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尤其是在這千年宗派神子門之中,眼下李元道已經成功達標了,在這等實力面前,縱然是一些弟子心頭再不服,也得默然。「呼!這就是宗師高手的力量么?實在太強橫了,眼下我感覺縱然是對上宗師大圓滿之境,也能夠與其正面一戰了。」

天際上空李元道身軀漂浮,好半響后,他緊閉的眸子剎那間睜開,兩股實質化的雷光自他瞳孔深處飛掠,很快他便收斂起息,一個閃身便降落在了石台之上。而當他降臨之際,諸多長老等人都熱情圍聚上來,一個個滿臉狂喜之色打量著他。

「唔,真是太難得了。時隔多年,我宗門之中總算有誕生出了這樣一個妖孽級弟子了,元道乾的漂亮。」刑罰堂長老等人紛紛大笑道,語氣之中說不出的暢快。聽得諸位長老讚歎,李元道笑了笑,抱拳還禮。

「呵呵,小傢伙你很不錯,繼續努力。」就在這時候,長老人群中一陣騷動,五大威嚴身影並肩走來,這讓李元道心頭一驚。這五人身上氣勢太強了,縱然是現在他突破到了宗師三層,對面這五人也感覺到恐怖。而當中風驚雲的身影更是讓他心頭一震。堂主級人物!

「多謝堂主大人謬讚了,弟子元道定然竭盡全力,繼續努力。」心神略微恍惚一下,李元道趕緊抱拳,恭敬道。在眾多長老,弟子羨慕的目光之中,李元道與五大堂主級大人物交談了片刻,隨後五大堂主便悄然離去了。

最終在諸多長老,弟子恭賀之中,李元道總算是回到了東靈峰之上。深夜,明月高懸,淡淡的月光散落在天際上空,李元道盤坐在庭院之中,仰望天際。好半響后,他才輕嘆了一口氣。

「這一次突破動靜搞得太大了,今後怕也少不了一番麻煩了。」回想起白天那驚天動地的突破場景,李元道心頭也是一陣悸動。在靈境元池之中,究竟經歷了些什麼,唯獨他自己最明白!歷經九死一生,才堪堪突破那一層桎梏,達到了現在這種程度。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個,李元道才憂心起來。尤其是白天離開之際,李悠然等幾位親傳弟子望向自己的充滿戰意的目光……

「好了,臭小子別想這麼多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眼下你已經擁有了一定資本,縱然是李悠然那個級別的強者,也沒有太過忌憚,走一步算一步。若我所料不差,你今日之表現,絕對能夠引起宗門高層的注意。或許這種平靜修鍊的日子也不會太久了。」

天麟戰矛悠悠一嘆。夜涼如水,李元道聞言,點了點頭,並沒有多說什麼。而當李元道陷入沉思之際,另一邊,那古老的靈境元池之內,卻迎來了五道朦朧身影。濃烈的靈元之氣瀰漫,到處都是一片氤氳靈氣。

此時其中一人目光深邃,遙望這片古老靈池一圈,突然間他手掌微微一抓,一團乳白色的光源便出現在了他手中。淡淡的靈元光澤閃爍,頃刻間便消散開來。

「唔,果然如我們所料。這片靈池本源已經被削弱了不少,那小傢伙手段真不簡單啊。」其中一人感嘆道。

「此子不可限量, 總裁註定孤獨一生 ,就依先前那一番決定吧。驚雲,你覺得呢?」「恩,沒問題。這也算是對那小傢伙最後一次考驗吧。」淡淡的話語聲回蕩在靈境元池之內,一陣熾烈光芒之後,五道身影便消失不見了。

第二日,宗門之中大震,一則驚人消息傳遞而出,沉寂多年的親傳殿終於有動靜了,似乎想要將李元道收入其中。整個消息猶如潮水一般擴散開來,使得諸多弟子都開始瘋狂了。作為宗門內風暴中心人物,李元道更是受到前所未有關注。

原本靈境元池之事,便已經將推動風浪尖口了,而這一次親傳殿的動作,無疑是火上澆油了。一時間五大堂口眾多弟子都議論紛紛,所有話題中心都是圍繞李元道。不過作為這次風暴中心人物的李元道,卻渾然不覺,此時他正緊皺著眉頭,望著眼前負手而立的風驚雲。 「師傅,你說的是真的?」

心頭捉摸了半天,李元道才小聲道。風驚雲這個決定實在太突然了,讓李元道有些粗手不及。「呵呵,沒錯。你小子進入宗門也已經有兩三個月月了,適應的也差不多了。現在的你可是我神風堂一脈精銳弟子,有任務自然責無旁貸。這次任務,你務必給我完成。」

風驚雲嘴角含笑,道。對於眼前這個弟子,他非常滿意。若是因為某些特殊原因,他早就能夠將之提拔進入親傳殿了。不過先前靈池修鍊則是一個最好的契機,現今只差最後一步了。若是成了,李元道今後便在這宗門之中徹底站穩腳跟了。

「恩,明白了。師傅,這次任務,難道就我一個?」想了半天,雖然還沒有弄清楚,風驚雲的意圖,但李元道也只能夠接受了。而且對於這一次任務,他也有些意動。

「怎麼?你還想要幫手?」風驚雲輕笑道。「要是有的話,最好不過了,畢竟人多力量大。」

李元道嘿嘿一笑,他心裡頭一直惦記著小紫,雲沉,白河三人。眼下這次任務外出,正好可以將他們一起帶上。歷經了上次長老閣古元事件后,李元道就對此事非常上心。

「元道,你給我聽好了。人你可以帶去,有我的命令在身,相信宗門內沒那個傢伙敢為難你。不過有一點你要注意,這次前往風玄谷奪取那天命元晶,可不簡單,你必須小心。宗門高層對於此事非常重視,切不可大意。」

風驚雲點了點頭,繼續道。最終一番叮囑之後,李元道便大步走出了風驚雲書閣,不過當他正身影徹底消失在了書閣拐角處之際,風驚雲那淡淡聲音再度傳遞過來。

「對了,還有一點需要告訴你,這次風玄谷之事,並非我宗門一派而已,北荒域之中,另外幾大宗派,學院勢力怕也會摻合進來,包括卧龍學院在內。」聞言,李元道身影微微一頓,嘴角顯露出一絲冷冽弧度,旋即轉身離去。

「卧龍學院么?來得正好……」

與此同時,靈霄峰之上,一片山巔,雲霧繚繞,氤氳靈氣飄散,宛若一片仙境,在這片峰巔一塊青石之上,一名倩影盤坐其上,雙手捏動印結,一道道濃郁靈元不斷環繞在她嬌軀之上,充滿了靈性。

倩影身著淡藍色長衫,光澤搖曳,纖細的小蠻腰,一條淡藍色的綢緞輕輕束著,勾勒出一條動人的曲線。此時倩影俏臉微抬,顯露出一張氣質脫俗的嬌俏臉容。唰!同時一道細微的破風之響出現,遠處一道身影飛掠而至,眨眼間便浮現在了她身後。

「那邊情況如何?」倩影柔聲開口道。

「稟告,如煙師姐,眼下神風堂那一邊已經開始動身了,根據情報應該是四五人左右。」

淡淡的光澤散去,顯露出來人那一身綠衣身影,這也是一名女子,容貌雖然嬌好,此刻恭敬稟告道。

「唔,很好。眼下我們也該出發了。」沉吟片刻,如煙開口道。

「什麼,如煙師姐你真打算前往那地方。眼下你即將要被堂內長老聯名晉陞為親傳弟子了。這可是千載難得的好機會,你若是現在離開,豈不是……」

聞言,那名綠衣女子大驚,制止道。如煙搖了搖頭,輕聲道:「你不懂,晉陞親傳弟子雖說也是我心頭所想,但有一件事卻比這更加重要。那傢伙都動身了,我必然前往。」

「如煙師姐,那李元道真的這般值得你重視,以我看來不管是天賦潛能還是綜合實力上,你都不比那傢伙差。為了這麼一個傢伙,而放棄眼下如此大好機會,實在太可惜了。」綠衣女子繼續勸阻道。

「好了,我心已決,你去吧。」如煙揮了揮手,譴退了後者。美眸遙望天際方向,好半響后,才悠悠一嘆。


「風玄谷,看起來宗門內對那傢伙還真是重視,竟然將這等任務交給他。六宗之戰即將來臨,我倒是很想提前會一會那些高手。」

說完后,如煙倩影一閃,然後消失無蹤。神風峰下,一處僻靜山腹之中,幾道年輕身影匯聚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哎,總算能夠走出這鬼地方了。這些日子來,真是憋屈死了。」

其中一人抱怨道。

「哼,少說兩句。眼下咱們寄人籬下,呆在這神子門中危機四伏,不要大意。」另一名背負銀劍的青年冷冷道。語氣之中充斥著一股肅殺之氣。

「白河所言不差。大哥剛加入這神子門不久,尚未站穩腳跟。此次能夠得到宗門高層的重視,的確是一件喜事。而我們也能夠趁此機會脫離這鬼地方,還是耐心等待吧。」小紫開口道,略顯稚嫩的臉龐上也浮現出了一絲喜色。

「呵呵,小紫看起來你又成長不少了,還能夠想到這些東西,真讓我刮目相看。」就在這時候一道淡笑聲響起,旋即光芒一閃,李元道身影驟然浮現。此時他正一臉笑意打量著三人。

「李元道,你這個臭小子總算出現了。要不然我非得上前硬闖這神風峰了。」

看到正主出現,雲沉沒好氣道。這段日子來,他們被神子門弟子嚴加看守,就跟監視犯人似得,這種感覺別提多難受了。若不是因為李元道的緣故,怕他們在這神風峰下都呆不住了。尤其是歷經了上次火鼎之事,雲沉三人處境更加艱難了。


「恩,你們這些天的苦楚我自然知曉。但在這神子門內,你們同樣收穫不小,眼下你們三人的實力都已經達到宗師領域了。雲沉,你也達到了宗師三層境,白河你更是達到了宗師五層境,還有小紫實力也暴漲到了宗師三層。在如此得天獨厚的修鍊環境之下,你們也該偷著樂了。」

李元道嘴角掛著一絲笑意。正如他先前所預料中的那般,將這三人強行帶入神子門內,好處果然巨大。原本這三人就是天賦異稟,超遠常人。小紫自然不用多說,身為紫金猿王一族,體內流淌有紫猿血脈,體質非凡。

白河也是卧龍學院的精英弟子,雲沉身為大德皇子,天資聰慧。這三人一同進入神子門,雖然沒有能夠正式成為宗門弟子,在李元道幾番周轉之下,卻能夠在這神風峰下修鍊,好處自然多多。

記得先前剛入神子門的時候,李元道他們可是生生被那宗門的靈陣元力給衝擊得一陣狼狽。宗門之內,天地元力太過濃郁了,足足是外界十倍。短短兩月時間不到,三人實力都得到了質一般的飛躍。單論境界提升幅度,差不多可以與李元道相媲美了。

當然這也僅僅是境界幅度上而已,相對於李元道這等妖孽級的體質,本命積蓄,彼此之間也絲毫沒有可比性。但不管從哪個方面來說,李元道對於這三人現今實力都感到非常滿意。

「好了,廢話不多說了。這次師傅讓我出宗門完成一項秘密任務,正好將你們一起帶出去。眼下時間也差不多了,一起走吧。」一番簡談后,李元道開口道。

旋即手掌一揮,四人身影一閃,閃電般朝著宗門外飛掠而去。而在他們離去的剎那,其他四大靈峰之上,不少目光也都匯聚向他們這個方向。

「悠然師兄,眼下此子已成氣候,若您再不出手,將來怕是會留下大患的。畢竟神風堂那一脈弟子行事作風您應該很清楚,若是再讓他們那邊出現一個當年的蕭辰,對我們四堂來說,可不是一件好事。」

玄火靈峰之上,凌雲滿臉焦急,正向著身前那青衫男子稟告道,言語間滿是恭敬之色。

「唔,這我知曉。宗門內徒然將那傢伙調離出去執行任務,怕也是對他最後一個考核。若他能順利歸來,這親傳殿之中,怕又將會再添一人了。」李悠然眼光閃爍,輕聲道。

「那既然如此,師兄更應該出手了。現在這李元道雖借住了靈境元池修鍊,實力暴漲,突破到了宗師三層境,但對於悠然師兄來說,想要出手擊敗他,也並非難事。往師兄儘早出手,不然一旦等神風堂那幫傢伙歷練歸來,想要出手針對李元道,就困難多了。」凌雲補充道。

「放心,這件事我早已有安排。靈峰之內已經有高手出動了,目標就是沖著那傢伙去了。」說到這裡,李悠然臉龐上掠過一抹淡笑。「雲菲師妹,這次就靠你了, 生死暗戰 。」

風玄谷,位於荒域以東,靠近中州邊境,那一片地域地形複雜,兇險難料。到處都是一片蒼茫山脈,風玄谷就隱匿在那一片蒼茫山脈之中。

按照神子門記載,這風玄谷也算是一個兇險之地,雖說比不上那十大生死絕地,但對於絕大部分強者來說,也是一個生死禁地。縱然是底蘊強大如神子門這樣的超級宗派,也不敢輕易派遣弟子前往。

而這一次宗門內突然下達次秘密任務,一方面是為了考驗李元道,而另一方面,也是對這次風玄谷內的東西極其重視。一路上不斷開啟域門,飛速趕路過程之中,李元道頭腦中也在不斷回憶有關於風玄谷的消息。這一些東西神子門秘策上都曾有過詳細記載。 風玄谷,一般情況下,除卻一些大宗門會不定期派遣精英弟子前往歷練之外,其餘情況很少會有人單獨闖入此地。然後近期卻不知從何傳出一則消息。風玄谷內傳遞出一則驚人消息,王階靈粹天命元晶顯現,引得這片地域範圍內不少勢力心動。

尤其是以域幾大頂級勢力為首,也都派遣出了不少門下弟子前往探查。一時間原本偏僻荒涼的玄風谷,也變得熱鬧起來了。

對於天命元晶,但凡大宗派勢力都有著很清楚的認識。天命元晶,上古晶石,傳說中乃是由上古妖族頂級血脈之一冥妖凰一脈遺留下來的,近乎具有不死特性,若能將之煉化,甚至能藉此凝練出第二具不死元身。

這種誘惑力實在太大了,而且更為重要的是,但凡有天命晶石出現的地方,必然會與神秘的冥妖凰一脈扯上關係。對於這個消逝了近乎數千年的神秘妖族一脈,諸多宗門也存在著探尋之心。

因此此次天命元石消息一傳出,眾多勢力都有些坐不住了。首先派遣出了各自門下弟子前來探查,一旦情況屬實,各宗門內必將會有強者出現。

而在這些大勢力之中,又以神子門,雷峽谷,化天宗,卧龍學院等幾勢為主。風玄谷,地處偏僻,要想順利進入其中,必先要橫渡那一片蒼茫山脈域,好在這對於擁有小紫以及天麟戰矛這兩大助力的李元道一行人來說,卻不是什麼難事。

他們一行人也僅僅花費了兩天時間,便順利抵達了風玄谷邊緣地帶。一座荒山脈之巔,李元道等人登高遙望,前方那一片是一眼望不到盡頭的紅褐色山石,到處都是一條條暗黑色地縫,褐紅色與漆黑色兩種顏色交融在這一片荒僻大地之上,看上去顯得極其森寒。

順著那一片茫茫山石放眼望去,在那天際盡頭也是一片黑紅之色,若是細看甚至能夠發現那飄散在空氣中的一絲絲黑紅霧氣,這些霧氣都是從風玄谷內飄散出來的,帶給人一種非常不舒服的陰寒感覺。

「越過這一片紅褐色山石,就算是正式進入玄風谷了,大家小心點。」目光緩緩從遠處收回,李元道臉色有些沉重道。這不愧是宗門秘策上所記載的生死凶地,的確不簡單。縱然是現在以足以媲美宗師大圓滿級的神識力量,也無法穿透過去。這種現象對於他們來說,可不是一件什麼妙事。

「大哥,先前聽你說過,這次除卻我們之外,還有其他勢力進入。依照這玄風谷地理環境來看,若其他勢力真的出動了,怕也已經搶先一步比我我們先進入了玄風谷。若我們正面進去,難免少不了跟他們接觸。尤其是那卧龍學院……」

說到這裡,小紫話語頓住了,眼神望向了一旁白河。

「嗯,小紫所言不差。卧龍學院就位於荒域以南,距離這玄風谷最近,肯定會派遣弟子過來。眼下風玄谷內情況尚未弄清楚,還不宜與那幫傢伙硬拼,這樣吧。待會你們都跟隨在我身後,見機行事。」摸了摸下巴,李元道沉思道。

說話間,李元道目光也望向了白河。

「你怎麼樣?沒事吧?」「嗯,放心,該來的始終要來,我能應付的。」白河面色平靜道。聞言,李元道不再多說,手掌一揮,旋即率從山峰下飛掠而下,幾個閃爍間便沖向了風玄谷入口。

半個時辰后,李元道一行人出現在了風玄谷入口處,事情也正如先前所預料那般,在那龐大的玄谷口,正堆積著不少身影。此刻正嚴正以待把守著玄谷入口。而且更讓人心驚的是玄谷口處不僅僅只有一方人馬把守,而是三大宗派的人。


依照李元道目測,最起碼有二三十人,而且每一個實力都不弱,最差的也都擁有宗師一層境實力。此刻在這幫人一個個眼神犀利,盯著玄谷通道,不時會有一些宗派弟子結伴而來,在經過一番篩選核查后,才准通行進入。

「這幫傢伙還真是夠謹慎,竟然懂得以六大宗門名義來管轄這片玄谷,如此一來,也就等於變相將這一塊寶地掌握在了自己手中。其他大部分散修高手以及小勢力宗門根本無法插手進來,真是好算計。」

一路行來,李元道心頭也在計量著。不過他倒沒有任何擔心,他可是代表神子門前來,正好便是這荒域之中六大宗門之一,自然有資格進入這片風玄谷之中。當李元道將神子門特殊令牌亮出來之際,自然引起了一番不小轟動,其餘三大宗門弟子也都將目光望向了他們身上。


在一道道目光匯聚下,李元道四人豎立穿過了風玄谷入口,而在他剛剛進入的剎那,便明銳注意到,在入口兩側峰巔之上,竟然還盤坐著兩名灰衣老者。縱然是相隔比較遠,李元道也能夠清晰感應到對方體內那一股蟄伏的強橫氣息。

「這兩人實力好強,絕對是公孫長老等那個級數的人。看來這一次幾大宗門對於這天命元晶非常重視啊。」李元道心頭暗道。

而就當李元道心頭思量之際,原本兩側峰巔之上閉目的兩位灰衣老者近乎同時間睜開了雙眼,朝著李元道一行人望來。

「他們便是神子門一脈派遣出來的弟子么?為何這次卻僅僅只派遣宗師三層境的弟子前來?」眸光淡淡從小紫三人身上掃過,其中一名灰衣老者低聲自語道。

不過當他視線鎖定在李元道身上之際,一張老臉微微一抖,旋即臉龐上掠過一抹詫異之色。「這年輕人身上氣息似乎有些古怪……」

說到這裡,老者手掌微微一動,一股異常精純的神識力量蔓延開來,向著李元道席捲而去。感應到這一突兀來的一股神識之力,李元道嘴角掀起一抹弧度,但並沒有任何舉動,依舊大步向前走去。

最終一番探尋無果,老者無奈搖了搖頭,最後瞥了一眼李元道背影,便收回了目光。雖然他對於李元道有些好奇,但後者也僅僅是一名宗師三層境的人,縱然有一些奇特之處又何如?在他們這些老傢伙眼中,這樣的人實在見過太多了。

而且這一次風玄谷之行,六大宗門弟子齊聚,這可是一場玄戰預演,關係太大。由不得老者有半絲分神!

「呼,總算是進來了。剛才那兩個老傢伙實在可怕。這一關雖然過去了,但接下來才是大麻煩了。連這等老傢伙都出現了,若是在天命元晶爭奪之中,他們若出手的話,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一路潛行而過,李元道一行人行到一處無人僻靜之地的時候,方才停下腳步。此時雲沉臉色有些沉重,開口道。

「放心吧。那兩個老傢伙不會輕易出手的。六大宗門弟子進入風玄谷,這則消息並不是什麼秘密。年輕一輩的人爭鋒,那倒沒什麼問題,若是他們一動手,那性質可就不一樣了。這些老傢伙一個個比狐狸還精,自然不會去干這般愚蠢的事。」

李元道摸著下巴,思量片刻后,道。同時他話鋒一轉,皺眉道:「我們怕是太低估這次任務難度了,幾大宗門如此重視這天命元晶,定然會派遣宗門精銳弟子前來。對於那些精銳弟子的底細我們一無所知,倘若是狂刃,凌雲那等級別的還好,你我四人自然能夠應付得來。」

說到這裡,李元道頓住了。反而是目光無奈望向了小紫三人。「大哥你的意思是,他們會派遣親傳弟子前來!」小紫話語聲一出口,雲沉,白河兩人臉色也凝重下來。若真是那樣,麻煩可就大了。

親傳弟子是什麼級別?他們雖然不是很清楚,但好歹也在神子門呆過這麼一段時間,對此也有過一些了解。

四人之中,實力最強的自然是李元道,眼下以他這等實力,自問都沒有絕對把握能夠戰勝一位親傳弟子!結果可想而知。而且這還是六大宗門匯聚,一旦大戰,除卻李元道之外,他們三個怕只會淪為炮灰了。想到這裡,彼此間更加沉默了。

「呼,別想太多,相信這種情況應該不會出現,不然的話,師傅也不會特意派遣我四人過來。」好半響后,李元道吐了一口氣,嘆息道。這也是對他們最好的一個安慰借口了。

「走吧,這片風玄谷雖然是一個幽谷地帶,但卻不小。我們才不過處在最外圍,還是趕緊進去吧。依照宗門情報,這天命元晶第一次出現的地方,應該是在玄谷正北方向,我們沿著這個方向一路搜尋下去,或許能夠率先發現些線索。」

李元道目光掃視了一番,然後開口道。旋即他身影一動,化為一道黑影率先朝著玄谷北方前進。小紫等三人也都緊隨其後。風玄谷內,地勢複雜,環境兇險,經常有毒物出沒,不過對李元道一行人來說,卻沒有半點阻攔。

在小紫那強橫的妖獸靈覺,以及李元道魔龍印記相助之下,玄谷內那些毒物,妖獸無法對他們構成太大危險。而且最重要的是,李元道體內還擁有兩大玄雷力量。在這等兇險絕地之中,玄雷之力所造成的威勢越發強大。

儘管僅僅是那一絲絲玄雷氣息的外泄,但對於這等至陰至寒的毒物,卻是最有效的剋制。一路上飛速前行,沒過多久四人便已經穿過了一大片暗毒森林,出現在了另一片荒蕪石林中。暗黑色的山石四處聳立,一絲絲灰色霧靄漂浮,瀰漫在這一片石林之中,氣息非常詭異。

當抵達這一片石林片刻,李元道臉色猛然那一邊,剎那間手掌一揮,直接催動本命元界,一道無形的空間元力瞬間蔓延開來,剎那間便將四人籠罩在內。「怎麼了?」他這一番突兀舉動,讓小紫等人大吃一驚。

「別出聲,這附近有強者氣息,而且還不止一道,看起來有些人動作比我們快多了。」

轟隆!濃烈的元界之力涌動,死死包裹這李元道四人,將他們的氣息徹底隔絕了。此時他話音剛剛一落,在石林深處便響起了一股強大波動。旋即一股強橫的藍色光電衝霄,席捲開來。而在這一片熾烈光芒之中,隱隱間可以看到兩道身影正在激烈大戰。

「哈哈,琴心,你還是乖乖將那元晶靈出來吧。眼下單憑藉你們兩人又如何是我們對手。若你再執迷不悟,可別怪我出手無情了。」

半空之中藍色光芒迸射,好半響后才漸漸散去,旋即一男一女的兩道身影浮現。此時男的一身藍袍襲身,面色蒼白,正一臉冷笑盯著不遠處那一名黃衣女子,森森道。同時他手掌一揮,一道道破風之響,眨眼間半空中便出現了數十道身影,瞬間將那黃衣女子死死圍住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