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就像是那幾次,自己被敵人盯上,但是卻憑藉着這提前預警,讓他提前將敵人嚇唬出來,讓他一次又一次的躲過了敵人的襲擊,最終得以勝利。

所以,不管怎麼說,突如其來的寒意讓張三風整個人的神經都警覺了起來。

都說女人愛美是不錯的,一看到不漂亮的東西總是要帶上試一試。

張三風很有自知之明的站在了兩人的邊。不知爲什麼,鍾給總是別有深意的看着張三風,看得張三風那是一個不自在,張三風覺得肯定是昨天自己跟吳德的事情被吳欣欣告訴了鍾鈴。

張三風在兩女身後等待時候,精神一直是保持着警惕的狀態。

每一次有預感的時候,都會有事情發生,相信這一次也不會例外。

忽然,張三風的目光停留在了的不遠處幾個挎着黑包帶着口罩的男子身上。

那是……

槍!我艹,不會是遇到搶金店的吧!

“走!”張三風突然向前走了一步,一把拉住了兩女的手,低沉對兩女小聲說道,他真怕聲音太大會驚了劫匪。

“你,做什麼?”吳欣欣先是愣了一下,有些驚愕的看着張三風,小臉騰的一下紅了起來!

陡然間被張三風拉住了手,她有些不知道怎麼辦纔好了。

“趕快離開這裏,這裏很危險!”張三風心中焦急,依舊用三個人能聽到的聲音說道。

是人都會對槍支一類的天生的驚懼,再者說張三風可不相信憑自己的血肉之區能擋住子彈,再加上一個拖油瓶似的吳欣欣,張三風真沒信心保護她。

“怎麼回會?”鍾鈴似乎對張三風突然轉變而有些好奇。

“劫匪!”張三風咬牙,小聲說道。

“什麼,劫匪!”吳欣欣驚得大叫一聲。

得,你行,原本想在不驚動劫匪的時侯先悄悄帶走兩女,誰能想這傻女人居然喊了出來。

那幾名想要打劫的匪徒,也是被嚇了一跳,直接掏出槍來。

“砰!”一聲凌厲的槍響,將原本有秩序的銀行變得立刻亂了起來。

“啊!”

幾個女顧客也是驚叫起來,警報聲同時響了起來。

“砰!”

領頭的劫匪又是一槍,直接給了按下警報的那個營業員,那個營業員應聲倒地也不知其生死。


“啊!”

金店裏又是一陣的慌亂!

“都不許動,都趴下!誰動打死誰!”爲首的一個帶着棒球帽,戴着口罩的男人舉着一把黑漆漆的****,對金店裏的人喝道。

張三風微微嘆了一口氣,吳欣欣那“劫匪”兩字讓這幾個劫匪的搶劫計劃提前了。

自己幾人已經錯過了最佳的逃跑時機,現在要是想逃跑,似乎是不太可能了。

不過張三風也清楚自己怪不到吳欣欣身上,畢竟她是普通的女孩,對突如其來的匪徒什麼的天生驚恐,既便自己也是大吃一驚,她只是做出了一個正常女子的正常的反應。

張三風並不是那種英雄主義爆棚的人,相反他爲人比較低調,他知道槍打出頭鳥的道理,他只是不想自己身邊的人受傷害。因爲他是人,不是聖人,是人都會有私心,他有自己的處事標準,他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

所以,那時的情況,張三風想到的是怎麼能夠保護二女安全,既便是現在也是。

遇到這事鍾鈴明顯要比吳欣欣沉着不少。吳欣欣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此刻都已經有些呆了,不知道該怎麼辦。而鍾鈴卻是拉着吳欣欣先蹲了下去。

金店內的人都乖乖的,也都抱着頭蹲在了地上,面對手拿槍支的暴徒,他們沒有過多的選擇。


幾個匪徒也是紛紛拿下隨身帶着的包包扔進了櫃檯裏面,他人手持着手槍對着售貨員:“把首飾都裝進去,不然打死你們!”

“砰!”

又是一槍,原在蹲在地上的人中有一個老者患有心臟病,被這麼一嚇頓時感覺到身體的不適應,剛想去掏隨身帶着的速效救心丸。只是動了一下,便吃了一槍,也是不知死法

“所有的人,都聽好了,蹲在原地的都別動,我保證不傷害你們,但是,誰要是敢亂動,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艹,這些人絕對都是亡命之徒。

“快一點兒,別浪費時間!”一個劫犯有些不耐煩的對一箇中年的女金店職員喝道:“再這麼慢,我一槍打死你!”

“是……是……我明白……”女子的膽子不大,加上已經有一個同行不知死活了,這又被劫犯一嚇唬,手都有些發抖了,一把金項鍊掉落在了地上,散了一地。 “我草你媽的!你是不是故意的想拖延時間啊?”劫犯一瞪眼。

“砰”

又是一聲槍響,打中了中年女人的小腿,女人一聲慘叫,捂住了自己的小腿。

“你,繼續裝!”說着劫匪又用槍指着和中年女人同一櫃檯的小姑娘。

“啊!”被槍這麼一指,那個小姑娘直接嚇得哭了起來。

“再哭,打死你!”劫匪似乎是被小姑娘的哭聲搞得有些鬧心,嚇唬道。不過這次他卻沒有真開槍。

“鈴鈴,我害怕……”吳欣欣小臉兒變得煞白,小聲對一同蹲着的鐘鈴小聲說道。

“沒事兒,沒事兒,欣欣,我會保護你的。”鍾鈴其實自己也很害怕。

雖然吳欣欣比她還大上二歲,但是一直以來鍾鈴都如同大姐姐一樣保護她的。

領頭的劫匪滿意的看了一眼那個敢開槍的手下,得意的掃視着金店的全場,他突然好似想到了什麼,看數不遠處的吳欣欣說道:“剛纔是你說有劫匪的嗎?小姑娘!”

該死,真不該告訴她們有劫匪的事情!張三風心底暗自罵了一聲。

“你!站起來!”領頭的劫匪用槍指着吳欣欣,然後說道。

吳欣欣心中一驚,下意識的往後躲了一下,擡頭看向都匪。

“我艹,這小娘們,長得還挺標緻的呢!”領頭劫匪操着一句東北口音淫笑道。

看吳欣欣沒又反應,劫非再次用槍指向了吳欣欣:“說你呢,站起來,不然我就開槍了。”

吳欣欣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場面,她害怕極了,她真不知道該如何去做,對面是窮兇極惡的劫匪,她不知道該不該按劫匪說的做。如果不起來對方到底會不會開槍。

就在這個時候金店的外面卻傳來了警車警笛的聲音。

聽到這警笛聲,不少人都是鬆了一口氣,不過大多人都露出了擔心的神色,這些傢伙一看都是窮兇極惡之人,己經有了兩條人命在身了。警察來了,誰也說不準這些劫匪會做出一些過激的舉動來。

“裏面的人,你們聽着,你們現在已經被包圍了,請立刻放下手中的武器,投降爭取寬大處理!如若誓死反抗,只有死路一條!”

領頭的劫匪聽了外面的喊話聲,冷冷一笑,不屑說道:“老子,有這麼多的人質在,你們敢把我怎麼樣?!”

聽到領頭劫匪的嘲諷,門外的警察頓時有些無奈,對於這些亡命之徒他們還真沒有太多的辦法。這劫匪顯然是有組織有預謀的,對方早己經踩好了點。而這領頭的甚至一直都呆在視線的盲區。特警狙擊手都沒辦法找到可以擊毖對方的位置。

一直以來都是遵循以人爲本的政策,這要保護人的安全是第一位的。

在劫匪那威脅性的話語喊出來之後,警方果斷停止了喊話,以防激怒歹徒。

……

劫匪看警察沒了動靜,也不在意,只見那個首領劫匪再次將槍口對準了吳欣欣,目光兇狠地看着吳欣欣:“小娘們,都是你亂叫,不然我們怎麼會提前搶劫!要不是你那些警察可能就不會過來這麼早,老子就是死也要先毖了你。”

“欺負一個小女孩兒算什麼能耐。”張三風站起身來,對面前的匪徒淡淡的說道。

“我艹!”匪徒首領沒想到居然還有人出頭,難道不知道惡意出頭是要付出代價的嗎。

“你他媽的是什麼人?想找死麼?”劫匪首領有些看不懂張三風了,別人躲還躲不及,眼前這男的居然還往裏鑽?

劫匪首領皺了皺眉,惡狠狠的瞪了張三風一眼:“你是準備多管閒事了?不過等老子弄死這個小娘們,再弄死你!”

匪徒卻是不理會張三風,將槍口對着吳欣欣扣動了扳機。

張三風沒有想到對方這麼果決,張三風立即展開了“疾”字訣,一閃身擋在了匪徒身前,張三風一邊調動靈力,一邊用手直接擋住了槍口。


以張三風目前的修爲,匪徒就算在這麼近距離的開槍,也不會傷到他的。不過顯然匪徒並沒有如他所想,而是選擇先槍殺吳欣欣。

張三風咬了咬牙,用手掌直接,迎上了那枚子彈!子彈射入了張三風的手掌。

幸好在一剎那張三風調集了體內的靈氣,集中於掌心,才堪堪擋住了子彈,雖然子彈被擋住抓在手中,但還是給張三風帶來了不小的衝擊力。這種強度的疼痛已經不能給張三風帶來太大的痛苦了,不過張三風還是皺起了眉。

“啊!”

就在張三風抓住子彈的瞬間,吳欣欣卻是被嚇得一陣驚叫。

叫聲入耳的瞬間,張三風卻感覺自己的大腦陷入了空白。不過很快在丹田龍珠施放出的一股柔和的能量的緩解下醒了過來。看看周圍的人,所有人都似乎陷入呆滯狀態,而吳欣欣卻是已經昏了過去。

“這是怎麼會事?”張三風連忙跑到吳欣欣的身旁,檢查了一下,吳欣欣的身體狀況卻是一切的正常。

難道是自己多心了,不對看看暈睡一旁的衆人張三風可以非常確定這些人現在的狀態都是因爲吳欣欣那聲驚叫。

莫非這就是吳德所講的狀況嗎?應該不是。張三風決定將這件事先隱瞞起來。

張三風找了繩子,先將幾個劫匪都綁了起來,又先喚醒了鍾鈴和吳欣欣,叫她們一同喚醒衆人,他可不想外面的警察懷疑。到時候自己就說自己只是醒得早一些其它的什麼都不知道就行了。

其實警察來了之後幾個匪徒便拉上了金店的窗戶以防外面的人發現金店內的具體情形,這也給張三風帶來了方便,不過張三風卻是忽略了金店內監控的存在,不過好在吳欣欣那聲驚叫還是相當厲害的不僅反讓衆人暈倒,甚至從她驚叫以後的監控視頻都是雪花,看不到任何東西。

“報告,這邊的狙擊手已經準備完畢,在匪徒離開金店的時候會有百分之六十的把握擊斃劫犯!”一個全副武裝的特警敬了一個禮對一旁一個指揮說道。

“百分之六十?才一半多點?你這是在玩投擲硬幣的遊戲嗎!”指揮訓斥道:“那就別輕舉妄動,先滿足劫匪的條件,再做打算吧!”

……

ps:喜歡的朋友可以多多收藏,也可以打打賞…… “是的,我知道了!”那名特警點頭說道,百分之六十的擊毖率確實太低了,就如同賭博一樣,一但失敗後果不堪設想。韓萌萌很是鬱悶,做了這麼久的警察,還沒有遇到過什麼大所案子。這一遇到案子卻這麼擠手。

就在韓萌萌感覺一籌莫展的時候,金店的門突然打開了,只見金店的顧客從中走了出來。

此時韓萌萌卻是一頭霧水,不是說這些顧客都成了人質麼,那劫匪會這麼好心將人質都放出來?


真邪兒門的了。

“先生你好,麻煩您和我們回警局錄一下口供。”一個警察打扮,公式化的對張三風說道。

張三風頓時皺了皺眉,這小子眼睛不會瞎了吧?沒看見自己受傷了麼?頓時有些沒好氣的說道:“你不會是他們一夥的吧,看自己沒死,來搞死我的!”

“什麼?”這個警察也是一愣,隨即臉色頓時一紅,氣得渾身有些發抖,這個人居然敢對自己公然說自己和劫匪一夥的!這還了得了?不過礙於警察的那象,不然他真的一拳就把這個混蛋東西打得生活不能自理。

“警察同志,這位先生的意思是,他的手掌被子彈擊中受傷了,你如果不相信的話,他可以給你看一看。”一個樂於助人的金店顧客見這個警察這樣子,就知道他誤會了,連忙替張三風解釋道。

這才注意到,張三風的衣服上的血跡,也有些不好意思起來:“是這樣啊,那先送你去醫院吧……”

不過心裏卻對張三風這個人很是厭惡,受傷了就說受傷了,怎麼還說自己和那匪徒是一夥的?自己可是警察,有他這麼幹的麼?

“作爲一個合格的警察,首先就要有敏銳的觀察力,我的衣袖上有大片的血跡,你都沒有看到,我真不明白你警察是怎麼當上的?是不是走了後門?”張三風看了一眼那個警察,淡淡的說道。


不過隨着張三風提起自己的左手,那個顧客和張三風也是茫然了,這似乎只有一個紅點吧,那個子彈打入的傷口呢?

“我艹,我的傷口呢?”當時太過緊急張三風完全沒有注意到,那顆子彈並沒有對他造成太大的影響。

“這就是你說得受傷了?都帶走!”只見那個警察惡狠狠對旁邊的一個協警說道。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