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小九兒恨恨地瞪着他,但也不敢說什麼。

打翻了醋罈子的王辰,就算她比他強也不敢惹。

她注意到鄧小星背後被綁着的巨牛,一雙貓眼發亮:「好大的牛啊,一定很好吃!」

一席藍衣的沈厲河則是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這裏不像是地球吧,靈氣這麼濃郁,會不會又跑到別的世界去了?」

「這裏絕對是地球,我們沒有掉進空間亂流,估計是小九兒強行打破規則穿梭到別的時間去了,但現在應該到了新生代,估計這裏是修鍊文明的時間吧。」王辰也感到周圍的靈氣比較濃郁,但他並不奇怪。

(註:顯生宙總共分為三個代,分為古生代、中生代和新生代,其中二疊紀和三疊紀又是古生代和中生代的過渡期,白堊紀和古近紀則是中生代和新生代的過渡期,現在王辰他們的時間在第四紀的位置。)

之前的火焰遺跡,還有現代地球上的那麼多修鍊者,都代表着地球曾經出過修鍊文明。

聽到小九兒說想要吃那頭牛,鄧小星急吼吼的去殺牛,他現在正渾身是血的解剖那頭巨牛,已經習慣了茹毛飲血的他根本不用擔心身上被血弄髒。

他想好了,他這輩子都要跟着這個便宜姐姐!

因為這是唯一一個願意為他付出生命的女孩。

他用頭甲化作的牙齒咬斷了巨牛的頸動脈,喝了它的血,牛肉什麼的他也割得很順手。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個老手了。

被王辰這麼解釋,沈厲河也點了點頭,她也是這麼認為的,因為他們這次沒有掉進時空亂流,所以位置是絕對不會錯的,而且還是當時泥盆紀的那個位置。

海已經不見了,變成了一片陸地。

鄧小星已經徹底融入了完成他們的隊伍,但還是跟小九兒更親一些,總是跟在她屁股後面「姐姐、姐姐」的叫,像個跟屁蟲似的。

雖然他是第一次殺牛,但技術挺好,不到半個小時,一頭大約三百斤重的巨牛就被鄧小星徹底分解,變成了一堆肉塊。

十噸的咬合力可不是鬧着玩的。

一縷青煙在這片荒蕪的草地上升起,同時還伴隨着淡淡的肉香。

「這是妖獸的肉啊。」王辰咬了一口烤牛肉便察覺了出來,「雖然是頭還沒成為大妖的妖獸,但也比普通的野獸好吃很多。」

「對啊,當時我們活捉它的時候,我就知道這是只妖獸了。」沈厲河說道,心疼的撫摸著自己的小腹,「真是太虧欠我的肚肚了,連續吃了大半年的裸子植物和普通的魚。」

「姐姐你就忍着點吧,想發小脾氣到時候回去再跟二哥慢慢發。」王辰無奈一笑,他知道沈厲河的脾氣,作為一條高貴的雷龍,她怎麼可能忍受得了龍游淺灘遭蝦戲的感覺。

比鄧小星吃的更凶的小九兒連話都沒法說了,只能一個勁的吞咽食物,嘴裏塞滿了炭烤牛肉。

要不是她喉嚨比較細,不能灌得太狠,估計一口吃掉一條牛腿都有可能。

「九兒你能不能吃的斯文一點,你看看你的頸圈,都快被你給撐斷了。」王辰嘴角抽搐的看着吃得沒法說話的小九兒,冷汗狂飆。

媽呀,以後怎麼養他的小貓妖啊?這麼能吃,最主要的是還不會胖。

一條龍、一隻深淵貓、一條鄧氏魚,這三個傢伙哪一個不是飯量大的離譜的?在泥盆紀時,就連一條兩噸重的含肺魚都不夠他們吃的。

不過在人類形態的他們體積比較小,飯量會有所減小,不會像之前那麼誇張,但也是比較驚人的。

很快一頭三百多斤的壯牛就被吃掉了,地上只有幾塊白森森的牛骨。

「走吧,吃也吃飽了,先看看這裏是哪一個時代。」吃飽喝足,王辰招呼他們起來,準備先離開,可還沒走出這片荒蕪的草地就被人給圍住了。

「站住!」幾時把弩箭對準了他們,其中領頭的是一個高大的黃皮膚中年人,穿着一件破舊的棕黃色的粗布衫,他沉聲問道,「爾等是何人,為何會在昔村的獵場出現?」

他們看王辰他們的穿着很奇怪,一個穿着白色的襯衫,一個穿弔帶藍色連衣裙,另一個穿的是露肩梅花T恤,一個穿黑色的大風衣,看起來怪頭怪腦的,就像是多個勢力突然聚集在一起一樣。

王辰心中有些激動,大半年了,終於見到活人了。

說明這裏絕對在公元前一百萬年以內!

他上前一步,道:「我們只是在此地路過,這幾位是我的朋友。」

聲音沉穩有力,不卑不亢。

領頭的那名中年人擺手示意,其他人也放下了弩箭。

「實在抱歉,因為最近的獵場不太平,我們必須保持警惕,各位小友實在不好意思。」中年人低下頭致歉,語氣真誠。

「嗯,畢竟我們是外來者,冒失闖入獵場本就是我們不對。」王辰也退讓一步,他感覺到這個人沒有惡意。

現在他們正需要一位本地居民做嚮導。

王城身後的三位都沒有說話,畢竟他們不是人類,鄧小星更是對人類的鏈接一片空白。

「小哥哥,小姐姐,你們好!」中年人身旁的一個扎著麻花辮的女孩甜甜的和王辰他們打招呼,她也穿着一件粗布衫,但長得還算清秀。

在農村中這樣的孩子絕對算得上村花級別的了。

「楊婷,不要胡鬧!」中年人扳著臉對小女孩呵斥了一聲,一臉抱歉的看着王辰,「實在對不起小友,這是我家的閨女楊婷,她不懂事。」

他倒不擔心王辰會起什麼非分之想,畢竟他身後的沈厲河和小九兒,哪一個都比楊婷漂亮很多。

「沒事,還請這位大哥給我們帶一下路呢。」王辰禮貌的回應,這中年男人還算熱情,而且也沒什麼壞心眼,王辰對他也多了些好感。

經過詢問這個中年人名叫楊茗,是剛才和王辰打招呼的女生叫楊婷的父親,他們住在山上的一個小村子裏,叫昔村。

王辰經過地形的勘探,發現這裏是一座很大很高,而且路又不陡的山,有一條清澈的小溪貫穿了整座山峰。

而他們的村子有一個死對頭是住在下游的小村,他們本來是一村的人,後來因為鬧矛盾分村了。

「小友不知道啊,這些傢伙總是時不時上到上游來騷擾,我們也無奈啊。」楊茗嘆了口氣,語氣頗為無奈。

經過詢問和考察,王辰估摸著這裏應該是公元前的一萬年前,這個時候,國家的文明還沒開始,現在正是修鍊文明。

而這個修鍊文明則比較特殊,這裏的強者只佔了全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其他的三分之二均是一些元嬰以下甚至沒有修為的普通人。

楊茗只是個農民,只有着結丹初期的實力,也不知道更詳細的東西,王辰也沒有多問,但他身後的三妖可就沒那麼老實了,正在用傳音交流着。

鄧小星扯了扯小九兒的衣角,問道:「姐姐,我們這是要去哪兒啊?」

小九兒的那條鎖骨鏈被王辰改造成頸圈之後,反而變成了她最愛的玩具,她一邊玩著上面的寶石一邊說:「我也不知道要去哪,不過跟着小辰就對了,他不會害我們的。」

沈厲河則是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這裏到底是哪啊?怎麼還沒回到家啊?還以為能回去了呢。」

前面的王辰聽到了她的傳音,冷不丁的哼了一聲:「還不是你和九兒感情用事,打破了規則屏障,產生了時空波動,提前了一段時間被趕下車了,也就是現在嘍。」

他的傳音是徹底開放的,兩女都能聽得到,小九兒尷尬的吐了吐小香舌,沒有再說什麼。

「不過我不後悔,如果不是那樣,我又怎麼可能得到一個這麼好的頸圈,套在脖子上就能自動按摩,這可是貓生巔峰都體會不到的。」邱少暉見金主們全都走掉,終於鬆了一口氣。

他連忙從自己的辦公室走出來,對着手底下的那些人說到:「大家今天辛苦了,都回去吧。從今晚開始直到過年放假,每個人一天補貼一百元夜間打車費用。」

說完,夾起他的COACH男士手抓包,一轉眼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餐桌上,白抒凡一邊吃

《千金聚散》第三百零五章真後悔,好好的教書匠不當 慈航鎮百裡外雲頂山。

山中雲頂寺。

青天白日。

寺中大殿卻陰森昏暗。

呼!

一陣風透過老舊窗欞吹入殿中。

那條如蛇遊動的黑影再次鑽入殿內,發出低沉陰冷的聲音。

「魏家老宅那邊出事了,夜叉被殺了!」

「什麼?是誰殺了夜叉?你我布置正是關鍵時期,絕對不能在這時候出岔子!」

「不太好說,殺夜叉的是那魏家小姐。」

「怎麼可能?那魏家小姐不是被鎮壓著?」

「就是啊,我也這麼認為,說起來,又和一個不知從哪裡來的書生有關,有些看不出深淺,看樣子很可怕。」

「先盯著,總之,慈航鎮的布局不能有任何閃失,否則你我承受不起某些人的怒火。」

「明白。」

「魏家小姐不足掛齒,至於那書生……」

「如何?」

「盯緊了!」

「是!」

陰風,幽幽向東。

……

白露為霜。

入秋的第三個節氣,雖然日間還能感受到些微熱流,但到了夜晚後涼意就開始有些沁骨了。

庭院中。

響起孩子們的嬉笑聲。

「青沙河,透著綠兒,載著船兒去打漁……」

「青沙河,變了黑,波浪滾,有水鬼,小孩兒小孩兒莫要去。」

槐樹下。

姜婆婆和老余正坐在石凳上,吃著一盤水果和瓜子兒,日常互懟,看著村裡的幾個孩童在院兒里唱鄉村小調,玩遊戲。

白菊仙認真教學中,只不過,貌似,村中孩子能真正靜下心來聽這位女先生教通識的也就只有小錦一個,當然,還有陪太子讀書的小明……

橘貓細細窩在石階處,一雙綠眼間或一輪。

它所處的位置一般不太惹人關注,可,卻能將庭院一切盡收眼底。

腳步聲響,細細兩隻耳朵立刻豎起。

小常先生從後院走出。

課堂上的白老師下意識轉過身。

書生和白老師眼神交匯,互相點了下頭。

那一回眸的風情,只有書中人能懂。

「白小姐早!」

書生露出儒雅的笑容打了聲招呼。

白菊仙看了看庭院外的天,呃,這日上已經不是三竿,而是五竿了,還早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