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小夥子,今天店裏不忙,你又是常客,我看你有點不在狀態,就冒昧的叨擾一下。”

“咱老哥倆喝一杯,如何?”

他微笑着看着我。

盛情難卻,反正我也正無聊,有個酒友也是好事。

我點了點頭表示感謝。

老頭見我同意了,立刻來了興致。

“老弟,你今兒算來着了。”

“我的酒是存了二十年的老酒了,我平時都捨不得喝。”

他嘿嘿的笑了一聲,露出兩排被烤煙薰得如炭一樣黑的牙齒。

“有好酒,就要配好的故事,我有好酒,剛纔看你心情不佳,用我的好酒換你一個故事好不好?”

我微笑着搖了搖頭,表示我自己沒有什麼故事。

老闆倒上兩杯酒,一杯放到我面前,端起自己面前的另一杯,仰頭一飲而盡。

“好酒!”,他皺了一下眉頭,隨即臉上的皺紋都舒展開來。

“年輕人,今天我就給你一個意外驚喜,好酒和好故事,小店都一併奉上,如何?”

老人眯起眼睛,盯着我的眼睛。

剛剛喝完的酒,看起來應該很烈,他的兩腮泛起一抹紅暈。

“好啊,老哥,多謝了。”

我拿起酒杯,還沒到嘴邊,一股清冽的酒香撲面而來。

“先謝謝您的酒。”,我也學他的樣子,一飲而盡。

酒水順着咽喉下去,如同一條火線直奔五臟六腑。

“好酒。”

果然不出所料,酒很烈。

一杯酒下肚,我竟然醉意微酣,感覺暈暈的,頭腦卻意外的非常清晰。

老闆隨即端起壺,再次倒滿酒。

然後,又習慣的眯起眼睛,開始了他的故事敘述。

“我啊,其實也是老北漂,剛來北京的時候,只有二十出頭。”

他端起酒,再飲一杯,似乎思緒也回到了幾十年前。


“那時候,我在北京一無所有,又沒學歷,白天靠在市場給人家裝貨卸貨爲生,完全靠自己的力氣討活路。晚上沒地去,就住在橋底下的涵洞裏。”

“這種生活,我足足過了三年。”


“三年。”

他伸出三個指頭比劃了一下,似乎也要把不堪回首的艱辛一併揮手忘掉。

“我剛來北京,也是什麼都沒有,住了幾年地下室。”,我笑着說道,看來我和老人家有共同話題了,開始同樣都是一無所有。

“就是這種苦日子,也沒有讓我放棄對一切美好的追求。我偷偷的愛上了市場上的一個小餐館的服務員。”

“我年輕,身強力壯,又幹體力活,吃的當然就多,那家小餐館,飯菜價格便宜,是我這類人常去的場所。”

老人想起了自己的初戀情人,臉上紅光滿面,洋溢着一種閃光的溫情。

“我吃的多,賺的少,每次都吃不飽,去的久了,服務員漸漸的對我熟了,會私下裏給我點的飯菜加點量,或者把別人吃剩下的飯菜,刻意的留給我。”

老人的話,讓我想起了阿紅在黃樓期間對我的接濟,突然胸口像被什麼堵住了一般,悶得發慌。

我端起面前的酒,再次一飲而盡。

“她長得很美。”,老闆雙眼被柔情點亮,臉上也因美好的回憶而放出光芒,他呢喃一樣自顧說道,彷彿又回到了當年。

“她對我的別樣關照,我心裏明白,她其實也應該喜歡我,可是我一個大男人,居無定所,現實讓我實在沒勇氣開口對她表白,我一頂天立地的大男人,總不能爲了一己私利,帶着心愛的女人去住橋洞吧?”

老人說完,難過的低下頭,老花鏡後隱藏的乾枯的眼睛泛起了一汪亮色。

他的經歷,我感同身受。

“後來呢?”,我心像被什麼東西揪住一般。

“後來?”,老闆嘆了口氣。

“我們那個時代,和你們不一樣啊,老弟,我們當時都太單純了,哪裏比得上你們這些年輕人?網絡大時代,住橋洞的人也敢和住別墅的人約會?”,說罷,他搖了搖頭,苦笑了一下。

“我喜歡她,她也喜歡我,可是我們最後連手都沒牽一下。”,老人再次嘆了口氣,似乎哀嘆自己最好的年華里生不逢時。

“後來,爲響應首都建設,大市場拆遷,我是第一批被趕出那個區域的外來人。”

“爲了生計,我又跑到別的市場找活,但是時不時也會坐車走幾十公里,去光顧那家小店吃東西,爲的就是見她一面。”

他的話讓我想起了自己愛戀丁玲的時候,常常找藉口製造各種邂逅,唯一的區別,是人家是相互傾慕,而我是剃頭挑子一頭熱罷了。

我仔細傾聽他接下來的故事。

“我有了工作了動力,和盼頭,自己拼命工作賺錢,終於能夠在北京租的起老弟你說的地下室了,在北京有了自己的窩了,我興沖沖的坐車回到市場去找她,打算向她表白。”

我屏住呼吸,希望老人如願以償。


“你猜怎樣?”,他摘下花鏡,擦了一下眼睛。

我沒有勇氣回答他,是喜劇還是悲劇,我一個聽衆無權決定。

他搖了搖頭。

表情很無奈,也很痛苦。

“我趕到老市場,那裏已經面目全非,僅僅幾天沒去,不光是市場拆完了,周邊的配套也拆了,女孩幹活的小店也拆的乾乾淨淨,那裏已經完全物是人非了。”

老人頓了頓。

“我那天什麼都沒幹,呆呆的坐在那裏,看着拆遷工人清理現場,那時候,通訊方式還很落後,不像現在,又是手機又是電腦的,你看老哥多傻,我竟然女孩的什麼聯繫方式都沒留下!”

“我有多蠢?我盡然把自己喜歡的女人給弄丟了!”

老人說罷,情緒有些異常,他站起身,似乎坐着的身姿壓抑了他的情感。

我的情緒被他深深感染,是啊,世事無常,誰又知道,下一秒你會丟掉什麼珍貴的東西呢?

我現在有點知道小店的由來了,也知道爲何歷經這麼多年,小店的佈局都未曾改變了。

知道這些,我心緒越發難過,端起酒杯,再飲的時候,烈酒也變得如白水一樣淡然無味。

“她後來再也沒回到這個地方嗎?”,我平復了一下心情,問他。

“那是很多年以後了。”

老闆重新坐下來,再飲一杯酒。

“我後來賺了錢,回到這裏,這兒就是當年市場小店的位置,我租個同樣大小的店面,按着印象中的佈局,相同的裝飾,就是希望有一天,我苦苦尋覓的人也像我一樣,故地重遊。”

“時間過得快啊,一晃就又是幾十年。”,這次老人沒有忍住,亦或是烈酒的效力初步顯現威力,他的語音有些哽咽了。

“終於有一天,有個女人在一個年輕人的攙扶下,來到了我的小店。”

“那個人就是她啊,她老了,可是我依然記得她!”

老人握着酒壺的手微微顫抖,很顯然,此刻,他的情緒正如翻江倒海一般。

“她很激動,一進門就不停說,就是這裏,就是這裏了。”

老闆放下酒壺。再次站起身。

“其實她和我一樣,一直沒有放棄尋找,只是她沒有文化,又對北京不熟,一直沒有找到罷了。”

老人說罷,有些激動。

“店被拆遷後,她就回到了鄉下,後來嫁人生子,一直對北京這個地方念念不忘,直到被查出身患絕症,和兒子說出自己多年的心願,在年輕人的幫助下,才找到了這個地方。”


“我如願以償了。”老人說罷,緊鎖的眉頭舒展開來。

“我這麼多年,一個人守着這個店,到最後還是見到了想見的人。”

“如今,她人走了,我在她最後的日子裏,能一直陪着她,也算沒有什麼遺憾了。”

老人如釋重負的嘆了口氣。

似乎了卻了一生的心願。

北京的春天,小店外相似的風景。

與多年前無異。

然而,斯人已逝,縱使堅守多麼執着。


等來的,也許只有讓人動容的遺憾了。 小店老闆的故事結局讓人悲傷。

老人的陳年老酒清香清冽,喝完回味悠長,也讓人印象深刻。

酒逢知己千杯少,小店老闆的早年經歷和我初到京城的境遇相似,我們彼此惺惺相惜,共同話題很多,喝完酒,我們又聊了很久。

老人睿智博聞,對生活的理解和感悟,讓我受益匪淺,甚至對於愛情,通過和他的溝通,也增加了很多新的認識。

小店老闆的愛情故事,對我的啓發很大。

誰說愛情都是永恆的呢?

曾經擁有也是一種難得的回憶。

愛情與青春,都是這世界上最珍貴的東西。

擁有過,就是難得的幸福。

愛過了,也就值得了。

想到這些,我心情也豁然開朗。

對於林雪兒事情所引起的煩悶心思,至此也不再那麼沉重了。

不管結局如何,我們曾經彼此愛過,在最好的年華里,曾經擁有過,這些已經足夠了。

我與林雪兒的過往,相比老人的終其一生等待的悲劇故事,我是多麼的幸運而又幸福啊。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