!」

胡明心裡的一塊大石頭也落了下來,立馬想要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對,我……我也準備先告辭了!」

陳留也是一樣,雙腳恨不得裝上風火輪,早點離開!

「等等……你們還有事情忘記了吧?」

葉風看著這二人,直接說道:「我剛剛買的一塊十五萬的手錶,似乎……摔裂了?」

這話一出,陳留的一張臉頓時就綠了!

十五萬的手錶!

葉風不說這個,他們都差點忘記了!

王艷紅整個人都僵在原地!

如果沒記錯,似乎就是她非要去搶葉風的手錶,才會造成手錶摔裂的。

「好……好像是這個……」

王艷紅從手裡將手錶拿了出來,唯唯諾諾的小聲說道,再也沒有之前一絲一毫的囂張氣焰。

「你個死婆娘!」

陳留氣的抓狂,一腳狠狠的踢向了王艷紅的身上,後者慘叫一聲便摔倒在地,一臉的痛苦之色。

十五萬啊!

陳留就算有點錢,但也禁不住這麼揮霍的啊!

就這麼一下功夫,就糟蹋掉了二十一萬!

這特么的……

「兄弟,認栽吧,以後回家好好的管教管教你家這媳婦!」

胡明可憐的說道,「沒有的話,我借你點!」

當即,兩個人湊了一下,又從櫃檯上重新拿了一塊全新的手錶,給葉風送了過去。

這手錶雖然摔碎了,在櫃檯上還能拿回點現金,至於那個包,自然也是退了,導購員也沒有為難,因為她也清楚,剛剛這麼一會,陳留是真的大出血了。

她現在才知道,那個穿著普通衣服的年輕人,是有多麼的深藏不露!

剛給陳留結完賬,準備好好的和土豪認識一下,結果一抬頭,葉風的身影早就已經不見了。

「可惜啊……」

導購員看了看鏡子里的自己,心想:也不知道以自己的姿色能不能爬到那位土豪的床上呢?

腦海里出現了土豪身邊那位趙思思的身影,頓時沒了自信。

……

「你可真狠啊!」

回去的路上,趙思思忍不住笑了笑說道,「一下子就讓那個陳留出了二十一萬,這樣是不是太過了?」

「你不懂,這種人就該給他一個教訓!」

葉風隨意的說道:「你想想,今天如果不是我,換了個人,那陳留和王艷紅會放過他們嗎?肯定不會!」

「說的也是!」

趙思思想了想,覺得也是這麼一個道理。

「再說,他們那個包肯定能退掉,那個手錶雖然摔裂了,也還能換點錢,損失了十來萬,算他們倒霉吧!」

葉風想了想,簡單的算了一筆賬。

「遇上你這樣的人,的確挺倒霉的!」

趙思思忍不住偷笑道。

「你這意思是說,你遇到我也很倒霉嘍?」

葉風反問道。

「當然倒霉了,我給你打工,每天累死累活的,結果人還被你上了,這多麼吃虧啊!」

趙思思立馬說道。

啥?

吃虧?

葉風頓時就不樂意了,立馬問道,「你怎麼吃虧了?你賺了我的錢,還得到了我這個人,這可是大賺特賺的,你要知道,多少人想要和我在一起還沒機會呢,你居然還說虧本,我可不高興了啊!」

「賺個屁!」

說起這個問題,趙思思明顯比較激動,「我拿你的工資,是給你創造利潤的,我上班為你賺錢,私下時間還要伺候你,以後我怕是都沒有機會找男朋友,都會沒人要我了!」

說完,便一副委屈的樣子,讓葉風瞬間啞口無言!

果然不能和女人講道理啊,自己肯定是輸的那一個。

「好,好,你虧了,我賺了!」

葉風放棄了和趙思思繼續爭論,「現在我想要你了,你說吧,怎麼辦!」

「那還能怎麼辦,你是老闆,你說了算了!」

趙思思嘆了口氣,說道。

「停在路邊!」

葉風忽然指示道。

趙思思此時正在開著車,聽到葉風的話,便停了下來,不解的問道:「停在路上做什麼?」

「你剛剛說,我是老闆我說了算,你說我想做什麼?」

葉風壞笑一聲,說道。

額……

「可是這周圍……全都有人啊!」

趙思思瞪大著眼睛,這葉風的膽子可真是大啊,不管是哪裡,都敢直接要了,也太明目張胆了吧!

「怕什麼,馬上要下雨了,不信你看天氣!」

葉風早上出門的時候就看了預報,說下午要下雨,現在這風也漸漸大了起來,等會估計要有一場大雨!

趙思思一陣無語,為了等一場雨,就停在路邊,葉風的想法怎麼就老是這麼的奇怪呢?

等了一會,大雨就是沒下來,葉風的手也有點急躁了起來,搭在趙思思的腿上,四處活動了起來。

「葉總,你的手……」

趙思思綿軟無力的靠在沙發上,看著葉風,活脫脫的就是一個完全沉浸其中的人了,臉上的酡紅讓她平添了幾分魅力!

葉風看的口乾舌燥的,偏偏大雨就是沒下,路上的行人實在是太多了,葉風也不想成為明天的新聞頭條,所以一直都在壓抑著自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