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小妹妹擡起頭來。”張不凡扒開衆人,跑到小女孩身旁說道。

小女孩擡起了頭,乾裂的嘴脣,髒兮兮的臉蛋,絕望的眼神,顯然是很久沒喝水了。

“哇,大哥哥,你給我點錢,十塊錢就好,我下次在也不離家出走了。”說完就哇哇哭了起來,讓人看了不由有些心酸。

“十塊錢啊,你家在哪啊,不如我送你回家吧。”張不凡有些爲難,他自己身上就只有十五塊錢,要是給了小女孩十塊錢,那自己要是找不到工作,那自己也就要變得和她一樣可憐了。

“我家在白鶴灘鎮,好遠的,打車要十多塊錢。”小女孩揉了揉眼睛,似乎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

“這樣阿。”張不凡初來乍到也不知道這個地方在哪。

“小夥子,她是個騙子,你可不要被她騙了。”圍觀的人羣中有人勸道。

“大哥哥,我真沒有騙人。”小女孩有些絕望的吼道。

“是啊,這年頭,像這樣的騙子好多的,滿街找都能找到好多。”圍觀的人羣中又有人道。

這下張不凡算是明白了,原來這些人認爲小女孩是個騙子,所以才只圍觀,不願給錢的。

“走了散了,說不定,這小夥子也是和她一夥的。”圍觀的人羣一聽着話就散掉大半。

聽着這話,張不凡就來氣,自己怎麼就成了騙子了,這些人是被騙怕了吧,好壞不分,就算是騙子,也不才騙幾塊錢嘛,至於嗎?

憤怒之下,張不凡甩手就給了小女孩十塊錢,然後道:“以後別離家出走了,趕快走吧。”

小女孩見張不凡給了她十塊錢,心裏一高興,“謝謝大哥哥,下次我和父母來這裏玩的時候,我來找你,你叫什麼名字啊。”

“我叫張不凡。”張不凡伸手拉起了小女孩,招來了個出租車,然後送小女孩上了車。

小女孩向張不凡搖了搖小手,片刻車就消失眼前,那羣圍觀的人都把張不凡當作傻子,認爲他背騙了都不知道。

…………………………. 騙子很多,但不能一錘子買賣,就判斷沒有真正有困難的人了。

張不凡笑了笑,並沒有後悔,雖然自己沒有錢,但是卻從不把錢放在眼裏。

“呵呵,是你啊,大善人啊,能不能給我五塊,我打個車啊。”一個嫵媚充滿誘惑的聲音響起。

張不凡有些出神,回頭發現是妖豔女子,有些驚訝,沒想道居然處處可相逢啊,才隔一天,這就又遇見。

“你是…”張不凡裝作很用力想是誰的樣子。

“哎,真是貴人多忘事,帥哥難記得醜女啊。”唐媛媛感嘆一聲。

“唐媛媛,演員,你怎麼會在這啊。”張不凡隨後流利的說道,確認唐媛媛上當。

“瞧,這演技,不來演電影實在是可惜啊。”唐媛媛反應過來,有種要抽張不凡的衝動。

“是嗎?要不我改行吧。”張不凡並沒覺得和唐媛媛有多生疏,倒像是見了個朋友一般凱凱而談。

“那我可以失業了。”唐媛媛微笑一下,話題一轉,問道:“哎,好人啦,上次真的是很感謝了,要不我請你吃飯怎麼樣。”

“不會是你請客,我買單吧,我可是窮了,沒錢,吃飯就算了,我有事情呢。”張不凡隨意調慨一下,這才發現這妞還沒回答自己的問題,“哎,你可別只問不答,我問你的問題你都沒回答。”

“哦,是嗎?我是來這參加電影首映禮的。”唐媛媛隨即回道。

“原來你是個大明星啊,首映禮,什麼電影啊,怎麼會在這種小城市上演啊。”張不凡有些疑惑不解。

“哪是大明星,充其量就是個普通演員,電影名叫‘那年,我十八歲’。”唐媛媛說道這還不忘記推薦下,“有時間來看看啊。”

“算了,這個我不適合,我可是很窮,吃飽就不錯了,哪有錢吃這些精神食糧啊。”張不凡認爲電影是吃飽了沒事幹纔來看看,娛樂娛樂,提升提升節操和口味的,所以對他來說,自己認爲不適合。

“哎喲,裝窮,剛纔還給那小女孩十塊錢呢。”唐媛媛向後看了看,似乎是等什麼人。

“你是等什麼人吧,算了,你忙,我還要去找工作,不然過幾天真得乞討了。”說完張不凡就要走,他也不想和這妖豔的女人在着,一是怕別人誤會,二是當真有事。

“等一下,你這是找工作啊,早說啊,我可以幫你,我肯定幫啊,誰叫我要負責呢。”唐媛媛見張不凡要走,又聽說要找工作,攔下道。

“算了吧,你是演員,肯定沒有適合我的工作了。”張不凡冷冷道,他不認爲一個演員會有什麼好工作。

“你等一下,等一下我的經紀人給你面談得了。”唐媛媛有些着急的向後看。

“媛媛,你怎麼都不說一聲就走了,你知道嗎?吳總都生氣了,就是因爲你提前就走。”一個氣喘噓噓的中年女子道,一邊說話,一邊打量着張不凡。

張不凡同時也打量着這個中年女子,一身職業裝,倒不是像唐媛媛那樣穿得很暴露很性感很誘人,不過身材倒是和唐媛媛一樣好,很有做演員的潛力,個頭也不是很高。

“他是….”那中年女人打量完張不凡,出口問道。

“他啊,一個很青澀的高中生,張不凡,你自己介紹吧。”唐媛媛指着張不凡道。

“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想再出緋聞嗎?”中年女人撇了一眼張不凡,然後拉着唐媛媛到一旁道,顯然是不想讓張不凡聽見,不過還是被張不凡聽見了,因爲這個距離不夠長,張不凡耳力很強。


“哎呀,歡歡,你聽我說,別人怎麼傳怎麼說我管不了,難道你還不相信我嗎?張不凡只是我認識的一個高中生,你想多了。”唐媛媛道。

張不凡不願意在聽這靚妞囉嗦,還是找工作要緊,剛走兩步就又聽見唐媛媛的聲音,隨後聽見高跟鞋‘咯噔咯噔’的聲音。

張不凡停下,唐媛媛和那個中年女子一前一後的到張不凡面前。

唐媛媛有些着急的樣子,“張不凡,說過了幫你就幫你,你來做我的保鏢,你的身手,可別埋沒了。”

一旁的中年女子聽見這話,又扯了扯唐媛媛的衣服。

“可是那兩個保鏢怎麼辦啊。”那中年女子忍不住問道。

“辭了,身手太差,演技太差了。”唐媛媛隨口應道。

“我說大明星,你這樣不好吧,我這樣不好吧,搶了別人的飯碗,太不厚道了。”張不凡聽懂了這意思,敢情這妞是死心塌地的要對自己負責啊。

“額,這件事我不管了,我想管也管不了。”那中年女子無奈的樣子。

“歡歡,你要相信我,他很有本事的,我相信可以幫到許多,肯定以後就不會在有人騷擾了。”唐媛媛說着又給張不凡解釋道:“這位是我的經紀人宋歡歡,以後多多合作,你有什麼不懂的就聽他的。”

“可是,我都還沒怎麼說,你也什麼都沒問就要我當保鏢了,我只是晚上有時間,白天要上課,週六週日也有時間。”張不凡道。

“這樣啊,那就不用辭掉那兩個傢伙了,白天就他們,晚上就你了。”唐媛媛想了想道。

“嗯,這樣甚好。”宋歡歡也點了點頭,覺得是他不能改變的事實。

“這樣好,多謝大明星啊。”張不凡有了工作心情也好了許多。

“謝啥啊,要不是你,我哪有今天啊。”唐媛媛當然不會告訴張不凡,上次那件事其實是陳心涵找她來演戲,試探他的,也要不是因爲那次,自己怎麼可能會是演下一步戲的主角。

唐媛媛看了看張不凡,有些羨慕,心想:“命好啊,有一位漂亮又有錢的女朋友”,其實她幫張不凡也是想得到陳心涵的好處罷了。

“我什麼都沒做啊,有些事情過去了就讓它過去,不然想想還真是心煩。”張不凡以爲唐媛媛說的是哪件事情。

“呵呵,是啊。”唐媛媛有些想笑,看來自己的演技又提升了。

“那我就先回學校了,明天報道,給個電話號碼吧。”張不凡道。

“給你。”宋歡歡給了張不凡一張名片。

張不凡拿着名片消失在兩人的面前。

“媛媛,我想不通,你爲什麼讓一個沒有經驗的高中生來當保鏢。”待張不凡消失在街道後,宋歡歡問道。

“他的確是有本事,而且還有靠山,所以我們要牢牢抓住,以後你會明白的。”唐媛媛微笑了一下,爲自己的決定感到高興。 轉頭就看見花有文在那憨笑,張不凡一陣鬱悶,這傢伙憨笑什麼,有什麼好憨笑的。

花有文心想:“這下被我逮個正着了吧。”,“老大,你還不老實交代,我都看見了。”花有文一臉捉姦在牀的邪笑。

“我靠,能不能別這麼囂張啊,這是在學校,你離那麼遠就叫我老大,這裏不是黑社會,什麼交代什麼啊,說話能說明白點不。”張不凡以爲是打架的事情,也不好告訴,裝作不知道。

“怕什麼,反正老大有實力,你剛纔不是和校花陳心涵在一起嘛,我的眼睛可沒有近視,我可是看見了。”花有文頭一點一點的,心想:“嘿嘿,這次不承認都不行了吧。”。

“額,校花陳心涵,你怎麼知道她的名字的,是啊,剛纔我是和那妞走一起啊,進校門碰到的,你小子想什麼呢,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張不凡萌生出一連串的問題,不知道花有文這小子又在想什麼。

“就是這樣而已嗎?傳聞不是你和她好上了嘛。”花有文跟在張不凡後面,像足了小弟。

“傳聞,我勒過去,是誰傳的文,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哪個三八這麼清楚。”張不凡有些生氣的道。

“傳聞還說你k掉了校園四大惡少中的朱驚濤呢,這個我認爲以老大的實力,那貨不是你對手,只是和校花陳心涵好上,我有些不相信。”花有文看了看四處,確定沒人才說道。

“額,我勒過去,這都知道,到底是誰啊,查出來我一定要他好看。”張不凡雙手叉腰,有些潑婦罵街的風範。

“老大,小聲點。”花有文小聲的說道。

“怕過鳥啊。”張不凡有些發怒的道,這八卦也太他媽八卦了,自己眼光也沒那麼差啊,怎麼可能看上陳心涵那貨,要身材有身材,只是有外表無內涵啊。

“額,看來,老大還是被冤枉了,我就說嘛,老大有那實力,只是不想而已。”花有文在一旁拍了拍馬屁。

“算了,傳聞而已嘛,何必那麼認真,我這樣的大人物才懶得跟傳聞計較,哎,你下邊什麼課啊。”張不凡剛纔是故意生氣,其實那傳聞說對了一半,這樣目的是爲了打發花有文的好奇心。

“我的是語文,英語吧,老大,有行動啊。”花有文思索了一下,很期待的問道。

“沒行動,今天我沒錢吃飯,想跟你混,大哥,可不可以啊。”張不凡很自然的說道,既然收了小弟,那還不得教保護費啊,出點血是應該的。

“哎呀,大哥,這是說的什麼話,當然可以了,這是小弟的榮耀,早盼望着這時候呢。”花有文一驚,想不到張不凡會這樣說。

“那謝了,等我有錢了,請你吃炸雞腿。”張不凡吞了吞口水,突然很懷念自家的炸雞腿。

“好啊。”花有文滿懷期待的樣子。

兩人很快就到了教室,說了聲拜拜後,各自進了教室。

教室基本上已經坐滿了人,張不凡來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來,開始溫習功課。

劉德凱那斯的座位空蕩蕩的,李劍南和魏梭倒是低着頭不知道在幹什麼。


“我去,不會是被我打怕了吧,都不敢來上課了。”張不凡想着有種罪惡感。

不一會兒,雷老母走了進來,看了看空位也沒說什麼,想必是知道劉德凱的去處。

“不凡,最近班上有沒有什麼事情啊。”雷老母在不知不覺中走到張不凡的座位旁,低頭問道。


張不凡一擡頭,“好傢伙,那麼深的溝壑,那麼大的乳。”張不凡心裏一陣激動,終於看見了那山峯長什麼樣子了。

雷風行穿的是休閒服飾,不是很緊,俯身時剛好能看見,也恰好被張不凡撞見。

“啊,沒有啊。”張不凡前一句是感嘆‘啊,怎麼這麼大。’,後一句是回答。

“沒有,多注意觀察,比如你看你身後的空位子,劉德凱不是不在,這你也得及時給我彙報,明白了嗎?”雷老母並沒覺得張不凡有什麼不妥,只是覺得他有些走神。

“老師肯定不問不說,肯定是知道他下落,肯定和老師請過假的。”張不凡有些被冤枉的樣子。

“呵呵,別那麼小聰明,誰說就一定和我請了假了,不過這次算你碰對了。”雷老母微微一笑,心想:“果然聰明,值得培養。”。

“知道,以後像這種事情向你彙報,我怕是要被人記恨了。”張不凡冷冷道。

“怎麼會,那要看你怎麼處理了,怎麼看了。”雷老母說完就走出了教室。

突然,感覺身旁的人不對啊,不應該是個男的嗎?怎麼成個母的去了,張不凡仔細一看,原來是江思容這妞。

“嗨。”江思容見張不凡看了過去,伸出手搖了搖,比了個嘴型。

“嘿嘿。”張不凡裝作一笑,瞬間恢復正常。

“你什麼時候來的。”張不凡問道。

“你還沒來之前啊,哎,桑心啊,這時才發現我。”江思容一副失落的樣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