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就在兩個人互看不順眼的時候,左漠跟諾熙後面的同學協商座位的問題。

聽到左漠如此溫柔的跟自己說話,兩個女生的臉不由得一紅。^_^ 以下是:

“沒問題!”

兩個人對望一眼,猶豫了一下,然後笑着出聲道。

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自己的東西,兩個女生非常光榮的坐進了男生那邊的座位上。

有些不甘心的看了一眼左漠,見左漠並沒有擡頭看她們,兩個女生的眼中閃過一抹黯然的神色。

算了,那樣的人,她們高攀不上!那三個人,她們沒有一個人惹的起!

“唯亞,坐下吧!”

位置一空出來,左漠就連忙拉了拉季唯亞的衣袖示意他坐下。

斜睨着眼瞟了一眼後面的座位,季唯亞重重的哼了一聲之後心有不甘的瞄了瞄諾熙邊上的座位!

他其實還是比較中意那個位置!

那可是他的專屬位置!他一直坐在那個位置的!

怒瞪了一眼張曉,然後慢悠悠的走到諾熙的身後坐下。

感受到季唯亞不友善的目光,諾熙猛的回頭,然後狠狠的瞪回去。

她纔不要跟季人跟她同桌呢!

“張曉同學,好久不見!”

轉回頭來,諾熙友好的向她已經分別了二十幾天的同桌伸出爪子。

“諾熙同學,好久不見!”

張曉淡淡的一笑,然後友好的握住諾熙的手。

“以後我們就是同桌了,請多多關照!”

諾熙的臉上揚起一個燦爛的笑容。

非常歡迎,熱烈歡迎她的新同張曉同學!

啊哈!激動啊!

她終於不用再跟季人妖一桌了。

“也請諾熙同學多多關照!”

張曉也笑了,漂亮的眼睛裏純淨的沒有一絲雜質。

十六年的時光,諾熙第一次看到這種眼睛,純澈的讓人無比心安!

“我們都要互相關照,互相關照,同學之間應該相親相愛!”

諾熙笑着說完,回過臉挑釁似的看了一眼怒火沖天的季唯亞之後拉着張曉的手不停的問東問西。

惹來的,是季唯亞一陣羨慕嫉妒恨的憤恨目光。

“冷靜,冷靜,女人和女人之間的情誼,你必須理解!”

看着季唯亞氣得幾乎炸了毛,左漠連忙拍拍季唯亞的手示意他不要輕舉妄動,可是心裏卻早已經樂開了花了。

和季唯亞相識這麼多年,他第一次看到他如此在意一個人自己卻渾然不知的樣子!

第二道鈴聲響起,原本還有些喧鬧的教室瞬間安靜下來,紛紛坐直身體,二十八個學生齊齊的看向講臺的位置。

班主任抱着一沓厚厚的資料在窗戶外面一閃而過之後邁步走進教室。

走上講臺,班主任將手裏的資料放下,雙手交握着放在小腹的位置。

“起立!”。

溫和的聲音朗聲響起,漂亮的中年婦女臉上的笑溫和而疏遠。

“老師好!”

所有的同學一起站起身來,然後恭恭敬敬的朝着班主任鞠了一躬!

“同學們好,請坐!”

班主任微微點了點頭,然後擡起一隻手做出一個‘請’的姿勢。

班主任對他們這樣客氣,不僅僅是因爲他們的身家,還在於一個好老師對於學生的態度。

雖然,這幫學生讓她真的很頭疼!

目光一瞟,班主任的目光剛好就落到了季唯亞那一頭標誌性的火紅頭髮上。^_^ 以下是:

不由自主的擡起手使勁揉揉眉心,眉心的疼痛好不容易緩解了一點兒,她又忽然間覺得心口一陣悶疼。

或許,她應該先去醫院做個全面的身體檢查,然後再慎重的考慮考慮她到底該不該留在艾爾頓。

雖然,艾爾頓各方面的條件待遇都是頂好的,可是比起自己的身心安全,她覺得自己真的很有必要慎重考慮考慮。

“季唯亞,起立!”

溫和的聲音朗朗的在教室裏響起,季唯亞緩緩睜開眼睛,然後慢悠悠的站起身來。

“唔”

擡起手捂着嘴打了一個哈欠,季唯亞一副將睡未睡的樣子。

“座位怎麼回事?”

略微思縮了一下,班主任覺得自己非常有必要了解一下情況。

高中是個特殊的時期,艾爾頓裏的這幫孩子又是一幫特殊的孩子,要是出了什麼意外,他們這羣老師都會跟着遭殃的。

“有問題嗎?”

季唯亞半眯着眼,一副很不耐煩的樣子。

有問題嗎?

有問題,很有問題!

如今整個艾爾頓學院裏有誰不知道伊氏集團的千金和皇朝集團還有左氏集團的太子爺勾搭在一起。

這三個人湊在一塊兒,那破壞力,幾乎都可以與原子彈媲美了!

她不能,絕對不能讓他們三個待在一塊兒!

“根據《艾爾頓學生守則》第五章第五條第十二款規定,高中部男女同學不能同組而坐!”

不能和這位季少爺說道理,那麼說校規總可以吧!

他哥是學生會的會長,學生守則他是一定不敢違背的。

“我怎麼不知道有這樣的規定?”

季唯亞一副半死不活懶洋洋的樣子。

知道又怎麼樣?不知道又怎麼樣,反正艾爾頓的校規到了他這裏就已經形同廢紙了。

呃……

班主任在聽到這句話之後也跟着石化了。

他那哪裏是不知道,而是他根本就沒打算去遵守,既然不遵守,又哪裏來的校規可言。

可是,怎麼辦?

她總不能讓季唯亞就那樣坐在那裏吧,到時候要是校方追究下來,她可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猶豫了一下,班主任決定打電話請示一下季唯澤。

嘰嘰咕咕,嘮哩嘮叨的說了一大通廢話之後,班主任終於掛掉了電話。

“就這樣吧!以後你就坐那裏了!”

班主任無可奈何的擺擺手示意季唯亞坐下。

原來,所謂的公正無私也是人情立於法治之上的!

唉……

她的世界啊!從此將是一片黑暗了!

明天一早還是去做檢查吧!

本來還有話要說的,可是現在這種情況,她早就已經沒有了說話的興致。

老天啊!幹嘛不讓這兩個不良學生一直躺在醫院裏呢?

季唯亞的嘴角揚起一個意料之中的笑容,慢悠悠的在座位上坐下,懶洋洋的趴在桌子上,然後想着他們的偉大計劃。

想了又想,季唯亞終於擡起一根手指頭故意的使勁戳了戳諾熙的後背。

“幹嘛?”

諾熙猛的回過頭來,一臉的憤怒。

“作爲你剛纔詛咒我的報復!”^_^ 季唯亞圓了圓嘴,懶懶的說着,然後將下巴支在桌面上,睜大了一雙漂亮的桃‘花’眼認認真真的看着諾熙的臉。·首·發

“腦子秀逗了?”

被季唯亞盯得不耐煩了,諾熙終於惡狠狠的白了他一眼,然後回過頭繼續趴在她的地盤上。

季唯亞這個死傢伙!

十分冒火的在心裏大吼!

季唯亞猶豫了一下下,然後又擡起手使勁戳了戳諾熙的後背。

朝着天‘花’板翻了翻眼睛,扯出一個燦爛的笑容轉過臉來看着季唯亞,笑靨如‘花’。

“還想報復?”

四個字冷森森的從她漂亮的嘴‘脣’裏吐出來。

“嗯!我想‘抽’了你的筋,剝了你的皮!”季唯亞一臉誠懇的點點頭。

諾熙的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這個她知道,從認識他的第一天起,她就知道他恨不得殺了她。

可是,她卻不知道季人妖爲什麼會這麼恨她!

她又沒殺了他全家,他幹嘛恨她恨得牙癢癢!

雖然,她真的很想問候問候他的全家,可是她沒那個膽量也捨不得!

唯澤學長啊!那個完美如櫻‘花’一樣的男人!

她也實在是不明白了,季唯澤那樣完美的人怎麼會有這麼一個腦‘抽’的弟弟!

諾熙嘴角一勾,揚起一抹絢麗的笑,將下巴支在桌面上,使自己的視線與季唯亞齊平。

“抱歉,本小姐如今正值青‘春’年華,所以你的報復計劃只好擱淺了!”

一雙漂亮的眼睛配合着無可奈何的眨了眨,諾熙一臉的嘆息。

和想殺自己的人這樣討論自己的生命,她大概是世上唯一的一例了!

“諾熙同學,你就放心吧!剝不了你的皮,‘抽’不了你的筋,本少爺照樣有辦法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季唯亞眼底的笑更深了,漂亮的眼睛一笑立刻如同一泓‘春’水,柔軟的讓人一不小心就能失足陷了進去

“季少爺,關於這點兒,您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吧!本小姐想來行事謹慎,雖然說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可是吾乃金鐘罩鐵布衫加身,任你刀戈劍戟,莫想傷吾‘毛’發分毫!”諾熙一臉得意。

“那本少爺就去練乾坤大挪移!”季唯亞總算是因爲她這一番驚世駭俗的言論風中凌‘亂’了,迅速從腦海裏搜出一個武俠電視裏的武功名堵上諾熙的話。

“爲什麼不是練葵‘花’寶典?”

諾熙一臉疑‘惑’的問,一雙眼睛天真無邪的眨了眨。

“葵‘花’寶典?”

季唯亞果然落伍了,連葵‘花’寶典這樣的武功他竟然都不知道。

“左漠,那是什麼東西?”季唯亞側過臉,一臉疑‘惑’的看着左漠。

緣定大宋之南菱郡主 葵‘花’寶典?

季少爺竟然不知道葵‘花’寶典是什麼?

太好笑了,簡直太好笑了!

要說嗎?左漠在心裏猶豫了一下。

不能說,絕對不能說,打死他也不能告訴他葵‘花’寶典是什麼功夫,否則他一定會被季少爺大卸八塊的。

“我也不知道!”強忍住笑,左漠連忙擺擺手。

“真的不知道?”季唯亞一臉的不相信。

天底下竟然還有左漠不知道的東西,真稀罕!

“不知道!”左漠回答的無比干脆。

很是不信任的看了一眼左漠,再看了看笑靨如‘花’的諾熙,季唯亞只感覺心裏像是有蟲子在爬一樣,怎麼都不舒服。

猶豫了一下,季唯亞擡起手指頭戳了戳張曉的後背。

張曉緩緩回過臉來,一臉的疑‘惑’。

“季同學有事嗎?”張曉問。

“葵‘花’寶典是什麼東西?”季唯亞一臉真誠,就好像剛纔他頤指氣使的讓張曉讓座位的情況不曾出現過一樣。

張曉回過臉,看了一眼笑意盎然的諾熙,再看了一眼強忍笑意的左漠。

九重春華 因爲季唯亞就在邊上盯着他們,所以他們連眼神兒都不敢偷偷遞一個。

不過,關於這點,他們絕對有把握!

“葵‘花’寶典是笑傲江湖裏面的一種武功!”張曉回答的乾脆利落。

就算她再傻,也知道聰明無比的季少爺已經被人給耍了!

雖然欺騙季少爺是件很危險的事情,可是另外兩位她也同樣惹不起!

權衡一下利弊,張曉毫不猶豫的站到了諾熙的陣線裏。 以下是:

“笑傲江湖是什麼?”季唯亞繼續睜着一雙懵懂無知的眼睛問。

額…….

聽到這句話,三個人都石化了。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你再看看他…….

他到底是真傻還是假傻!

“笑傲江湖是一部電視劇!”張曉很是耐心的解釋。

“那葵花寶典誰在練?”季唯亞繼續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