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小銀似乎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認真的帶起路來。

好在小銀生長在千月湖,跟千月湖有著絲絲縷縷的聯繫。

小銀帶著大家一直往前沖。

這個時候,時間已經過去了50秒了,只剩下最後10秒。

而現在,距離千月湖還有五里路的距離。

沈泠鳳臉色一片陰沉,來不及了。


怎麼辦?

沈泠鳳回頭看著自己身後緊跟著的人,心中慢慢的做出了一個決定。

時間還剩8秒。

沈泠鳳伸出雙手迅速結印,一個七彩的結界出現在她雙手間。

時間還剩7秒。

沈泠鳳捏著結界迅速變大,最後將柳夢雪幾個人全部罩在了裡面。

時間還剩下5秒時間。

沈泠鳳沒有猶豫的用盡渾身所以力量將結界扔了出去,那個方向,正是千月湖。


同一時間,君凌天已經反手將手中的炸彈球往秘境出口處擲去。

這個時候,只剩下最後3秒時間。

沈泠鳳想過,帶著大家一起躲進空間,但是這個想法一出來就被她否定了。

PS:開個玩笑,大家不要這麼凶嘛!T^T我怎麼捨得讓她們死呢? 因為她記得小銀說過,一旦秘境再度消失的時候會隨機出現在任何地方。

退一萬步說,她們現在進空間,可以躲過這一劫,但是等她們出來的時候,誰敢肯定她們會出現在什麼地方?

或者是突然出現在汪洋大海里!

或者是突然出現在古樹林立的深林中!

更甚是其它元次的空間,那隻會讓大家陷入非常危險的地方。

她不敢拿大家的命來博,所以只能保守的選擇這條路。

確定將大家都丟到千月湖之後,已經完全沒有時間了。

就在炸彈要炸開的那千鈞一髮之際,君凌天忽然伸手,憑空做了個撕裂的動作。

沈泠鳳敏銳的感覺到靈氣的波動,她忽然瞪大了眼睛:「撕裂空間?」

君凌天來不及解釋,一把將沈泠鳳攬過來,護在懷裡,然後鑽進了空間裂縫中。

只零點零一秒的時間都不到,兩人已經出現在千月湖旁,君凌天抱著沈泠鳳一頭扎進湖中。

下一瞬……

「轟——」

炸彈球接觸地面,立刻就引爆,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聲。

湖底,所有人都感受到那天崩地裂的顫動。

本來迷蹤秘境就要消失了,這時候多了上官健的炸彈球,居然徹底的催化了迷蹤秘境的終極機關,那就是毀滅。

當君凌天帶著沈泠鳳浮出水面的時候,看到的眼睛不再是迷蹤秘境了,而是一望無際的山脈。

沈泠鳳把所有人從結界中放了出來,大家趴在千月湖邊上,看著著滄海桑田的變化。

柳夢雪喘了幾口氣,剛才跑著跑著就被沈泠鳳關入結界,才幾秒種時間,天差地別的變化讓她到心跳都快了一倍。

柳夢雪意識到已經安全了,吊著的心終於落回原處,下一秒,她憋在肚子里的火氣就發泄出來了:「卧槽!上官健這賤人,居然敢拿炸彈球來炸勞資,等勞資回了帝都非拔了他的皮。」

「算上我。」蘇靖軒也是咬牙切齒。

「還有我。」葉風舉手大叫。

宇文磊兄妹也是滿臉怒火,宇文磊現在是恨不得立刻就殺了上官健。

進了光速通道之後,從上官健把他扔出去當擋箭牌的時候,他就憋著滿腔的怒火,現在又要置自己於死地,他是恨不得把上官健千刀萬剮了才解恨。

沈泠鳳回眸,看著她們一個個義憤填膺的樣子,不由得莞爾一笑:「放心吧!他遲早該死。」

大家點點頭,但是靜兒卻整個人像靈魂出竅一樣的呆楞在那裡。

沈泠鳳微斂心神,想到了剛才在神殿里的事情。

再三思量之後,沈泠鳳伸手搭在她肩上,開口問她:「靜兒,你有沒有什麼話要跟我說的?」

靜兒被她一拍,突然嚇了一跳,抬頭迷茫的看著沈泠鳳:「鳳姐姐怎麼了?」

見她這個樣子,沈泠鳳狐疑道:「你剛才在想什麼?想得這麼出神?」

「我、我沒有想什麼啊!」靜兒顯得有些結巴。


沈泠鳳雙眸緊緊的鎖定靜兒臉上的表情變化,發現她神色中有糾結,有訝異,有不解,各種複雜的情緒摻雜著,唯獨沒有心虛。 「既然你不想說,那就算了,我相信總有一天你會告訴我的。」沈泠鳳拍拍她的頭。

靜兒點點頭,然後又沉默不語。

其他人看到她這樣,很識趣的沒有多問。

連柳夢雪也只是狐疑的在沈泠鳳和靜兒兩人之間瞄來瞄去,卻沒有問什麼。

沈泠鳳抬頭看了看天色,發現已經快天黑了,於是乾脆拿出一應的鍋碗瓢盆,桌椅矮凳,開始休整做飯。

葉風自覺的走上前準備著晚飯,宇文磊兄妹見狀,對視一眼,然後默默地走到另一邊。

走出一定的距離后,兩人才找了個比較乾淨的地方坐下。

「咕嚕——」

一聲尷尬的響聲響起,宇文菲臉紅的捂著肚子,可憐兮兮的看著自家哥哥:「哥,我好餓。」

宇文磊心疼的摸摸她的頭,然後說:「你在這裡等著不要亂走,我去給你找吃的回來。」

宇文菲猶豫了好久,最後搖搖頭:「不要,要去我們一起去。」

聞言,宇文磊面色一冷,沉聲道:「你不許去,萬一遇上危險怎麼辦?」

宇文菲硬氣的頂嘴:「我不管,要去一起去,不然我情願餓死。」

「你!」宇文磊氣結,揚起手想打她,看到她倔強的樣子又下不了手。

「唉!那我看看能不能捉些魚上來。」最後,宇文磊只好妥協。

宇文菲聽到他的話,這才點點頭答應了他。

宇文磊叮囑了幾句,便轉身拿出冷劍砍了一根樹叉,又把樹叉部分削尖,然後走到湖邊。

他的離沈泠鳳才一百米距離,以沈泠鳳的耳力,自然聽到了他們兄妹的話。

看到宇文磊站在湖邊,自己都體力不支,搖搖欲墜了。

沈泠鳳皺皺眉頭,然後站起來,走向宇文磊。

宇文磊還在全神貫注的注意著湖裡的魚,突然手裡的樹叉就被人奪了。

宇文磊以為是宇文菲跑過來調皮,於是一邊慢慢轉身,一邊用無可奈何的口氣哄道:「菲菲你乖一點……」

回頭看到沈泠鳳的時候,他頓時咽回了還沒說完的話,臉上出現了一絲窘迫的神色:「怎、怎麼是你?」

沈泠鳳微揚起嘴角,勾勒出一抹明媚耀眼的弧度,調侃道:「宇文磊,看不出來啊!你居然還有這麼靦腆的一面啊?」

語畢,她看到宇文磊的臉瞬間爆紅。

沈泠鳳嘴角一抽,以前看著這廝不是挺囂張的嘛!為什麼現在她有種調戲善良小姑娘的感覺??

見宇文磊扭捏著不說話,沈泠鳳把手裡的樹叉一扔,然後對他說:「現在你還想能捉到魚?」

剛才那一場大爆炸讓湖裡的魚受了驚嚇,老早就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現在不要說魚了,魚的影子都看不到。

宇文磊楞楞的看著她,下一秒就沮散的低下頭。

是啊!他站這裡看了好一會了,半條魚影都沒看見。

沈泠鳳毫不留情的打擊他:「等你找到魚的時候你妹妹都已經餓死了。」

「我、我去森林裡找野味。」宇文磊咬咬牙,然後轉身就想往森林那邊走。 「你想讓你妹妹給你收屍?」沈泠鳳嘲諷道。

一句話就成功的讓宇文磊停下腳步。

沈泠鳳自徑的繞過他,瀟洒的往前走,道:「不想你妹妹餓死就過來吧!」

說完,就加快腳步往前走,絲毫不管身後呆楞住的宇文磊。

沈泠鳳其實是故意這樣說的,如果她把宇文磊拉過來,他肯定拉不下這個臉,他的弱點就是他的妹妹——宇文菲。

沈泠鳳這樣說,就是想看一看,宇文磊能為他妹妹做到哪一步。

宇文磊看著沈泠鳳離去的背影,眸中再次流露出迷惑不解的情緒。

他不明白,為什麼沈泠鳳要一次次的救他們,現在還這麼幫他?

隨著沈泠鳳的離開,宇文磊思緒百轉千回,最後他堅定的轉身走向宇文菲。

沈泠鳳回到營地后,就坐在君凌天旁邊,靠著他削瘦的肩膀,享受著這一刻的寧靜。

「鳳兒雖然不說,但還是那麼心軟。」君凌天伸手,溫柔的撫摸著她柔軟順滑的髮絲。

沈泠鳳白他一眼:「誰說的?」

「難道不是嗎?」君凌天指了指走過來的宇文磊兄妹倆。

沈泠鳳拍開他的手,然後抬頭瞟了宇文磊一眼,然後冷聲道:「不想餓死就自己動手,在這裡沒人會伺候你們的。」

宇文磊點點頭,他當然知道,她能如此幫他,他已經很滿足了,又怎麼敢得寸進尺?

君凌天看著沈泠鳳故作生氣的樣子,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笑毛啊?

沈泠鳳默默地扶額,別過臉不再理他了。

一頓飽餐之後,大家席地坐下休息。

因為人多眼雜,沈泠鳳沒有拿出帳篷,如果讓宇文磊兄妹和葉風看到她突然間拿出那麼多裝好的帳篷,肯定會驚訝的她的儲物戒指到底有多大。就算沒有起疑,也難保他們不會起歪心思。

其實這點上,沈泠鳳完全想多了,有了雲天大師當初當著眾人的面把儲物戒指交給她的時候,就已經杜絕掉了這樣的疑點。

雲天大師是何許人也?在世人的眼中,雲天大師就像是天上的神詆一般,只要是他出手,沒有什麼不可能的。

所以就算沈泠鳳現在把帳篷拿出來了,他們也只會想到,這也是雲天大師的準備。

大家都很疲憊了,吃過晚飯之後,便都找了個地方,倒地便睡著了。

沈泠鳳聽著大家的呼吸聲,靜靜的抬頭看著夜空。

「鳳兒在想什麼?」君凌天走到她旁邊坐下。

沈泠鳳看他一眼,然後拎出弒天劍,手輕輕的扶上劍身:「我總感覺,師傅有什麼計劃!」

雲天么?

君凌天不置可否的挑眉挑眉。


沈泠鳳見他這個表情,繼續道:「師傅要我來迷蹤秘境拿一樣東西,我覺得他好像知道弒天劍在這裡,而且,我感覺有人在控制著秘境的動向變化。」

聽到這裡,君凌天眸光閃了閃,一絲冰冷的殺氣自他眼底一閃而過:「鳳兒,不管怎麼樣,我們一定會成功的。」

沈泠鳳知道他說的是什麼,雖然好奇,但是她隱忍著沒問,只是安撫性的握緊他的手掌。 寧靜的夜空格外的美,沈泠鳳恬靜的靠著君凌天,嘴角洋溢著淡淡的淺笑。

忽然,小銀躥起來,一頭扎進水裡。

「小銀!」柳夢雪驚呼起來。

聽到她的聲音,大家都把注意力轉到她身上,也看到了水面蕩漾著的一圈圈水紋。

「小銀怎麼了?」蘇靖軒走到柳夢雪旁邊,狐疑的問道。

柳夢雪搖搖頭:「我也不知道,它突然跑下去的。」

「它沒有告訴你?」蘇靖軒有點驚訝的看著她。

柳夢雪再次搖頭,心裡也放心不下:「不行,我要下去找它。」

說完,她就想跳進水裡。

但是卻被蘇靖軒一把拉住:「別急著下去,先看看再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