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就在柳辰劍心生感慨之時,孤鴻子又對他道:“對了,這次參加試煉的少年,一共有二百多人,其中有幾個天賦很高,實力也很強,你儘量繞開他們,不要和他們起太大的衝突。”

柳辰劍疑惑道:“怎麼這試煉,還需要我和同門們打鬥的嗎?”

孤鴻子衝他赫然一笑道:“規則上,雖然明確說過,進入那異界之後,禁止同門相鬥,但真實情況,等你進入那異界之後,便會知曉了,我在試煉之前,不能爲你透露太多,不然有失公允。”

沉吟了片刻,他又道:“再說等下也會有其他長老,爲你們細細講解規則的。好了,該交代的,我都給你交代的差不多了,記住一句話,我輩修真之人,便是與天地爭奪,只有自身強大起來了,才能伸張正義,等下試煉之時,你切勿心慈手軟,該爭的東西,就要盡力一搏,纔不失男兒本色,你,聽懂了嗎?”

柳辰劍呆呆地看着,眼前這一臉嚴肅的高大男子,雖然他心中還是有很多不解,但還是聽話地點了點頭。

衝他道:“伯伯,你的話我記住了,等下試煉時,若真是遇到了緊急情況,我一定不會心慈手軟的。”

聽他這樣說,孤鴻子才放下了心,衝他讚揚地點了下頭,說道:“如此甚好,須知道男兒生在這天地之間,有時候行事真的不能太過忍讓,該爭取的,就一定要想辦法爭取,這樣才能最終邁上修道的巔峯!”

看到柳辰劍露出了思考的樣子,他笑了一下,道:“我們這就下去吧,等下我還要去主持這開啓光幕通道的儀式,便不能再陪你了,你自己下去多交些朋友吧,等下試煉時,會對你大有益處的。”

說完這話,他劍光一閃,便帶着柳辰劍向那腳下的望月臺,俯衝了過去。

不多久,兩人平穩地落在瞭望月臺的正中位置,周圍的年輕弟子,見下落之人是孤鴻子,忙散開了一處空地,一個個都恭恭敬敬的站在原地,向孤鴻子彎腰施禮。

孤鴻子衝着衆人頷首回了一禮,這才又對柳辰劍道:“好了,你便在這裏等着試煉開始就行了,我還有事要去處理,就不陪你了。”

說着,他轉過身,邁開大步,向着西南方向行去,衆人趕忙給他讓開了一條道路,目送着他越走越遠。

當孤鴻子的身影完全消失了以後,柳辰劍的身邊馬上就圍過來了一堆和他年齡相若的年輕人,一個個都好奇的問他和孤鴻子是什麼關係,甚至有人直接問出道:“兄弟,看你和火焱峯掌峯真人這麼親近,你該不會是他的兒子吧?”

柳辰劍苦笑的看着這幫好奇的同伴,連連擺手道:“不是,不是,我和大家一樣,都是普通的弟子,大家不要誤會了。”

他說的這話,衆人卻是大多不信,但見他守口如瓶,似乎也問不出什麼,慢慢地便也就散了。

柳辰劍擦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暗想,原來這修仙的門派之中,也是這麼講求關係派系的,如此看來,倒也和我們凡塵中人,沒有太大的區別啊…….

就在他一個人愣愣發呆之時,他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他驚愕的回頭望去,卻發現自己身後,正站着四個比自己要高上一頭的少年,看這幾人年齡,應該都是在十四五歲上下。

柳辰劍不知他們找上自己意欲何爲,便客氣地衝那四人行了一禮,道:“幾位師兄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聽他這麼一問,那四人中,當先站出了一人。

那人生的相貌平平,獐眉鼠目的,卻偏偏像是一個喜歡附庸風雅的人物,手中拿着一把描金扇,此時打開了,正在一搖一擺裝作風流的樣子,緩緩地扇着,看上去顯得不倫不類。


那人神情倨傲的瞥了一眼柳辰劍,從鼻子中冷哼了一聲,陰陽怪氣的道:“聽說,你就是那個在聽瀾峯,被嚇暈過去的孬種?”

柳辰劍沒有聽懂他話中的意思,撓了撓頭,問道:“什麼?”

那人不耐地白了柳辰劍一眼,口中譏嘲道:“喲!原來你還是個傻子啊!難道聽不懂小爺我的話嗎?我說……”

說到這裏,那人俯下身子,將臉湊到了柳辰劍的面前,一字一句的道:“我說,你是個慫包!聽懂了嗎?”

不待柳辰劍反應過來,那人又語帶譏諷的道:“像你這種膽小如鼠之輩,怎麼會受到孤鴻子的青睞,還親自把你送到了這裏來?你該不會是那孤鴻子和你娘,兩人揹着你爹,私生出來的野種吧?哈哈”

他這話剛一說話,頓時便引得他身後的三人哈哈大笑了起來。

四人此時露出的那幅囂張模樣,顯然一點都沒有將柳辰劍給放在眼裏。 女兒的病剛剛好,這下又傳染給了剛剛5個月大的兒子,純潔快要崩潰了!(這種諾如病毒就是一種傳染性腸胃炎,癥狀就是上吐下泄,容易造成脫水,不是什麼大病,一般要兩至三天才好,但是折騰人!)孩子都還小,必須要去打點滴維持營養,使他熬過這病情周期!

不是純潔和他娘照顧不好孩子,而是在同一個屋子下的孩子,都有可能被傳染,何況兒子還在母乳期,實在是不知如何防範!純潔只能用奔淚去形容現在的情況!6點鐘不到,純潔就得爬起床來,先給大家檢稿上傳,免得大家又像前兩天那般等得著急!


另外,這個月31號家裡又停電,供電局已經發來簡訊通知,純潔確定這個月不能再加更了!要不然就有可能出現斷更情況,這是純潔和大家都不希望看到的情況,所以希望大家多多體諒一下吧!

至於下個月就是春節了,純潔同樣得儘力存點稿子過年!畢竟大過年的,要給親戚朋友拜年,節目活動也會稍多一些,所以加更的可能性也不會太大!現在還欠給大家另加的三更,下個月補不了的話,就只能等過了春節后,一一補上了!

廢話不多說了,相信大家都可以理解一個當兩個孩子老爹的不容易,純潔先帶孩子去醫院,免得太遲排隊更加要命了!

……

廢話不多說了,相信大家都可以理解一個當兩個孩子老爹的不容易,純潔先帶孩子去醫院,免得太遲排隊更加要命了! 白髮老者到死都不明瞑目!

他怎麼可能就這樣憋屈的掛了呢?

到死的瞬間,他是明白能夠讓他靈魂受創的是魂族人,但是這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洛中有幹掉了白髮老者損耗不少力量,身上也有不少傷痕,但是他卻沒有時間去顧慮這些!

他將白髮老者的空間戒和兵器收起,意念在這四方掃過,先感應周邊的情況!

「剛才這傢伙突然間露出破綻,顯然是有人暗中出手了,到底會是誰呢?」洛中有在心中暗付道。

洛中有也是老狐狸了,他做任何事都是小心緊謹,不會輕易出錯的!

他感應了一番之後,發現仍然躲在這水潭之下的就只有不到十尊大帝,對他構成的威脅並不大!

可是,他仍然覺得有些不妥!

「看來暗中的傢伙想要坐收漁利啊!」洛中有在暗想道。

不遠,姚躍與魂楓都是緊張了起來!

他們發現洛中有沒有動靜,都以為是露出馬腳來了!

他們都不敢出聲,只是在靜靜地等待著洛中有下一步行動!

好一會兒之後,洛中有終於是再一次發力,對著禁制位置狂轟了過去。

沒幾下之後,禁制終於是被他打開了一個缺口!

這缺口最多只能容納兩人進去,而且不抓緊時間進去,還會自動地合在一起,非半聖難以再打得開來!

「就是這時候,給我殺!」魂楓目光散發出果決的厲芒,魂力盡數抽了出來,對著洛中有的靈魂攻擊了過去。

啊!

洛中有驚呼了一聲,看樣子是真的中了魂楓的魂力攻擊。

姚躍抓住這瞬間的機會,直接瞬移了過去,手中虎魄劍對著洛中有腦袋轟斬了過去。

「果真是你們兩個小鬼幹得好事,給我死!」突然間,洛中有躲過了姚躍的斬殺,驚喝了一聲之後,對著姚躍便狠狠地拍出了一掌!

噗!

姚躍根本是連擋都擋不下,直接被轟拍得吐血翻飛了開去。

看他這樣子只怕已經是凶多吉少了!

「什麼,他居然沒事!」魂楓無比吃驚道。

與此同時,他迅速的抽身狂退,要不然必是死路一條!

「你逃得掉嗎?」洛中有對著魂楓的方向便襲斬出了一劍。

霸道的劍式直接破開了潭水,眨眼間便到了魂楓之前,重重地斬在了他的盾牌之上,將他直接震得吐血衝出了水潭。

洛中有本想追上去再補上一擊,但是看著禁制的缺口要再次合在一起之時,他決定先進聖墓之後再說!

吼!

突然間,那半聖狼妖居然再一次出現,先一步沖入了這缺口位置而去!

「該死的傢伙,居然還敢回來!」洛中有大罵了一聲,也想要衝下去,但是禁制已經是再次自動合在了一起。

他不得不再次強行將這禁制缺口給打破,俯身落入其中。

一直在四周呆著的大帝,一個個如狼似虎一般朝前飛撲了過去,皆想要趁著這缺口再次合在一起之前進入聖墓當中。

「擋我者死,統統給本帝滾開!」。

「你算什麼東西,給我去死吧!」。

諸多大帝各傾盡最強的手段,務必要在第一時間闖入聖墓而去。

眨眼之間,便有不少大帝立即死於非命,沒有死的則是無限接近了那個還沒有閉合的入口!

在最關鍵之時,一道其極強勢的力量介入了進來,直接將這些人衝擊得七零八落,以非常強硬的姿態落入了聖墓當中而去。

也隨著此人進去之後,禁制力量再一次合在了一起,其他人便失去了機會!

他們唯有瘋狂地轟擊,破開這裡之後,才能夠再進去了。

至於姚躍,他只是被打傷了,並沒有就此而隕落掉,那件從冷少殤身上弄下來的半聖內甲確實不錯,替他擋了幾次重創!

如今姚躍已經不在水潭當中,而是比任何人都提前一步進入了聖墓中了!

姚躍之所以能夠進去,自然是靠著他的瞬移手段了!

當初他進入妖界星虛天宮遺址,也就是現在的躍鳳閣,正是靠這個逆天手段!

姚躍借傷進入這裡,根本是誰都沒想到的,包括魂楓也是如此!

魂楓想要利用他,而他卻是反利用魂楓帶他到這裡來,才好讓他順利地進入這裡面來。

對此,姚躍並沒有半點愧疚之心!

聖墓之內,空間並非很大,一目能夠看清這四周的情況了!

一間簡單的屋舍,幾座山峰,一些清泉,有處古棺,簡單而清幽!

想必這聖人生前也是一個淡薄名利,喜歡閑雲野鶴之輩!

姚躍進入這裡之後,並沒有感受到半點殺機和不適應,他沒有多少,直接瞬移到了屋舍之前,然後掠進了其中。

一張竹床,一張茶几,一隻茶壺,一隻茶杯……無比簡陋的一個地方,任誰一眼看去,都會覺得這樣的生活必定會非常枯燥而閥味的!

姚躍掃了一眼之後,沒發現任何奇特的地方,然後便朝著那聖人之棺而去!

也在這時候,那半聖狼妖已經是先一步沖向那聖人之棺!


嗷嗚!

半聖狼妖還沒有接近那古棺,立即有一種莫大的力量產生,直接將這半聖狼妖給轟擊得翻飛了開去,使它慘叫不已。

「聖人已經超凡脫俗,他就算死了,也應該受到重尊,你這樣闖過去,簡直是自討苦吃!」洛中有也進來了,他看著被擊飛的半聖狼妖冷笑道。

緊接著,他落到了聖人之棺的山腳之下,一步一步地朝著聖人之棺而上,臉上更是帶著無比恭敬之色道「在下洛中有前來參拜聖人前輩!」。

果然,洛中有這麼說並沒有引起聖人棺的反應,由任他向著古棺而靠近!

洛中有大喜,他越走越快,幾乎是就要達到了山嶺之巔,離聖人之棺不過十米左右而已了!

也就在這時候,這裡產生了一股力量,強行將他給阻擋在了這個位置,很顯然是讓他止步於此!

「聖人前輩,洛中有給你敬杯酒,叩拜了!」洛中有很是莊嚴地說道。

緊接著,他取出酒水給這聖人之棺敬酒,同時還很認真地跪拜了下來。

這是一種敬聖人之舉,同時也是希望能夠獲得聖人傳承的基本禮儀!

畢竟聖人就算是死了,他的殘念還有可能存在,必會有所感應的!

只是可惜,洛中有這些行為似乎沒辦法打動這聖人,力量仍然在阻止著他,讓他沒辦法前行!

洛中有隱隱有些不耐煩了,他再多說了一些恭敬膜拜的話語,可始終不能讓這些力量撤除。

「既然聖人前輩不肯接見在下,那在下只好得罪了!」洛中有說了一聲,手中的長劍就對著這些力量怒斬了過去。

然而,他的劍式還沒有落下之際,在這裡的力量卻是突然間動了,一股強大的力量直接將洛中有生生地彈飛了開去。

噗!

洛中有受創,鮮血狂吐了出來!

「哼哼,也不見得你對人家多麼地尊重!」在療傷中的半聖狼妖譏諷道。

「少廢話,不如你我合力破了它?」洛中有抹著嘴角的血跡提議道。

「我可不想與你們人族合作,狡詐至極!」半聖狼妖不屑道。

「那你進這裡又有何意義!」洛中有反問道。

「我只是想破壞它而已!」半聖狼妖抹現厲色道。

「這可使不得,對聖人不敬,可是會遭到天遣的!」這時,一道聲音悄然間地響了起來。

只見一名穿著隨意,神色不覉的道士悄然地出現在了這裡。

這道士相貌堂堂,正氣凜然,讓人覺得是十足的正義人士!

但仔細一看,會發現他的眼神卻是不停地溜轉,就像是在打什麼壞主意一般,讓人不得不防!

「說得這麼好聽,那幹嘛你還跑進來奪取這聖人之墓呢!」半聖狼妖冷笑道。

「哈哈,這話問得好,我是一個道士嘛!當然是超渡各大怨靈歸西,讓他們早日得以投胎重生啊!你不覺得這是一件非常神聖的事嗎?」道士自以為事地笑道。

「我呸,別以為我是妖族就不懂你們人族之事,這不是僧人所做的事嗎?」半聖狼妖又道。


「話可不能這麼說,佛門有佛門的超渡經,我們道家也有道家超渡經,皆是一個目的,正所謂大道歸一正是此意了!算了,和你這狼妖說這麼多廢話幹什麼,容我先看看這聖墓有何其特的地方!」道士理所當然地應道。

說罷,他也不朝著那聖人之棺而去,而是直接趕到了屋舍這邊來。

姚躍想要躲藏起來,但是這地方太小,根本是無處可躲啊!

這道士看到姚躍之後,神情為之一征,接著他笑道「年輕人你也是來奪取聖墓的?我看你還是別打這心思,你這點實力只不過是去送死罷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