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少年整個身軀都微微膨脹,出現鱗片一般的幻影纏繞雙臂之上,胸口更是出現了亢金龍鳳雙紋,頭上涌現出狂氣凝爲角狀,額頭之上更是覆蓋融合了原本的天目神通,血色的眸子仿如虛空之中綻放,卻絲毫不會給人邪惡感受,反倒是漸漸凝入自然之中。

雙眼漸入佳境,更不時竄出藍紫色的強勁電光,涌現出秦濤的天庭之外,乍現之雷堪比神來之筆,當場便震懾到了衝向自己施展洪門真武的洪玉,恐怖的血脈化手臂此時也出現了利爪,卻擁有一股王者之氣,絲毫不顯得險惡暴戾。

“彭!”這一聲,更像是秦濤的無聲咆哮,既然敵方圍困自己,並且洪玉出招如此狠辣,註定自己會受傷,甚至是如他預料一般,很可能交代在這裏,既然如此,反倒是背水一戰,心胸豁然通達不少。

“我知道,看不慣我的人不少,雖然欣賞我的也同樣大有人在,只是在世道,世人最容忍不了便是站着的人,我看你們是跪久了,忘了華夏人是站着生存的!過去,現在,未來都是!”

一念生萬惡,萬惡生苦痛,煩惱此中生,奈何難醒悟,秦濤明白自己被針對甚至是招來殺身之禍的緣由所在,正是因爲自己雖然有時候口不擇言,但終究是帶着希望修行,生存。

如今無論是身家還是修爲還是人脈和手段,幾乎都是常人羨慕不來的,可謂是某種意義上的手眼通天,境中帝王了。

天擎集團之中,也不乏負能量爆表的存在,如果只是將心靈雞湯作爲安慰自己的手段,終究是不夠,秦濤幼年時就明白了一個道理,做人終究要保留一分善意和一顆赤子之心!

杉杉來吃

“龍尾?看來你在天妖盟中,地位的確不凡,普天之下,還能以血脈之炁化爲實質龍相者,的確少之又少,龍家兄弟,終究也唯有一人能做到,老夫倒是小看了你。”

老頭微微咳嗽,此時秦濤卻發現事情絕不簡單,對方口中如是說來,其實早就恨透了自己,洪玉培養成如今的模樣,必定消耗不少心力和資源,卻眼看要被秦濤一番話打回原形了,換做是自己,在那種立場和心態下,或許也會氣惱無比吧。

“不錯,我的確是半妖,但我不否認自己的出身,我很驕傲我華夏人的身份,只是你們這些傢伙,久留海外,怕是已經忘了自己祖宗是誰,居然勾結外人謀害自己人,真是洪門不幸。”

無法明確洪玄商那邊還有什麼後招,但終究,秦濤明白自己的使命如此,如今自己精氣神,乃至身心之間,器靈御劍鬥老者,肉身武技鬥洪玉,正需要出陽神,以精神元靈,撼動高塔之中的神祕咒術高手,否則這一次他真可能走不出龍家的拍賣行了。

“多說無益,老夫心意已決,若是你還想要爲自己辯解,便安然走出此地,老夫也絕不會再行挑戰。”

儒文之法修浩然,甚至是一句古詩詞,都可凝爲修士法則,而想要以這種方式入道,終究還需要更多的條件和前提,若是心術不正,強行領悟,便可能誤入歧途,雖算不上絕對的邪門歪道,但如今的洪門老頭,絕算不上是浩然儒修。


“可笑!簡直可笑至極,惘你自稱儒道傳人,殊不知這一買早就避世不出,若是真的拋頭露面,只會容易被奸人利用,或是你這樣沽名釣譽之輩,自以爲可以隻手遮天,殊不知,老子就是來壞你好事的人!”

狂吼震天,此時血脈符文凝聚周身,其核心更放射爲一道驚人的魂芒,秦濤意識到自己凝出的血脈之靈已經擁有了自我的意識,但絕不像是器魂器靈一般,彷彿是另一個世界的自己,和自己同一個時候誕生。

但存在於那個特別的世界,火山,海嘯,汪洋大海,深不見底,古怪莫名的植被上,生出一張張古老面孔,碧藍色的海草之中藏着一座莫大的宮殿,而與其說是宮殿,不如說是一個巨大的天然鱗片和貝殼搭成。

奇光異彩之間,更讓秦濤意識到自己身負麒麟血脈,未必和龍族一脈沒有全然關係,而下元水界之主,剛好就是坐鎮龍宮的龍族,卻似乎和神話乃至小說之中的龍宮龍王,不甚相同了。

“好招式,武者淬鍊全身,無所不爲其刃,無所不用其兵,但你應該不熟悉這種妖族血脈的姿態,所以給你一個忠告好了……”

氣勢全面爆發,秦濤弄出來的動靜想必也讓外界無比振動,而此時洪玉卻一馬當前,化拳爲掌,反倒是拳掌之中,尋找一種完美的契合點,此時拳氣凝空,卻不是直接傷地,而是衝刺出一種極玄的勁透,甚至還能在空中操控這種勁透。

這勁透,既是所謂傷人不出血的內勁,如今化爲了槍形氣漩縱橫,一招一式之間,看似拳術驚人,但早就不是普通拳師遊走靈活的套路,反倒是充滿了一種沙場上將軍元帥的霸道,長拳如槍。


這武學套路真氣運行之間,沒有一點花招和虛招,看似如幻影,卻不是爲了追求速度,水到渠成,旋右手以爲脊柱,左手爲繞,好事八卦拳的套路卻愈發的深奧,來回拍打一遭。

那拳化化爲長槍利刃,狠狠刺向了秦濤來不及防護的胸口負傷部分,這一擊打的少年靈魂都彷彿爲之動搖,空間凝固,不敢相信曾經和自己打鬧鬥嘴的少女,竟能狠心解決如此。

“多謝,但忠告就不必了,我說過要用妖族的力量教訓你們,就一定會做到,我雖然得了修士傳承,但我骨子裏終究是修士,不會忘記我秦家的宿命,即便如今的家族腐了,爛了,我也會證明父親能做到的事,我同樣能辦到!”

氣升如龍,升龍爲炁,刀劍之氣相隨,秦濤如今饒是激發出了第二次的妖族血脈變身,這種姿態下還是被暴捶了一頓,如果不是自己凝出的妖族真靈算是龍族血脈,孔傲自己如今早就死亡葬身之地了,饒是如此,他終究不懂如何動用自己潛藏的力量。

“就算你不說,我也看得出,你根本不熟悉這種血脈的特性,不只是開發力量那麼簡單,現在允許你動用逆鱗的力量,畢竟這樣才足夠公平,我不想和弱者交手。”


武道通神,果真不是虛言妄語,如今洪玉不顧身邊老頭臉色劇變,悍然說出了自己瞭解到的妖族辛祕所在,一時少年也恍然大悟,如今局面洪玉雖然想要取走自己的性命,但終究心存不忍,動搖之間反倒是成了自己的生機所在。

“住口!果然女大不中留,老夫可憐你的身世,才准許收留你入族中,如今你做出這種叛逆之舉,那混沌教的面子,老夫不給也罷。”

老頭依舊不報名號,卻恐怖如斯,大手一揮動用真武神通,武意通靈之間,身後無數武靈相隨,纏繞在紅玉周身,饒是被混沌之靈護體,終究是壓制住了她的一身狂氣和古武之靈,短時間內都用不出拳槍一體的武道絕技。

局面瘋狂逆轉,卻對秦濤愈發不利,那老者修爲和手段更完全超出了少年的感知! “恐怕,你不是給他們面子吧,老頭,其實我也不想要知道你的名字,只是我不殺無名之輩,現在你的舉動讓我生氣了怎麼辦。”

“你們這些人高高在上,永遠只會考慮自己的利益集團如何,根本不管這些棋子的感受。”

彷彿是碎裂骨聲,被緊緊限制行動的老人意識到自己面對的並非泛泛之輩,搭手的功夫就碰出地面兩道裂紋,一天一地,乾坤序列,正是因爲拳腳無眼,此時無關的人都退了開外,開始凝神靜氣,彷彿只要扛不住兩人交手的餘波,都可能瞬間粉身碎骨。

“也對,既然是棋子,怎麼可能被顧及感受呢,還是怪我太天真了,這種話說出來,肯定那個老東西也會笑話我的,洪老,有些話說開了也就這樣。”壓力減少之後,秦濤明顯輕鬆不少,胸口之上纏繞的咒氣更是可以清晰的察覺到。

“現在洪門龍頭老大的位置,我覺得女流之輩未必當不得。”表面上少年依舊不動聲色,用言語刺激老頭心中的軟肋,實際上也找尋找時機,天下間成就大事之人,無不是尋到了一個關鍵時機,此時被黑巫師頭領盯上,滋味也的確不好受。

“哼,多管閒事,老夫名元祖,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就怕你認祖歸宗之後,不知道是人是妖,如今我洪門包容乃大,若是在華夏,名門正統可容不得你。”

老頭從始至終都沒有離開過自己輪椅的位置,只是凝空聚勢,內家拳術就如同實質一般,破空而來,實際上煉氣和古武都是一般,許多人找不到訣竅,便沒辦法完全入定入門,實際上功夫火候到了,感悟一通,便是質變之時了。

“好霸道的拳氣,看來你還是胸有成足了,老頭,看來你平日裏夠威風的,說話做事說一不二,現在你一聲令下,洪玉不管怎麼做,都會陷入一個死循環之中了,孝義難兩全,還是自己多掂量掂量吧。”

嘈雜聲不會逃過秦濤的耳目,此時他雖然困在氣場之內,亦或是自己畫地爲牢,想要出去並不難,但巧就巧在,自己打開的局面,實際上也可能是一種牢籠,如同網遊之中具備攻擊吸血能力的角色,或是恢復的能力,一旦運轉起來便不能停下。

此時秦濤運轉丹火奇功,配合自己的九天麒麟真炁,正是從純陽正霆之中汲取能量,爲自己恢復傷勢,堪稱是一種極其變態的套路了,其中承受的痛苦和危險性,即便是正統法門,終究還是可能被反噬。

否則西方巫師爲何很少動輒一個大火球丟出來,不要說這種魔力攻擊方式不算很科學,甚至作用面也比較狹小,甚至有時候不如祭出一點火星來的實用了,盲目追求能力的華麗效果,固然可以加持自己的鬥志,但終究遇見真正高手之後,無異於自掘墳墓。

“住口,這件事,唯獨輪不到你來說,你要清楚自己的身份,秦濤,你什麼都不是,只是一個多管閒事的外姓人,除非你有那個膽量,如果可以做到,就算和雪晴一起,我也勉強可以接受。”

觸動之間,秦濤的心臟產生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感受,而老頭正抓住了這個瞬間,猛然從輪椅之上跳起,身法輕功堪稱絕頂,果真是強行假裝殘疾,行動力其實比年輕人還要誇張。

“該住口的人是你!我洪家沒有你這種吃裏扒外的子孫,給我滾出堂口!”

所謂惱羞成怒,那頭頂之上的鶴髮,洪元祖卻也維持不住一番儒雅和高手風範,即便是從古詩詞之中體會到的意境,此時也完全凝爲肅殺。

秦濤甚至能感受到一些明顯的詞句,如將軍令,或是屠殺令,其中言語乃至意境,都可以提供人修煉之資源,只是陸家之道最爲浩然正氣,修煉這種法門,便愈發考驗自己的心性所在了。

正如儒道算是他比較少接觸的晦澀領域一樣如今面對的強敵,甚至比高塔中的黑巫師還要更具備驚心動魄的能力,秦濤知道這種本能,這意味着對方是真正擁有殺死自己的能力,纔會出現這種微妙的感知力,而外界隱約傳來的聲音,更是刺激到了他的靈魂深處。

“這個野種居然還沒死,切,和一個鄉下女人生出來的玩意,也敢到海外來丟人,各位!現在我們秦家來主持局面,不爲別的,只爲了清理門戶,若是今天技不如人倒也沒話說了,不過現在有洪爺代勞,我們樂得清閒了。”

秦凌風,秦濤第一時間想到了這個名字,開口之人丹田氣穩,呼吸卻不均勻,只是開口就給人一種心術不正的即視感,除了他掌管族內修煉資源的四叔,幾乎想不到其他人了。

“秦羽,這個敗類也來了,只可惜當年父親最照顧的就是他,只敗不殺……父親,我不會忘記您的告誡的,手足之情,換做是我也許同樣會顧慮,只可惜某些人,完全無法讓我憐憫。”

秦家上下,未必全部都該死,但有一個人,秦濤必須看到他的慘狀纔可以安心,除了秦凌風之外,沒有人可以讓他恨到骨子裏去,唯獨一個表面裝作道貌岸然,不惜代價對自己趕盡殺絕的人。

若不是秦濤修爲不斷飆升,對方絕不會放過任何一個羞辱的機會,眼神,氣息,甚至是同處在一個空間,也希望看到他難堪的模樣,品嚐這份絕望。


“目無尊長,秦濤,看來你果然是天生的叛逆,看看你現在的模樣,和怪物有什麼分別,現在就讓大家看清好了,你沒喲資格當我洪門的女婿,更不可能成爲秦家的繼承人,甚至是歸家的資格都沒有。”

恐怖的怪力從老者雙臂上發出,此時真武洪拳激發到極致,彷彿真能看到護法真靈,壯大的化身無窮巨力,山崩海嘯之中,蘊含的還是一個勢字,一步步碾壓自己的敵人。

其目的上似乎和秦凌風極爲相似,想要在精神上完全擊潰秦濤,殺人誅心,這樣做已經完全無法用歹毒形容,畢竟只是殺人,終究魂識還在,還可以入六道輪迴之中,修仙終究有望,而滅人道心,很可能會面臨魂飛魄散的境地!

“尊長?呵呵,洪家的老東西,我看你現在真是活膩了,睜大眼睛看清楚!現在到底是誰咄咄逼人,是誰狼狽爲奸,你們自以爲一片鐵桶江山,可以吃死我完全沒有翻身的機會,現在就讓你看看,逆鱗的威力。”

所謂逆鱗,並非特定的鱗片其一,如今有恃無恐,也無非是老頭看出秦濤如今的狀態,別說是逆鱗,基本上自己的本命神通也施展不出拳腳,想要復仇簡直癡心妄想,兒女私情更是困住他,人脈險惡,家族陰謀,重重疊疊,無不是深潭大澗,欲要索命奪魂。

“秦濤!”陸雪晴的驚呼聲從組建消散的氣場之中傳來,此時高塔下,人馬已經重重疊疊,圍繞成好幾部分,其中混沌教衆反倒是站在了中立立場之上,洪門的諸多堂口,還有一些附帶的小堂,也帶着自己的人馬兵馬召集在了一起。

唯獨秦家的人馬最爲扎眼,秦濤看到了一些曾經的外族人或是一些秦家的僕從,現在已經帶上了一副冰冷多的面孔,統一灰色制服,看上去十分古怪,最讓人在意的還是他們身上充斥着的基因血脈氣息,膨脹的肌肉給人一種十分病態的即視感。

“果然,龍武力士的祕方,是龍家分享給秦家的,所以你們早就有所勾結的,至於今日,那個老東西肯定沒有親自到場,秦凌風,其實你們之前完全有機會滅掉我的,但只是選擇挫敗我的鬥志,簡直可笑。”

如果自以爲天下無敵,其心動搖,武者絕不會輕視自己的任何一名對手,如果任何一個條件和細節不滿足要求,也不配被稱爲古武者,次時代之中,唯有擁有力量之人才被崇敬,看似陳詞濫調無可奈何之中,一句強者爲尊,道盡一切。

“尊者,唯德兼備,要是一點德行都沒有,天道也不會庇護你們,以爲自己擁有一點實力就可以目中無人,果然還是你們的風格,龍家,洪門,秦家,隨便來吧,就算你們一起上,也只夠給我墊腳的。”

而對於某些特例,秦濤根本不打算尊重,因爲他們沒有這種資格,只要默默看着自己改變局面就好,縱使這番話只是秦濤的心聲,其鬥志心意化爲精神之能,戰意堪稱無極無界!

當看到陸雪晴被龍家的人圍住,想要逼迫她表態時,看到秦凌風得意的想牽上對方的小手時,這一切對秦濤而言不僅是折磨,更是一種徹底的激發。

“吼!”在後勁處,五相無形,卻也有跡可循,秦濤感受到了自己血脈之中的衝動,他不會傷及無辜,但上了自己黑名單之中的人,彷彿被一道血色的圓圈所標記。


只要靠近那一股接近火炁的能量,自己體內就涌現出無窮的戰意和速度加持,憑虛御風,手中麒麟牙交織如膽,壯大自己筋骨內臟之間,以那逆鱗爲圓圈擴散出了一圈圈緋紅色交織着暗黃色能量的恐怖風暴。

“受死吧,洪玄商。” “秦濤……你可不能恩將仇報,雖然你不是我洪門中人,但總該明白義字當頭,這是規矩,誰要是不管規矩,遲早要變成衆矢之的,別以爲自己有了金丹雛形就可以天下無敵,現在我龍家隱世不出的高手,不少可是出身下元水界。”

天道生天人,武神可下凡,洪玄商沒料到自己埋下的種子,竟然在唐人街提前引發出來,唯有牽動自己族內高手的身份來歷,纔可以震懾強敵,否則以如今秦濤不斷增強的勢,註定會爲自己帶來巨**煩。

“你又可知道,我最看不起的,便是沒有志氣自己衝擊極境,卻嫉賢妒能,整天只知道陰謀算計的小人,武者,只有問心無愧之人才配!”

武者二字,可問天地,可遨日月,證得其心御通明,所謂修體,實則淬心,但卻不是一味強迫自己心性圓明,許多事秦濤早已看淡,但唯獨對天下之惡,對人心之惡,一分一毫都容忍不得。

“我的道,本不是多管閒事,也絕不會是麻木不仁,若是修出通天手段,卻連你們口中無能的凡人都無法顧及,修來又有何用?”

道派武者並非佛宗武者一般四處遊行散修,但並非真正無作用,所謂無爲,只是針對自己的心而爲,若是刻意而爲,便是妄爲,若是清淨,便是無爲,根源之道,無爲既可有爲也。

“動手。”秦凌風早就從暗處現身,躲藏在龍家和洪門地盤之中,卻絕不是委曲求全,如今戰局混亂,一衆戰神幫教衆也被困在了恐怖的靈牢之中,巨大的光幕正是洪爺發出,此時他切換思路,爲的就是徹底封殺秦濤希望。

“可笑!簡直可笑!你們以爲可以支配世人,但這絕不該是一個吃人的世界,弱肉強食之外,天道有情,萬物有心,若是連這一點都看不透,你們早就大勢已去了,秦凌風,我會收拾掉你的幫兇,然後一點點讓你身敗名裂。”

秦濤感知力全然張開,如今局面雖混亂,但顯然已經被官方知曉了,米國這邊經常出現修士的爭鬥,死傷更是尋常,換句話說,當權者甚至希望發生這類事,因爲只有不斷的進化,纔可能誕生出強大的戰士,而不是通過嘴炮產生。

而凡事都有意外,如今秦濤明白自己腹背受敵,亞爾曼和約翰的氣息若隱若現,但想要改變局面,靠兩位國際友人還是不夠,到底啊還是要化腐朽爲神奇,一招定乾坤了。

“靈劍匣中藏,聚因含道情,劍心不可息,神緣無爲擎……”

熙熙攘攘,忽遠忽近,道中唯心,此中有悟,秦濤回想起宗門留給自己的口訣,正是天遁劍法的無上奧祕所在,雖看似玄之又玄,但若是自己用表面看待,終究只能領悟軀殼罷了,想要得精髓,終究要問心。

龍武力士, 穿書反派:打打怪,撩撩漢 ,反倒是如魚得水,正因爲陸雪晴基本上被陸家的高手保護下來。

其中不凡丹術高手,一口八卦火炁化靈炎,絕不是凡人身軀可以輕易承受,如果不是被靈界和物界法則限制,威力還要更勝一籌,但終究和武者交鋒有所劣勢,纔會被迫保護自己的大小姐,而不是他們也十分看好的姑爺了。

“好強的妖脈之氣!三少爺五少爺,這一次你們的命令超出了我們的範圍之外,老爺那邊我們一定會特別報告的,我們身爲下人人微言輕,但還是希望你可以好自爲之,不要和心術不正的人廝混,誤了自己的道心。”

局面關鍵所在,正是足以影響所有人命運的戰力,高階能量不只是產生威壓效果,甚至還可以改變某個空間範圍內的規則,既如八卦武域,但絕不是那般神奇無腦,想要做到掌控,就必須做大感知和透析,智慧解析萬物。

這便是萬佛之祖的境界,才堪稱強大無比,傳聞佛派武者修心到達極限,啓發自己的智慧之眼,時常可以不戰而屈人之兵,即便要戰,佛怒火勢如滔天,世間萬惡都難逃法網。

“三位長老,你們無名無姓,從小對我多有照顧,如今一事,算是我龍雲霆鬼迷心竅,但我不甘心就這樣痛失緣分,只要秦濤一死,剩下的兩人沒有資格和我爭,秦家那邊我也會給個交代,不會讓他們白白犧牲一人。”

龍雲霆額頭之上何嘗不是汗珠密佈,欲言又止,最終還是一咬牙,說出了自己的本意來,遠處的龍修則是暗暗搖頭,感嘆自己的弟弟果真是中了屍魔迷障,解脫不能,以卑鄙之爲破此劫,唯一的希望便是秦濤以德報怨,只是對少年而言,卻愈發不公平了。

只因他原本就是家族棄人。

“三位前輩,金丹境修行不易,我也敬重你們德高望重,何況天妖盟之內的事,拿到檯面上來,總歸有些不妙。”

秦濤如今尖牙利齒,頭上雙角似炁非靈,周身膨脹的鱗片能量愈發亢奮,卻愈發和尋常的妖族血脈之人產生了分歧,不再是外貌出現特徵,而是內斂,只是這樣註定會被排斥,站在另一個分歧點上的怪胎。

“半妖的小輩,沒想到華北如今真是無人了,竟然讓你這種人來坐鎮天妖盟,不過也罷,肯定還是胡天海那個傢伙想來的妙招,巧立名目,躲避宅劫,方能化險爲夷,只是我們欠不下你們如此之大的人情。”

秦濤回想起金剛伏魔陣,怕也不過如此,但自己可不是武俠小說之中的豬腳,凡事還是要貼合現實,僅僅雙方炁的質量,就完全不是一個層面了。

所謂金丹,正是丹田質變,元嬰還算是心境通明,丹術一旦修成,丹田便散發出瀚海一般的波紋,光芒如丹,方纔明曰金丹,內在的靈能更是淬鍊自然,但絕不是爲了追尋力量而成。

因而真正的修士纔會逐漸式微,大衆終極只能接受那些口才流利之輩,起碼能說一些話讓自己聽着舒心,否則既知自己修行無望,又被打擊一番,豈不是要瀕臨絕望?

少年卻明白,這並非修仙之人的過錯,而是世人之妄,奈何如今凡人過錯,天道承載,更連帶着修士們渡劫迎此中氣數,如今末法時代進入頂端,也既是新末,關鍵時機所在,但凡所有了解到此中劫難者,都看到一幕感知畫面。

“我懂了,看來你們鐵心要和我撇開關係,你們背後的能量,我也猜得到一二,只是小輩斗量問上一句,你們龍家雖勢大,堪稱砥柱中流,殊不知天妖盟乃是五家主持,便是五位家主前來,你又何德何能,敢這樣拖他們下水?”

令符當頭,秦濤臨危不亂,既然自己鐵定被算計,即便無可奈何,即便心有不甘,即便憤恨,終究還是要等待時機,所謂正道滄桑,既然選擇規矩做人,就註定會被打壓欺辱,但是否一定承受這些苦難和不公,終究於心而生。

“好!盟主果然非常人,想你身爲半妖之體,竟然也可以讓那些老東西認可你,蟒無常的罡氣怕也奈何不了你。”龍家三老,一人似石柱,高大卻絕不算鍛鍊過度,身上的肌肉鍛鍊的七分成就,更是骨骼異於常人,氣沉力猛。

“只是我龍家不同他們大族,算不上天妖盟絕對的掌權人,只是我們善於修行,起碼在鬥法之中,還是有自己的獨到之處。”此人便是圖老,和離老,莆老同爲龍家的老古董級戰力,本身算是虛丹高手。

其中離老幾乎和真正金丹修士只有一步之遙,卻唯獨卡在了心性之上,不敢莽撞突破,纔算是無法突破寸進,此人身形枯瘦如槁,卻絕不會給人瘦弱不堪的印象,而另外一人矮胖和藹,笑的和彌勒佛一般,

此人鬍子和長髮卻頗有一番道爺的風範,全然不像自己胖和尚的身材,正是莆老,卻偏偏令秦濤許久看不清此人面目,不免心中生出到了一番計較。

“明白,你們的意思是,龍家雖然來自下元水界,算不得修士之中最爲背景深厚之人,只是你們在修真界元之中的上士,怕是神勇無比,力修成道,所以在下界更是可以碾壓一般的凡人了,天妖盟盟主,你們並不屑當。”

此時見不到蝦兵蟹將的蹤影,兩脈人馬也是如此,只是秦濤依舊可以辨認出,眼前無數碧藍色的妖族符文,正是其他的水族部衆,龍家無法代表完全的水元界中龍宮勢力,但終究是那邊在人間的代言人,靈域和人間,層面差的簡直不是一星半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