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小青的說話聲將其他人都吸引了過來,透過窗戶。他們很清楚的看都後面的一個小花園中一個身著白衣的人正在一個石墩上修鍊,此刻她的頭頂上面正懸挂著一個所大龐大的內丹在吸收天地精華!

「好大的內丹啊。只怕他的實力要遠遠的高於我,李凌,我們還是不要打攪前輩修行了。」

看到樓下那人的內丹如此的大,白娘子有點害怕了。這人擁有內丹。相必也是她們妖怪一族的,可是她的父母同樣的告訴過她,並非所有的妖怪都是和善的,雖然她身份尊貴,但也不是所有的妖物都會讓著她的。

「不,我們還是到樓下去看看吧!」。

隔著窗戶遠望的時候,李凌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人純凈的眼神以及那種渴望的眼神,

「他到底是再渴望些什麼!」。

李凌心中的善念被激發出來了,他想要將事情弄個明白。

四人來到這個小小的後花園的時候卻發現這裡的景色的確是與眾不同。

小花園的中間有一個水池,水池中間有一座假山,假山上有一棵枝繁葉茂的榕樹,榕樹下面有幾塊大石頭,這些大石頭有的像一隻準備跳水的青蛙,有的像一塊灰色的寶石,還有的像是保護水池的士兵,石頭前面有一座石拱小橋,站在小橋上,可以看見花園所有的景物,還可以餵魚,那些小魚的顏色很特別;有的是白,有的是黑、有的是紅、有的是黃…

過了小橋,就是盛開的薔薇花,花盤環繞,奼紫嫣紅,花香四溢。

幾個人來到這裡的時候,那名女子依然還在大石之上修鍊,就好象沒有看到過他們這些人一樣。

走過薔薇花海,上了小橋,幾個人這才走到水池中間的假山上距離那名在此修鍊的前輩越來越近了。

「站住,你們不能在向前了,否則會有危險的!」。

一聲清脆的聲音傳了過來就像是鶯啼一樣悅耳。

李凌聞言好似著了魔一樣的停止了腳步。其他幾女也是如此。

「好厲害的惑心之術!」。

李凌看了看巨石上的那人,發現他果然是一名妙齡女子。

但見她將一頭烏髮綰成一個朝雲近香髻,斜插兩支淡粉水晶蓮花簪、戴著四朵點珠貓眼黛宮娟。膚色素雅,額前一點硃砂紅、眉清目秀,嬌唇紅血似的,美的不食人間煙火。

「我身邊的地方布有吉期厲害的陣法,我出不去,別人也進不來。」

那女子見李凌等人依自己所言停了下來,但是她還是不太放心,急忙又向眾人發起了警告(未完待續。) 「可以給我講講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子的嗎?」

農門福妻

李凌看著她那中哀求的目光實在是不好拒絕她,於是就將自己這麼在師傅的撫養下長大。又怎麼一個人來到開封討生活的經歷給他說了一遍。

而夏紫月也介紹了自己成長的經歷和她的父親去世以後那個苟不理是如何的欺負她的。

「好了,又哭,再哭就成小花貓了,那樣就不漂亮了!」。

李凌掏出手絹為她擦拭了一下眼淚,又開始安慰她。每當她回憶那段日子的時候總是哭的淅瀝嘩啦的,也許女人是水做的這句話是對的。

白娘子看到李凌如此溫柔的對待夏紫月,她心中突然不舒服起來,一腳將一塊小石子踢到了水池之中恨恨的說道:「你們共渡過難關,感情是極好的,就我一人沒有過去,這總可以了吧!」。

小青見自己的姐姐又犯小性子了,他不僅苦笑了一聲,以前有什麼事情姐姐總是勸慰自己,現在卻輪到自己安慰她了。

她一邊小聲的勸慰白娘子和大家分享了兩人相遇的經歷。

一提起那段往事,白娘子立刻將剛才的不快給我忘記了。

「真是好笑啊,那時候你裝扮成男子調戲我。卻不想讓我反揍了一頓。」

「是啊,那時候我還不很服氣,不過這麼多年承蒙姐姐照顧,小青真是感激不盡!」。

「趙真好羨慕你們可以無拘無束的到處走動,可是我……」。

不知不覺中太陽已經西墜,馬上就要天黑了。趙真覺得今天過的很快。他也體會到了原來生命中除了修鍊還可以有別的事情可做。

「謝謝你們。我會永遠的記住你的!」。

趙真小聲的念叨著,她是如何的渴望自己能和別人一樣能夠到處走走。

「感謝你們的陪伴讓我孫女渡過了開心的一天」。

一個老態龍鐘的聲音傳了過來,李凌向前看的時候卻發現是一個;老婆婆顫微著走過了小橋來到假山之上。

趙真急忙從石頭上下來,然後向小橋的方向走了幾步然後才停了下來。

「奶奶,您不是說這幾天都有事情嗎?怎麼今天又過來了?」。


趙真有些喜悅的問道。

「即便是再多的事情也要抽點時間看我的孫兒啊!」。

老婆婆走到李凌他們站立的地方也就沒有再往前。隔著很遠就開始和自己的孫女敘話。

「老人家,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為什麼這位前輩被關押在這裡」。

從趙真的表現和語氣可以看出這個女子本來就是被困在這裡的。

「哎。一切都是孽緣啊!」。

老人家嘆息了一聲,向幾人講述了一個不為人知的故事。

其實說起來,趙真還應該是大宋朝的長公主,是太祖的第一個女兒!

太祖年輕時曾經路過華山,從一群強盜手裡救下苦命女子趙京娘,並與京娘結為兄妹並獨行千里護送京娘回家。這個事情在現在已經是家喻戶曉了,李凌與夏紫月幾人自然是曉得這段佳話的。

沒有想到的是在此期間京娘對他產生可情愫,雖然皇帝當時將她給拒絕了,可是誰有能抗拒的了一個美女的死纏攔打?最後京娘最終還是修成了正果。

但是或許是因為她真的沒有這種福緣吧。她居然在和自己的情郎生活了一年多之後難產死了,而趙真則是他們兩個人的女兒。

而更加可怕的是京娘的女兒居然是有狐狸尾巴的,看到她那時不時露出的小尾巴,所有的人都明白了,她們母女絕對的不是人類,他們都是狐妖。

當時的皇帝還在後周世宗手下做一個將軍,他自然是不想讓同僚們知道自己的家醜,於是便將趙真的事情隱瞞了下了。

多年以後皇帝得了天下。坐擁汴。此時的他更加不想讓天下人知道這件事情了,並且隨著年齡的越來越大。她的那條狐狸尾巴更加的顯眼了。

所以他的許多子嗣都封賞有佳,封號公主的女兒也有好幾個,唯有這個長公主卻一直沒有獲得封號。


他正在心煩怎麼處理這個女兒的時候他的弟弟也就是現在的晉王給他出了個注意。何不將她囚禁起來?

於是趙真居住的庭院便成了進去,並且少有下人來這裡伺候。

李凌的心中一動,難道說這個晉王那個時候就開始布置皇宮裡的事情了?真是好算計。好深的城府。

「我母親是為了我而亡故的!」。

趙真小聲的說道,母親為了幫助她父親而征戰四方。最終卻是動了胎氣。

京娘看到自己的丈夫地位穩固,可以說是無人可以撼動了,於是她在懷孕期間一點點的將自己的內丹融化了,將自己無數年修鍊所得到的能量全部的封存的女兒的血脈之中,並且留下了妖族的修鍊方法。然後含恨而去,她沒有等到自己女兒承歡膝下的那一天。


「既然渴望自由,為什麼就不離開這裡?」

李凌有點不明白,開著老婆婆的樣子,她不應該是來監視趙真的人吧。

「不用懷疑,我是趙真的奶奶,也就是皇帝的母親,不是我不願意釋放趙真,而是現在的我連同皇帝也沒有這個能力!」。

「為什麼?」

夏紫月幾女也有點迷糊了。她和皇帝也算是權傾天下的人了,怎麼會連釋放個人的權利都沒有?

「都是因為陣法!」。

太后看自己的話吸引了幾人的注意,於是又給他們講起了一段往事。

將趙真居住的這一帶封鎖以後,皇帝又命令自己的弟弟親自監工,依照自己昔日遇到的高人指點皇帝的方法布置了一套陣法,並且將那人所送自己兄長的信物放置其中做為陣法的中心並且提供能源。

自陣法一成則會自動運轉,除非那位高人親臨否則沒有人可以輕易解開陣法的束縛。

「若是有人幫我解開陣法的束縛,趙真情願為奴為婢,一生追隨於它!』。

趙真在心中太息了一聲,她知道這麼多年都沒有人解陣法,看來奇迹真的不容易出現。(未完待續。) 「這裡的秘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它到底是用了做什麼的?」


李凌有些不明白為什麼苟家有直接通往皇宮的地下道,究竟是苟家有人和公主趙真有關係還是和其他的宮中之人有關係?

「這個還是我來告訴你們吧!」。

老太后根本就媽呀打算在這件事情上隱瞞他們,見李凌問起,就一五一十的將事情的經過述說了一遍。

京娘撒手人寰之後,她留給自己女兒的修為卻給年幼的趙真帶來了**煩,雖然這些能量被京娘以特殊的方法封印在了趙真體內,但是這些龐大的能量卻不是一個嬰兒可以承受的起的。

就因為這些本就不屬於自己的能量,趙真每天都要承受蝕骨的疼痛。

苟不理的父親原也是一個宮中的太醫,且極其擅長行針之術,於是皇帝就命令他來照顧趙真,沒日以針灸來幫助趙真疏通經脈,擔負起了照顧小公主的責任。

只是趙真並非是一個普通人,苟大夫這樣每天往來的難免會招認猜疑,甚至有可能泄露趙真是一個狐妖的消息。

皇帝正在彷徨的時候他的弟弟給出了一個注意,那就是讓人挖一條通向苟家的秘道,這樣只要苟大夫從家中直接的來這裡就行了,在外人看來這個地方依然是一處毫無生氣的冷宮,不會有任何人去懷疑。

「那通道是為了趙真而建的?」。

總裁暮色晨婚

苟不理的父親居然也是太醫,而且醫術還不低,否則他也不會被委派過來負責為公主診治。

只是可惜苟不理到處鑽營,整天想著百草堂的醫術,真是有點狗熊掰玉米了。

若是他仔細的鑽研自家的醫術其成就未必就差到哪裡了。真是有些奇怪,在世人的眼中,別人的東西都是好的。這都是**使然啊!

「那個太醫後來怎麼樣了,奶奶為什麼長大以後再也媽呀見過他了?」。

趙真沒有想到自己小時候還有這樣的經歷,只是不知道現在這位曾經照顧自己的太醫現在在何處?

「這…..」。

老太后遲疑了一下,最終覺得自己還是將事實說出來的好。是非功過自有後人來評說,她犯不著為自己的兒子隱瞞。

「後來他被老二命人給毒死了,那時候他的兒子還小,怕是這些事情也不知道是不是記的了?」。

老太后的一翻話使得眾人十分的震驚,果然是天家無情,為了保守一點秘密居然不惜草菅人命。

而李凌則想的更多,晉王這樣做怕是不僅僅為了保守秘密吧。只要將苟太醫除去,那麼秘道的事情就只限於宮中之人知曉,假以時日。知道的人會越來越少,到最後還怕不為他所用……。

「什麼,叔叔派人殺了苟大夫,那,那前幾個月來給治病的夏大夫呢?他不會也……」。

趙真想起幾個月之前感覺特別的孤單,以至於讓她產生輕生的念頭,她記憶自己在大雪中站了一整晚,後來就像一個凡人一樣發起了高燒。那一次,她覺得自己距離娘親很近。很近……。

「是的,那位姓夏的太醫也是你叔叔讓人做掉的!」。

在老太后很爽快,既然承認了一次,就應該承認第二次,殺便殺了。有什麼好扭捏的。

「你,你們……我的父親竟然是被人殺害的!」。

夏紫月一直以為自己的父親是自然死亡。父親是死在醫館的,她從來就沒有懷疑過什麼。現在想想那時候她父親卻有太多的異常,或許他真是被人毒殺的,

「師兄……」。

夏紫月轉身撲到李凌的身上痛哭起來,也許在仇人的親屬的身邊暴露自己是不明智的。但是她實在是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現在李凌是他唯一的依靠,她就想抱著自己的師兄將所有的情緒全部發泄出來。

「你放心,我是不會讓晉王好過的,就算是皇位的第一繼承人也不行,師叔的仇就由我來報吧!」。

李凌巧巧的擦拭了她臉上的眼淚,又捋了捋她的秀髮,小聲的在她的耳邊安慰她。

從今以後,他就想一個隱藏在暗中的毒蛇,一有機會就會咬上晉王一口,他不會放棄任何打壓自己仇敵的機會。

老太后媽呀想到夏紫月居然是那個夏太醫的女兒,但是她也沒有意識到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煩,畢竟他們只是一介平民而已。

但是他所不知道的是正是她的這一點點失誤,才使得自己的二兒子徹底的失去了做皇帝的希望,整個大宋朝的歷史也被改變。

李凌的眼睛一亮,不住看了看趙真,然後以一種奇異的步伐慢慢的向假山中央找去。

「不要,你不要過來,你這樣做很危險的!」。

有點慌張的說著,這個陣法的兇險之處她是知道的,以她自己的修為還媽呀辦法,這個人怎麼可能破解陣法。

但是令她吃驚的事情發生了,卻只見李凌駕輕就熟的走到了那個玉壁前面。

隨後趙真便覺得束縛自己的氣場不存在了,她的活動範圍不在限於這麼一個狹窄的地方了。

「趙真見過主人,從今以後我便是你的女奴了,我願意為你做任何的事情。」。

趙真雙膝跪到在地,真心誠意的說道。

「我不需要女奴,也不需要別人跟隨」。


李凌當即回絕了趙真的要求。

「我認定的事情就不會放棄!」。

「隨你,不是說要好好的到外面走一走嗎?待到你回來的時候再拿注意吧!!」。

李凌開始誘,惑趙真,他才不想再多這麼一個累贅,百草堂里現在鶯鶯燕燕的,最不缺的就是美女。

「奶奶,再見了!」。

她的內心掙扎了一會,但是始終沒有抵禦的了對自由的嚮往,和老太后告別之後便化作一道白光飛出了皇宮。

「希望你們好自利用這個玉壁」。

李凌將玉壁叫給老太后以後就帶著三人離開了皇宮,沒有做絲毫的停留。(未完待續。) 一大早就有許多病人圍繞在百草堂的人前,安叔急忙將門打開讓街坊們進了,然後到後院煉製藥丸去了。現在這麼多人來這裡看病,所需要的藥品一定不會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