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就在倪雅佈置完任務,問方正有沒有異議的時候,會議室的門被推開了。翁小雪咋咋呼呼的闖了進來。

衆人見狀,無不驚呼,這小丫頭是不是故意的啊,這在刑警隊竟然穿着緊身T恤加牛仔熱褲,當這是選秀舞臺啊。

倪雅不禁擡起手指着翁小雪,本想斥責她幾句,卻被翁小雪搶先開口了。“倪隊長,你們是不是都是鐵打的啊,不吃飯怎麼做事啊。 萌妻V5:總裁要抱抱! ,有雞腿哦!”說着話,兩隻放在背後的手伸了出來。每隻手上分別抓着一隻油乎乎的雞腿,當着衆人的面就狠狠的在每個雞腿上都咬了一口。

“唉,真香,”秀完後,這才飛快的推門跑了出去。

“… …”

看完這動作,所有人都無語了。龍叔更是詫異的看着倪雅,那表情簡直可以用震驚來形容。好像在向倪雅詢問,‘這就是你爲我介紹的兒媳婦?就這德行?還有節操麼?’

倪雅尷尬不已,隨後一揮手,這才率先摔門而去。

“吃飯再說。” 翁小雪一直就是這般機靈古怪,方正倒是隻是愣了一會,就恢復了常態。唯有趙曉波這傢伙半天沒反應過來。還是方正推了他一把,這纔回過神來。那表情已經寫滿了驚愕。就像是見着外星人那樣吃驚。簡直到了難以名狀的地步。

“這翁小雪還是女孩子麼?”趙曉波不禁問道。

“當然是了,沒看到人家T恤和熱褲都穿起來了。”方正不屑的頂了句。


龍叔無奈的搖了搖頭,這樣的女徒弟,當徒弟已經是緣分了,當兒媳,還得三思啊。只是轉念一想,倒是覺得翁小雪丫頭倒是挺可愛的。

想到這,龍叔笑了笑,招呼大家去吃飯。“小夥子,一起去吧。”

“我就不用了吧,自己隨便對付一下就行了。”方正推辭道,這第一次進刑警隊吃飯,總是有些不習慣,所以考慮走人再說。

只不過龍叔堅持,趙曉波也在一邊勸說,還說下午要一起去‘夜笙歌’。所以方正只好硬着頭皮跟着他們去刑警的食堂了。

刑警隊食堂在另一棟樓的第二層。幾步路的距離,三個人很快就到了。

這剛一進去,方正就被窗明几淨的環境給震驚了。再加上那擺放整齊的桌椅,還真有幾分軍事化管理的影子在裏面。

見着方正下巴都快掉了,龍叔拍了拍他的肩頭,率先走了進去。

“哎呀,想不到牢飯竟然還這麼香?”方正吸了吸鼻子,一股子雞腿香味撲鼻而來。他再也沒有猶豫,跟了進去。

刑警隊吃得是自助餐,吃飯憑自己的飯量和喜好,不過每頓飯都得自己掏腰包。只有內部人員還有伙食補助,這些都是隨着工資一起按月定額發放的,隨着警銜職務的不同,標準有所差距,但是總體差距不算很大。

方正走了過去,見着窗口上寫明瞭價格,從六塊到十二塊不等。不過無一例外的,每份都會加一個雞腿。

想到翁小雪怎麼就多出來兩個雞腿了,方正一時半會還想不明白。

“師傅,給我來分六塊錢的吧。”方正看了看,裏面的菜色不錯,六塊錢也有一葷一素外加一碗湯,比外面的小餐館裏的質量要好很多。

食堂工作人員看了方正一眼,看着他眼生,不禁問道,“新來的?”

“嗯,”方正想也沒想,點了點頭,卻不想那師傅卻嘀咕了句讓方正鬱悶透頂的話,“怪不得長得這麼猥瑣。”

“我猥瑣麼?”方正張了張嘴,這話在心裏說了不下兩三遍,但愣是沒說出口。

這是龍叔端着餐盤走了過來,他也點了一份六塊錢的,餐盤一邊加了一個油亮亮的雞腿,還冒着熱氣的那種。

見方正一臉的慍色,龍叔安慰道,“小夥子,自己掏錢,隨意一點,”說完衝着工作人員交代了一句。便先過去了。

這樣一來,工作人員的態度倒是變了。“交錢,點菜。”

直到交完錢,點菜的時候,發現除了青菜,就是蘿蔔,還有一碗紫菜湯。方正徹底鬱悶了。“師傅,還有其他的菜麼?”

這剛剛還有其他的菜色,怎麼一下子就沒了?

“愛吃不吃,新來的還將就這麼多,”那師傅白了方正一眼,說道,“一大隊還有人沒吃飯呢。”

鬱悶之下,方正緊握着拳頭,最後還是理性佔了上風,那拳頭漸漸的鬆開了。“師傅給我多弄一碗湯吧。”

於是,方正這被摧貨就端着一盤子青菜蘿蔔和兩碗紫菜湯得勝而還,只不過,他都不好意思龍叔那邊過去。這待遇太有差距了吧,都是六塊錢的,龍叔還有差不多趕上兩葷一湯了。再看看自己盤子裏的。還多一樣,兩素兩湯。

方正撿了一個僻靜點的地方一屁股坐了下來,而後悶着頭夢灌了一碗湯。這湯的味道還不錯。正好適合這種天氣下飯。

就在此時,龍叔出現在了他的身邊,“怎麼回事,方正,”指着方正的餐盤說了句,接着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這老孫啊,戴雙有色眼鏡看人啊。”

而後在方正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的碗裏多了一隻雞腿。他詫異的看着龍叔,本想開口,卻不知道說什麼。

“吃吧,我還沒動筷子呢。”龍叔說着,就坐了下來。

“大叔,還是你吃吧,”方正想了想,準備還回去。卻被龍叔給攔住了,還說他有三高,不能吃油膩的東西。聽了這話,方正知道這是騙人的給,卻只好將信將疑的道謝。這纔開始享受自己在刑警隊吃得第一餐午飯了。

午飯過半,龍叔餐盤了本就沒有多少飯的量,卻還是剩下了不少。

看着方正就這青菜蘿蔔也吃得香噴噴的,不禁笑了起來。“方正啊,你幾天沒吃飯了?”

“沒啊,”方正一邊扒着飯,看了龍叔一眼,回答道。“我天天吃飯啊。”

“哈哈,那你還跟個餓死鬼一樣,怕人跟你搶麼?”方正的樣子惹得龍叔失聲大笑。

這樣一來周邊的人都不禁循聲望來,於是方正這貨的絕佳吃相就很直接的暴露在了大庭廣衆之下。

所有人都不禁放緩了吃飯的速度,因爲他們速度在快也和方正這貨沒得比了。可能是他專心吃飯,並未受到外界影響的緣故吧,三分鐘不到,餐盤裏再也看不到一粒米飯,就連一點菜湯也不剩下。

直到方正將最後小半碗湯灌進肚子裏,這才發現不下二十雙眼睛正值楞楞的盯着他身上。這纔不好意思的抹了一把嘴。剛想一笑了事,卻不想這時卻不合時宜的打了一個飽嗝。

本來這響動不算很大,但是周邊差不多已經靜下來了,所以這會一顆針掉地上也能聽出響來。他這個飽嗝直接讓很多人都沒了食慾。太震撼了,直接就雷到了。

倪雅看到這一幕,也是一臉的鬱悶,攤上這樣一位,真夠丟人的,還好兩人離得遠,要不然還不得被人看笑話。

就在這時,方正這貨竟然傻不拉幾的衝着她揮手,“倪隊長,吃完沒有,完了幹活去了。”

倪雅聞言,瞬間崩潰,一邊的趙曉波看出她的心思,差點沒笑出內傷來。

剛剛一一雙雙眼睛本來是盯着方正一個人的,現在改在方正和倪雅身上來回打轉了。不時的還傳來大傢伙的議論聲。

一時間,這個食堂已經成了方正打出名聲的主陣地了。

龍叔已經發現不對勁了,正準備讓方正乖乖的坐着,卻不想從旁邊斜插過來一個身影,直接立在了他和方正身邊不遠處。

“喲,這不是網上名人方正先生嘛,怎麼來刑警隊體驗生活來了?”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後一會來的陳成。

見着方正在這弄出這麼大的動靜,好不容易逮着機會,他這個一大隊的領軍人物,自然是閒不住的。

“陳隊長,吃飯吧。”雖然陳成的行爲滿是挑釁的意味,但是龍叔依舊和顏悅色的招呼陳成坐下來。只是沒有給他將座椅拉開。

卻不想陳成怒目相對。“原來是龍唯利,龍叔啊,失敬失敬。”

“你——”想不到好言相對,卻得到這般諷刺,龍叔奮而起身,一臉慍色的指着陳成的鼻子。主要是自己的名字起的時候有失偏頗,明明是爲民謀利的意思,卻常常被人誤讀爲爲了利益之類的,有點唯利是圖的意味。

所以知道着一層意思的人,見了龍叔,要麼見龍哥,要麼叫龍叔。很少有這樣直呼名諱的。

當然陳成這樣純粹沒事找抽型的,就不會在乎這麼多了。


“你什麼你?”陳成仗着自己一大隊大隊長的身份,倒是對龍叔沒有半點的懼意,更別說有半點的尊重了。


眼看着兩人差點就卯上了,周圍的人卻不敢上來勸架。畢竟兩位的身份不一般,得罪誰也不好。兩者取其一,大家寧願當一個旁觀者。

倒是趙曉波憤憤的拍案而起,卻被倪雅應聲拉住了。“等等,別跟那不長眼的瘋子一般見識。”

倪雅之所以這麼做,首先是出於對龍叔的信任,再就是對陳成這貨的輕蔑。這種人能當上大隊長實在是老天不開眼。

反觀龍叔和方正,一個怒氣未消,一個平靜如斯。後者還恬不知恥的端起龍叔的那碗湯慢慢的品嚐起來。

最後龍叔漸漸的坐了下來,陳成爲少不敬,不假,但是他不能爲老不尊,更不能倚老賣老。說白了就是隱忍。

“哼,一個緋聞不斷的新生代黑大佬,竟然出現在我們刑警隊,真是天下奇聞。”看着龍叔漸漸的收住了火氣,陳成更是肆無忌憚。撂下這麼一句,他就將餐盤倒扣龍叔和方正面前的桌子上。其行爲要多囂張有多囂張。

就在大傢伙以爲這事就這麼完了的時候,突然‘啪’的一聲巨響,一個身影隨即拍案而起。“老子第一次進來嚐嚐牢飯的滋味,就被你這不長眼的傢伙給攪了,我看你是活膩歪了吧。”

隨着話音剛落,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向陳成。那傢伙還渾然不知自己已厄運到頭,竟然怒氣衝衝的想要轉過頭。“怎麼。想要襲警?”

“別回頭。”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不禁驚呼。 陳成傲氣上頭,平素又目中無人。此刻哪裏還能聽得進外人的話,自恃在江洲警務口這塊,還沒有人敢對他動手動腳的。

只不過當他回過頭,才明白自己剛剛的想法是多麼的愚蠢。

方正這會正面帶微笑的看着他,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多出來一雙筷子。只是這筷子正好抵着他的脖子,先前還是抵在了後頸處,現在這麼一轉頭,那並不算鋒利的筷子已經抵在了咽喉處。

而且隨着方正的笑而在加劇變化中。

“怎樣,知道後果了吧。”方正冷冷的看了一眼,看出來陳成眼中流露出一絲怯意,這才緩緩的收回了筷子,隨即快速起身,招呼龍叔離開。“龍叔,走,咱們大人有大量,別跟這小朋友一般見識。”

事情到了這地步,龍叔也只能恨恨的看着陳成,恨不得狠狠的扇他幾個耳光。

就這樣,在陳成憤恨不已的目光注視下,方正和龍叔兩人緩緩的離開桌子,眼看着就要離開陳成的視線範圍,繼而朝着門口而去了。

只是誰也想不到,陳成這會心裏憋屈的不行,方正剛剛只是隨意的拿根筷子就讓他下不了臺。所以他做出了一個驚人的舉動。

‘啪,啪。’

幾聲掌聲過後,整個食堂內一大隊的人迅速聞聲而動,紛紛站在了他的身側。其中幾位有眼色有前途的更是直接橫在了方正的前面。堪堪擋住了他的去路。


龍叔正準備出面理論,卻被他們強行架開,還威脅說別多管閒事。

眼看着一場紛爭一觸即發,龍叔心裏是說不出的滋味。他不想看着方正這樣被欺負,況且還是因爲他的緣故,方正纔出手。

想到這,龍叔憤然而上,直接來到陳成面前。“陳隊長,這件事是我不對,跟這位小兄弟沒有關係,讓他走吧。”

“說的好輕鬆啊,你龍爲利也是老警員了,怎麼還沒退休就腦袋不好使了呢。”陳成看了沒看龍叔一眼,只是瞪着眼盯着目中無人的方正。“小子,就衝着剛剛你那個動作,我就能告你一個襲警,信麼?”

“信,我好信,有什麼事是你這個隊長做不出來的呢?”方正轉過身,徑直來到龍叔跟前,拍了拍他的胳膊,“龍叔,你一邊歇着去,看我幫你教訓一下,這目無尊長的鼠輩。”

“別衝動,”龍叔勸了句,緩緩的移開了步子,這個時候,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方正一旦動手,那麼不管結果怎樣, 下山虎

所以這會,只有一個能說得上話的人出來,才能穩得住局面。而能說得上話的主管刑偵的副局長丁文化又遠在天邊。現在唯一能給予希望的只有與陳成平級的倪雅了。

只是倪雅這會依舊淡定如斯,就是一大隊全員出動,她也是安坐穩如泰山。眼看着趙曉波和龍叔急得不行,她竟然能坐得住。這會龍叔原本想找她出手的打算都徹底打消了。

方正目不斜視的看着陳成。雖然兩人的個子相差無幾,相反陳成比方正略高几公分,但是方正麼中輕飄的眼神,這麼一掃,陳成的內心立馬就大亂,根本就沒有半點領導所擁有的沉穩氣質。這一點和倪雅相比卻是要遜色許多。

雖然倪雅平時咋咋呼呼,脾氣壞到透頂,但是關鍵時刻依舊能沉得住氣。這不得不說是一種修養。

“不是要告我襲警麼?”良久,方正率先開口,表情依舊如斯,言語之間就像是朋友之間談話一般,輕描淡寫,卻沒有一絲感情.色彩。

“你知道我平生最恨的是什麼人麼?”沒等陳成答話,方正接着道。“我可以告訴你,第一,爲官不爲民做主,支配回家種紅薯的敗類。第二種,就是長幼不分,驕橫跋扈,橫行鄉里的頗痞無賴。”說着話,方正自顧自的坐了下來,好不淡定從容。

“你以爲你是救世主,凹凸曼?你充其量就是一個只知道杞人憂天的憤青而已。”陳成笑了,笑的就是方正的憤青言行。

“對,你說的很對。”方正點了點頭,竟然蹺起了二郎腿。這會要是有根菸,就更像回事了。只是看着這寬敞明亮的食堂,方正掏出來的煙盒直接扔在了餐桌上。

只見他拿出一根菸,在鼻子前嗅了嗅。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後,緩緩開口。“最後一種,就是吃着公糧,仗着手中的權利,目中無人,幹着像浪費糧食這樣可恥之事的所謂的公務員們。”言語間的味道依舊很濃,字字珠璣,句句在理。卻讓陳成聽完臉色大變。

“等等,要拔槍是吧,等會,我把話說完。”方正擺了擺手,趁着陳成手搭在快拔槍套上的時候,接着道。“這三種人其中最恨的就是像你這種。雖然你不算什麼官員,但好歹也是小隊長,第一條你沾上了。第二條你也沾上了。龍叔一把年紀了,不與你一般見識,就以爲人家怕你了?他吃得鹽比你吃得飯還多。連尊敬長輩都做不到,還怎麼爲民做主?”

說道這,陳成的臉色如死灰,整個身子都顫抖着。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只有徹底發怒的時候,纔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也就是說,方正已經把他激怒了。

方正這會卻擺了擺手,說自己說累了,得緩口氣。周圍人聽了無不噓唏。這傢伙真以爲自己是在這演講呢?陳成更是氣不打一處來,氣鼓鼓的卻不好先動手。

看到這,倪雅不禁露出了一絲笑意,但是很短暫,隨即就恢復了常態。只是那雙眼睛一直沒有離開方正半秒。

謝了一會,方正接着道。“最後一點,也是最重要的,穿着這身衣服,頭頂國徽,可是你心裏想着的卻不是職責和使命。全國人民依舊有不少人在貧困和溫飽線上掙扎,而你卻心安理得的浪費糧食。可恨可惡之極你懂麼?”

“說夠了沒有?”陳成終於是忍不住了,要不是他一忍再忍,想必方正早已成爲熊貓臉了。

“等我想想,”方正接着閉上眼裝模作樣的想了想,突然開口道。“說完了,謝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