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少廢話,打電話給我有什麼事?”徐洛辰沒好氣的說道!

“嗚嗚嗚,老闆你太殘忍了,爲什麼不對我溫柔一點呢?”電話那邊傳來劉達無厘頭的話語!

徐洛辰無奈的搖搖頭“該死的傑克,你再廢話,待會看我怎麼收拾你!”

電話那邊的劉達,身子不由自主的一個顫抖,自己的這個老闆有暴力傾向他是知道所以他語氣一變變得討好的說道“老闆在你去岐山的時候,我把姬家的公司黑了,害得他們損失了1000億人民幣,然後我把他捐給了國際紅十字會!”

徐洛辰有種破口大罵的衝動“你這個白癡1000億你就這樣捐了,就算捐也要捐給華夏的希望工程啊!真是白癡!”花明氣呼呼的掛掉了電話!

原本以爲會得到徐洛辰誇獎的劉達鬱悶的拿開電話“我的老闆真不好伺候!”掛電話後徐洛辰還在暗罵劉達是敗家子!

接着他又撥通了阿飛的電話,彩鈴過後響起了阿飛公式化的語氣“邪少你讓我查的那個法拉利已經查到了!”

“恩,是誰?派人去給他點教訓吧!最好打斷他的一隻腳!”對於冒犯自己的人徐洛辰從來不會手軟的!

“邪少,這件事可能有點難辦,因爲他是新任市委書記的大公子,我擔心……!”

徐洛辰微微沉思了一下然後說道“沒事你找人去做吧,隱祕一點就行了!”

“是!”這次阿飛沒有在說什麼,他是一個聰明人既然邪少讓他去做他就沒有什麼顧忌了!

徐洛辰再次撥通了劉達的電話“傑克幫我查查PT市市委書記的所有資料!”

“好的,老闆!”這次劉達震懾于徐洛辰的淫威沒有敢廢話!大約十分鐘後徐洛辰發現自己牀頭剛買的手提電腦居然自動開機了,先是屏幕上出現了一段穿着三點式金髮女郎的跳鋼管舞的視頻!接着又出現了一排中文發光的字體“老闆這就是你要的資料!”

徐洛辰目瞪口呆的望着這一切,他沒有想到劉達的黑客技術居然這麼厲害!他上前一步用鼠標點擊了屏幕下角,接着文件夾打開後就出現了一名帶着眼睛眼神銳利的中年人,下面卻是幾頁整理好的資料!。

大約五分鐘後瀏覽完資料的徐洛辰關上了自己的筆記本心中發出一聲冷笑“希望你放明智點!”

“少爺該用餐了!”有傭人來叫呆在房間中的徐洛辰!

在飯桌上徐洛辰聽福伯說,劉振因爲愛人死去,加上師門被滅,現在徐洛辰的修爲也超過了他所以他留下一張信就流浪天下去了!


對於劉振的離去徐洛辰還是很惋惜的,也許在流浪過一段時間也許他會淡忘血月吧!如果是李夢顏或者玲玲她們其中一人死去,或許自己會更瘋狂吧!

一天的時間很快就渡過,穿好衣服走出了房間,來到草坪開始演練拳法,今天沒有了劉振熟悉的身影,他有點不適應!一個小時後,他壞笑着從窗口翻進了玲玲她們的房間,他抓住被單的一角用力一拉大聲叫道“懶豬豬們改起牀了!”

那知被單下居然是2具只穿着粉紅色的絕美玲瓏身軀,花明感覺自己的分身迅速充血熱血沸騰!不過他壓下了自己的慾望因爲他還要去上學!

玲玲與蓉蓉則嬌羞的捂住自己的重要部位,產生有一朦朦朧朧的美感,他心底一顫知道再待下去肯定會出事所以狼狽地哦翻窗離去,身後傳來一長串銀鈴般的清脆笑聲!

用過早餐,徐洛辰開寶馬車去學校,徐洛辰剛走進教室,他們對着所有看向自己同學微微一笑,不過,很快徐洛辰的笑容就凝住了,因爲他看見原本自己的座位上一名渾身透着“公子哥”的陰柔少年正坐在那裏,他給人的感覺很**,而且還不停的與李夢顏說着話,李夢顏眉宇間露出了厭惡的神色,可是“公子哥”仍然臉皮很厚的說着!

徐洛辰走到自己的位置前淡淡的說道“同學請你離開我的我的座位!”此時徐洛辰嘴角的笑意已經不見了!而李夢顏見到徐洛辰來了神情莫名一鬆她欲言又止!

陰柔的公子哥輕蔑的看了徐洛辰一眼“這個位置是我的,你另外找位置去吧!”

徐洛辰冷冷一笑“我最後提醒你一次,馬上離開這個座位!”眼見二人爭鋒相對,2班所有的人同時把眼神投向了這裏!

陰柔公子哥陰測測的一笑“你叫徐洛辰吧?聽說你很狂!不過在我葉天勳眼裏你什麼都不是?最多算一個屁!”

見陰柔公子居然侮辱徐洛辰,李夢顏宛如一隻發怒的小獅子猛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用手指指着他大聲的吼道“葉天勳你太過份了!請你離開這裏!我不是不會喜歡你的,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整個2班都被李夢顏的強悍表現所雷到了,頓時對這個文靜的女孩刮目相看起來!徐洛辰的嘴角在李夢顏發怒的瞬間露出一絲笑意!感覺自己表現有點過火的李夢顏與徐洛辰的眼神一接觸就不好意思的一躲!

見二人居然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眉目傳情,他對李夢顏說道“你總有一天會求着我要你的!”

葉天勳心裏那個氣啊!接着,葉天勳又渾身顫抖的指着徐洛辰的鼻尖冷哼一聲說道“劉宇,霍然給我狠狠教訓一下這個小子!”

徐洛辰發出一聲不屑的笑聲,然後快速抓住了指着他鼻尖前的指頭用力一掰,隨着一聲清脆的響聲,葉天勳發出一聲慘嚎!

這時,那兩名叫做劉宇霍然體形高大的少年揮着拳頭向着徐洛辰迅速衝來!

“不知好歹!”徐洛辰一個旋身回踢在二人的胸膛,頓時叫做劉宇霍然的少年身子被踢飛出幾米!

2班不少的學生在心低暗自叫好,這個葉天勳仗着自己老爸是PT新上任的市委書記在班上橫行霸道,受了委屈的學生卻又不敢吭聲,所以在他去追求李夢顏的時候沒有一個人提醒他!

雖然葉天勳偶爾聽說徐洛辰如何厲害,不過他並沒有放在心上,因爲他的陪讀劉宇霍然都身手不錯一人對上十來名普通的大漢都不成問題!在他想來一箇中學生再厲害也厲害不但哪裏去,他沒有想到自己剛通過自己市委書記兒子的身份讓校長將自己調到與李夢顏同桌不到一個星期,徐洛辰就回來了!而且一點不顧及他的身份,並且還一招把自己的兩名陪讀兼保鏢打傷!

徐洛辰消瘦的身子往前一步踏出,然後一把抓住了葉天勳的後領,不斷掙扎的葉天勳大聲吼道“徐洛辰你死定了,你居然敢得罪我!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PT市市委書記的兒子!”

原本以爲花明會因爲自己自報身份而放掉自己,可是他錯了!

徐洛辰憐憫的看了葉天勳一眼,不屑的譏笑道“只知道靠自己老爸身份顯擺的傢伙,讓我替你老爸教訓下你怎麼做人吧!”

“啪啪啪!”三記響亮的耳光令2班被葉天勳欺負過的同學大爲爽快“我讓你炫耀,你老子是市委書記又不是你是,你得瑟個什麼勁?”葉天勳被扇的左臉頓時腫得像饅頭!

“徐洛辰你還不放了我,不然我會讓你後悔的!”葉天勳仍然不甘心的吼道!不過聲音已經小了很多!

徐洛辰翻了一個白眼“愚蠢的傢伙,就讓我來扇醒你吧!”說着就在葉天勳另一邊臉上扇了幾記!頓時他的臉頰就兩邊一樣的胖了!

“徐洛辰你在幹什麼?還不趕快把人放了!”秦雨若狠狠的瞪了徐洛辰一眼然後大步走進了教室!

“好的,老師!”徐洛辰手一鬆葉天勳就掉落到地面,頓時摔得他疼的呲牙咧嘴的!

葉天勳一臉怨毒的看着徐洛辰“你……!”

徐洛辰無奈的聳聳肩“不能怪我,我不想這樣的!不過老師的命令不能不聽,同學們說是不是啊!”徐洛辰的聲音猛的提高!

2班的學生楞了一下然後就“哈哈哈!”的大笑起來!

秦雨若走到徐洛辰的身邊把葉天勳扶了起來“葉同學你沒有事吧!”

“劉老師,這徐洛辰他太過份了,居然動手打人!”葉天勳撫摸了一下自己腫得不像人樣的臉頰怒急的說道!

徐洛辰不屑的一笑“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打你了,請你不要侮辱我!我這人最討厭暴力!” 夜綾真的很想去看看赤風,想知道他現在的情況。但是她也很清楚,如果妖皇不放行她是不可能踏出妖王宮半步的。所以她只能耐心的等待著,等妖皇同意。

「不行!」妖皇卻很乾脆的拒絕了,板著臉嚴肅的說道,「此時人類勢力出動的元尊不在少數,你過去了一定會被發現的。」

「他們感知不到我的氣息,怎麼能發現我?」夜綾不服氣的看著妖皇,爭取說服他讓她去看赤風。絕美的小臉上寫滿了倔強,不服氣的盯著妖皇。

「那在秘境之中,他們是如何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現你的蹤跡的?」妖皇見夜綾還是不聽勸,又耐心的解釋道,「他們能發現一次兩次,就能發現更多次。」

夜綾看著妖皇堅定的眼神,聽著他的說辭,心裡又一次矛盾了。

要不要去呢?去了就可以看到赤風了,但是很可能會壞事。可要是不去她就沒辦法知道赤風的情況,心裡會很不安。

可是以目前的情況來看,不去才是最好的吧?畢竟他們的目的就是逼著自己出現,逼著她在眾人面前展現修為。她如果去了,很可能就會像妖皇說的那樣被那些人抓住。那樣的話,只會拖累赤風。

不去了吧!赤風要是有危險,妖皇不可能坐視不管的。而且這次妖皇說是對赤風的考驗,那就更不可能對此不管不顧。只是她真的很想知道赤風的情況,而妖族的人是不可能告訴她的。除了自己過去,她還能有什麼辦法可以知道?

「我可以不去,但是你必須告訴我赤風的情況。我是他的女人,他沒有休了我之前,我都有權利知道他的一切。」夜綾妥協了,可看著妖皇的眼中依舊倔強,還有一絲祈求。除了妖皇,她真的不知道還有誰可以告訴她赤風的情況了。

「嗯!」妖皇點了點頭,看著因為妥協臉色變得有些蒼白的夜綾,說了幾句安撫的話,然後就打發她回去了。

夜綾回到自己的住處,看著空蕩蕩的屋子,想到了之前赤風和她洞房的情景。臉不由自主的紅了紅,對赤風的思念就更深了。

赤風離開已經快一個月了,可是這將近一個月的時間裡她只知道赤風很好的消息,具體的什麼都不知道。可是自己又不能去找他,只能等。而對於夜綾來說,等待才是最煎熬的事情。

不過有了妖皇的保證,她也不至於太過擔心赤風的安慰。安心的待在自己的房間,等待時間慢慢過去。只是她禁閉的時間還沒有過去,一日三餐的膳食都是廚房準時送來的,讓她有些不習慣。

但是在關禁閉的時間之內,夜綾也省去了給皇后請安的事情,不用在面對那個處處針對她的魅姬,心裡也舒服了一些。只是不能離開房間而已,對她來說根本就不是什麼大事。

然而在靜靜地等待之中,卻突然傳來了妖皇的傳召。她以為是赤風出事了,妖皇才會在她關禁閉的時間傳召她。所以一下子亂了方寸,立刻跑進了聖德殿。

這一路上她看到了很多妖族弟子露出的鄙夷眼神,也聽到了一些侮辱的話,但是都被他自動屏蔽了。

她根本就沒有去想他們都說了什麼,只顧著跑了。她只想早點見到妖皇,只想早點知道關於赤風的消息。

可是當她氣喘吁吁的跑進聖德殿時,卻看到了一個本不該出現的人。除此之外,還有一名妖族的長老和魅姬站在大殿之中,大殿之上依舊是妖皇和皇后。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師兄怎麼會在這裡?

「陛下,赤風怎麼樣了?」不及多想,夜綾剛讓自己呼吸正常一點就立刻問出了心中的疑惑。眼睛直直的看著妖皇,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赤風的情況。其他的事情她不在乎,也什麼都不想管。

「表哥好著呢,讓你失望了!」魅姬看到夜綾一點規矩都沒有的闖進了聖德殿,看見妖皇皇后和大長老禮都不行一個,立刻生氣的出言嘲諷道。

沒事?沒事就好!夜綾沒有在意她的語氣,只聽到她說赤風沒事,渾身上下都鬆了一口氣。微微的笑了笑,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氣,平靜了一下自己的情緒之後,她才站好緩緩的向眾人行了禮。


一旁一直看著夜綾的孟輕狂,周身的氣質更憂鬱了。看著她鬆了一口氣的樣子,心裡也跟著她鬆了一口氣,但是心裡的失落卻難以掩埋。

她那麼匆忙的衝進來,第一句話卻是再問赤風的情況。看到他也彷彿從來沒有認識過一樣,直接轉移了視線。他的心狠狠地被扎了一下,可是卻又無法讓自己恨她。就連赤風,他也只是羨慕嫉妒而已。

「綾兒,我們又見面了!」孟輕狂在心裡輕輕的談了一口氣,主動和她打起了招呼。他不想被夜綾疏遠,哪怕他心裡知道這只是戲,一場為了瞞過所有人眼睛的戲。

「是啊,孟宗師。」夜綾知道赤風沒事了,心裡鬆了一口氣,理智迅速回歸。看著孟輕狂的眼睛,輕輕的福了一禮,簡單的回答了一句。

她不喜不悲彷彿沒有感情的平淡話語,還有那一聲『孟宗師』將孟輕狂的心擊了個粉碎。她面對赤風的問題可以失去理智,而面對他卻永遠這麼理智。

他們也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過了,她難道就不想他嗎?他冒險來這裡,她就不擔心他嗎?她知道他以後可能面臨的處境嗎?

孟輕狂心裡有很多的問題想問她,更想問問她究竟有沒有喜歡過他,哪怕一絲絲。可是每次看著夜綾清澈的眼睛,他就什麼都問不出來了,也不需要再問了。要是她的心裡有他,又如何能每次都表現得這麼平靜?

「最近過得好嗎?」很官方的問候,可是將所有的情緒都壓抑過後的聲音卻透著些沙啞,但是眼中卻只剩下了本質的憂鬱色彩。平靜的看著夜綾,彷彿只是看到了一個很平常的故人。 這下就算秦雨若都忍不住笑了起來,這徐洛辰簡直就是胡扯,不過很快她就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眼帶笑意的問道“徐洛辰你老實交代葉天勳有沒有污衊你!”

“冤枉啊,我真的沒有打過他,明明是他自己扇的,我想要阻止他不要做傻事,然後老師你就來了,老師不信可以問其他同學!”

秦雨若眼神疑惑的轉向其他人卻傳來整齊的聲音“老師我們作證就是葉天勳自己打的!”

鬼才會相信這般小兔崽子的話,秦雨若無奈的笑了笑“葉天勳同學你先去醫療所看看吧!以後別做傻事了!”

徐洛辰感覺今天的秦雨若太可愛了,他心裏卻是笑翻了天!不過面上卻要故作正經!

葉天勳感覺自己從小到大從沒這樣憋屈過“媽的!我自己打自己,我有病嗎?徐洛辰你等着瞧!”他怨恨的盯了徐洛辰一眼然後招呼上剛爬起的陪讀劉宇霍然狼狽不堪的離開了教室!”

“好了,開始上課,徐洛辰你剛剛回到學校就惹事,如果這次考試你成績下降,看我怎麼收拾你!”秦雨若丟下一句狠話就往講臺上走去!

徐洛辰剛坐到座位上就聽見李夢顏小聲的說道“你真是壞透了,虧你想得出來,他自己打的幸好大家都很討厭他,不然你少不得被處分!”

“嘿嘿,他居然敢來勾引我內定的老婆,不教訓教訓他怎麼行!”

“想死!”李夢顏臉頰一紅然後伸出小手抓住徐洛辰腰間的細肉狠狠一扭一轉,頓時疼得徐洛辰發出“噝噝”的聲音她才滿足收回手掌的李夢顏白了徐洛辰一眼拿起書本認真的看了起來!

徐洛辰微微一笑,看來李夢顏已經不再生自己的氣了,突然他感覺到一道熟悉的目光,他循着那道目光看過去看到林夢潔正一臉笑意的看着自己!他也對着對方一笑,還調皮的眨了眨眼睛,林夢潔羞澀的把頭一低,然後急急忙忙轉過頭去!

下課時,秦雨若對徐洛辰說道讓他放學後去辦公室一趟!徐洛辰笑着點點頭!在秦雨若離去後不少同學就迅速的跑到了徐洛辰的座位狠狠恭維他打得好,他才知道葉天勳在2班是多麼的不受歡迎!

中午鈴聲響起,大多學生快速走出教室,只有林夢潔慢騰騰的收拾桌面上的書籍,但是她眼光卻飄向了徐洛辰那邊!

徐洛辰見班上就剩下自己與李夢顏和林夢潔,他心思一動說道“今天我們不去食堂,我們去附近的餐廳吃好不好?”

李夢顏稍微猶豫了一下不過她見到林夢潔都欣然答應所以也同意了心裏卻在暗罵“花心大蘿蔔!”

在2位美少女的陪伴下徐洛辰得意萬分的往着校門走去,一路上不少神話貴族學校的學生都認識徐洛辰這個花花公子,他消失了一個多月後一回來就把市委書記的兒子打了,可謂是不謂不牛!他的名聲也更加響亮!很多女生看向他的時候眼神中多了一些心形,不少想要上去示愛的不過在見到環繞在他身邊的2位女孩就黯然止步了!

而不少男生心中既羨慕又嫉妒,但是他們卻不敢放出半點不敬的語言,能夠海K市委書記公子一頓的人能簡單嗎?何況他還戰敗過神話學院跆拳道第一人胡爽!惹火了他可沒有好果子吃!

剛走出校門,李夢顏冷哼一聲在徐洛辰的腰間一掐,徐洛辰表情誇張的咧開嘴,猶豫林夢潔走在徐洛辰的另一邊所以看到了徐洛辰咧嘴的表情卻沒有看到李夢顏掐他所以奇怪的問道“徐洛辰,你表情怎麼這麼奇怪?”

徐洛辰嘿嘿一笑“沒什麼,只是被一隻稍大一點的蚊子咬了一口!”

“蚊子?”林夢潔還想再問卻被徐洛辰打斷“你說我們去哪個餐館好一點呢?”徐洛辰偷偷一瞧發現林夢潔正對他怒目而視!

林夢潔歪着腦袋想了想“我知道學校附近看了一家高麗烤肉店,也不算貴以人數收費,每人四十元”

“好吧,就去那裏!”

因爲這家烤肉店離學校不遠,所以有不少學生來這裏用餐花明三人走進去時幾乎爆滿,不過在看到身邊的女孩都興致盎然的看着那些自己動手烤肉也沒有提出換一個地方!

很快,一名貌似高麗女孩的服務員,因爲他的漢語有點彆扭,她爲徐洛辰四人安排了一個稍微差一點的座位,不過這也沒有辦法因爲這裏的生意實在太好了!

坐下來後三位女孩各自點了一些菜徐洛辰也點了些然後就點燃烤爐在那個高麗女孩的指導下動起手來,徐洛辰估計貴族學校裏的學生平時都是衣來張手飯來張口的少爺小姐些,突然能夠自己動手烤東西吃當然會興趣盎然!

果然,烤肉的技巧很簡單不一會了香噴噴的肉串就熟了,2個女孩都爭先把自己手上的肉串遞給徐洛辰,而徐洛辰卻來者不絕吃得不亦樂乎!可是過了一會兒徐洛辰就發現了不對因爲周圍不少人都在盯着他看,徐洛辰又狠狠的瞪了一下那些人又開始吃了起來!那些人都認識徐洛辰這個花花公子所以倒沒有說什麼!

大約過了十分鐘,女孩們手中的菜都烤完了他們驚訝的望着徐洛辰,剛剛他們都在爭着把自己的東西給徐洛辰,2人對視一眼都不禁爲自己幼稚的做法笑了起來,然後她們又同時看向徐洛辰仍然平坦的肚子,首先李夢顏撲哧一笑“真是一頭豬,那麼能吃!”

徐洛辰陶醉的摸了摸微凸的肚皮毫不在乎的說道“能吃是福啊!”

“切!”2名女孩異口同聲的說道,隨後都忍不住捂嘴笑了起來!

徐洛辰對不遠的高麗女孩招呼道再給來一些東西,這次徐洛辰點的都是2位女孩愛吃的東西,很快食物送上來了,2位女孩還想動手卻被徐洛辰制止了“這次你們吃,我來爲你們服務!”說着徐洛辰就開始動手烤東西!

剛開始他的動作還有點笨拙不過一分鐘後他的動作就變得十分的和諧彷彿他天生就是烤肉師,去而復返爲徐洛辰他們送飲料的高麗女孩驚訝的看着動作彷彿行雲流水般的徐洛辰,不禁停下來仔細觀賞徐洛辰的動作!

2名女孩都癡癡的望着徐洛辰,俗話說“認真起來的男人最有魅力!”原本她們都情繫于徐洛辰,現在他一個被人伺候慣了大少爺居然親自動手爲她們烤東西,“他們不感動那是騙人的!女人的感動來自細微處!”這句話不假!

“恩,好香,哈哈,看來我的手藝還不錯!”徐洛辰笑着把烤好的肉串與蔬菜遞給2人.

不過林夢潔與李夢顏仍然癡癡的望着徐洛辰,看她們眼神渙散的樣子,應該是陷入了某種幻想中!

徐洛辰邪笑一聲在用手在二人的眼前晃了晃“嗨,該醒醒了!”被徐洛辰一提醒林夢潔發覺自己失態臉頰微微一紅羞澀的接過徐洛辰遞給她烤好的食物!而李夢顏卻嬌嗔道“要死啦!”然後也接過了徐洛辰手中的東西!

徐洛辰呵呵一笑就繼續忙着烤剩下的東西“哇,好好吃啊!”林夢潔與李夢顏同時驚呼道!

正在烤肉的徐洛辰臭屁的把頭一擡“那當然,也不看看是誰烤的!”


“切!臭美!”她們雖然這樣說,但是還是忍不住把徐洛辰遞給她們的幾串東西都吃了,然後就期待的望着徐洛辰!

本想繼續觀賞徐洛辰烤肉動作的高麗女孩在同伴的招呼下,戀戀不捨的離開了徐洛辰的這座,她非常驚訝徐洛辰的動作的勻稱!就算她們都做不到徐洛辰的那種程度!烤肉對徐洛辰來說只是一個很簡單的事情一個是動作一個火候,這兩樣評着他的修爲都可以輕易的達到!

當徐洛辰把最後的一串蔬菜遞給李夢顏後,旁邊的裝菜的盤子已經空了!當李夢顏大大方方的吞下最後的東西,當她看到空了盤子與徐洛辰似笑非笑的表情不好意思的一笑,隨後又一瞪花明撅嘴說道“本小姐,今天沒有吃早餐所以有點餓,所以就多吃了一點!”

其餘2人都被李夢顏的可愛表情逗笑了,最後連她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來!一種幸福的味道在李夢顏與林夢潔心底升起!不少客人對徐洛辰這座投來好奇的目光!一男2女,男的的英俊帥氣,女孩個個貌美如花好似仙女!一些色狼都暗自羨慕徐洛辰福氣好!

“老闆,該交保護費了!”一羣一看就是痞子的青年大搖大擺的走進了烤肉店!本欲起身去結賬的徐洛辰又坐了下來,饒有興趣的看着這一幕!

不過很快他的臉色就變了,因爲那幾個痞子青年居然自稱是猛虎幫的成員! 「一切都好,謝謝掛心!」夜綾回答的也很客氣,客氣的就像對待陌生人,但是那句謝謝卻是真心實意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