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就在朱明瑤有些絕望的時候,忽然有人過來了。

“何兄。是你嗎?”

領頭那個看到來人,立刻招呼道:“阿然,你看這兩個怎麼樣,想不想去玩玩?兄弟我大方,見一面分一半。那邊粉衣服的給你,藍衣服的我就留下了。”

朱明瑤正是穿藍衣服的那個,來的人就是關然,不過那時候朱明瑤並不認識他,以爲他是跟姓何的認識,心裏愈發絕望。

沒想到關然看了兩人一眼,道:“你不去花街,怎麼跑這兒來了?”

姓何的這個叫何徽,原來關然跟着陳晉出去曾經見過幾次,所以還算有幾分交情。

何徽不屑道:“那邊都是些庸脂俗粉。哪有這兩個出塵脫俗,還甭說,這恆王府出來的丫鬟都不一般。”

聽到恆王府的名號,關然倒是又看了一眼,問道:“你們是恆王府的?”

朱明瑤不能說話,不過連忙點點頭,希望這個人能夠看在她們是恆王府的人份上放過她們。

關然道:“恆王府的人你也動,還是放了她們回去吧。”

這話在朱明瑤耳朵裏猶如天籟,感激的看向關然。

何徽卻是大笑道:“怕什麼,這樣纔有意思。雲出白那小子搶了好幾個我看上的姑娘,這回我就從他家偷兩個走,也算彌補下我曾經的損失。”

不過關然卻是堅持道:“算了,這樣的丫鬟哪裏沒有。”

“我記得。 九零后的腳步 你二哥娶的就是雲出白的表妹吧,算起來你們也是親戚了,這就開始向着他們了。”

“不是因爲這個。”其實他纔不管這跟恆王府有什麼關係,只不過剛纔看到那姑娘的眼神,忽然動了救她的念頭,說起來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不對了。

“你要不要。不要就別廢話。”何徽不耐煩了,覺得關然今天格外不識擡舉,自己有好東西想着分他一份,他卻是推三阻四。

朱明瑤繼續盯着關然不放,這裏估計只有他一個有良心的,要是他不救自己那就真沒辦法了……

見狀,關然皺了皺眉頭,也沒再說什麼。

看他都放棄了,朱明瑤真是絕望了,想到以後可能遭遇的事情,忍不住哭了。

真是不該出來……

朱明瑤想起朱明玉來,這回覺得麻煩她不算什麼了,可是自己以後還有機會見到她嗎?

本來關然都要走了,看到朱明瑤這個樣子,不知怎麼又心軟了,於是攔下了何徽,道:“給我個面子,放了她們吧。”

何徽翻臉了:“你算哪根蔥,小爺看得起你纔跟你說,你不要趕緊滾,別妨礙我。”

這回關然也不囉嗦了,直接出手把抓着朱明瑤的人給打倒了:“人我就要帶走。”

見狀,何徽忙道:“都給我上!”不過他帶着的人不多,關然也是學過兩下子,對付那幾個裝腔作勢的隨從不在話下。

於是關然當着何徽的面把朱明瑤和石榴帶走了。

何徽知道自己打不過關然,見他們動手就躲到一邊去了,看關然走了,纔在背後喊着:“關然,你個王八蛋,給我等着!”

關然頭都沒回,對於何徽的威脅半點沒看在眼裏。

“多謝公子相救。”朱明瑤還有些驚魂未定,不過覺得走到了大路上,頓時覺得陽光都明亮了,

關然看着她這個樣子,有些想說她出門幹嘛穿得這麼好,想了下又覺得大概恆王府的丫鬟都這樣。怕何徽等下再來,於是關然好人做到底,問清楚她們要去哪兒,把她們送到了朱府所在的那條街上,然後才離開。

這件事,朱明瑤沒跟任何人說,也嚴禁石榴說出去,怕是朱明玉知道後擔心而且肯定會教訓自己。不過朱明瑤卻是記住了關然的名字,只是沒想到今天會看到他。

朱明瑤看得,關然分明是記得自己,不過她不明白爲什麼他會說不認識自己,於是她也只能選擇不拆穿他,裝作不認識的樣子。

跟朱明玉說了之後,朱明瑤擔心她回去會問關然,叮囑道:“大姐,我看他是不記得我了,你回去也不要問她了。”

聽完朱明瑤的講述,關然在朱明玉心中的形象立刻就上升了,沒想到這個看起來拽拽的小子還有這份俠義心腸啊,真是人不可貌相,等回頭他要是還想去漠北,她一定跟關洵說說同意了。

分明關然也是記得朱明瑤的,裝作不認識大概是不想自己知道,至於爲什麼瞞着自己,估計跟關洵脫不了干係,看他之前對關洵的樣子就知道他們兩個不合了。

不過越是這樣越是難得啊,不待見關洵,順帶不待見自己,但是見義勇爲不手軟,這樣的小夥子難得啊。

“不管他記不記得,我們知恩要圖報。”朱明玉義正言辭道,“改天我請他出來,你要好好謝謝他。”

這會兒朱明玉的心思是不單純的,朱明瑤要回繁城,自己這嫁到了關家,不方便總回繁城,朱明玉覺得最好就是讓朱明瑤也嫁在京城裏,這樣她也能放心些,這關然不就是現成的嘛。

雖然不知道能不能成,朱明玉倒是不想做亂點鴛鴦的事情,不過既然有機會,總可以試試的吧。

打定主意,朱明玉給自己的待辦事項上又加了一條。

程雙也覺得關然做的不錯,支持朱明玉道:“明瑤,你姐姐說的對,得好好謝謝人家。”

朱明瑤卻是有些猶豫,道:“這樣好嗎,我看他似乎不想提起這件事。”

“不提,幹嘛不提,還有你也是,我說會送你回來,你這自己出來多不安全,幸虧遇到了關然,要不然現在我上哪兒找你去,不行,回頭我找幾個人跟着你……”

朱明玉忽然想起這一切的起因,頓時有些後怕了,開始教訓起朱明瑤來。那何徽她也是聽說過的,京城有名的浪蕩公子,比起雲出白的風流名聲那是差了好幾個檔次的,是個十足的混蛋。

朱明瑤被朱明玉教訓的連連稱是,心裏感嘆,就說嘛,被大姐知道會這樣的……

(。) 250 又是一年

朱明玉又說了朱明瑤才離開,這次程雙倒是覺得朱明玉說的有理,朱明瑤自己出來太不安全。程雙從朱明琛那聽說過朱明瑤的情況,於是想着沒事叫她出來散散心,兩家反正離得也不遠,但知道這件事後,程雙覺得以後要找她還是派人去接好了。

這美貌也是一種負擔,不過還好她沒這個煩惱。想起不光是朱家姐妹漂亮,連朱明琛都好看得不像話,程雙覺得下次見到朱明琛要提醒他一聲,她可是聽程敏爾說起過,京城不光有好美女的,也有好小倌的……

對朱明玉的教訓,朱明瑤是全都接受的,她心裏惦記的是另外一件事,關然怎麼被打了,那天他帶着自己離開的時候,聽到何徽說不會放過他。朱明瑤有些擔心關然今天也是何徽找的人打的,心裏不免有些擔憂。

其實這點不用朱明瑤說,朱明玉也猜到了,她可是打聽過的,關然雖然有些公子哥的脾氣,不過不是個愛惹是生非的人,要是臭名卓著,她肯定會聽雲出白說過的,對於這種人,雲出白接觸的很多,所以他的名聲沒那麼墊底。

關然回去後不知怎麼跟陳氏和關瑞德解釋的,反正是半點沒提起朱明玉來,更不用說提朱明瑤了,似乎他就真的是栽了一跤,不過倒是不怎麼出門去了,也不知是因爲臉色有傷還是爲了避免碰上何徽的人。

朱明玉也想找關然聊聊,不過兩人身份不太合適見面,跟朱明瑤那麼說,要請關然出來,當面感謝。也在準備在關洵回來後再做。怎麼說關然也是因爲救朱明瑤才被人盯上的,朱明玉不會坐視不管,不過何徽這人她又接觸不到,只能麻煩下雲出白了。想起雲出白今天和夏語冰的事情,朱明玉倒是很開心,覺得雲出白這次終於是守得雲開見月明瞭。眼下就過年了,正月裏找找何徽的麻煩正合適。朱明玉想着便決定在去給恆王妃拜年的時候跟雲出白商量一下。

不管在哪兒。過年都是件很隆重的事情,關家上下都忙碌起來,關姝好也忙了起來。其實早在一個月前就開始準備了,後來忽然下了聖旨,關洵要成親,這關家更是忙了。相比恆王府的準備工作。關家要更多一些,陳氏倒真是挺能幹的。一手操持下來順利讓關洵娶了朱明玉也沒出什麼亂子。

雖然大家都很忙,但朱明玉依然很閒,所以她纔會有很多時間出去。其實朱明玉是跟陳氏提出過有什麼需要她做盡管吩咐,但是陳氏卻是沒敢應下。客氣的讓朱明玉先熟悉下這裏,明年的時候再幫忙也不遲,反正以後也有的是機會。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朱明玉也只能接着,總覺得自己這個新媳婦當的真是舒坦。大概沒有比她更好過的少奶奶了。

其實陳氏倒是想讓朱明玉參與下,不然關洵回來,看到朱明玉不管事兒,還不會覺得他們不重視她,故意架空她的權力。關洵的喜惡是陳氏現在第二關心的事情,第一關心的就是關柬的情況了。他們離開也有十幾天了,按照預計,應該也到漠北了,但是陳氏覺得路上也有驛站,怎麼關柬就不知道捎個信兒回來給自己報平安呢,就算是隻言片語也好啊。

陳氏的焦慮心情也影響了關瑞德,覺得肯定是關洵攔着不讓關柬寫信回來,對他又多了幾分怨懟。這會兒他倒是忘了,關洵從十幾歲就出門,幾年回來一次,寫的信更是沒有回來的次數多。

這人啊,一旦偏心了,那就真是很難再一碗水端平了。雖然都是親生兒子,不過關瑞德顯然更看重陳氏生的兩個兒子,不過也是,關洵少年離家,回來後又跟關瑞德合不來,所以他對關洵的感情自然沒有對關柬和關然深了。

不知道是因爲不喜歡關洵,恨屋及烏,還是因爲其他,總之關瑞德是越看朱明玉越不順眼,覺得就沒有她這麼甩手的少奶奶,以爲娶了兒媳婦回來,陳氏能輕鬆些,這回可好,娶回來還要供。

因爲朱明玉也就是初一十五纔去給關瑞德和陳氏請個安,其他時間沒事都不帶過去看他們的,倒也是省了不少讓關瑞德挑刺的機會。

不光是陳氏和關瑞德擔心,朱明玉其實也很掛念關洵,雖然知道這種大概是關洵的生活常態,但想起來還是有些擔心的,雖然京城歌舞昇平,一派繁華盛世的樣子,實際上邊關的形勢可不怎麼樂觀。察罕族是不過年的,根據往年的記錄,他們特別喜歡在過年的時候搞些小動作,所以邊關的年跟這裏一點都不一樣,節日氣氛不濃而且比平日會更加緊張。

這些都是朱明玉看書知道的,本想看看書瞭解下關洵身處的地方,但是看了吧反而更心煩,於是便抓緊給阿默做教材,忙起來就會讓人專注起來忘記其他。於是,淵園的人都發現了,她們的少奶奶雖然看起來好像沒什麼事,但是好像也很忙。

阿默雖然年紀不大,倒比朱明玉還要強些,他從小在漠北長大,對於那裏反而更適應。所以他還是該上課上課,該用功用功。

從將軍府回來沒幾天就是除夕了,那天的晚飯連關厚德都到場了,雖然多了朱明玉和阿默兩個人,不過看起來還是有些冷清的感覺。關洵已經過年沒在家過年了,大家都習慣了,但是關柬是個很能活躍氣氛的人,今年沒他在,關瑞德和陳氏還是覺得很不習慣。

陳氏心裏琢磨着,要是關柬沒去漠北,也改給他尋一門親事了,之前因爲關洵不成親,關柬也不好說親。後來關洵忽然帶回阿默來,說自己成親了,陳氏終於鬆了口氣,還擔心關洵一直不成親會耽誤關柬的婚事。不過她剛開始物色人選,老安定侯夫人。也就是關厚德和關瑞德母親去世了,雖說關柬作爲孫子輩不用守孝三年,不過爲了表現至孝,陳氏也只能暫且熄了讓關柬成親的心思。

今年夏天三年剛過,陳氏又開始爲關柬挑人了,不過卻是沒那麼容易了。關柬已經二十了,找個年紀小的管不住他。年紀相當的吧即便上都已經成親了。要說讓陳氏看中又沒成親的就剩下華媜了,不過華家的態度有些迴避,顯然是不太樂意。

還沒等陳氏找到另外合適的對象。關洵忽然就被賜婚了,倒是讓陳氏看到了一些希望,要是關柬有機會讓皇上賜婚,那麼和華媜的事情就容易多了。回頭也能提攜下關然,這親兄弟還是要一條心才行。

這麼想着。陳氏倒是覺得關柬去漠北也好,立個軍功被皇上賞識,以後也能跟關洵平起平坐了。

不管陳氏怎麼想,關然顯然腦子沒在這上面。他的傷已經好得差不多,這兩天看朱明玉沒什麼動靜才放心下來,看來朱明瑤並沒告訴她。因爲關洵不帶他去漠北的事情。關然心裏還有些氣呢,半點不像跟淵園的人扯上關係。不過他也知道,那天就算是知道朱明瑤是朱明玉的妹妹,他也不會坐視不管的。

關厚德已經吃素有些年了,出席團圓宴不過是走個過場,很快就離開了,他一走,這飯桌更顯得大了,關瑞德和陳氏也沒什麼胃口,見狀,朱明玉也不好放開了吃,看着兩人放下筷子也就停了,然後在關然離開後也找藉口溜了。

跟他們一起吃飯真是太沒勁了!

朱明玉這頓沒吃好,看阿默也是一樣,於是拉着阿默回去,讓廚房有做了一頓,叫上了淵園的人一起吃,這頓倒是熱鬧了不少。

知道朱明玉在淵園的事情,關瑞德很是不悅,不過他做公公的,總不好直接說兒媳婦,於是便讓陳氏找機會去敲打下她,嫁進關家就是關家的人,就得守關家的規矩。陳氏雖然應下了,不過並沒準備去,朱明玉怎麼樣她不關心,只要她兒子好好的就行。

初一照例是拜年,朱明玉帶着阿默給關瑞德和陳氏拜年後去給關厚德拜年,雖然關厚德平時很嚴肅,不過出手大方,這紅包比關瑞德給得厚不少。阿默對錢是沒什麼概念,朱明玉看小茹做事穩重,便讓她先在阿默身邊,看芷秋對阿默也很上心,便讓兩人管這事兒。

阿默年紀小,朱明玉還沒準備這麼早就配幾個丫鬟給他帶着,不過書童倒是需要有一個,阿默現在自己這麼上課唸書,總覺得有些孤單,當然這些事都在朱明玉年後的計劃裏。

初二,朱明玉帶着阿默去了恆王府,陳氏倒是大方,讓朱明玉可以住幾天再回來。

朱明玉這是連着兩年都沒在自己身邊過年,恆王妃其實挺不習慣的,去年是因爲聽了恆王的話,準備放放手,今年想着沒事了,誰知道朱明玉這麼快就出嫁了。於是聽說朱明玉要回來住幾天,很是高興,倒是對關家和陳氏的看法都有了些改觀。

朱明玉帶着阿默自然住到了暖陽院,這次阿默跟着住在了這裏,暖陽院有朱明玉從小到大留下來的玩具,朱明玉成親後並沒帶走,這回一股腦都找出來給阿默展示。雖然自己沒有真的玩過,但這些東西的來歷和曾經的事情,朱明玉都是知道的,給阿默說起來也是如數家珍。阿默看到也終於有了些孝子的樣子,對那些十分感興趣。

期間,雲出白過來了,他自稱看不上那些小姑娘的玩意,帶着阿默去他那了。其實朱明玉的那些東西,基本都是他弄來送她的,這會兒倒是忘了,反倒嫌棄起來。

不過關洵不在家,阿默身邊沒什麼男性可靠的長輩,朱明玉倒是覺得讓雲出白帶帶阿默也不錯。只是等他們走了,朱明玉纔想起來還沒問雲出白他和夏語冰的事情怎麼樣了,想着反正雲出白等下送阿默回來還能見到,朱明玉也沒着急。

沒想到的是,朱明玉等到了晚飯前,兩人才回來。阿默臉上都髒了,看起來剛擦過汗,見到朱明玉就高興的跟她說舅舅帶他去騎馬了。

朱明玉一聽嚇了一跳,阿默這過年才五歲,雖然長得比同齡孩子高一些,但是這麼小,都沒辦法夾緊馬背吧,還騎馬,雲出白真是瘋了。

於是,朱明玉便說了雲出白兩句,讓他以後別帶阿默進行這麼危險的活動。雲出白看朱明玉的樣子,倒有些像恆王妃當年不讓自己帶朱明玉做什麼她認爲的危險活動時候。不過他估計朱明玉都不知道,是阿默看到馬很高興,他一問知道這孩子會騎馬纔會帶着他去的馬場。

聽了雲出白的話,朱明玉更是驚訝了,雖說阿默在邊區長大,但是在朱明玉看來他不過是幼兒園的年紀,怎麼能騎馬呢?

但問過阿默之後,朱明玉無話可說了,阿默直言自己會騎馬,因爲好久沒騎馬了,這次玩得十分盡興。說完阿默還再次感謝了雲出白一次,看着雲出白得意的樣子,朱明玉很想揍他。

讓丫鬟帶阿默下去洗澡換衣服,朱明玉趁着這會兒問起了雲出白和夏語冰的事情,這回輪到朱明玉將他一軍了。

知道朱明玉那天在現場看到了他和夏語冰卿卿我我沒什麼,雲出白不在意在她面前秀恩愛,但是朱明玉竟然看到自己流眼淚,真是太倒黴了……

從小到大,雲出白把朱明玉逗哭那是常有的事兒,逮住這次,雲出白覺得自己真是丟人丟大發了,頓感以後都會擡不起頭來。

其實朱明玉也不是想提起這個,就是想問問後續,沒想到雲出白一天朱明玉提起那天的事情趕緊就溜了,讓她的提問再次落空。

不過想起那天夏語冰的樣子,朱明玉覺得兩人的好事不離十了,在她看來,沒有比兩情相悅的人在一起更好的事情了。但這次,朱明玉猜錯了,第二天一道聖旨讓她傻了眼。

太后懿旨,賜婚給夏語冰和雲出辰。

我們會第一時間修復。 251 暴戾

雲出辰和夏語冰被賜婚的消息讓雲出白根本反應不過來,他去將軍府找夏語冰,不過被攔下了,闖進去後卻是發現夏語冰並不在家,一早就被太后召進宮去了。於是雲出白也去了皇宮,在裏面怎麼鬧的朱明玉不太清楚,只知道後來是恆王和恆王妃兩個人進宮把他綁回來的,不過雲出白的樣子有些慘,顯然是被人打了。

回來後,朱明玉看恆王妃像是哭過,整個人都萎靡了不少,就知道這事兒鬧的肯定不小,剛纔看到雲出白的樣子,她也是大吃一驚,不是說雲出白差點打死雲出辰嗎,怎麼看雲出白傷的更重一些?

朱明玉一問才知道,雲出白進宮後見過夏語冰後從廣寧殿出來後遇到了雲出辰,不知道兩人怎麼說的就打了起來,雲出辰自然不是雲出白的對手,而且雲出白還動了刀子,把雲出辰扎傷了。要不是雲出海路過,估計雲出辰就死在雲出白手裏了。

太后知道這件事後很是震怒,在她看來,雲出白平時有些不着調還可以容忍,但這要致兄弟於死地的行爲絕對不能姑息,於是召了恆王進宮。

恆王知道之後狠狠教訓了雲出白一頓,偏雲出白半點不服軟,要不是恆王妃在一旁阻攔,估計恆王會把雲出白打死。既然恆王已經教訓得差不多,建武帝也沒再罰雲出白,不過恆王因爲教子無方,自請降級爲郡王,而且當場罷黜了雲出白世子的身份。

世子這個身份恆王妃不在意,她當年也不是爲了恆王妃這個身份嫁給恆王的,不過她是心疼雲出白,爲了一個女人竟然如此不管不顧。竟然還要殺了雲出辰。

跟朱明玉說着,恆王妃又忍不住哭了起來。她淚眼朦朧的看着朱明玉,問道:“明玉你相信出白是那樣的人嗎?”

雖然看過了雲出辰的慘狀,但是恆王妃也是個母親,她不相信自己的兒子會做出那樣殘暴的事情來。

重生王牌妻:軍少,別囂張! “不信。”朱明玉回答的沒有半點遲疑。

其實,朱明玉覺得雲出白傷心去找雲出辰麻煩說得通,但是說他對雲出辰下殺手。她是絕對不信的。 奪愛鑽石萌妻 憑雲出白的本領要殺雲出辰易如反掌,何必要等到有人來的時候才動手。雲出白這人性格雖然有些執拗,但是絕不是暴戾之人。他的武功不過是爲了防身,平時都不會見他用,而且那天朱明玉聽到了雲出白對夏語冰的話,要是夏語冰決定嫁給雲出辰。 一孕三寶:夫人別想逃 他會默默把這段感情放在心裏,絕對不會做出傷害夏語冰所選之人的事情。

恆王妃很是擔心雲出白的傷勢。恆王雖然不讓恆王妃去見雲出白,不過倒是保證會留他一命。其實,真的讓恆王妃傷心的正是恆王的態度,別人不信雲出白就罷了。但是他這個做父親的從小看着雲出白長大,竟然也不相信自己的兒子。

看到朱明玉都如此相信雲出白,恆王妃的心裏既有些寬慰又更覺得傷心難過了。連朱明玉都看得出來的事情,爲什麼恆王會不明白……

兩人夫妻這麼久。恆王妃第一次對恆王有了懷疑。

朱明玉勸過恆王妃之後,琢磨着要找機會去看看雲出白,現在雲出白被嚴加看管起來,除了恆王的命令,誰都不能去看他,留住雲出白一命有什麼用,朱明玉擔心他心已死。

其實,朱明玉很想進宮去打聽下當時的情況,這其中必有蹊蹺。不過這皇宮不是她想進就進的,要進宮,她只能求一個人,那就是雲羅,不過在此之前,她想去找夏語冰談談。朱明玉也是不明白,那天夏語冰明明也對雲出白表明了心意,爲什麼太后又會忽然賜婚給她和雲出辰,朱明玉覺得,若是夏語冰不願意,她肯定有辦法讓太后打消這個念頭。

穿成年代文里的女炮灰 朱明玉去了將軍府,她倒是順利見到了夏語冰,不過夏語冰的樣子也是朱明玉從未見過的。這會兒的她可是完全沒有了往日鎮定自若的感覺,有些像花燈會被救回來之後的樣子,整個人顯得很脆弱。

看到朱明玉,夏語冰一時還有些反應不過來,不過還是強裝鎮定與她寒暄了兩句。朱明玉以爲她會問起雲出白的情況,但是她一句都沒問。

最後,朱明玉忍不住了,道:“我表哥被帶回來的時候,已經不省人事了,我看過拉他回來的馬車,裏面的墊子都被血染透了,王爺回來後就把他關了起來,不讓任何人去見他。”

看夏語冰的手在膝蓋上越攥越緊,雖然她低着頭,但是朱明玉知道她肯定在認真仔細聽着自己說的每一個字,於是說道最後,朱明玉故意停了下來,等着夏語冰發問。

夏語冰也是個能忍的,雖然被朱明玉說得手腳冰涼開始發麻,只是擡頭道:“爲什麼跟我說這些?”

“我以爲你會關心,沒準是我錯了。”自己分明看出她的擔心,但是即便是眼裏都有淚光了,她竟然還能語氣平淡的說出那樣的話,朱明玉實在不明白夏語冰究竟是怎麼想的。

說完朱明玉也不準備繼續了,既然夏語冰鐵了心不想要雲出白,那麼她再說什麼都沒用了。看夏語冰這樣,朱明玉知道也打聽不出什麼了,她相信夏語冰又難言之隱,只是到底是什麼能夠把她逼到這步呢?

朱明玉轉身要走,忽然又回來,拿出一塊被帕子包着的東西放在夏語冰的面前,什麼都沒說就走了。

原本白色的手帕已經染成了斑駁的紅色,仔細觀察不難看出那不是顏料,而是血跡。

夏語冰盯着那東西,遲遲不敢伸手去拿,看形狀,她就猜到了是什麼,是雲出白給自己的那塊玉牌,那次她跟着關洵離開前,朱明玉把這玉牌給了她,她便一直戴在身上,然後也是她在今天,親自還給雲出白的……

看上面的血,就知道他捱打的時候也沒鬆開過。

拿着那塊玉牌,夏語冰哭了起來。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 252 軟肋

離開將軍府,朱明玉沒回恆王府,而是去了東六衚衕,找貴叔。關洵說過,要是遇到解決不了的事情就去找他。

朱明玉現在的心也有些亂,她其實有些怨恨夏語冰對雲出白的無情,想起來自己努力撮合兩人,最後落得這樣的結果,朱明玉懷疑起自己來,這一切的一切,她也要承擔責任。

東六衚衕還是一如往昔,跟着朱明玉來的也是關洵的人,對她的行爲沒有半點異議。

貴叔見是朱明玉來,有些驚訝,以爲出了什麼事。朱明玉也不想對貴叔說起自己的意圖,只是請他幫忙打聽下樓小月的下落。

那次她和顧汐聊天的時候曾經旁敲側擊的問起過華藏身邊的人,雖然顧汐似乎對樓小月的身份一無所知,不過朱明玉卻是猜測他已經不在華府了。

要說夏語冰還有什麼軟肋,那就是她哥哥了,夏家遭到那樣的鉅變,只剩下他們兩個人。對夏語冰來說,這個世界上,恐怕沒有什麼比樓小月的性命更重要的東西了。

樓小月在華家的原因朱明玉是沒想通,華藏究竟在下什麼棋,朱明玉也看不懂,但是要是能找到樓小月,帶他去見夏語冰,那麼應該能打破夏語冰的心防。

即便是有一點可能,朱明玉也想幫雲出白達成心願,他這感情之路真是太坎坷了。

貴叔也沒多問,便應下了朱明玉的要求,時間上他沒說太死,只說三五天一定給她回覆。謝過貴叔之後,朱明玉回了恆王府。

回去之後,倒是碰到了雲雪。雲雪這陣子被蘇側妃拘在院子裏,基本很難見到她。看到雲雪,朱明玉是沒什麼聊天的的,況且看她身邊跟着的不是之前的丫鬟,而是換了兩個看起來就有些嚴苛的嬤嬤,那兩個嬤嬤還長得都很壯實,不像是教養嬤嬤。倒像是看着雲雪的保鏢。

“明玉。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朱明玉聽她叫自己,也不好掉頭離開,便停下來道:“昨天剛回來。”她說話的時候也沒朝雲雪走過去。

看出她不想多聊。但是雲雪見到朱明玉倒是很想多說幾句,她也聽說了雲出白的事情,雖然她不太關心,而且因爲這個。王府都降級了,說起來她是有些不滿的。覺得雲出白是瘋了,沒事要殺雲出辰。但是難得放風出來,雲雪跟人聊什麼都可以。

“我想去看大哥,不過被攔下了。他怎麼樣了?”

“命應該沒事,其他我也不知道了,表姐。若是沒事我就先回去了,阿默還在等我。”

“哦。阿默,是你那繼子?幾歲了?也跟你一起回來了嗎?我還沒見過他呢。”

雲雪說着就朝朱明玉走了過去,看樣子是想跟着朱明玉一起回去看看,不過她身後的一個嬤嬤則開口道:“郡主,夫人剛纔就派人請您回去了。”

聽到這話,雲雪不耐煩了:“什麼時候來人的,我怎麼不知道?”她最近被這兩個婆子管得十分煩躁。

兩個得了蘇側妃的話,只要看管好雲雪,不拘用什麼法子,於是這真是雲雪在她們手裏也吃了不少苦頭。不過有外人在的時候,兩人還是恭恭敬敬的,所以雲雪就賭她們不會當着朱明玉的面把自己綁回去。

還沒等雲雪得意,兩個婆子一對眼神,一左一右就架住了雲雪的胳膊,道:“郡主,這邊走。”

“反了你們,放開我!”雲雪大吵大鬧,向朱明玉求救,“明玉,你救我啊!”

朱明玉面無表情的看着雲雪道:“表姐慢走。”然後轉身先離開了。

“朱明玉,算你狠,你見死不救!”氣得雲雪夠嗆,雖然腳都離地了,還是對兩個婆子破口大罵起來,“你們兩個狗奴才竟然敢這麼對我,看我回來一定讓你們千刀萬……”

聽雲雪的聲音戛然而止,朱明玉不用回頭也知道肯定是被塞住嘴了,倒是有些納悶,雲雪究竟做了什麼,讓蘇側妃這麼看管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