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就在我這麼思考的時候i,拍賣價格已經從最初的低價十萬到了現在的150萬,我扯了扯嘴角,無論如何我要把夏姐買下來,不能讓她淪為這些人消遣的工具。

下定決心后,我就坦然了,我錢不夠不是還有商璟煜么?

守著個金主為難自己我這是何必呢,底線呀原則什麼的都見鬼去吧,又不是沒白吃過商璟煜家大米,一碗也是吃,十碗也是吃!

我自我催眠下,就也舉起了面前服務生遞來的牌子,而此時的價格已經到了300萬。

「350萬!」我舉了舉牌子。

「400萬!」

我回頭,發現說話的是高偉的保鏢阿道,他報價自然就是高偉在報價了。

我眯了眯眼睛,一咬牙:「500萬!」

「600萬!」阿道又舉牌。

眾人都看著我們,顯然覺得即使夏姐這個煉屍不錯,可是畢竟只是個沒有什麼意思的女人,說白了就是傻子,雖然很稀奇刺激可是絕對不值這麼多錢。有那麼多錢什麼女人沒有?

故而眾人看傻子一樣看著我們。

我看像高偉,他雖然有40歲了,可是保養的很好,西裝革履,文質彬彬的,看著就像30多歲的人。

我看著他衣冠楚楚的樣子,腦子裡忍不住蹦出四個字來:衣冠禽獸!

稅務局長看來沒少貪,可是他要夏姐做什麼?

見我往他那邊看,高偉沖我笑了一下。

「700萬!」我又舉了舉牌子。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阿道沒有再舉牌子,主持人已經念出了第一次,第二次…

我攥緊了拍賣牌子,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高偉要放棄的時候i,阿道舉了牌子。

「750萬!」

我沒說話,也沒有再競價,開玩笑,商璟煜的錢颳風逮的么?再說,反正我要對付高偉了,遲早撕破臉,既然如此就順道把夏姐搶回來。

拍賣結束,高偉以750萬的價錢買下了一個傻了吧唧的女人。

惹得不少人多看了他幾眼,然而大家都帶著面具,誰也不認識誰,就只能瞎看幾眼,很快就被台上的另一件拍賣物品勾走了視線。

「女士,我們老闆請你過去一趟!」阿道走過來很生硬的說,他的普通話不是很標準,甚至不是申城本地的方言,聽感覺更不像是華夏的人。

海綿小姐的三月桃花 「我沒空!」我說著朝高偉看了一眼,他也朝我這邊看來。

「她有伴了!」旁邊的嚴戦倒是開口了。

阿道走後,身邊這位看著我忽然問:「你身上塗了什麼?怎麼這麼香啊?」

我一個哆嗦,愣怔的看了他一眼,他是在黃志安,商璟煜之後第三個說我身上有味道的人。

所以我更加肯定的知道他就是嚴戦了。

如果他不是嚴戦,根本不能聞到我身上的味道。

見我看他,嚴戦也眯著眼睛看我。

「沒什麼!」我說。

嚴戦不死心:「你沒說實話!」

我沒吭聲,畢竟這裡是組織的地盤,而嚴戦是嚴夫人的侄兒,我可不敢肯定下一秒他會不會把我賣了。

事實證明我想多了,以後的日子我發現,嚴戦雖然能幹聰明,卻正直的令人髮指,這也是嚴家人為什麼留著那個不著調嚴坤的原因,畢竟嚴坤品性不好,但是好歹很像嚴家人。

見我沒吭聲,嚴戦的本性也徹底暴露了,他一板一眼的說:「我好像見過你。」

我仔細回想了下,上次我跟蹤他,但是他並沒有看見我。

嚴戦見我還是沒說話又說:「剛剛那個是你朋友對不對?」

我知道嚴戦不是傻子,我的事瞞不了他,可我還是不敢輕易把底牌露了,於是扯了個慌:「不是!」

嚴戦眯著眼睛。我咽了咽口水,作為一個女人來說,我買夏姐的事情,的確很奇怪,於是我趕緊把鍋甩給了商璟煜。 「我…給我男朋友買的…哈,你知道的,有錢人家的少爺,喜好總是很古怪,我買那個女人就是為了討好我男朋友,投其所好而已!」我解釋。

嚴戦盯著我足足有一分鐘,顯然覺得我的品行更惡劣,但是他還是很有禮貌的說:「你說的話符合情理!」

我鬆了口氣。

「不過…」

我一口氣又提了上來。

「你男朋友要失望了,那個女人被別人買走了!」 如意小郎君 嚴戦一板一眼的分析。

我心虛的低下頭,不帶這麼大喘氣的,最近遇到的男人都太他媽詭異了。

「那個…我男朋友快回來了,看到我和其他男人在一起會不高興的!」我想把嚴戦趕緊打發走。

「嗯,你說的很有道理,我走了!」說完他就真的走了。

我鬆了口氣。

「他怎麼來了?」我聽到商璟煜熟悉的聲音,急忙回頭看到他坐在我旁邊,這才鬆了口氣。

「他和你一樣能聞到我身上的味道,應該是嚴戦吧!」我問。

商璟煜不知道,不過我更著急的是夏姐,就把夏姐的事情說了,商璟煜拍了下我的頭:「管那個女人做什麼,她又不是你什麼人!」說完還看白痴一樣看了看我:「還700萬,你有那麼多錢嗎?」

我「…」

「走吧!」

我就這樣被商璟煜拉出門。

「可是高偉…」

「先回去!」商璟煜拉著我上了車,車子啟動后我才發現我們被人跟蹤了,是一輛白色的跑車,那個車標我認識應該是保時捷吧?

商璟煜車技一流很快甩掉了那人。

「是什麼人?」

「嚴戦!「

商璟煜把車開回了別墅,我心裡還在惦夏姐的事情渾渾噩噩的跟著他走,進了門就看緊米昔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眼睛紅紅的看樣子是哭過了。

我下意識抓緊了商璟煜的胳膊,生怕他被米昔的眼淚給騙走了。

「璟煜!」米昔楚楚可憐的叫了一聲,目光在我們手上停留了一下很快移開了。

「嗯,什麼事?」商璟煜不咸不淡的態度,我聽著都覺得氣人。

「你們去哪了?我才是你的未婚妻。」米昔開口,聲音很急切,我就知道,米昔和商璟煜的這層窗戶紙要捅破了。

不知道為什麼本來幸災樂禍的我忽然不想看到他們爭執了。

「是嗎?」商璟煜輕佻的問了一句后才說:「我怎麼聽說你和楚言最近走的很近?」

「不是…那是爸爸讓我去的…我只是應付一下…」米昔被揭穿,無力的辯解。

商璟煜冷笑了一聲,他很少笑,最起碼我就幾乎沒怎麼見他笑過,他這一笑帶著十足的諷刺,甚至帶著幾分危險的氣息,就像淬了毒的酒,米昔居然被迷住了…

「我和凌安也是我爸爸讓我去的!」商璟煜居然說。

撲哧!

我幾乎沒忍住,這麼嚴肅的場合,商璟煜在說什麼?他爸爸都失蹤很多年了,這…

米昔明知道他說謊,卻被懟的無言以對,可是儘管如此,她今天來就是找商璟煜說清楚的,至於他的諷刺…

商璟煜不諷刺,那才奇怪。

「璟煜,我已經跟爸爸說了我只嫁給你,我和楚言是不可能的,你相信我!」米昔說。

「他答應了?」商璟煜問。

米昔一怔!

我很無語,幸虧商璟煜和我在一起,否則真會被玩死,米建國應該和商璟煜要翻臉了,怎麼可能答應?

至於訂婚的事…

這種鬼話連篇的政治手段,鬼才會當真,又不是真結婚。

嗯,我就是看透了商璟煜的緩兵之計。

「爸爸他一直是同意的!」米昔說的有些遲疑,其實米建國最近表現出來的架勢就已經明明白白的告訴她了,他要和商璟煜撕破臉了。至於米建國告訴她商璟煜不是人的事情,米昔起先不信,不過她不笨,仔細回憶了和商璟煜在一起的時候,她摻著他胳膊時,商璟煜總能很「巧妙」的避開任何一點皮膚接觸,故而米昔無法判斷,但是米昔

知道,商璟煜這大半年來,沒有在她面前吃過一口飯喝過一口水。

饒是米昔在笨也有些懷疑了,何況她不笨,她還記得商璟煜失蹤了一段時間,那段時間,外面都在傳他死了的事,可米昔不信,並且她從未懷疑過,直到最近,有些事她不得不信了…

見商璟煜沒說話米昔遲疑的問:「我爸爸說你不是…不是…」米昔怎麼也說不出口,但她還是想問。

商璟煜一頓,忽然抬頭看著她,眼睛里滿是危險的光,這種眼神我太熟悉了,當初我們剛開始相處,我嫌棄他的時候他就是這種眼神。

這實實在在的表明,商璟煜生氣了,這是他的逆鱗,他很在意。

米昔也看出來了,她想辯解,可她沒說,她就是很想知道,聽商璟煜親口說。

商璟煜冷哼,卻沒說話,就是看著她。

我握緊了商璟煜的手。

米昔被刺激了一般看了看我們的手,忽然衝過來一把將我推開,我一個沒站穩,腿磕到了身後的茶几上,疼得忍不住悶哼了一聲。

「走開!」商璟煜厭惡的甩開米昔,把我扶起來:「疼不疼?」

我搖頭:「不疼!」

商璟煜皺了皺眉,回頭看著米昔。

米昔還獃獃的站著,聽說是一回事,真的知道了又是另外一回事。

她剛剛清楚的碰到了商璟煜的手。

冰冷…

米昔腦子一片空白,只有一個念頭,商璟煜死了,真的死了,那現在這個是什麼東西?

鬼嗎?還是借屍還魂的屍體?

想到屍體,米昔忽然覺得很噁心,這種感覺一上來,就壓不住,加上她情緒不好,忽然間忍不住捂著嘴,蹲下身子乾嘔起來…

不過因為一天沒吃飯,她什麼也吐不出來…

米昔蹲下去乾嘔的時候,商璟煜整個身體都僵了…

我忽然就很心疼他,繞過商璟煜一把抓起米昔的胳膊,拉著她就往外拖…

「幹什麼!」 邪帝傾情:逆世預言師 米昔本來就很難受,如今被抓疼了忍不住大聲叫起來。

「滾!」

我吼了一嗓子,就把她推出了門外,然後朝趕過來的張遠喊:「把她扔出去,以後不許她踏進這裡一步!」米昔此時也反應過來,看著我,她忽然笑了起來:「凌安,你真噁心,商璟煜你們真噁心!」 「米小姐,請吧!「張遠也沒有什麼好臉色。

米昔的抖了抖衣服,冷笑了一聲:「狗東西!」

說完自己往外走。

我狠狠的摔上門。

回頭時,客廳里安靜的可怕,朱嬸站在樓梯口滿臉憂色。

我朝她擺擺手看。

朱嬸也知道輕重就回屋了。

商璟煜已經坐回了沙發上,一句話沒說,安靜的可怕。

我長舒了口氣,在他身邊坐下來。

我也沒說話。

坐了很久很久。

「我以為你會安慰我幾句!」商璟煜突然開口說。

「你還需要人安慰嗎?」

商璟煜看了我一眼:「當然不需要!」

我笑了下。

我知道這個時候的商璟煜最不需要的就是安慰,太蒼白了,當一個人真正難過的時候,安慰只會讓他從新複述一遍痛苦,他們真正需要的是安靜,或者陪伴。

我選擇了後者。

商璟煜的死誰都不想,可也是事實,即使在不願意也是事實了,商璟煜必須接受。

「其實說開了也沒什麼!」商璟煜忽然說。

我在他胸口捶了一下:「你現在這樣不是挺好么,長生不老,多少人求之不得!」

「那我弄死你把你變成我現在這樣,我們就可以永生永世在一起了!」商璟煜看著我說。

我乾笑了一下:「你不是認真的吧!」

商璟煜沒說話。

我心一沉。

「玩笑!」商璟煜說。

我舒了口氣。

「我先去洗澡了,好累!」

等我走後,商璟煜看著樓梯的位置半晌才說:「我從來不開玩笑!」

等我洗完澡,換好衣服出來,看見商璟煜已經不在了,我估計應該是去解決齊總他們的事了,我正要回房,就看見朱嬸正站在門口,想進去,又在猶豫。

「朱嬸?」

「凌小姐,你在這啊?」朱嬸看見我迎了過來。

「有事嗎?」

「也…也沒什麼事!」朱嬸猶豫了就走了。

我也沒多想,熟練的回房間,躺在床上卻怎麼也睡不著,腦海中一直在想小鍾他們以及夏姐的事情。

想著想著就睡著了,第二天,商璟煜也沒有回來,小鍾也聯繫不上,我有了隱隱的擔心。

接連幾天,我越來越擔心,直到第四天的時候,商璟煜他們沒回來,我卻在手機上看到了一條意料之中,卻又很意外的新聞。

楚言和米昔要訂婚了。

似乎是花了錢,各大版面的新聞都是他們的照片,而且從照片上來看,兩個人對這樁婚姻還是挺滿意的。

當然也有關於商璟煜的,無非是些花邊新聞,不是說他移情別戀就是說他被拋棄了一類的云云,只不過不多。

我跳下床,拿出手機打給商璟煜,這回卻通了,只不過沒人接,我正狐疑的時候,商璟煜的車已經開進來了,我扔下手機就往下跑,給剛進門的商璟煜抱了個滿懷。

商璟煜本就是不太會表達自己感情的刻薄直男,如今被我抱著,難得沒有說些讓人掃興的話,而且還反手抱住了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