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尤其是厲婉,撇了撇嘴,這糟老頭子還跟當初一個德行。

蠢得要命!

你讓人說話,倒是把人家嘴裏的破布給摘了啊!

至於現在一臉悠閒的江萬貫,則是嘴裏叼着煙,一個一個的繫着身上的扣子。

心裏對着此前喬裝打扮混進聖城的那個破布衣產生了強烈的鄙夷,還是自己的衣服穿着舒服!

完成這一切之後,江萬貫方纔轉過頭來,已經及時的將臉上的表情換做狠厲,無情。

‘啊這……’

江萬貫心裏頓時一咯噔,剛剛下手有點太快,忘了把人家嘴裏塞着的破布給掏出來了!

神話書屋 ……

江萬貫眉頭微皺,繼續那麼盯着眼前這三人。

像是不罷休一般,而又有些惱怒的既視感……

“怎麼,不肯說嗎?”江萬貫冷冷的說道。

只能這麼繼續下去了。

而後大手一伸,輕輕往回一縮,只見那半點血滴都沒沾上,已經杵在了地上的大砍刀已經被他重新握在了手中!

“嗚嗚嗚!嗚嗚嗚!”

江北嘴角狠狠的抽了兩下,他就知道……老爹肯定是想要發泄一下。

再看,這大砍刀又像此前那般,被直接丟到了天上!

那三個毛髮濃密的中年男人猛地擡起頭,目光放大,這次是誰!

“唰!”

“啪嗒!”

又是一個人頭落地,血流如注,身體直挺挺的向前倒去。

繼續。

“還不肯說是吧?很好!”江萬貫冷笑一聲。

大刀一拋!

“唰!”

“啪嗒!”

又是一個。


“現在,只剩下你自己了。”江萬貫伸手一縮,那大刀被他穩穩地握在了手中,冷眼的看着僅存的一個,已經嚇得渾身發抖的中年人。

這踏馬的,到底是什麼人啊!

不好!

難道這,這幾人就是幾日前的那個滅霸,滅絕嗎!

雖然未曾看清他們的真面目,但是這個氣質,定然是了!

沒錯!

這肯定就是那個滅霸!

那滅絕……在後面!

那個光頭男,他還在笑!就這麼好笑嗎!

不當人子的東西!

誒……奇怪,爲什麼好像是……有四個光頭?

臥槽!

這煉獄一族的小弟心態炸了。

更是劇烈的哆嗦了起來。

“嗚嗚嗚!嗚嗚嗚!”

他又一次劇烈的叫喊了起來。

“哎……”江萬貫微微搖了搖頭,正要繼續丟刀。

江北卻是已經趕忙上前攔住了他爹……

“爹,且慢,且慢!都殺光的話,就沒辦法問話了,小紅肯定是不如這種煉獄一族基層子弟對天窟來得熟絡的。”江北硬着頭皮解釋道。

江萬貫眉頭微皺,卻是又搖了搖頭,他自己犯下的“錯誤”他自己自然是知道的。

但是,作爲一個強者,他要照顧好自己的面子!

“但是我覺得他不願意說。”江萬貫深吸了一口氣,淡淡的說道。

“嗚嗚嗚,嗚嗚嗚!”那中年男人又是大叫了起來。

“要不……爹,給他一個機會吧?”江北眨了眨眼,已經先一步攔在了江萬貫的面前。

江萬貫有臺階下了。

給了個手勢,隨便你吧,而後這才繼續冷眼觀望,做一個帥氣而又安靜的吃瓜羣衆。

江北上前,先將塞在這小狼妖嘴裏的破布給揪了出來。

“哇!”

那已經化作了人形的狼妖當時就眼睛一紅,鼻子一抽,哭了出來。

“嗯?”江萬貫眉頭一皺,那狼妖渾身當時就是一哆嗦,雙手死死地捂住嘴巴,不敢說話。

瑟瑟發抖。

“你可願意說?”江北微微一笑,故作和藹的問道。

那狼妖拼了命的點頭,如同小雞啄米一般。

“可能你已經聽過我了,我叫滅霸,那個,就是我兄長,滅絕。”江北先開口解釋了一下。

那狼妖又是趕緊點頭,只是將目光移動到了江萬貫身上,看到那如刀削一般的眉眼,還有冰冷的目光,又是一哆嗦。

“他啊……他是我們兄弟倆的爹,滅門。”江北一副輕鬆地模樣。

但是這話……聽到狼妖而耳朵裏,就不是那麼一回事兒了。

滅門。

咱們不敢說,咱也不敢問。

“來,聽話,把手拿開,問你什麼,你就老老實實的說就好。”

狼妖繼續拼命點頭,很聽話的把自己的嘴巴漏了出來。

“小,小人真的不知道……我那說滅門前輩不是正經修煉者的族人,第一個就被砍了。”

說着話,鼻子又是一抽抽,眼淚差點又下來了。

太嚇人了,這實在是太踏馬嚇人了!


放在平時,四兄弟聯手,就算是死也毫不畏懼,這裏是聖城!

但是怕就怕在……這人竟然以這種方式殺了他們!


他們無法戰勝心裏的恐懼啊!

江北心中微動,可能這幫魔域的傢伙早就知道了他們的身份,是修煉者,所以纔會有那種話說出,但是這話……聽在老爹耳朵裏肯定不對味兒啊!

踏馬的,在修煉界被人喊打喊殺也就算了,進了魔域還得被人嘲諷?

最騷的是,這四個區區的狼崽子,還敢在後面跟蹤他們?

氣得江萬貫當時就給江北來了個眼神兒,然後他們就被江北幹翻了……

事情,就是這麼的尷尬。

不過江北想問的,卻不是這個。

“我想知道的,是天窟……”江北擺了擺手,緩緩從褲腰帶裏取出了自己的小騷騷。

然後當着眼前這狼妖的面,高高拋起。

“這把劍落下之前,你要是不說明白天窟除了煉獄和地獄兩大族之外還有什麼勢力,你就不用活着了,一家人嘛,都是在門口站崗的,就是得整整齊齊。”江北微笑着說道。

“有!還有很多勢力!不過都是一些小的勢力!有骷髏王族,有黑血族,有……”

這小狼妖嘴都打顫了,一邊看着天空那慢慢悠悠下落的短劍,一邊拼了命的說,就恨自己這幾十年沒好好練練嘴皮子。

但是……江北卻是聽明白了。

你別說,這天窟裏面的勢力還挺複雜,而且地獄一族和煉獄一族雖然掌控着絕大的權利,但是還有一些小的利益卻是被這些所謂的“小勢力”給掌控了。

“說完了嗎?”

“嗯……”那狼妖點了點頭,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還有一族……”

“唰!”

“人頭落地。”

“這尼瑪,這說話咋還大喘氣呢?”江北嘴角狠狠抽了兩下,一臉的無語。 這該咋整?

頭都掉了,現在接上去也肯定不好使了……

不過也沒什麼,就是差了一個族唄。

沒事!

問題不大!

先去那天窟看看是個什麼情況,然後先找這小狼妖嘴裏的什麼骷髏王族還是什麼黑血族這這那那的去研究研究。

到時候看看哪個族比較好糊弄,然後……

你就是那個幸運兒了!

對於這四個聖城本地住戶的死亡,江北一家人都沒什麼表示,死了就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