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就在諾熙吞吞吐吐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季唯亞的聲音在江佑赫的身後陰森森的響起。

江佑赫和諾熙有些詫異的回過頭去,只見怒火沖天的季唯亞舉着一根棍子站在江佑赫的身後。

額……

季妖孽這是怎麼了?

整個兒一副要殺人的樣子。

低下頭看了一眼眉頭緊皺的江佑赫。

“諾熙,聽說以前你在靖智的時候季唯亞老是欺負你是吧?”江佑赫笑着問。

額……

“是的!”

立時,一道陰狠的目光如冰錐一般穿透諾熙的身體!

諾熙呆愣了一下,茫然的點點頭,可是忽然間意識到此時的情況,立即從點頭變成搖頭。

“沒有,我和唯亞同學”

“那今天佑赫學長給你報仇好不好!”

諾熙還沒有把‘關係很好’說出來,江佑赫已經笑着把她的話打斷了。

報仇?

耶!

佑赫學長說要給自己報仇誒!

呃……

佑赫學長這話什麼意思?

擡起頭,茫然的看了一眼氣得噴火的季唯亞,再低頭看看笑靨如花的江佑赫。

不!不能報仇!

雖然她是很想報仇雪恨,可是季唯亞現在是她的盟友,她不能做這種見利忘義的事情!

“不,不必了!”

諾熙連忙站起身來阻止。

“諾熙你乖乖在這裏坐好不要動,學長給你報仇去!”

江佑赫把正準備站起身來的諾熙拉坐在沙發上,輕輕拍拍諾熙的頭,然後站起身來冷森森的看着季唯亞。

“喂!佑赫學長!”

諾熙開口叫江佑赫,可是江佑赫理都不理她,想要站起身來,可是雙腿又疼的厲害。

怎麼辦?

不能眼睜睜看着季人妖被人欺負啊!

怎麼辦呢?

對了!唯澤學長!

腦袋裏靈光一閃,諾熙連忙從口袋裏掏出手機來想要給季唯澤打電話,可是撥號的時候才知道自己根本沒有季唯澤的號碼!

唉!

季人妖,願主與你同在!

嘆息一聲,諾熙一臉無奈的縮到沙發上坐好。

“江佑赫,你這個道貌岸然的小人!”

季唯亞惡狠狠的說,然後使勁揮動棍子朝着江佑赫砸去!

這下子江佑赫沒有躲,不是躲不開,而是他根本沒有打算躲。

只見他擡起手臂,然後迎上迎面而來的棍子。

張開手掌,然後抓住棍子。

漂亮的眉頭深深皺起,手掌有些失控的往下滑了一點點。

季唯亞使了全力揮動的棍子,江佑赫卻硬生生的接住了。

這小子的力氣不錯!

雖然掌心火辣辣的疼,可是江佑赫還是忍不住要讚歎讚歎季唯亞。

看到棍子被江佑赫接住,季唯亞有一瞬間的呆愣。

“好小子,傢伙都用上了!”^_^ 江佑赫擡起頭來,聲音冰冷的嚇死人。看就上比*奇*中*文*網

額……

這不是廢話嗎?

赤手空拳打不過當然要找武器了,真是一點常識都沒有!

嘁!

季唯亞不屑的冷哼一聲,然後趁着江佑赫不留神的瞬間揮動拳頭使勁朝着江佑赫的臉上砸過去。

江佑赫有些厭煩的別過臉去,然後手腕一用力,將季唯亞的手裏的棍子使勁朝着自己的方向一拉,季唯亞被這突如其來的用力拉的猛的向着江佑赫撲來。

撲過來的季唯亞臉上忽然閃過一抹奸佞的笑容。

等的就是你這一招!

哈哈!江佑赫,看看本少爺今天不好好收拾收拾你!

眼看拳頭就要掃過臉龐,江佑赫擡起手準備抓住季唯亞的拳頭——

可是——

他卻抓了個空,漂亮的眼睛裏閃過一絲詫異,更多的是怒火燎原。

就在拳頭即將被江佑赫抓住的時候,季唯亞的拳頭忽然間變成爪狀朝着江佑赫的衣領抓去。

大學部的男生是要系領帶的,而現在,那象徵儀表的領帶卻成了季唯亞制住江佑赫最好的工具。

另一隻手連忙放開棍子,然後使勁扣住江佑赫即將去解救脖子的手。拽着那隻手往後一拉,季唯亞拉住領帶的手立刻以閃電般的速度將領帶纏在江佑赫的手上。

“哈哈!江佑赫,這回看你還怎麼猖狂!”季唯亞大笑一聲,然後連忙抓住江佑赫的手往後扣住。

萌寶成雙,總裁爹地請接招 “諾熙,你看,江佑赫被我制住了,哈哈!”

季唯亞得意的朝着諾熙說。

看到這情景,再聽聽季唯亞的話,諾熙足足呆愣了一分鐘的時間。

強大的江佑赫就這樣被季唯亞制服了?

真不可思議!

疑惑的擡頭,再次打量了一下早已經得意忘形的季唯亞。

他原本漂亮的臉上,昨天打架留下的傷口依然猙獰,笑起來的時候好不滑稽可笑。

可是——

就在諾熙準備提醒他小心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很是不忍的用雙手捂住眼睛,以避免自己即將看到的血腥場面。

可是好奇心卻又使得她忍不住的分開一點點縫隙。

猛的又合攏!

哇唔!

季妖孽,明年清明我一定記得給你燒紙!

正當季唯亞得意忘形的時候,江佑赫猛的一用力,那被制住的手立刻從季唯亞的手掌裏掙脫了出來。

季唯亞立刻愣在當場!

靠!

他真懷疑這個傢伙到底是不是人的?

這樣子都能被掙脫!

丟人啊!丟死人了!

季唯亞在心裏不停的哀嘆。

唔——

從悲憤中回過神來,季唯亞立刻條件反應式的伸手去抓那已經掙脫出去的手。

誰知道——

江佑赫的手忽然間停住,然後猛地拉住了季唯亞的手!???

呆愣,四肢早已經驚訝的停止了行動。

季唯亞剛一回過神來,卻感覺那原本緊緊抓住領帶的手已經空空如也,然後,手腕一緊,江佑赫使勁一拉,季唯亞立即以狗趴的姿勢摔倒在了地上!

哇唔——

季唯亞在心裏淚流滿面。

可悲也!

他萬無一失的擒拿計劃就這樣泡湯了,自己還成了江佑赫的手下敗將。 以下是:

不活了,真的不活了!

江佑赫氣憤的拉過季唯亞的雙手縑在身後,季唯亞立刻疼的像殺豬一樣叫了起來。

“喂!江佑赫,你輕點啊~!”

季唯亞仰着臉對着江佑赫大聲咆哮着。

“輕點兒?剛剛是誰舉着棍子想要偷襲的?”江佑赫不屑的嗤鼻,一隻手扣住季唯亞縑着的雙手,另一隻手解下脖子上凌亂的領帶,然後快速的捆住季唯亞縑着的雙手。

“好小子,你不是喜歡這領帶嗎?那本少爺就送給你了!”

捆完之後,江佑赫得意的拍拍手,笑靨如花。

“諾熙,怎麼樣?”

江佑赫走過來朝着已經呆愣的諾熙揮揮手。

從驚詫中回過神來,看看已經被捆趴在地上的季唯亞,再看看一臉得意的江佑赫。

猛的搖搖頭。

???

江佑赫被弄得一頭霧水。

“不怎麼樣,佑赫學長,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今天一天你似乎已經教訓過唯亞同學很多次了,而且還都是在手上”

諾熙擡起頭,淡淡的說,一雙天真無邪的眼睛配合着眨了眨。

額……

很多次了?

多嗎?

想想,好好想想……

一次,兩次……

額……

是有點多了,斜睨着眼瞟了一眼季唯亞的手腕,完全成了青紫色了!

麻煩大了!

江佑赫哀嘆一聲,連忙走到季唯亞的身邊。

蹲下身子,冷冷的看着季唯亞。

“我可以放了你,但是你不要反抗!”

江佑赫冷冷的開口。

雖然他下手是重了點,可是那也是他先惹的他不是?

“哼!”

季唯亞不屑的哼一聲,然後別過臉。

不要反抗?

不反抗纔怪!

只要你敢放開我,我立馬把你打的保證你爸都認不出你來!

“如果你反抗,我不介意讓你的手永遠廢掉!”

看到季唯亞對自己不理不睬,江佑赫再冷冷的添了一句。

真是不識擡舉!

要不是看到他的手確實嚴重了,一會兒他就把他掛到單槓上去!

哼!

吊死你!

“靠!江佑赫,你tmd還有沒有人性啊!”

黑街總裁的小小妻 聽到江佑赫這麼無關痛癢的話語,季唯亞不由得爆了一句粗口。

眉頭緊皺了一下下。

他開始懷疑他們兄弟兩是不是有一個是抱養來的了!

明明長得都差不多,可是性格上差距卻是如此的大。

他似乎有點替季唯澤悲哀了。

自閉少年補完計劃 有這麼個弟弟,他是不是每天都會頭疼腦熱的。

“我再問一句,要手還是要反抗?”

江佑赫冷冷的下最後一次通牒。

不管他的選擇是什麼,反正他已經給過他機會了不是?

再說了,那樣的手也不可能那麼簡單的就給廢了!

其實吧!他也只是想嚇唬嚇唬他! 綜深淵之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